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9 王爺真詭詐  
   
219 王爺真詭詐

這幾道痕著實可疑,不大像是蚊蟲叮咬,倒像是人……出來的.

沐凝蹙眉,此時她還沒有多想,只是隨手翻開衣領和子看了看.

這一看,沐凝陡然圓睜了雙目,手中梳子"啪嗒"落地.

怎麼,怎麼會這樣?

身上竟然到處都是……

沐凝的臉立刻變得僵硬,她保持著原先的動作,眼中慢慢露出驚恐,這,這到底是誰干的?!

為什麼她一點都不知道!

不對,她知道的!

只是,她以為那只是個夢!

沐凝猛地捂住了臉,天啦,竟然不是夢,是真的,她真的和一個男人……

那豈不是,她昨晚的感覺全都是真的?

這一刻,沐凝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她此時的心.

她被人給睡了,卻不知道那人是誰!

這簡直就是——天雷滾滾!

要不要這麼蕩漾啊喂!

"鸞兒,你起來了嗎?"沐凝正怔忪間,門外突然傳來容雨晴的聲音.

"剛起!"沐凝連忙揉了把臉,又扯出一抹僵硬笑容,轉身看向已經不請自入的容雨晴.

"鸞兒啊,你你睡個覺怎麼還挪地方?剛剛去那邊看你不在,真是嚇我一跳!還以為你被人劫走了!"容雨晴一進來就絮絮叨叨,埋怨沐凝讓她好找.

沐凝聞卻是一愣,她轉眸四處打量.

這才發現這間屋子似乎的確不是她昨晚一開始時住的那間.

沐凝的思維一時陷入凝滯,腦中更是一片空白.

她根本就不記得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到的這個屋子.

難道,她是夢游過來的?

"咦,這什麼味道?"容雨晴忽然聳了聳鼻子,像只狗狗一樣到處聞.

"哪有什麼味道?"沐凝愣愣地回答,但隨即她臉便了,跳起來推著容雨晴就出了門.

天啦,容雨晴不她都沒在意,這間屋子里確實有一絲絲膩人的甜香.

"鸞兒,你干什麼?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麼換房間睡覺呢!"容雨晴被沐凝這神經質的舉動嚇了一大跳,扭著頭拿眼瞪沐凝.

"我昨晚嫌土豪大人放屁太臭,所以就過來了."沐凝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其實她心里已經在狂吼:尼瑪,老子也想知道老子是怎麼過來的,老子還想知道到底他麼是哪個王八蛋睡了老子!

話間,兩人出了門,幾步就走到沐凝昨晚開始住的那間屋子.

門是開著的,沐凝先進去,可是剛進門,她眉頭就猛地蹙緊,抬手遮住了鼻子,"雨晴你先出去,這里氣味不對!"

雖然已經過了一晚,但屋子里的香味還是有些重.

"是啊,剛剛進來我就覺得好香!"容雨晴退到門外站著,突然嚴肅道,"鸞兒快看,這里有個洞,還有個竹筒,好像是吹迷,香的."

沐凝連忙幾步走過去,果然便見地上有一個細細的竹管,窗紙也被戳了個洞.

"鸞兒,這是采,花賊才會干的事,你,你不會是——被采了吧!"容雨晴頓時大驚失色地抓住沐凝胳膊.

"聲點!我不是沒在這間屋子住嗎?"沐凝白了容雨晴一眼,心里卻十分心虛.

她可不就是被采了,而且還被采了不止一次!

可是,這話肯定是不能跟容雨晴的,這丫有點大嘴巴,傳出去她還怎麼見人!

不過,進到這間房後,沐凝倒是模模糊糊回憶起一些事.

似乎是她剛睡下,就聞到迷,香味道,于是氣沖沖打算出去砍人,結果人沒砍成,她自己卻被弄暈了.

然後……就是夢中發生的一切.

其實沐凝心中也隱約猜到那男人是誰,全天下也只有他才有那般漂亮的鳳眼.

可是,他不是個秒的嗎?

但夢中那人明顯不是……

難道,是簡牧塵?

沐凝忽然感覺有些頭疼,她也記起,夢中那人一直在親她,但容楚卻從未吻過她!

真是討厭,怎麼就想不起來他親她時的感覺了呢,要不然她肯定就能判斷出來,容楚與簡牧塵究竟是不是一個人了!

不過,這麼一想,沐凝倒是不糾結了,反正她已經知道昨晚那人不是容楚就是簡牧塵,一個大爺一個二爺,總之不是其他男人就好!

"哎呀!鸞兒你不是土豪大人睡在這屋里嗎?它狐狸呢?"容雨晴檢查那細竹管檢查了半天,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突然就是一拍腦門,神色大變地沖進屋里,開始東翻西找.

