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6 驚豔眾生  
   
216 驚豔眾生

彼時,當那一陣陣激越振奮的樂聲響起的時候,此時的不夜城大廳內,所有人都歡呼起來.

可是,那升起的舞台上隨即出現的一團巴掌大的身影卻頓時讓所有人傻了眼.

他們眼光掠過,卻只見台上淡淡的薄霧彌漫,除了這白團子,等了半天也不見有美貌的舞姬出現.

"咦,這是兔子還是狐狸?"有人已經意識到有可能就是這只動物要表演.

"它這是在跳舞?腰上圍的那是什麼?好像是草編的裙子?"

能出現在不夜城流光飛舞之夜宴會上的人都不是一般人,見多識廣.

他們也知道不夜城一慣會玩,弄幾只會跳舞的兔子狐狸來做噱頭,並不奇怪.

所以眾人很快就鎮定下來,獵奇心讓他們都饒有興趣地盯著那白團子看.

舞台上,經過沐凝一下午秘密培訓的土豪大人被趕狐狸上架.

然而,當原本還斗志昂揚神氣活現的土豪大人一上台,就看到這麼多人都在盯著它,頓時緊張到兩眼呆滯,立馬不會走路了.

只見大人它梗著脖子僵硬地扭頭去看沐凝,鼻尖冒汗,"吱吱吱!"

"加油!"沐凝和軒轅緋在舞台一側的幕布後,一個拿著燈,一個拿面銅鏡,正給土豪大人做聚光燈.

看到狐狸緊張地看她,沐凝立即握了握拳頭給它鼓勁,眼睛亮晶晶的.

此刻樂聲已起,配樂是邁克爾杰克遜的曲子.

土豪大人又瞧瞧下面人頭攢動,突然就有了一種阿凝所的做明星的感覺.

只見早就習慣人形直立的土豪大人兩只大耳朵唰的一下豎起,一爪抱腦袋後,一爪放胯間,開始按照沐凝教它的動作一板一眼挺胯,抖腿,然後再來一招太空漫步.

神還特別嚴肅特別酷.

土豪大人本就肥嘟嘟的,可愛的很,此時它這一系列動作做的也是行云流水,並不像街頭耍把戲的那種動物的呆板.

沐凝和軒轅緋的土制聚光燈打在它身上,更是讓土豪大人的每一個動作都被下面的觀眾們看得清楚.

台下眾人登時沸騰了,數不清的鮮花銀子珍寶都朝舞台前的水池里砸去.

此時曲子又是一變,酷酷的音樂變得熱洋溢,土豪大人也換了動作,開始扭肥腰抖肥,臀……

那草裙被抖的嘩嘩直響,這是在跳夏威夷草裙舞.

只是土豪大人實在太肥,肥的腰都看不見,跳起草裙舞來就像只肉球在抖,滑稽的要命.

偏偏它自己還自我感覺良好,越跳越有勁,抖的快抽筋了,還不停地朝下面拋媚眼.

包括沐凝和軒轅緋在內的所有人幾乎都笑趴在地.

二樓上,軒轅斐也是忍俊不禁,折扇敲在掌心,他道,"容兄,你這幽狐是怎麼教的,改明兒也給我弄一只,有這麼個活寶,簡直樂死人啊!"

"……"容楚扶額.

似乎是自從他讓土豪大人跟著笨鳥以後,土豪大人就開始不著調了……

容楚正想著要不要親自教導一下土豪大人,突然就聽見軒轅斐在那震驚叫道,"哎,容兄,快看!那是不是你的王妃?"

容楚聞心中一動,他下意識抬眸看去,這才發現原來土豪大人的表演已經告一段落了.

此刻那肥狐狸正得瑟地呲著大板牙沖觀眾們揮爪子致意.

不過觀眾們的注意力顯然並不在狐狸身上,所有人都被那突然出現在舞台上的藍衣少女吸引了.

樂聲已然響起,這一次的曲風婉轉柔媚,溫柔的像是一陣春風.

那不知從何處出現的少女此時也緩緩轉過身來.

只見她身材窈窕有致,一身寶藍色的衣裙,領口裙邊繡著金色云紋,腰束紫色絲絛.

