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0 如果你騙我,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220 如果你騙我,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你,我們也去參加比武?"沐凝聽完容雨晴的話,不由有些猶疑地顰了黛眉.

"是啊!聽今年規則變了,五人一組自*參賽,只要能進前十就可以進靈山."容雨晴興致勃勃道.

"前十?"沐凝笑了笑,"就憑我們倆?"

"鸞兒,去玩玩吧!"容雨晴見沐凝好像沒什麼興致,立即開始她的撒嬌蠻攻,"你只要發揮你殺太子那兩個人時的功力就夠了,而且不定我們運氣好呢!那山上可是有不少好東西的……"

"你,那上元山上有許多奇藥異草?"沐凝忽而眉心一動,眼睛也亮了起來.

"是啊,我聽大哥很多藥草都是傳里才有的呢!"容雨晴見沐凝感興趣,立即來了勁,又將她所知道的關于上中下元山的事給沐凝了個仔細.

沐凝眸光微凝,她垂眸,像是在仔細思索,容雨晴緊張地盯著她,一副生怕她會反對的模樣.

片刻後,也不知沐凝抬眸,笑米米道,"好,那我們就去玩玩!"

"太好了!"容雨晴欣喜若狂,跳起來就跑,"我再去找人!"

沐凝勾起唇角,眼中有淡淡光華流淌,她隨即落了眼睫,看著正蹲她手里還在打瞌睡的土豪大人,眼神卻一霎飄遠.

她似乎依稀記得古書里記載過有一種紫色的梧桐樹,能夠引出蒼炎神珠.

或許,只要能得到那紫梧桐,她就不必再受制于鳳神族了……

沐凝正沉思間,卻見剛剛出去的容雨晴又回來了.

而且還是一臉氣憤,進來就踢著桌子,氣呼呼道,"父王真偏心,給大哥配了那麼多高手,我找他要幾個人他都不干還將我罵了一頓!"

沐凝早猜到德王不會同意容雨晴去冒險,她挑了挑黛眉,冷靜問道,"你找到幾個人?"

"我,還有鈴蘭!"容雨晴氣的直捶桌子,"我武功不見得就比大哥差,父王就是偏心!"

沐凝知道鈴蘭是容雨晴的侍女,也是從北疆那邊回來的,武功不弱.

"一共要五個人是吧?"沐凝沉了沉眼神,"加上我和青雪,那還差一個人!"

"哎,必須得五個人才夠資格!要不然沒辦法報名!"容雨晴歎氣.

"嗯,還有一個人可以考慮,我一會去找她!"沐凝是想起軒轅緋了,那貨出身東海武道世家,武功肯定不弱.

"你要找誰?"沐凝話音剛落,忽聽門外傳來一道石上清泉般好聽的嗓音.

沐凝猛地扭頭看去,便見依然一身墨藍錦袍的容楚自門外走來.

陽光在他身後灑下,點點碎陽跳躍在他眼底,有那麼一刹那,沐凝感覺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

"恭皇叔!"容雨晴站起來,規規矩矩地給容楚行禮.

容楚笑吟吟的鳳眸掠過沐凝那含怒的大眼,他知道沐凝不會回答他,于是眼神落在容雨晴面上,他問,"你們要找什麼人?"

容雨晴對容楚似乎很是畏懼,他一問,她就老實回答,"我們打算去參加比武!"

"笨鳥,你也去?"容楚看向沐凝.

"要你管!"沐凝冷哼,扭頭不理他.

"我還有事,先走了,鸞兒你找到人記得通知我一聲."容雨晴很有眼力介地遁了.

剛剛她就遲疑了那麼一下下,就看到恭皇叔瞄了她好幾次,她再待下去,肯定會被恭皇叔的眼神凍死.

沐凝見容楚搬了椅子坐到她身後,大手還攬住她腰身.

她有些不自在地往旁邊挪了挪,突然扭頭看著他,開口問道,"你昨夜在哪睡的?"

"干什麼?"容楚正在用手量著沐凝纖腰,聞,他隨口問道.

"你什麼時候知道我在這里?"沐凝又問.

現在她心里真是糾結得不得了,她好想直接問容楚,昨夜那個人到底是不是他.

但沐凝也知道這種事不能拿到明面上,萬一不是他干的,那她豈不是等于不打自招了?

可是沐凝又總有一種感覺,昨夜那個男人就是容楚!

"笨鳥,你想問什麼?直接!"容楚伸指敲了敲沐凝腦門.

"昨晚有人往我屋里吹迷,香,是不是你干的!?"沐凝一怒之下,果然就直接了.

"有人往你屋里吹迷香?誰這麼大膽!"容楚適時露出震驚表,一臉緊張地就要扒沐凝衣服檢查,"笨鳥,那你有沒有被怎麼樣?"

