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6 初綻光芒  
   
226 初綻光芒

不過,既然簡牧塵都這麼了,沐凝也就沒多想,一會上去靜觀其變就是!

由于容雨晴以及青雪等人都不清楚沐凝的真正身份,但她們可都知道當初沐凝在*樓以一人之力殺太子兩名死士的往事,也一戰成名.

所以對于沐凝要求第一個上場,軒轅緋她們倒是並沒有異議,只是青雪難免擔心.

"姐,還是我上吧!"

"不用!你家姐我也不是吃素的!"沐凝擺了擺手,隨即起身.

土豪大人麻溜地躥到她肩上叉肥腰威風凜凜站著.

沐凝在上台前,回頭看了看容楚所在方向,又目光複雜看了眼簡牧塵.

她這一眼幽深清冽,讓簡牧塵的心沒來由一跳.

如果此時沐凝不是已經上去了,他都有一種想要將一切都告訴她的欲,望.

再不管這世間紛擾繁雜勾心斗角,也不在乎身份敗露會不會給他帶來什麼滅頂災難與左右為難的困境.

這一刻,簡牧塵眼里只有那一抹高挑纖細的身影.

他突然覺得,一生若有她相伴,足矣,何必再去爭再去搶?

就算這天下大亂,又與他何干?

然而,簡牧塵最終還是沒有出口,因為現在的場合不允許他,因為此刻沐凝不在他身邊.

他忽然感覺心底有些空有些失落,更多的則是一種無法的複雜心.

簡牧塵就這麼目送著少女上了擂台,他隱在面具後的黑眸深邃如海,蘊滿深,卻又隱隱有些擔憂.

一直都在關注著簡牧塵的秦傲天看到這一幕,他不由掩手在唇邊,輕咳了幾聲,冰冷的眼睛里一瞬眯起了寒光.

彼時,沐凝剛上台,就吸引了眾多視線,一來自然是由于她恭王妃的尊貴身份,令那些知道她的人都很是詫異.

眾人不明白恭王怎麼可能會允許他的王妃上場比武,難道恭王殿下就不怕她出事嗎?

還是,恭王殿下根本就不在乎她?

不過,也有人心里對沐凝報了很大的期待,簡牧塵都收她為徒了,神農谷那麼厲害,她應當弱不到哪去才對!

但是,還有更多的人對沐凝肩頭站著的那只奇怪的不知道是兔子還是狐狸的玩意感到好奇.

五國爭霸賽雖然允許帶豢養的動物上台,但哪個人不是帶攻擊力極強的巨型猛獸,再不濟也會是毒蛇巨蠍之類的.

眾人還沒見過帶一只大耳朵穿衣服看起來就只能逗樂的狐狸上台比武的.

不過,即使眾人心中非常不以為然,但他們還是饒有興趣地觀看起比試.

畢竟恭王妃可是位不折不扣的大美人,雖然蒙了臉,但那種賽雪寒梅般的清華芳姿卻是無論如何也掩不住的.

沐凝站到台上時,還是有點緊張的,畢竟這是她與這具身體徹底融合後,第一次獨自面臨真正的比武.

尤其是當她看到對面上來一個五大三粗凶神惡煞,領著一只熊貓的大漢時.

沐凝當時就被震驚了.

她當然不是震驚于大漢的粗獷,而是實在沒想到對方的*物竟然會是圓滾滾的大熊貓.

前世沐凝也去過熊貓館看過大熊貓,對于這種除了吃就是睡,然後專業賣萌的家伙她也是很喜歡的.

但她怎麼也不覺得這家伙能作為戰斗*物出場.

這簡直就是比她家土豪大人還扯淡的存在啊!

沐凝還在發呆,評判已經一聲令下比武開始.

隨即便是"砰砰砰"三聲悶響.

沐凝頓時被嚇了一跳,要不是立即反應過來這是在古代,她都差點以為是裁判在打發令槍.

然後,當沐凝反應過來,立即擺好迎戰姿勢,她又當場傻眼了.

這這,這是什麼況?

那位天殘教的仁兄怎麼自己抄著板凳往腦門上砸?

剛剛那"砰砰砰"三聲就是他腦袋開裂的聲響?

還一邊砸腦袋一邊聲嘶力竭地跺腳喊口號:"天殘神教,蓮大仙,急急如律令,上!"

沐凝頓時嘴角抽搐,忍不住回眸看了眼簡牧塵,她也終于明白為什麼臨上台時簡牧塵會讓她什麼都不做了.

這哪是天殘教啊,明明就是腦殘加自殘教!

