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4 心里的鬼  
   
224 心里的鬼

仲秋時節的天氣晴朗,天高云淡,桂子飄香.

中州城偌大的演武場內,人頭攢動,座無虛席.

遠處忽然傳來一陣騷動,似乎是有重要人物駕臨.

沐凝一開始並不以為意,重要人物她見的多了,她自己就是頂重要的大人物!

然而隨著人聲的鼎沸,越來越多的人都起立朝那邊看去,步清瀾與白韻兒又故意站在她面前不走,沐凝為了徹底無視這兩個人,于是也站起身與眾人一起朝那邊張望.

這一看,她頓時就被眼前所見驚呆了.

那那那不是簡牧塵嗎?黑衣銀面,氣質絕冷而卓然,面具後的眼睛冷漠如幽潭.

他自秋日的陽光下走來,黑衣包裹出絕佳的體格,氣息凜然,仿佛幽冥地獄走出的修羅王者,令人望而生畏.

卻也心跳加速!

沐凝突然捂住了心房的位置,扭頭看向主席上的容楚.

容楚迎上她的視線,沖她勾唇一笑.

沐凝的眉心卻在這一瞬猛地顰起,她心頭也一霎湧上了驚濤.

但此時沐凝根本就沒時間多想,簡牧塵已經到了她面前.

"丫頭!"他聲音還是那麼的冷,但一點也不難聽.

相反,還很好聽,讓聽到的人有心境澄明之感,就像是冰天雪地里那撲面的冷風.

"簡牧塵!"雖然這幾個月沐凝長高了不少,但與簡牧塵還有著差距,她必須仰著頭才能看到他的下巴.

"咚!"

簡牧塵立馬一指頭敲在了沐凝腦門上,"叫師父!"

沐凝揉著腦門,嘟了嘴,斜著眼睇簡牧塵,又目光複雜地看了眼不遠處的容楚,不不願叫了聲,"師父!"

步清瀾一直站在沐凝旁邊,他是想與她話,自從推斷出沐凝可能記憶被封,也許已將前程往事全數忘記,步清瀾心里就存了幻想.

或許他可以多出現在沐凝面前,重新讓她認識他,認識到他的好.

然後她就會像從前那般,對他死心塌地.

可是,沐凝的眼神始終不曾落在他臉上,他在她眼里,就像是——不,應該完全就是個陌生人!

這讓步清瀾心中非常氣惱,他忍了又忍,這才沒有當場發飆.

因為他很清楚,簡牧塵是他惹不起的.

白韻兒的眼神也一直都落在沐凝臉上,只是不同于步清瀾的驚豔與迷戀,她眼中卻是布滿了嫉恨與怨毒.

憑什麼,沐凝明明什麼都不如她,為什麼沐凝總能得到那些世上最優秀男人的*愛!

而她卻只能做那個任男人玩弄的最卑賤的玩物!

白韻兒中的手掐得死緊,她嘴唇幾乎都要咬破,惡毒凶狠的目光一掃而過,又落在正站在沐凝肩頭的那只肥狐狸身上.

她幾乎是強忍著才沒有沖上去殺了那只畜生.

都是這只畜生,生生毀了她的臉.

她真是恨不得將那只狐狸千刀萬剮!

沒有人會去關注步清瀾與白韻兒在想什麼,眾人此時已經都被簡牧塵的話所震驚.

之前就聽簡牧塵收了鳳家三姐為徒,鳳三姐出嫁時他也送上了豐厚的嫁妝.

但這件事畢竟很多人並未親眼所見,所以不相信的大有人在.

然而此時當他們聽到簡牧塵主動要恭王妃喚他師父,動作還那麼親昵,再看恭王殿下的神,也並沒有不悅.

眾人這才完全相信了恭王妃的確是簡牧塵的徒弟這樣一個事實.

但眾人卻又覺得簡牧塵待這個女徒的態度十分特別!

就像是——對待自己最心愛女人一般的*溺……

但這樣的話眾人自然是不敢出口的,也就在心里胡亂猜猜而已.

簡牧塵也不管其他人,他直接牽了沐凝手轉身看向他身後.

"哎,那麼多人看著呢!放開啊!"沐凝全身僵硬,緊張道.

"你再掙紮就是告訴別人,你心里有鬼!"簡牧塵斜睨沐凝,薄冷唇角勾起笑痕.

沐凝一聽,果然就不掙了,她嘟了嘴,氣呼呼瞪簡牧塵.

然而她這樣的表在步清瀾看來,卻帶了十足女兒家的嬌嗔.

嬌美無雙,讓人一瞬便心生愛憐.

步清瀾不由看直了眼.

白韻兒的眼神卻是若有所思地在簡牧塵和沐凝身上來回睃尋,她覺得自己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那薄而刻薄的嘴角漸漸勾起了冷笑.

