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2 殘酷的往事  
   
222 殘酷的往事

沐凝對土豪大人這明顯拍馬屁的行為十分無語,一個白眼射過去,她轉身就走.

容楚還攬著沐凝纖腰呢,自然也跟著走.

馬屁精土豪大人以為阿凝是氣大人它光親主子不親她,于是大人它呲了大門牙,十分機智地躥到阿凝肩膀上,抱著阿凝臉蛋就狠狠"mua~"了一口.

親完了,土豪大人還洋洋得意,這下阿凝一定會誇獎大人它的善解人意了吧!

可是土豪大人還沒等到阿凝的誇獎,就發現它家主子的臉綠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心叫了兩聲,有些苦惱地捏著胡子琢磨,是不是大人它親阿凝,主子吃醋了?

土豪大人十分自作多地心想:那,大人它就勉為其難再去親親主子吧!

這麼一想,土豪大人頓時就噘了嘴又朝容楚臉上湊去.

"一邊去!今天回去給我認三個字!認不出來不給飯吃!"容楚一臉嫌棄,一把將土豪大人那毛絨絨的大腦袋給撥到了一邊.

"吱!"土豪大人當時就被驚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主子要罰大人它認字?還要認三個字!而且認不出來就不給飯吃!

大人它不是已經主動去親主子了嗎?主子這到底吃的哪門子的醋!

"本王才不會吃你這只笨狐狸的醋!"容楚額頭青筋都開始狂蹦,他的臉也更綠了.

他凶巴巴地瞪著已經被要認三個字這樣殘酷事實擊垮,正在那癟著嘴眼淚汪汪的土豪大人,簡直氣的想將這肥狐狸給燉了.

溥公公忍俊不禁,連葉冰那張冰塊臉都在抽搐.

"哈哈哈……"沐凝瞧著土豪大人從滿臉蕩漾到一臉不敢相信的囧樣,頓時一陣狂笑,差點沒趴地上去.

她的笑容太美,眼睫彎彎,貝齒晶瑩,頰邊還有兩個淺淺的梨渦.

笑容綻放的刹那,就好似那冰天雪地里驟然拂來的春風,吹化了積雪,也拂開了被沉沉大雪覆蓋的花朵.

步清瀾不由看得癡了,他眼中升起了極度的狂熱與欲,望,那雙眼竟是怎麼也無法從少女臉上移開.

容楚的臉色一霎陰沉了下去,他不動聲色拉了沐凝,廣倏然遮了沐凝一頭一臉.

也擋住了步清瀾那不加掩飾的赤,裸眼神.

"走!"容楚也不看步清瀾,直接攬了沐凝就走.

沐凝笑不可抑,一時也沒在意容楚的行為——他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干了!

而且她也確實討厭步清瀾的眼神,容楚廣一遮,她正好眼不見為淨.

"等等!"步清瀾見沐凝始終正眼也不瞧他一下,心頭就像是被挖空了一角,他忍不住就伸手,想要拂開容楚擋在沐凝臉上的子.

"步太子!"葉冰一劍攔在步清瀾面前,冰塊臉冷得看不出任何表.

這一擋,步清瀾只能眼睜睜看著沐凝漸行漸遠.

"殿下!"白韻兒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扶住步清瀾伸在半空中的手.

步清瀾回眸看她,眼底浮上陰戾.

白韻兒驚懼地垂眸,不敢看步清瀾的臉.

"走!"步清瀾冷聲道.

"是,殿下!"白韻兒恭順地應了一聲,只是在臨轉身前,她還是忍不住扭頭看向那一道頎長高大的身影.

嫵媚眼底有著不加掩飾的迷戀,然而當她看到男子那般顧惜身邊少女時,她心里又忍不住生出一股憤怒與嫉恨.

憑什麼,那麼俊美的男人竟然是沐凝那個蠢貨的!

她根本就配不上他!

為什麼她的命那麼好,每次好男人都被她搶走了!

白韻兒雖然心里憤恨,卻也不敢逗留,如果被步清瀾知道她在看其他男人,還不知道他會怎麼折磨她!

不過,雖然只是一眼,但白韻兒那滿腔的羨慕嫉妒恨還是強烈到讓沐凝也感覺到了.

她一回眸,便看到白韻兒那惡毒凶狠滿是嫉妒的眼睛.

這一霎,沐凝嘴角浮上一絲冷笑.

"笨鳥,你和他們什麼關系?"快接近不夜城時,容楚方才放下子,沉聲問道.

"不記得了!"沐凝正在逗一臉惆悵的土豪大人,聞,她的手一頓,卻只是淡聲道.

"你心口的傷,是不是他們干的?"容楚凝眸,突然冷聲問道.