這種況下,沐凝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她只能依簡牧塵所,先不動,靜觀其變.

而且沐凝也很想知道,這位仁兄究竟能不能召喚來那位蓮大仙.

這邊沐凝看著天殘教仁兄將他自己砸得血流滿面,另一邊土豪大人和那只熊貓卻是已經撕咬起來,戰況還很激烈.

不過,雖然那只被古代的人稱為猛豹的大熊貓確實不像後來的熊貓那樣只會賣萌,也頗有些凶猛.

但這種水平在土豪大人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只見土豪大人那斗篷威風凜凜一揚,一口就咬在熊貓脖子上.

那熊貓頓時發出痛嚎,拼命掙紮.

沐凝看得眼皮直抽抽,回眸一看,那位天殘教仁兄還在砸腦殼,血流了一地.

沐凝搖搖頭,上去就是一腳,將那位已經搖搖欲墜的仁兄踹了下去.

土豪大人此時也正好結束戰斗.

評判的裁決也跟著響起,"鳳三姐勝!"

當沐凝領著得意洋洋的土豪大人下台後,她還是覺得自己贏得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難道這些古代人的腦子壞掉了,怎麼能干出這樣的蠢事?

"這個天殘教以前是跳大神的,後來也不知道從哪得來一本武功秘籍,就開始學著做武林人士……"簡牧塵淡聲開口,給沐凝解釋起來.

"……"沐凝徹底無語.

原來真是一幫跳大神的!

而且很顯然,他們連跳大神都是不夠專業的,否則怎麼連神都請不來!

隨後是容雨晴和軒轅緋上,她們兩個見識到之前那人的瘋狂,也懶得等腦殘教徒掏板凳發功,直接上去一人一腳將那兩個家伙給踹下去了.

于是,沐凝幾人成功晉級,她們無不覺得,這第一場比試簡直太輕松了.

由于今年參賽者眾多,所以第一輪淘汰賽足足進行了兩天.

除了第一場比試簡牧塵全程陪著沐凝之外,後來她就看不到他人影了.

就連神農谷那其余幾個也都跟著不見了.

沐凝問過軒轅緋才知道,因為神農谷太有名,今年又是格外賞臉來參賽.

所以他們並不需要比淘汰賽,而是都是直接進第二輪的.

這兩天容楚也是神出鬼沒,除了在演武場出現,其他時段都看不到人.

軒轅緋又告訴沐凝,上一屆五國爭霸賽容楚所率隊伍所戰全勝,無往不利,只是這一次卻不知什麼原因,他竟然沒有帶隊參加.

沐凝聽了這話,不由有些恍惚,她的眼睛幾乎是下意識地全場去睃尋簡牧塵.

只是她沒有看到簡牧塵,倒是步清瀾幾次三番想要來和她搭訕,都被勇悍的軒轅緋和土豪大人趕走了.

兩天的比試結束,一共有三十八支隊伍進入第二輪.

第三天時,第二輪比試開始,這一輪照舊采取淘汰制,但也由一次十場改為了每次五場同時進行.

沐凝第二場遇到的是西涼國的隊伍.

這一支隊伍明顯不像那腦殘教一樣是濫竽充數的,實力也相當強勁.

第一場軒轅緋上,她照舊梳著華麗高髻,一身豔色的牡丹裙,長的又是豔壓群芳.

以至于軒轅緋剛一上場,就引起狼叫無數.

西涼戰隊的第一名選手是個男的,他一看到軒轅緋,先是無比鄙夷地冷哼,他不和女人打.

隨即又色,米米看著軒轅緋,一臉調,戲地要軒轅緋跟他回去給他做妾,或許可以考慮饒了軒轅緋這一次.

結果就是,軒轅大美人當即暴怒,直接將那猥瑣男揍得趴地上起不來了.

然後軒轅大美人整了整發鬢和衣裙,動作優雅地踩著那倒黴蛋下台了.

不過,那倒黴蛋顯然在西涼國頗有地位,第一場幾乎沒有還手之力被暴打成那樣,反倒激起了其余人的戰斗力.

後面接連幾場比試都是打得異常激烈,結果就是四局戰罷,軒轅緋與青雪勝,容雨晴與鈴蘭敗,必須得進行最後一場決勝局的比試了.

沐凝上陣前,青雪與軒轅緋都拉住了她.

"姐,那個比索擅長用蠱,你別去,我去!"青雪一臉擔憂.

"還是我來,美人,人家看那比索看你的眼神不對,恐怕有詐!"軒轅緋也罕見地正經起來.