沐凝立即從記憶里回神,她記得昨晚土豪大人是和她睡一起的,可是剛剛*上什麼都沒有.

"完了,你土豪大人會不會被采,花賊給采了?"沐凝與容雨晴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那肥狐狸,頓時一臉大驚失色.

"這采,花賊,口味,不會這麼重吧?"容雨晴聞,嘴角有些抽搐.

但容雨晴隨即也擔心道,"土豪大人這麼貌美如花,昨晚還出了那麼大風頭,肯定有人惦記!"

兩人不由都有些著急,也恰在此時,沐凝忽然聽見*底下傳來一陣的呼嚕聲.

沐凝與容雨晴立即同時趴地上看去.

兩人便見*底下的踏板上,一只肥的都看不到腰在哪的白團子正攤著肚皮仰躺在那踏板上,嘴角掛著口水,睡的正香.

"……"沐凝與容雨晴都松了口氣,同時又十分無語.

她們倆都找瘋了,這肥狐狸倒好,竟然還在呼呼大睡.

沐凝伸手就將土豪大人撈了出來,可是任她搓圓捏扁,土豪大人自睡的狐狸事不醒,呼嚕還打得震天響.

"是不是被迷倒了?"容雨晴擔心道.

"拿點冷水來!"沐凝連忙道.

"拿冷水來!"容雨晴立即朝外邊吼了一嗓子.

頃刻間,就有丫鬟端著一盆水咚咚跑了進來.

沐凝先是掬水潑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舔了舔舌頭,眼皮都沒動一下.

沐凝想了想,直接將土豪大人往水盆里一放.

霎時間,那水就淹沒了土豪大人腦袋,隨即,狐狸猛地一個激靈,四爪拼命撲騰,像是溺死鬼一般驚恐大叫起來.

沐凝一把抄起土豪大人,她見它眼睛睜開了,這才稍稍放心.

"鸞兒,它怎麼沒精神,會不會有事啊?"容雨晴見土豪大人仍然耷拉著眼皮,不禁很是擔心.

"沒事,昨晚那個王八蛋一定放了很重的迷,香!"沐凝咬牙切齒道.

與此同時,中州王府.

剛剛給中州王之子看了病出來的容楚突然耳根一熱,猛地打了個噴嚏.

"容兄,是不是招待不周,讓你染了風寒?"中州王緊張道.

他昨晚聽容楚提及簡牧塵是神農谷傳人,心里就抱了極大的希望.

他知道神農谷肯定有辦法救澈兒,但那群人脾氣古怪,他自己去找過多次,連谷都沒進去就被轟出來了

如今容楚與簡牧塵交好,上官梅遠相信,容楚定然有辦法讓簡牧塵為他澈兒看病,所以他對容楚的態度又親熱了幾分.

"不妨事!"容楚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高蜓的鼻子.

暗地里,心里卻在腹誹,剛剛肯定是那只笨鳥在罵他!

"那,什麼時候能請簡教主來給兒看看?"上官梅遠難掩焦急.

"我會轉告他的!"容楚卻是慢悠悠地負了手往外走,似乎沒看到上官梅遠已經急的不行.

"容兄,如果有什麼在下能做的,只要容兄開口,梅遠定然萬死不辭!"上官梅遠等了那麼多年,現在得知他的澈兒有救了,怎不心急?

他也清楚容楚是個無利不起早的,恐怕昨日他會讓那只狐狸偷了七彩薔薇,目的就是要賣他個人.

"上官兄客氣了!"果然,容楚聞聽此話,唇角立即綻開燦爛笑容,他回身,拱手笑嘻嘻道,"如此,那今年還望上官兄打開上元山的機關."

"容兄你——"上官梅遠苦笑,他就知道容楚肯定是沖著那靈山來的.

曾經的中州靈氣充沛,是大能者修隱之處,雖然後來那些大能聖賢都消失了,但卻在這靈山上留下數不清的寶物.

而靈山也分上中下三品,上元山上全都是世間罕見的靈藥草木,珍禽異獸,中元山多奇珍異寶,下元山是埋著兵器.

這麼多年來,上元山基本不開放,因為靈藥難生,上官梅遠更怕有人會毀了那些藥根.

可是現在,為了澈兒的性命,上官梅遠卻不得不答應容楚.

"好!只要容兄能奪得魁首,在下定然為容兄打開上元山的機關!"上官梅遠想了想,點頭應允.

"這是神農谷的解毒丹,三日服一粒,以酒送服,連服五次,令郎的蛇蛻病定然會痊愈!"容楚見目的達到,隨手從子里取出一個玉瓶拋給上官梅遠.

