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3 史上最帥之狐狸  
   
223 史上最帥之狐狸

與沐凝街上一見後,步清瀾就有些神思不屬,白韻兒則是換了身衣服悄悄出去了.

她拐進深巷,七彎八繞,停在了一棟不起眼的屋子前,向守門的出示了腰牌,隨即進去.

有人領了白韻兒進屋,門在她身後掩上,雖然是白天,但屋里卻一片漆黑.

猛然間,有黑影撲至,將白韻兒猛地撲在地上,野獸般的聲音響在耳畔.

白韻兒也不懼,反倒是咯咯嬌笑著迎合起來人.

……

一番激烈的大汗淋漓過後,白韻兒的眼睛也適應了屋里的黑暗.

她撐起胳膊,看著身側容貌粗獷,健壯如熊的男人,一手繞著男人一縷頭發,嫵媚眼底漾著風萬種,"幾日不見,教主越來越威武了."

男人從地上起來,披上袍子,坐在一旁,那對眼白極多的環眼里掠過嘲諷,"和你那位太子殿下比嗎?"

"教主真愛笑!"白韻兒眼神暗了暗,隨即嬌笑著起身,柔若無骨般攀附著那人,一對勾魂媚眼一直就在撩男人.

"吧,這次來又是什麼事?"男人捏著白韻兒的下巴,一臉不善地陰森森問道.

但他隨即像是發現了什麼,粗糙指腹刮了刮白韻兒的臉頰,"你的臉誰打的?"

"教主,"白韻兒眼中頓時盈出淚花,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韻兒這次來就是想請教主為韻兒報仇."

"又要殺誰?"男人嘲諷問道.

"還不是那個踐人!"白韻兒惡狠狠咬牙,一臉刻薄的怒意.

"月女?"

男人挑眉,隨即一把甩開白韻兒,語氣里也有些不耐煩,"你動用幾次本主的人去殺她,次次鎩羽,還害得本主的人死傷眾多,而且你明知月女身邊有容楚和簡牧塵護著,還敢動心思?那兩個人,就是本主也不想輕易招惹!"

"這次不一樣了,我猜沐凝定然會參加比武,如果她是在比武中被殺,就算是容楚肯定也怪不到別人的!"白韻兒急道.

"而且,月女一死,蒼炎神珠肯定會移出,這不正是教主所期望的嗎?"

男人沉默,黑暗中,他的眼睛里有光影閃動,最終彙聚成極重的貪欲.

"好!"他點頭,隨即又疑問,"不過你又怎麼知道比武中本主能遇到月女?"

"比武最後一輪不是循環賽嗎,只要她也能進入,那肯定能遇到!"白韻兒攀在男人身上,嬌笑著道.

她目光閃動,似乎已經看到沐凝橫死當場的慘狀,只要沐凝一死,那憑她的姿色,容楚一定會對她動心的.

一想到那個有著天人之姿的絕世男子,白韻兒就覺得心里燒起了一把火.

"踐貨,你又看上哪個男人了?"作為白韻兒的入幕之賓,男人非常清楚眼前這女人有多麼賤.

他一看到她那眼神,就知道這踐人肯定又在動什麼歪心思.

"你這麼想要月女死,不會是看上容楚了吧?"男人眯了眯眼,一臉鄙夷.

"教主,您什麼呢?奴心里只有教主一人!"白韻兒臉一,似乎羞不自勝.

"你果然賤!"

男人卻並沒有被白韻兒的表象所迷惑,他一把抓住女人的頭發,嗤笑道.

"當初你們鳳神族將月女許配給步清瀾,你便不顧姐妹誼千方百計誘,惑步清瀾,還不惜對月女動了殺心,如今你見月女大難不死,還有良人相伴,就又想去搶過來?"

"教主,韻兒在您眼里,就是這樣的人嗎?"白韻兒面上仍作出楚楚可憐的模樣.

只是她心中卻是氣恨不已,這密毒教主相貌丑陋,若不是對她還有用處,她哪會屈辱自己受他凌虐?

"嘁,你會在乎本主怎麼看你?只是本主勸你一句,不要肖想不該屬于你的人.你這樣的踐貨,于本主來也就是個玩物,連本主都看不上你,你還指望容楚要你?"

密毒教主冷笑著甩開白韻兒.

白韻兒摔在地上,氣恨地咬緊牙關,指甲都快要抓破手心.

不要臉的老東西,竟然得了便宜還賣乖,也不知道是誰見了她就像餓虎一般,還看不上她?

哼,她就不信,以她的手段,還能得不到容楚!

她一定會讓容楚對她死心塌地!

"還有事?沒事本主要練功了!"密毒教主冷冷瞥一眼白韻兒,黑袍一卷,轉身就要走.