"我去!"沐凝卻堅定搖頭,她眯眼看著那名矮精干的鷹鉤鼻老頭,恰好那比索也在看她.

他那對渾濁陰沉的老眼里布滿了惡毒恨意.

一雙枯槁的手更是在身側捏的啪啪作響.

沐凝在殺了那越盾時就已做好了被尋仇的准備,是以當她此時看到南疆蠱族的這位族長時,倒是並沒有怎麼驚訝.

她拒絕了軒轅緋和青雪後,便帶著土豪大人准備上去.

"等等!"兩天沒見的簡牧塵突然在此刻出現,他一把拉住沐凝,面具後的眼睛里隱了擔心,"這個比索擅用蠱蟲,心別被他近身!讓狐狸去對付他!"

簡牧塵叮囑道.

"哦!我知道了!"沐凝點頭,她神淡淡的,眼神也是淡淡的,在簡牧塵臉上一掠而過,隨即輕輕抽出自己被他緊握的手.

青色的裙擺拂過,如一陣清風,從他手心里漏過.

簡牧塵眼神一滯,他下意識地握緊了手,然而手心里卻空無一物,一如他的心,有些空.

沐凝沒有回頭,土豪大人擔憂地看看簡牧塵,又瞧瞧阿凝.

似乎不明白前天還好好的這兩人,怎麼阿凝對……的態度突然就變了.

當沐凝站在了台上,比索站她對面,他身高雖矮,但那對眼睛卻精光閃爍,唇薄似刀削.

"恭王妃,老夫的師弟不知是怎麼得罪恭王妃的,竟要遭此毒手!"比索一看到沐凝,就沉了臉色,陰測測問道.

"他要殺我!"沐凝一挑黛眉,冷道.

她也沒想要否認,這比索既然能知道越盾是她殺的,自然是有人告訴他的,而這個人——

沐凝眼神若有似無瞥向一直戴著面紗,端坐在那的白韻兒.

她心底不由冷笑,以前的沐凝果然傻,竟然一直將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當成最好的姐妹,什麼心里話都會告訴她.

誰知道,就是這麼個女人,原來從很多年前就開始嫉恨她所擁有的一切.

只要白韻兒想要的,沐凝無不答允,可是這個貪得無厭的女人不但什麼都想搶,還一直認為是沐凝虧待了她.

到最後,連她的未婚夫都被搶了!

白韻兒猶不滿足,還在一直暗動手腳陷害于她,甚至是在她最無防備時,將她一劍穿心!

沐凝腦中一瞬閃過許多的畫面,隨即,她唇角勾起冷意,淡淡收回了目光.

"不可能!我師弟一直在南疆閉關,他怎麼可能會去殺你!"比索顯然不相信沐凝的話,他抓緊了手里的鬼頭權杖,一臉恨意怒瞪沐凝.

"信不信由你!"沐凝冷漠眯眼,她也懶得解釋.

白韻兒既然能讓那麼多人聽命于她,自然有她的本事.

而且比索作為南疆蠱族的族長,明顯是臨時加入西涼戰隊的,他的目的定然就是來尋仇.

所以,如今多無益.

"吱吱吱!"土豪大人已經興奮地盯著比索權杖上那只黑褐色的巨大蠍子,眼冒綠光,口水那是嘩啦啦的流.

而那只巨大的一看就非常凶猛毒辣的蠍子在看到土豪大人時,竟然瑟縮了下,豆眼里也露出了恐懼.

然而,由于比索正處于盛怒之中,他一心要為自己師弟報仇,所以他並沒有察覺到他的本命蠱的異常.

隨著評判一聲令下,比試開始,比索大吼一聲,敏捷地攻向沐凝.

沐凝老遠就聞到他身上一股臭味,就算之前簡牧塵不叮囑她,她也不願讓比索近身.

"吱吱吱!"土豪大人已經如一道藍色閃電般掠了出去.

沐凝旋即纖腰一擰,眨眼間,飄身至幾尺開外,堪堪避開了比索那全力一撲.

"嗷!"比索揮舞起權杖,再次猛地攻向沐凝.

那盤踞在他權杖上的巨大蠍子所滴出的涎水落在那木頭的高台上,頓時發出"滋滋"的聲音,冒著白煙,將那一塊地方全部腐蝕.

沐凝眼神微凝,她並不強行應戰,只是不停躲閃,消耗比索的力氣.

沐凝由于圖方便,她這幾天都是將長發結成麻花辮搭在胸前,每當她旋身躲避,那發梢便會揚起.