沐凝猛地抬頭,她原本因為笑容而綻放的潤面色也在這一刻倏然變白,那對極深的大眼中,更是一霎沉了濃到化不開的暗色.

"真是他們?"容楚周身氣息也在這一瞬驟然變化,他目中已然翻滾起滔天的怒意與驚濤.

"別問!"沐凝忽然覺得心口的創傷像是被什麼狠狠撕開了,一種無聲的痛苦驀地攫住了她心髒.

濃重的恥辱感令她猛然扭過頭去.

"吱吱吱!"土豪大人從個狐狸惆悵中驚覺,它心翼翼用爪子上厚厚的軟墊碰了碰沐凝.

沐凝卻只是扭過頭不出聲.

在看到沐凝神色的刹那,容楚的心倏地一沉,她反應竟如此強烈,是因為她被步清瀾背叛?

那豈不是,她對步清瀾其實也有著非常深的感,否則又怎會如此激動?

但這樣的想法只是從容楚腦海里一閃而過,隨即便被他揮之腦後.

因為以他對笨鳥的了解,看她如今對步清瀾與那女人的態度,她絕對不會是對步清瀾有.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只笨鳥在感上是有多遲鈍!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步清瀾與那個叫白韻兒的女人曾經狠狠傷過她!

"好了,有我在,沒人敢動你!"容楚從身後摟住沐凝,也不管這還是在行人如織的大街上,他聲音低醇,帶著深深的憐惜與安撫.

沐凝沒有出聲,自從最後一根鎖魂針掉落,她想起了所有的往事之後,她就已然被那股刻骨的恨意折磨著.

那是少女被最信任的兩個人背叛後,生死存亡的一瞬間所迸發的滅頂恨意.

還有恥辱!

她竟被他們騙了那麼久,那最後穿心的一劍與羞辱的話語,也直接絞碎了她所有的驕傲與自尊.

當眼前的迷霧一霎撥云見日,關于往事的謎團層層解開,她才知道,原來她心上所空落的一角,她腦中所被封的過往竟是如此的難堪.

原來她一直迷惘的未來,竟是肩負著那麼重的負擔!

可笑那兩個人,在那般傷害她後,竟然還能裝著若無其事出現在她面前.

無恥如那個男人,如今竟然還妄想娶她,做她的夫君!

下賤如那白韻兒,竟然還敢在那麼深的傷害後祈求她的原諒?

真是可笑透頂!

她發誓,她一定要報仇,她要他們死!

可是,她還有牽絆,還有沒做完的事,她現在還不能動他們!

"咦,這是怎麼了,怎麼哭了?容兄,是不是你欺負人了?"軒轅斐與容楚約好會面,結果等了半天都不見他人影,于是就走出不夜城打算瞧瞧.

結果他一出來就見沐凝正在哭,頓時驚得軒轅斐不輕.

容楚冷冷掃過去一眼,他能感覺到,這一次笨鳥是真的傷心,他也萬般後悔自己這麼貿然的發問.

可是,他又不大會安慰女人,只能在後面擁著她,讓她知道,他一直都在她身邊,永遠都在!

洛清流今天罕見地沒有被他師父東方焱追殺,一路閑逛到這里,正打算進不夜城喝點酒.

一抬眼,他就看見沐凝正捂著臉,容楚在她身後一臉愁容.

"咦,丫頭,你怎麼哭了,塵——容楚你個混蛋,是不是你欺負丫頭了?"洛清流當時就怒了,沖過去一指頭就敲在容楚頭上,容楚頭一偏,躲了過去,他隨即瞪洛清流.

洛清流似乎也發現自己失,連忙訕訕地收回手,撓了撓他亂糟糟的頭發,犀利的眼睛一瞪,還是怒道,"你怎麼她了?"

"不是我!"容楚有些無語,可是真正原因又不能在這,他簡直愁死了.

"丫頭,來,跟老子進來,告訴老子,誰欺負你了,要是被老子知道,老子滅了他!"洛清流十分粗獷地拉了沐凝就朝不夜城走.

原本還有人在圍觀,此時一見洛清流過來了,頓時一個個都閃得沒影了.

沐凝也知道自己反應過于激烈,她此時也從恨意中稍稍平複了心,心里正郁悶著.

容大爺要不要這麼敏銳啊,一下子就猜到了事的關鍵,她明明已經刻意掩飾了.

就是看到步清瀾與白韻兒,她也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恨意出來.

真不知道容楚是怎麼猜到的.

沐凝跟著洛清流進了不夜城,那大熊還果真叫了酒要和沐凝對飲.

好在沐凝理智還在,她擔心自己酒醉之後又會干出什麼驚悚的事來,所以連忙搖頭推拒了.

洛清流還待勸,容楚一個眼刀立即讓他訕訕住了口,只能自己猛灌了一大口酒.