及膝長發流瀉在身後,燈光下,如墨染就的錦緞.

光是那身段就已美的讓人窒息.

所有人的眼睛都凝在了她臉上,他們都在期盼著能看到一位絕世美人.

可是讓所有人失望的是,那少女臉上卻是蒙著一塊藍色的面紗,遮去了大半容顏,只有一對墨玉般的眼眸顧盼生姿.

然而,即使她如此妝扮,似是故意不想讓人看到她的臉,但熟悉沐凝如容楚,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是他的笨鳥!

她手中拿著一塊紗巾,樂聲悠揚,轉身的同時,低沉嫵媚的嗓音響起,"她是悠悠一抹斜陽,多想多想,有誰懂得欣賞……"

歌聲起的刹那,少女開始起舞,她身段極美,一個簡單的扭腰回眸的動作在她做來,竟是帶了風萬種的嫵媚.

"他有藍藍一片云窗,只等只等有人與之共享,她是綿綿一段樂章,多想多想,有誰懂得吟唱……"

少女的嗓音原本清脆,然而她此時刻意壓低了聲線來唱這一首歌.

更襯出了這首無論是曲風還是歌詞都迥異于這個時代人們所熟知的歌曲風格.

"他有滿滿一目柔光,只等只等有人為之綻放……"

但這並不能阻止所有人沉醉在那樣動聽婉轉的歌聲里以及目眩神迷地享受那傾城的舞蹈.

"來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時光,來啊,愛啊,反正有大把愚妄,來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來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風光,啊癢……"

歌聲配合著回旋的舞步,那窈窕的身姿舞出了千萬道殘影.

清純與嫵媚,妖豔與風,似乎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讓人目眩神迷,也讓人移不開視線.

從此,心里便種了蠱.

廳內,一時所有人都沉浸在這樣一首特別的歌舞里.

短短的時間,幾乎所有人都感覺心上有一只手正在撓,讓他們心癢難耐.

而二樓的雅座里,容楚的神色已不僅僅能用震驚來形容.

或者,他已然被徹底驚豔到.

他從不知道他的笨鳥竟然還有這樣柔媚的一面,他還以為她只會唱那些讓人崩潰的怪異曲子……

不過,她的舞真的跳得很好,腰肢輕軟,那每一次的舞步似乎都踩在了他的心尖上.

容楚的目光一霎變得熾熱,胸腔內,心髒狂跳,墨黑的眸子里閃動著耀眼的碎星.

沉穩如軒轅斐,亦是難掩驚豔之色.

更不必今夜在場的眾賓客了.

然而,更讓所有人震撼的還在後面.

"大大方方,愛上愛的表象,迂迂回回,迷上夢的孟浪,越慌越想越慌,越癢越搔越癢……"

當沐凝唱完這最後的一段,她突然抓著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後的那一根細細的鐵柱.

爾後轉著圈一躍而上,宛如一只蹁躚的蝶.

她竟是舞起了鋼,管舞的高難度動作.

宛如游蛇一般瞬間在那細管上靠著手臂與腿部的力量,舞出了令人心跳加速的絕美舞蹈.

輕紗飛舞,墨發流光.

美不勝收!

然後在所有人被驚豔到無以複加,根本就無法從方才所看到的那炫麗一舞中回神之際.

只見那樂聲陡然變得激越,舞台上"砰"的炸開數朵煙花.

而那絕美的少女就在那煙火中一閃,仿佛那清晨霧中的精靈,轉瞬消失不見.

所有人的心頓時就空了.

"容兄,你可真是撿到寶了,我怎麼就沒有你這麼好運氣——喂,容楚你去哪里呀?"

軒轅斐正一臉豔羨地在感歎,便見眼角光芒一閃,容楚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門外.

卻沐凝下場後,剛進後台,連忙脫下那身衣服,又扯了面紗,換回自己的衣裳,順手抄起土豪大人,她便急急要走.

"美人,別急著走啊,你剛剛最後上柱子跳那舞真好看,快教教人家吧!"軒轅緋一把抓了沐凝,興奮地眼睛都綠了.

"下次吧!"沐凝一把拍掉軒轅緋的爪子,正要開溜,忽然心弦一緊,她連忙緊張地伸頭朝門外看.