她的輕功十分精妙,裙裾飄起的瞬間,發絲飛舞,宛若凌波仙子.

原本還很擔心沐凝會吃虧的簡牧塵此時也在看到她這樣的身手時猛地凝了眼神.

先前他為沐凝把脈時,就已經知道她被封的氣脈都已恢複,但他卻從不知曉原來她武功竟然如此精妙.

這讓簡牧塵心里很是有些空落落的難受,她明明已經恢複了所有的記憶與武功,卻半點不透風聲.

連他都被蒙在了鼓里.

簡牧塵不由懷疑起她究竟還有多少事是瞞著他的!

但簡牧塵隨即便在心里苦笑,她瞞著他,他又何嘗曾經對她坦白過?

而且他所隱瞞的事一旦被揭露可能會產生的後果,有可能是他也承受不起的.

這也是簡牧塵遲遲不敢的原因.

因為他怕會失去她.

尤其是如今的她,雖然還是與從前一樣笨笨的,有時候做出的事的話,依然令人哭笑不得.

但不可否認,這一趟中州之行,她已然有了質的變化.

她的眼睛里多了一層讓人看不透的東西,這讓他感到焦慮,因為他第一次有抓不住她的感覺.

她就像是一縷清風,雖然如今還盤旋在他身畔,但不定哪一天她就會離開.

他,是不是該做些什麼事好去留住她……

不同于簡牧塵的落寞與擔憂,此刻,當步清瀾看到沐凝與比索交手時的靈敏身手,他眼中先是露出震驚與詫異,隨即轉為驚豔.

他認識沐凝那麼多年,一直只知道她十歲前都被關在洞府里學習,十歲後游曆山河.

然後在她十二歲那年被鳳神族許配給他.

其他的,他對她一無所知.

原本他以為她就是根木頭,除了鳳神族所賦予她的東西,她每日里就只會站在聖湖上的白色聖殿內,用她冷冷的眼神俯視蒼生.

她連手指頭都不讓他碰一下,更不必面對他的求歡,更是冷漠不假辭色.

這讓從來都是在女人里無往不勝的步清瀾心里窩火,也就是在那時,白韻兒引,誘了他.

與沐凝的清冷不食人間煙火相反,白韻兒火辣撩人,勾男人的本事更是一等一的好.

步清瀾立即與她勾,搭到了一起,他心里對沐凝也更加厭煩,若不是看在她有云圖,他才懶得與她虛與委蛇.

後來,就是數月前凌陽山崖上所發生的一幕了.

他極力誘哄沐凝拿出云圖,卻沒想到最後關頭竟然被白韻兒那個蠢貨破壞.

然後沐凝墜崖,他派出所有的人去尋找,卻連尸首的影子也看不到.

最後,只在山腰的樹上發現了一根形狀古樸的簪子.

步清瀾的記憶一瞬飄遠,他癡癡凝望著台上那一抹靚麗身影,眼神是少有的熱烈.

他是越來越發現自己已經為她著了迷,如果得到她,不但能得到云圖,還有蒼炎神珠.

而且她還那麼美,靈動慧黠,清透如晨間荷上的露珠.

這樣的女人才是天下男人心中最完美的伴侶!

他當初怎麼就會被她木訥的表象所迷惑,又被白韻兒那個踐人所蠱惑,棄了如此一顆絕世的明珠?

不,他一定要得到她,重新得到她的心,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彼時,擂台上,沐凝已經躲了比索約莫兩刻鍾.

她見比索已然有些氣喘,美眸一眯,突然間不再閃避,而是一抬一抖中雙手,她素白潔淨的手背上立即有金色的光芒閃耀.

"嘩啦啦!"金越的清脆聲響起,一道金光伴著少女清冷如刀的眼神倏然刺向比索.

她飄逸身形隨即攻至.

只見她動作優美,窈窕的身段就像是在舞蹈一般.

然而她的每一招都非常實用,專門打向比索身上最弱的地方.

她手上的金銀葉片不斷反射著陽光,那重重的聲響里,仿佛有著貫耳的魔音.

比索被打得節節敗退,目眦欲裂,不斷吼叫著,隨著他的發狂,突然有無數的毒蟲從他身上爬了出來.

"啊!"容雨晴與青雪失聲尖叫.

軒轅緋也猛地起身,似是要沖上去救沐凝.

簡牧塵亦是凝了眼,雖然知道有土豪大人在,那些毒物奈何不了沐凝.

他面上也還算鎮定,只不過緊握的雙手卻是泄露了他心里的緊張.