"你讓我看啥?"沐凝心里有些怨怪簡牧塵總是神出鬼沒,想找他時連人影都看不見,語氣就有些沖.

而且她真的很想問問他,那天夜里的人究竟是不是他.

可是這里人太多,那樣私密的話沐凝實在問不出口,她也只能強壓下心頭疑惑,循著簡牧塵視線看過去.

這一看,沐凝不由再次睜圓了眼睛.

這這這,難道今天不是比武大會,而是美男大賽嗎?

竟然一下子同時出現三大美男子!

那領頭走來的可不就是簡牧塵他師公,沐凝的師祖,那位年輕俊美的不像話的神農谷谷主東方焱麼!

在東方焱右手邊走著的美男沐凝也認識,是簡牧塵那位溫柔師兄顧長卿.

這兩位不用,都是一等一的大美男.

這一點可是連經常被自己帥醒的史上最帥狐狸土豪大人都無法否認的.

當然,土豪大人心里還是覺得,自從大人它換上這一身戰袍後,還是大人它比較帥一丟丟的.

可是顧長卿身邊那位長著一張娃娃臉,劍眉大眼,十分陽光俊俏的大男孩又是誰?

那眉眼倒是感覺有點熟悉……

這邊沐凝正在記憶里搜尋究竟是在哪見過那陽光大男,簡牧塵已經牽了她過去,開始行禮.

他一個一個打招呼,"師公,師兄,師父!"

師父?他叫那陽光大男孩師父!

那豈不是,這陽光俊美看上去才二十出頭的男孩竟然是那位一臉大胡子的大熊!

沐凝嘴巴瞬間張大,她目瞪口呆盯著一臉別扭的陽光大男孩,手指指著他,震驚到半天不出話來.

"丫頭,是不是覺得老子沒了胡子難看死了?"洛清流摸著自己光滑的俊臉,哭喪著臉問道.

這兩天他師父東風焱一反常態沒有訓他追殺他,令洛清流一時放松了警惕.

昨天晚上他又跑出去喝了酒回來,誰想剛回來就被師父綁了,然後他那兩個不孝徒弟操刀,三下兩下就給他好不容易蓄起來,代表了他完全的男性魅力的美髯全給剃了.

如今這丑樣子,他都沒臉見人了!

"不啊,很好看!"沐凝雙眼晶亮,笑嘻嘻道.

"真的?"洛清流摸了摸臉,還有些不確定.

"真的!"沐凝忍不住在心里翻了個白眼,真不知道這洛清流究竟是什麼審美,這麼乾淨清爽陽光俊朗不要,非要弄得像個大熊!

洛清流臉色這才好看點.

沐凝隨後又給東方焱和顧長卿行了禮,這四大美男就坐在了沐凝旁邊.

而且簡牧塵始終是挨著沐凝,動作親昵.

看得步清瀾眼底冒火,卻又無法發泄出來,只能強忍著怒氣眼神不善地瞪沐凝,意在警告.

然而沐凝則更是鳥都不鳥他!

雖然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也是頗有些想法,但他們可不敢去挑釁簡牧塵和神農谷.

簡牧塵的雪龍教已經夠讓人心驚膽戰了,如今再加上神農谷這幫瘋子,那簡直是讓人聞風喪膽.

有誰會嫌命長嗎?

當然,也有不畏懼簡牧塵的.

沐凝剛坐下,秦傲天領著人就過來了,他先是冷冷同簡牧塵見禮,隨即不悅的眼神便落在了沐凝身上.

"恭王妃,又見面了!"

"秦先生!"沐凝低著頭,假裝看不見秦傲天眼里的警告.

秦傲天冷哼一聲,拂而去,沐凝頓時長舒一口氣.

她還真有點畏懼秦傲天!

一看到他,她就有心虛的感覺.

畢竟,她的命是他救的!他還要她去得到容楚的心!

沐凝不知道秦傲天究竟知不知道她的況,如果他知道,卻還要她去得到容楚的心……

沐凝腦中一瞬閃過一些畫面,但她隨即便閉了閉眼睛,努力不去想那些過往.

"你怕他?"簡牧塵在一側握緊了沐凝的手,他輕聲問.

因為今天是要比武,所以沐凝穿的是窄勁裝,他大手覆在她手上的動作就無比顯眼.

沐凝顰眉,往回抽了抽手,沒有抽動,她抬眸看他.

簡牧塵反而將沐凝的手握得更緊.

土豪大人就蹲在沐凝與簡牧塵椅子扶手的中間,綠眼睛賊兮兮轉來轉去.

"砰!"那邊東方焱又開始青筋直蹦地揍起洛清流.

洛清流縮著脖子"哇哇"直叫喚,也不敢還手.

"師祖,給師公留點面子呀!"沐凝見很多人都朝這邊看過來,不由嘴角微哂.