果然被她看到墨藍色的高大身影正挾著怒火朝這邊走來.

"媽呀!"沐凝心肝一抖,趕緊抓住軒轅緋,躲她身後,一邊顫抖著聲音問道,"這里有沒有後門啊!"

"你找後門干什麼?"軒轅緋這個毫無眼力介的一點沒看出來沐凝的緊張.

當她看到那道明顯是在找人的高大身影經過門前時,還高興地揮手,"嘿,王爺,我們在這!"

沐凝簡直無語凝噎.

果然是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軒轅緋這頭豬,難道沒看出來她是在躲容楚嗎?

剛剛她在舞台上就注意到容楚看她的眼神不對勁,臉色也陰沉的可怕.

她也是當時才反應過來,那貨可是最氣別扭的.

他一定是對她拋頭露面跑台上跳舞不滿,而且她最後跳的鋼,管舞也確實過于大膽奔放.

所以容楚肯定是跑來找她算賬來了.

不行,不能被他抓到!

要不然又不知道他要怎麼磋磨她了.

沐凝趁軒轅緋注意力還在門外,趕緊找地方躲了起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那麼怕它家主子,不由也跟著緊張起來.

"噓!"沐凝已經聽到腳步聲進來,同時還感覺到那強大的壓力,她連忙比了個噤聲的動作.

"吱!"土豪大人也用氣音回了她一聲.

一人一狐便心虛地藏在那掛衣服的架子後面,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王爺,你怎麼來了,美人,咦,美人呢?剛剛還在這的."容楚一進來,軒轅緋立刻和他打招呼,轉身想拉沐凝出來獻寶.

今天這一場舞可真的是傾國傾城,今夜之後,不夜城的名氣肯定又要更上一層樓了!

一轉身,這才發現身後空空如也.

"估計是出去了."容楚似乎不以為意,他看向軒轅緋,"你大哥找你有事!"

"哦."軒轅緋也不疑有他,扭著腰就出去了.

待到這間屋子里只剩下容楚一人,他悠然負手站在窗邊,聲音淡淡,"出來!"

不過,沒人理他.

"再給你一次機會,不出來,後果自負!"容楚的聲音也冷了下去.

可是四周還是寂靜一片,沒有聲音,也沒有人理他.

只是有一個掛衣服的架子在那以蝸牛的速度往外挪.

容楚豁然轉身,那衣架頓時又定住了.

"笨鳥,別來挑戰本王的耐心!"容楚額頭青筋直跳,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他幾步走過去,一把掀開那架子上的衣服,可是架子下面空空如也,哪有那只笨鳥的蹤影.

但隨即,容楚便覺眼角人影一閃,直直朝門外沖去.

他長臂一伸,瞬間就將少女一把捉了回來,"還敢跑!"

"不跑留在這讓你罵嗎?"沐凝氣惱,怎麼每次她都逃脫不了容大妖孽的魔掌!

"我為什麼要罵你?"容楚忍著怒氣,挑眉問道.

"你不罵我,干嗎瞪我?"沐凝沒好氣地白了容楚一眼.

"你不經我允許,跑去跳舞,還不准我瞪你?"容楚臉色已經非常難看.

"跳個舞而已……"沐凝縮了縮脖子,忽然有些心虛.

她也知道自己身為王妃,在這種場合拋頭露面確實不大好,可是當時她也沒想到這些.

"跳個舞而已?!你還想怎樣?"容楚已經接近暴怒邊緣.

他很生氣,生氣笨鳥的第一支舞竟然不是跳給他看的!

生氣他竟然要和其他男人一起分享她柔媚如水又風萬種的舞蹈!

更加氣憤這可惡的笨鳥竟然一看到他就躲,搞的像他是洪水猛獸一般!

簡直就是在傷害他高貴的自尊心!

"放開我!"沐凝被容楚抓著肩膀,她扭啊扭,扭成了一條毛毛蟲,想要掙脫他的控制.

土豪大人早在容楚抓住沐凝之時就已經非常識相地躲了起來.

此時大人它見主子抓著阿凝不放,而且還在生氣,它的心肝就是一抖.