"拿開你的爪子!"沐凝一巴掌拍掉容楚大手,緊張兮兮地攏起衣襟,一臉戒備與懷疑地盯著他,"你不覺得你剛才的表很像是在掩飾做的虧心事嗎?"

"本王向來以真誠聞名!從不做虧心事!"容楚伸手去捋沐凝垂在臉頰邊的散發,笑得像只大狐狸.

"那迷,香真不是你吹的?"沐凝狐疑問道.

"吱吱吱!"土豪大人耷拉著眼皮,有氣無力地叫了兩聲,它剛剛聽到阿凝昨晚有人吹迷,香,心里真是非常氣憤.

又聽阿凝與主子的談話,大人它不由也在琢磨,難道昨晚的迷,香事件是主子干的?

所以大人它雖然困得要死,也要強打精神撐起眼皮譴責主子幾句.

"當然不是!"容楚一挑劍眉,臉不氣不喘道,"愛妃你根本不懼那些毒藥迷,香,我為什麼還要弄那樣下作手段?再了,本王愛*也在屋里,就是看在本王愛*的面子上,本王也不會做下這般喪盡天良之事!"

容楚這一番話的義正詞嚴,困得眼皮都撕不開的土豪大人聽得眉開眼笑,連連點頭,閉著眼睛挪到容楚手邊,用大腦袋蹭他手心,蕩漾得不得了.

大人它就知道,主子他最愛大人了!

所以吹迷,香這樣的下作事絕對不可能是主子干的!

不過,比起土豪大人的盲目崇拜,沐凝卻顯然很不信任容楚.

她總覺得容楚在這話時眼底勾著壞笑.

"笨鳥,現在能告訴本王,昨夜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嗎?"容楚眯眸看向沐凝,當他看到她眼底的焦躁不安時,他只覺心上一緊.

像是被螞蟻齧咬,輕微卻難以忽視的痛.

這一瞬,容楚突然有將一切都告訴她的沖動.

"啊?哦,沒什麼!"沐凝感覺自己都快要混亂了,她明明感覺昨晚的人是容楚,可是他不承認,這讓她感到非常困惑.

難道,真的是簡牧塵?

可是,為什麼還是覺得有哪里不對?

容楚和簡牧塵到底是不是一個人?

這恐怕已經成為沐凝的一塊心病了.

"我告訴你,如果被我你騙我,我一輩子不會原諒你!"沐凝強壓下心里的煩躁,她抬眸看向容楚,眼底一瞬沉了冷光.

容楚的眉心猛地跳了跳,他眼中似有憂慮的暗芒閃過,忽然伸手攬住了沐凝後腦,他的唇,隨即壓下.

濃郁的龍涎香味瞬間湧至,沐凝雙眸驀地瞪大,眼底映出那張絕世的俊顏,心一霎狂跳.

容楚從沒有吻過她,頂多就是蜻蜓點水的一碰.

他現在突然這麼做是什麼意思?

沐凝感覺自己已經不能思考,她不清自己到底是緊張還是在期待.

然而,就在兩唇相觸的瞬間,門外陡地傳來一陣咳嗽聲.

"咳咳咳……"

這一聲不合時宜的咳嗽聲好巧不巧地打斷了屋里的旖旎.

即使沐凝臉皮再厚,她也不好意思當著其他人的面親吻,在聽到咳嗽聲響起的刹那,她便推開了容楚.

容楚凝望臉色緋的少女,刹那間,那對迷人鳳眼中仿佛掠過極重的憂思.

他隨即扭頭看向門外的不速之客,眸中光芒沉重難辨.

"恭皇叔,我看門開著,所以就……"容皓遠清俊容顏早就變成了大布,他站在那,簡直手足無措,"我不知道你們……"

"有事嗎?"容楚神恢複淡漠,他起身,走到門前,高大身影遮住了容皓遠投向沐凝的眼神.

"哦,我聽雨晴,鸞……皇嬸她們要參加比武,所以過來問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容皓遠恭敬道.

"嗯,不需要!笨鳥她有本王在,哪需要外人幫什麼忙!"容楚眉目不動,像尊門神一般堵在門前.

就是不讓容皓遠看到沐凝.

"呃,也是!"容皓遠聞,有些黯然地垂了眸,他眼底也一瞬閃過落寞,隨即自嘲一笑,"有恭皇叔在,自然是不需要我這個外人來幫忙!"

罷,容皓遠對容楚行禮,轉身要走.

"哎,王爺,容大哥,等等!"

沐凝好不容易從容楚腋下擠出腦袋,她沖著容皓遠招手,"我正要找你呢,你能給我介紹介紹這比武規則還有參加者的來曆嗎?"

"好!"容皓遠一看到沐凝,眼睛立即亮了起來,他毫不猶豫答允道.