"丫頭,到底是誰欺負你了?"洛清流擦了一把大胡子上的酒水,問道.

沐凝沉默.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珠子賊兮兮一轉,趁人不注意,偷溜過去,抱著酒壺就往嘴里灌酒.

"你今天就是喝醉了,那該認的三個字不認完,還是沒飯吃!"容楚涼颼颼瞥過去一眼.

"嗝!"土豪大人見自己詭計被識破,頓時直了眼,打了一聲響亮的酒嗝,然後白眼一翻倒桌不起——氣暈了!

"嘿,這幽狐不錯,還穿著衣服,真稀奇!昨晚跳舞的也是它吧,那草裙舞跳得不錯,容楚,這幽狐就送我了吧!"洛清流戳了戳土豪大人雪白的肚皮,一臉不見外道.

容楚掃一眼眼皮已經在抽搐的某大人,十分沒主人愛的道,"這幽狐確實越來越不聽話了,洛大夫若真想要,那就——"

"吱吱吱!"容楚話沒完,土豪大人已經一蹦三尺高,就像是被殲了一樣叫的淒慘無比,一臉大驚失色地沖到容楚面前,扒開他衣領就拱著大屁,股鑽了進去.

"喂,那個什麼土豪大人,你這樣,老子會很尷尬的!"洛清流很是挫敗地道.

"吱吱!"土豪大人拱著屁,股回他兩個字.

容楚好心翻譯,"它,走開!"

洛清流的臉頓時就黑了.

只不過由于他滿臉都是大胡子,只有眼睛那一塊露出來,所以他的黑臉著實不明顯.

"噗!"沐凝瞧著土豪大人那副囧樣,頓時忍不住莞爾.

容楚見沐凝緒終于變好,他在松了口氣的同時,也深深得心疼她.

這只笨鳥雖然在感上遲鈍,但本性單純真摯,她有一顆世間最美的心.

所以,若不是那兩人真的傷害到她,她不會有這樣的反應.

他決定,等這次大賽的事一了,就替她報仇!

他要讓曾經傷害過她的人知道,她如今已不同往日,現在的她有他!

他絕不允許有人欺負他的女人!

"美人,大哥你剛剛哭了,誰欺負你了,人家去打爆他腦袋!"正話間,軒轅緋急匆匆扭著腰過來了.

她依然還是那副華麗之極的妝扮,只是現在行色匆匆,臉上也露出擔憂神色.

"沒啊."嘴上著沒有,沐凝卻似有若無地瞥一眼容楚.

容楚眼皮狠狠一跳,俊臉立即黑了,他用眼神瞪沐凝,你這沒良心的笨鳥!

不過軒轅緋的臉比容楚更黑,她很是糾結地坐到沐凝旁邊,裝著看不見容楚瞪過來的銳利眼刀,一臉真誠地道,"美人,除了王爺,誰敢欺負你,人家都會去狠狠教訓!不對,王爺怎麼可能欺負你呢,啊哈哈哈."

沐凝眼角抽了抽,軒轅緋這貨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

容楚臉色稍稍好看了點.

"對了,我找你有事,來,我想參加這次比武,我們還少一個人,你來不來?"沐凝眼睛亮晶晶地盯著軒轅緋.

"比武,哎呀不要!人家不要打架,會破壞人家美美的發型的!"軒轅緋一口就給否決了,她一邊臭美地摸著發髻,一邊大搖其頭.

"你確定不要?"容楚忽然勾了唇角,笑吟吟道.

軒轅緋豔的唇一抖,那明豔的眼睛里就開始了天人交戰,半晌,她掩面而去,"好吧,人家參加就是!"

沐凝瞧著這又一個像是被殲了的,不由嘴角抽抽,扶額而歎.

果然還是容大妖孽的功力最深厚!

而且這厮還超級腹黑以及心黑,坑起人來絕對是個中好手!

"丫頭,你也要參加?來,師公教你點東西."今兒個沒有被追殺的洛清流真呀麼真高興,于是一高興之下,他就傳了沐凝幾招禦敵時最實用的殺招.

容楚見洛清流指導沐凝,他便眯了眼在一旁看著.

待到看見沐凝全掌握了,他方才道,"你如果真要參加,將土豪帶上."

沐凝看著從容楚衣襟口擠出毛絨絨大腦袋的狐狸,奇怪道,"帶它干嘛?"

"大賽允許用*物!"容楚簡意賅.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珠子又是一轉,興奮地躥到沐凝肩頭蹲著,兩只前爪拱在一起,做作揖狀.

就像是在求沐凝一定要帶上大人它一樣.

"那好吧!"既然容楚都這麼了,沐凝也就欣然從之,反正這狐狸凶的很,沒准還真能幫到她呢!

上篇:221 狹路相逢     下篇:223 史上最帥之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