連忙悄悄貼著牆根,一點一點朝門外挪.

此地危險,得趕緊逃跑!

"你給我站在那別動!一會再找你算賬!"容楚猛地一個眼刀射過去.

"吱!"土豪大人渾身一激靈,立即僵在那,眼神呆滯,鼻子上的冷汗頓時"唰唰"直往外冒.

"你罵它干什麼!不關它的事!"

沐凝剛掙脫容楚大掌,又被他一胳膊給勒住了,她氣急敗壞地扭頭瞪他,"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這麼容易生氣!"

"更年期?"容楚沒聽懂沐凝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看她表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容楚眉心頓時跳了跳.

"好了好了,我承認今天是我沒考慮周祥,可是皇叔哥哥,人家真的餓了啦!"

沐凝見容楚臉色越來越沉,她可不敢給他解釋更年期的意思.

這老妖怪最在乎年紀了,若是被他知道她是在罵他老,不定就要雷霆大怒,現在就辦了她!

現在沐凝也差不多了解這貨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子.

而且她更加知道與他硬碰硬是非常不明智的決定.

只要想想她以往每次與他杠上,哪次到最後不是她被吞的骨頭都不剩?

起來都是淚啊!

所以沐凝先虛心承認錯誤,但她也不等容楚借此發飆,立即又扭著腰撒嬌.

容楚的眼神變了幾變,果然就放開沐凝,"想吃什麼?"

他的聲音也不再冷沉,而是染了一絲無奈的*溺.

"什麼都想吃!"沐凝拍拍肚子,討好地對容楚一笑.

因著她這一笑,容楚臉上的陰霾終于散盡,他的眼神也柔了下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機連忙意地叫了幾聲,提醒主子,別光顧著和阿凝打罵俏,大人它還在這罰站呢!

"你給我站足一個時辰!"誰知剛剛還對沐凝笑若春風的容大爺,突然又沉了臉,以冰雪般的無冷冽狠狠刺傷了土豪大人幼的心靈.

"吱吱!"土豪大人癟了嘴,眼里頓時含了兩泡淚,卻是根本就不敢違抗主子的命令.

大人它只能挺直後腿,垂著前爪,耷拉著大腦袋委委屈屈地貼牆根站著,不時用眼神睃一眼容楚,又瞄一眼沐凝.

沐凝實在受不了土豪大人這萌死人的模樣,而且土豪大人會挨罰,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于是沐凝又抓著容楚胳膊搖啊搖,大眼睛眨啊眨,"皇叔哥哥,是我讓土豪去跳草裙舞的,你別罰它了好不好!"

容楚側眸看沐凝,眼前仿佛又浮現出剛剛舞台上那驚豔的一幕,火焰在他眼底跳躍,他眼中的光一霎熾熱如烈陽.

"喂,你,你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怪嚇人的!"沐凝卻是在看到容楚那野狼一般銳利的鳳眸時,嚇得猛地後退一步,大眼里也閃過警惕.

容楚若有所思掃了沐凝一眼,旋即眼光落在土豪大人身上,"過來吧!"

"吱!"土豪大人眼睛一亮,霎時如閃電一般躥到了容楚肩上,用它的大腦袋一親昵地蹭容楚.

一臉的馬屁樣.

容楚見沐凝站在那兒發愣,不由挑了劍眉,捏了捏她鼻子,"不是餓了嗎?還站在這干什麼?"

沐凝眨眨眼,這才反應過來,她抬腳就走.

"等等!"容楚卻又拉住了沐凝,他順手拿起那朵被沐凝放在桌上的七彩薔薇,利落地將她披散的長發又綰了起來.

沐凝這才想起先前她上台時,因為不想被認出來,所以不但換了衣裙,還散了長發.

剛剛一時急著走,倒是忘記了這茬.

然而此刻沐凝看著容楚,心里卻總覺得不踏實,因為剛剛他那眼神太恐怖.

完全就是她前世在動物世界上看到的野狼那種眼神.

貪婪,凶狠.

就像是要吃了她一樣.

不行,今晚睡覺一定要鎖緊門窗!

上篇:215 土豪大人的傾城之舞     下篇:217 同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