容楚一聽沐凝竟然叫容皓遠容大哥,就氣不打一處來,他敲沐凝腦門,"笨鳥,什麼大哥,你是他皇嬸!還有,那些事本王也能介紹給你聽."

"皇叔哥哥你日理萬機,我哪好意思打攪你!"沐凝摸了摸腦門,嘟了嘴白他一眼,沒好氣道,"沒得又要嫌我煩,趕我走!"

"本王什麼時候嫌你煩過?你這沒良心的,看到年輕男人就眼睛發光,你是不是嫌本王老了!"容楚氣不打一處來,挾了沐凝就要進屋去.

"哎呀,個老妖怪,放開我啦!"沐凝才不要和容楚進屋去,剛剛他突然要吻她,就讓她感到無比緊張.

她感覺他今天似乎有些不對勁,好像是有話要的模樣.

可是在最初的期待過後,沐凝心中卻只剩緊張,她在擔心,擔心他會不會真的告訴她什麼讓她難以接受的秘密.

所以在看到容皓遠出現後,沐凝反而松了口氣,她現在十分不想和容楚待一起.

"放開你?休想!你是我的,就算嫌我老,我也要綁著你!本王若是哪日被你氣死了,你就跟著去給本王陪葬!"容楚見沐凝還在一門心思想出門找容皓遠,頓時氣的扛起她,照著屁屁就是"啪啪"兩下.

沐凝當時就被驚呆了.

容皓遠更是全身血氣沸騰,又羞又囧,臉得跟煮熟的蝦子似的.

容楚一回頭,發現容皓遠還沒走,他倏地眯眼,陰陽怪氣道,"王爺還不走,這是要觀摩我們夫妻敦倫嗎?"

容皓遠當場落荒而逃.

沐凝氣得臉都綠了,她一巴掌就朝容楚呼過去,"老妖怪,你在亂什麼!"

"又想打我?"容楚一把握住沐凝手,放唇邊親了親,隨即將她放在窗邊的美人榻上.

沐凝扭啊扭,緊張道,"你想干什麼?"

"坐好!"容楚抓緊了她,正色道,"不是你想知道參賽規則和參加人員嗎?"

"你今天這麼閑?"沐凝被容楚壓制地不能動,只好正襟危坐,拿眼斜他.

"如果笨鳥你需要,本王每天都很閑!"容楚的*.

"你不,不我去找皓遠了."沐凝真是害怕容大爺又生出什麼幺蛾子.

"不准叫他叫的那麼親熱!"容楚氣惱,"叫我楚哥哥!"

"楚哥哥——"沐凝眼珠子一轉,突然嬌聲喚道.

"再叫一聲!"容楚眼睛驀地亮起,蕩漾得骨頭都酥了.

"皇叔!"沐凝趁機跳下來就想跑.

"又不乖!"容楚一把就將沐凝又給抓了回來.

窗外,去而複返的容皓遠正站在竹林邊,鬼使神差般豎起了耳朵,聽起屋里兩人嬉笑怒罵的調笑聲.

剛剛容楚的話讓他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就好像,心底深處最不能為人道來的私密被生生揭開了.

腦海里,仿佛又浮現出昨夜他睡不著,不知不覺逛到這竹林里時,所聽到的從那間屋子里傳出的令人臉心跳的聲音.

這一瞬,容皓遠連耳根都透了.

在容楚為沐凝解釋著這一次五國爭霸賽的各種規則制度,以及最有潛力的那些參加隊伍時.

與此同時,中州城內一間裝飾奢華的客棧內,一名衣衫輕薄的美貌女子正在服侍步清瀾穿衣.

"本妃要見殿下,你們誰敢攔著本妃!"門外,白韻兒氣惱地狠狠甩了那個膽敢攔著她不讓進屋的婢女一巴掌,隨即推門走進.

"殿下!"步清瀾身旁那名女子一看到白韻兒氣勢洶洶的模樣,頓時害怕地躲在了步清瀾身後.

"賤婢,竟敢引,誘殿下,你給我滾出來!"白韻兒一看到那凌亂的被子以及兩人的樣子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她頓時憤怒地抽出牆上寶劍,就要去殺那美貌女子,"我殺了你!"

"殿下救命!"那女子本就躲在步清瀾身後,此時又裝著驚恐的樣子尖叫.

"鐺!"步清瀾一掌打在那劍身上,他臉色已經很不好看.

"白韻兒,本殿還在,輪不到你撒野!"

"殿下,您不能這麼對韻兒!"白韻兒被那掌力震得倒退幾步,一跤摔倒在地,再抬眼時,她眼中已含了淚水.

"本殿怎麼你了?"步清瀾眼中已經露出不耐煩.

"韻兒什麼都給您了,您怎麼可以為了這個狐狸精打我……嗚嗚……"到後來,白韻兒不由哀哀哭泣起來.

上篇:219 王爺真詭詐     下篇:221 狹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