"……"上官梅遠臉皮抽搐,一臉哭笑不得.

這個容楚,明明手里就有解毒藥,剛剛竟然還裝著若無其事幫他去問簡牧塵.

真是——殲詐!

"容兄,今年南疆人拿出的那根簪子至今在下也未看出玄機,不過,那密毒教的長老倒是稱云圖就在簪子里,你怎麼看?"

上官梅遠收起那玉瓶,將容楚讓到書房,突然正色道.

兩人一番密談,再出來時,已是半個時辰後.

軒轅斐與軒轅緋兄妹倆正等著容楚,一看到容楚自樹下走來,軒轅緋兩眼一亮,跳過去問道,"王爺,你氣色這麼好,是不是偷服了什麼大補丹?有好東西可別一個人獨吞啊!"

"蠢!"

軒轅斐立即一個暴栗敲在軒轅緋華麗的腦袋上,他一臉莫測高深的冷笑,"他這是吃到肉了,你想從狼嘴里搶食?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吃什麼肉?"軒轅緋愣愣問道.

容楚一臉容光煥發,淡定地問道,"找我什麼事?"

"緋拿回來的霽月遺書我看了,雖然下冊尚未找到,不過我瞧那兵法有可取之處,但那埋藏寶藏的地方是一片湖,不知道下冊上會不會有注明機關進入的地點."軒轅斐搖著折扇道.

"先放著,如果這次云圖果真現世,一個霽月遺書根本不足道也."容楚眯眸想了想,隨即道.

"那倒是!"軒轅斐突然一笑,"容兄,昨晚可多虧了你那王妃的一舞,這不夜城的名聲肯定會更加響徹,你,能不能——"軒轅斐合起折扇,輕敲手掌,一臉殲商表.

"不能!"容楚卻是毫不猶豫一口拒絕,他負手而起,深眸中冷芒一閃,"你少打她的主意!"

"別忘了,不夜城你也有一份子!"軒轅斐無趣地撇撇嘴.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突然朝容楚*地眨眼,"你,如果……我……去找她,她會不會又將我當成……"

"你敢!"容楚雙拳猛地握緊,眼中一霎聚起寒氣,凜冽如刀,"你若敢碰她一個指頭,本王轟平你東海!"

"哇哇,你這樣就不地道了,昨晚你可看見了,不是我想碰她,明明就是她碰的我啊!"軒轅斐頓時毫無形象地從椅子上蹦起,叫起了撞天屈.

"那也是你的錯!她碰你,你不能躲開嗎?"容楚冷哼一聲.

"這不是當時沒反應過來嗎!"軒轅斐郁悶道.

"你就是不懷好意!"容楚義正詞嚴.

"得,你還是考慮一下,怎麼跟她解釋吧,我看她好像已經在懷疑你了."軒轅斐心里不忿,如果當時是他先遇到的她,不定現在根本就沒容楚什麼事!

容楚一聽這話,果然沉默了,那鋒銳的劍眉也狠狠鎖緊.

這些天他也確實在擔心這個問題,以笨鳥的性子,一旦得知他一直都在騙她,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而且昨晚……他能感覺到她即使是在昏睡,但似乎也並不是一無所知.

她好像是陷入了一種迷惑,分不清眼前人究竟是誰的迷惑.

"王爺,大哥,你們到底在什麼?"軒轅緋一直在思考容楚到底吃的什麼肉,竟然能令氣色這麼好.

所以對于容楚與軒轅斐後面的話她倒是沒怎麼聽清.

她只依稀聽見大哥似乎王爺要擔心什麼被發現,而王爺果然就真的一臉愁容.

這讓軒轅緋十分奇怪.

不過她還是更加關心容楚到底吃的什麼東西竟然這麼補,于是親熱地扭上前,眯著眼沖容楚無比風騷地笑,"王爺,你吃的肉哪里能買到啊?"

"哼!"誰知道,容楚卻是冷哼一聲,狠狠瞪了軒轅緋一眼,隨即走了.

"大哥,他瞪人家!"軒轅緋癟著嘴,眼淚汪汪看軒轅斐.

"你不是他側妃嗎,還不發揮你的魅力,跟上去!"軒轅斐唯恐天下不亂,竟然攛掇起自己妹妹去跟著容楚,看他是不是要去找他的王妃.

"哼!"但軒轅大美人這次卻識破了她大哥的殲計,脖子一扭,她翻了個白眼就出去了.

跟著容楚?

她嫌命長差不多!

卻那邊沐凝剛弄醒被迷暈的土豪大人,容雨晴就已經等不及地跟沐凝起了她的計劃.

上篇:.     下篇:220 如果你騙我,我永遠不會原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