"丫頭,你不知道這不要臉的家伙剛剛竟然罵本谷主沒他好看!真是太不要臉了!"東方焱氣惱道.

沐凝額頭頓時滑下一排黑線.

卻秦傲天領著承天門坐在了北金二皇子那一席上,他手一抬,鴻風附身.

"簡牧塵真的師出神農谷?"

"是!"鴻風恭敬道.

"為何從前都查不到?"秦傲天擰眉,非常不悅.

"曾有消息傳出過,但神農谷否認了."鴻風已經是一頭冷汗.

"秦門主,這個神農谷很厲害嗎?"秦傲天身邊那位相貌粗獷英挺的男人疑惑問道.

秦傲天正凝眼遠遠看著簡牧塵,並沒有搭理男人.

"二皇子,神農谷醫術通天,武功自然也是不弱的!"迅風在一旁回了一句.

"那你們能進前十嗎?"北金的二皇子晁雄峰急切問到.

"如果二皇子不相信本門,大可另請高明!"秦傲天冷冷掃了晁雄峰一眼,眼神冰寒刺骨.

晁雄峰眉心跳了跳,眼底閃過怒氣,但他還是強壓下心頭火氣,陪著笑道,"怎麼會呢?紫梧還需要秦門主幫忙才能得到,本王怎麼會不信秦門主呢!"

秦傲天冷哼一聲,沒有再話.

晁雄峰亦是抿了嘴,只是他心底卻是充滿了憤怒.

哼,若不是想得到紫梧回去討好他父皇,好哄騙父皇立他為太子,他怎麼可能受這種氣.

他秦傲天再厲害,也就是個亡國之將,區區一個承天門,又怎是他北金的對手!

且先忍他一忍,待到拿到紫梧後,再和他翻臉不遲.

這邊晁雄峰心里憤憤不平,另一邊秦傲天心里則是在冷笑.

若不是容楚越來越不聽他的話,他何嘗需要借用北金的力量以力打力?

晁雄峰這個人心思陰險歹毒,秦傲天從心底里看不上他.

比試尚未開始,台下眾人中就不乏一番勾心斗角,待到中州王宣布五國爭霸賽正式開始,霎時人聲如潮.

眾人進演武場前,就已經抓好鬮.

此時偌大的演武場內設置了十座對擂高台,前三天的比賽都是淘汰賽,十組一場同時進行,每一場都是五人組,采取三勝制.

組織者有序地報出參加者的名字與順序,立即便有人上了那十座擂台.

沐凝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自然非常感興趣,她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看完了軒轅斐率領的東海隊全場比賽.

"有那麼好看?"簡牧塵見沐凝眼睛一直盯著其他男人,語氣就有些泛酸.

"好看啊!"沐凝點頭,她覺得自己眼睛都不夠用了,雖然只是第一輪的淘汰賽,但並不缺少打得精彩的.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是狂點大腦袋,大人它也覺得軒轅緋她大哥打得甚好.

"咦,對了,師父啊,你們只有四個人,不是必須五個人才能參加嗎?"沐凝才想起來這麼重要的事,于是扭頭問道.

"笨!"簡牧塵還沒開口,軒轅緋先是在旁邊啐了一口,"神農谷能來參加就是中州的榮幸,你都不知道他們有多難請!"

"喔!"沐凝了然點頭,這一門奇葩果然是叼炸天啊!

本來沐凝還想問問,這四個人如果遇到強勁對手時,會不會吃虧.

但她隨即就想到簡牧塵那非人的體力,一晚七次狼啊!

簡直不是人!

而且她也見識了這一門奇葩那非人的戰斗力.

于是,這句話頓時就被沐凝硬生生咽了回去.

半個時辰後,第一輪上場參賽者的比試全部結束,十只隊伍勝出,被淘汰的隊伍垂頭喪氣地下了場.

沐凝她們第二輪上場.

土豪大人上躥下跳踢爪子伸腿活動起筋骨,十分興奮.

沐凝也很冷靜,倒是簡牧塵似乎非常緊張,沐凝感覺他的手心里都出了汗.

直到報名單的念出沐凝她們所對陣的是天殘教,簡牧塵這才松了口氣.

這回卻是換沐凝緊張了,她記得以前看過一部老電影,就是什麼天殘腳的,好厲害的,她不知道這個天殘教是不是也同樣厲害.

"別怕,天殘教就是一幫傻蛋!"簡牧塵輕聲安慰沐凝,"一會不管看到他們干什麼,你都先別動."

"不動?難道等著他們來打我嗎?"沐凝莫名其妙道.

"記住我的話,一會你就知道了!"簡牧塵*溺地捏了捏沐凝手,微笑道.

上篇:223 史上最帥之狐狸     下篇:226 初綻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