"等等,我要教主再幫一個忙,沐凝帶著的那只狐狸,請教主派人捉了來,我要親手殺了它!"

白韻兒起身,攔到密毒教主身前,恨聲道.

她就不信,她連只畜生都對付不了!

……

再過兩日就是五國爭霸賽的日子,今日起,開始接受報名.

沐凝攜土豪大人與容雨晴軒轅緋以及青雪和容雨晴的丫鬟鈴蘭,五人組團報名參賽.

這兩天容楚也忙了起來,不像之前那樣一直纏著沐凝,而是整個白天都見不到人影,只有半夜才回來擁著沐凝睡一會.

簡牧塵照舊神出鬼沒,沐凝想找他的時候從來就找不到.

沐凝自己也很忙,她也就沒過問容楚的事.

對于土豪大人來,這兩天可真是又郁悶又興奮.

那天從不夜城回來後,容楚果真拿出一摞卡片,找出三張分別寫著楚,凝,土三個字的卡片,讓土豪大人記住.

然後要求土豪大人從那一堆卡片里找出那三張.

可是這麼簡單的問題,土豪大人抓耳撓腮,偏偏就找不到.

最後還是沐凝幫忙作弊,土豪大人才成功吃到了晚飯.

只是由于已經過了飯點,土豪大人只有饃饃啃了.

"你個笨蛋,連自己名字都不認識,還混個什麼勁!"

沐凝點著土豪大人那大腦袋,恨鐵不成鋼道,"等這次比武結束,我來給你掃盲!"

土豪大人垂頭喪氣,有氣無力地啃著饃饃,兩只大耳朵都耷拉了.

"姐,土豪大人是狐狸,又不是人,學什麼認字呀!"青雪見了心里不忍,走過去安撫土豪大人.

"這你就不懂了,就因為是狐狸,才更要有知識,有知識的狐狸才是好狐狸!"沐凝笑嘻嘻道.

狐狸癟著嘴,斜沐凝一眼,繼續郁悶地啃它的饃饃.

"來,肥狐狸,鑒于你要參加比武,當然要換一身拉轟的戰袍了!"

沐凝一把抓起胖狐狸,示意青雪去拿那件她專門給土豪大人做的超狐狸俠衣服.

土豪大人一聽有新衣服穿,那對狐狸眼頓時就亮了起來.

當土豪大人穿上藍色緊身衣,色內,褲外穿,再加上超級拉風的色斗篷.

不但是沐凝,連青雪都忍俊不禁,兩人都快笑瘋了.

沐凝還特地讓青雪將在那衣服胸口繡了個"土"字,背面斗篷上繡個"豪"字.

原本超人穿起來威風凜凜的戰袍穿在土豪大人身上,簡直喜感的要命.

尤其是狐狸還一直努力吸氣,想要收起那圓滾滾的腰和肚子.

沐凝差點沒笑趴下.

土豪大人卻呲著大門牙很是沾沾自喜,它站到鏡子前左照右照,那是相當滿意.

這衣服阿凝畫出來時大人它就喜歡了,現在一看,果然非常帥!

當晚,土豪大人忙活到大半夜,給每個認識的人都炫耀了一遍.

大人它這才穿著這一身連睡覺都舍不得脫的,在外人看來堪稱怪異的衣服愉快地就寢了.

也正因為土豪大人覺得自己是史上最帥狐狸,以至于大人它睡著後還屢次被自己帥醒.

所以土豪大人才會在半夜又爬起來照鏡子的時候,猛然發覺屋子里進賊了.

而且這些賊明顯是沖著大人它來的!

土豪大人頓時怒了.

"抓到了!"來得三個人摸進來後,看那*上露著個狐狸頭,立即撲過去,用麻袋一套,幾人立即轉身要走.

土豪大人見阿凝給它做的陪它睡覺的土豪大人*被抓,簡直快要被氣死了.

只見它"唰"的一下彈出鋒利的爪子,沖過去就要撓死那幾個綁架土豪大人的蟊賊.

但土豪大人卻又中途改了主意,因為它突然想知道這些蟊賊什麼不偷,為啥要偷大人它.

于是,機智的土豪大人就一路悄悄跟蹤那幾個賊到了一處客棧里.

當那幾個賊交出麻袋交差時,大人它伸頭一看,喲,又是那個膽敢欺負阿凝的丑女人!

這可是老熟人了啊,大人它心甚歡喜,連忙躥過去唰唰兩爪子就在那丑女人臉上撓出了個大叉叉.

然後大人它就在那丑女人鮮血淋漓的慘叫聲中不慌不忙的逃之夭夭.

這個插曲沐凝自然是不知道的,倒是半夜回來的容楚偶遇了剛好翻牆進來的土豪大人.

只是土豪大人覺得自己為阿凝報了仇,太過得意,而且它覺得剛才那兩爪子撓得實在漂亮,走路都有點飄.

以至于大人它都沒發現它家主子正一臉古怪地盯著它.

此時容楚心里也在暗忖:難不成土豪這子得了笨鳥所的那什麼夢游症?

要不然怎麼會半夜不睡覺,穿身奇怪衣服逛牆頭?

……

時間一晃就到了比武之日,雖然名義上這只是一次比武,但其實這麼多年來,早已成了五國之間國力的較量.

而且進入前十就能入靈山取寶,眾人又都已聽今年中州王有意開放上靈山.

所以今年的氣氛便格外熱烈,那比武開始前的開幕儀式也自然無比隆重盛大.

這天沐凝一早就率著她的五人一狐狸團去了演武場.

偌大的演武場上,人已經來了很多,不過基本都是男人的隊伍.

其中一些隊伍里也有女人,不過很少,像沐凝這只全是女人,而且還都是美人的團隊那是僅此一家.

一時間,沐凝與軒轅緋容雨晴幾人霎時就成了全部人矚目的焦點.

好在沐凝與容雨晴出門時都戴了面紗.

只有軒轅緋一個人露出明豔不可方物的大美臉,誰看她她就瞪誰,十分張揚.

土豪大人則是兩爪叉肥腰,威風凜凜地呲牙站在軒轅緋肩膀上,色的斗篷在身後獵獵作響.

只是張揚的軒轅大美人沒過一會就囧了個臉,因為她被某只無良的狐狸逼著喊口號.

由于沐凝身份高貴,她的座位自然是最靠近主位的.

于是這一路走來,只要有人用驚奇的眼神打量一身詭異裝扮的土豪大人,土豪大人就一扯軒轅緋,然後軒轅緋就開始介紹,"這位就是美貌與智慧並重,英雄與俠義的化身——土豪大人!"

如果軒轅緋不合作,土豪大人就扯她頭發.

向來最看重發型和外在形象的軒轅緋連忙"哇哇"叫著就要去制止狐狸.

結果,軒轅大美人少不得就得屈服在土豪大人的亂發型綿爪之下,繼續哭喪著臉挨個給人介紹既美貌又智慧的某大人.

沐凝嫌棄軒轅緋與土豪大人這兩貨的行為太丟人,早就拉著快要笑抽筋的容雨晴一溜煙跑遠了.

待到入座後,沐凝發現容楚正居于上首位,與中州王同席而坐,見她看來,容楚只是淡淡掃過來一眼,便移開了視線.

沐凝不由凝眉,她怎麼覺得今天的容楚怪怪的.

軒轅緋終于挨個介紹了一遍土豪大人,她已經口干舌燥,一坐下就抓起茶壺咕咚咕咚灌起了水.

沐凝一看軒轅緋那囧樣,就眼角直抽抽.

這貨以前也不知道怎麼得罪過土豪大人,土豪大人見她就沒好臉色,完全不符合它平時的萌物形象.

不多時,軒轅斐也領著東海武道世家的人過來了,同容楚行了禮.

軒轅斐又過來向沐凝問好,他們就坐在沐凝位子的後邊.

沐凝一直奇怪軒轅兄妹明明出身江湖中都是舉重若輕的著名世家,他們怎麼對容楚如此恭敬,她忍不住就問了軒轅緋.

"喔,王爺手里有我們東海的蛟龍令,我們軒轅家先祖有過誓,尊持有蛟龍令的人為主."軒轅緋倒是沒隱瞞,直接解釋道.

沐凝挑了挑眉,她還想多問幾句,不過此時一抬眼,她倒是看到步清瀾一行人過來了.

步清瀾依然一身白色錦衣,眉目俊朗,如果不是他眼底那極重的陰戾,他絕對稱得上是位翩翩公子.

沐凝一眼掃過,就沒再看步清瀾一眼.

他再俊也俊不過容大爺!

她曾被他的表象騙過一次,她絕對不會再上他的當!

不過,當沐凝眼神落在步清瀾身後那衣女子身上時,卻是不由顰了眉.

白韻兒也戴著面紗,不過與沐凝只蒙了半張臉不同,白韻兒竟是將整張臉都給遮住了.

連眼睛都隱在了面紗後.

而且她一看到沐凝,即使隔著一層面紗,那眼神也是如浸了毒的冷劍,無比痛恨與怨毒地朝沐凝射來.

沐凝卻是淡淡移開了目光,一個眼神都吝嗇給白韻兒那樣蛇蠍心腸的踐人.

只是沐凝卻發現,土豪大人在看到白韻兒時,那張狐狸臉上立即露出了殲詐.

但還不待沐凝細查,她就發覺全場陡然安靜了下來.

似乎是有什麼大人物駕到!

上篇:222 殘酷的往事     下篇:224 心里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