所有的人也都在看到那些蠱蟲時大驚失色,比武大賽雖然允許帶動物,但卻也是明令禁止不准用蠱蟲的.

就是因為蠱蟲太過陰毒,而且數量太多,對于對手來並不公平.

然而此刻當眾人面對那鋪天蓋地的蠱蟲時,卻都望而卻步.

每個人眼中都露出了極度的驚恐,因為他們都已看到那些蠱蟲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所有的木頭架子,就連鐵索都被完全吞噬腐蝕.

"容兄,這怎麼辦?"上官梅遠大驚失色.

容楚卻是已經緊張到全身僵硬,他幾乎就要站起來直接沖過去了.

但隨即容楚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複又緩緩坐了回去.

秦傲天注意到容楚的變化,他眯了眯眼,唇角勾起冷笑的弧度.

如果全場有誰看到這一幕最高興,那自然是白韻兒了.

她恨了沐凝那麼多年,幾次三番殺不死她,這一回,她終于可以看到沐凝被那些蠱蟲吞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不,最好能再剩一個骷髏骨架,這樣一來,就可以讓那些被她美,色所迷惑的男人們看清楚她的丑陋面容.

白韻兒面紗後的眼睛里盤踞了毒蛇似的惡毒凶殘的冷意,她陰沉的臉上也緩緩露出了得意的笑.

一對勾魂媚眼也似不經意間瞥向容楚的方向.

只要沐凝那個踐人一死,那麼對她來,容楚還不手到擒來?

或許,她還可以去找簡牧塵……

白韻兒的眼神又掠到簡牧塵身上,在看到他健壯的體格後,她竟然抑制不住的心猿意馬起來.

這兩個男人可都是世間最英偉的男子,比起越來越不濟的步清瀾,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一時間,白韻兒心潮澎湃,好像無論是容楚還是簡牧塵都已經成為了她的裙下之臣.

所有人的心思變化都發生在眨眼之間.

擂台上,那些蠱蟲正聽著比索的吼聲源源不斷湧出,瞬間就在地上鋪了厚厚一層,全部向沐凝蜂擁而去.

電光石火之間,沐凝迅速後退,只是她臉色卻依然鎮定,看不到絲毫驚慌.

"吱吱吱!"土豪大人不知道從哪突然躥了出來,瀟灑地一個騰空翻落在了沐凝面前.

然後在所有人都以為大人它就要被蠱蟲吞沒之時,土豪大人興奮地拍拍肚皮——開吃!

只見剛才還萌呆呆的狐狸猛然變身凶殘嘴臉,兩只爪子齊上,抓起那些蠱蟲就開咬.

"喂,大的在後頭,你悠著點,咬死就行!"沐凝忍不住提醒某大人可別又犯上次的錯誤——吃到走不動路,撐到吐!

"吱!"土豪大人抽空回了沐凝一聲,那意思就是在,安啦安啦,大人曉得啦!

沐凝搖搖頭,對這只狐狸徹底無語.

她用腳趾頭都能猜到,剛剛她與比索打時,這只無恥的肥狐狸肯定是跑去吃什麼助消化的東西了.

有可能還順便清了清腸胃!

"那只狐狸竟然在吞蠱蟲!"台下有人發出驚呼.

"是啊是啊!它咬死好多蠱蟲了!"

所有人頓時都震驚了.

他們可都是知道的,南疆蠱族的蠱蟲那都是劇毒無比,能腐蝕一切的,這只狐狸卻一點都不畏懼!

而且看它咬死一些,還抽空偷偷吞一只下去……

狐狸動作還奇快無比,左爪子一個,然後大門牙"嘎嘣"一咬,扔掉,再右爪子一抓,再次一咬.

不過片刻,它面前就堆起了厚厚的一層蟲尸.

有靈智初開的蠱蟲生了畏懼不敢上前,狐狸就呲牙恐嚇,硬是逼著那些蠱蟲膽戰心驚上前送死.

這一處地方瞬間便彌漫起刺鼻的惡臭味.

但是,比起所有人的震驚,比索此時已是心膽俱裂,他辛苦多年費盡心血養出來的蠱蟲,從來都是人人畏懼無往不勝.

可是今日,他的蠱兒子們竟然全都喪命在那只奇怪的狐狸嘴下.

再看他想殺死的那個女人卻抱著胳膊悠閑地站在狐狸身後,根本就是毫發無損.

反倒是他,之前與她打了一場,不但絲毫沒有傷到她,反而被打的渾身都是傷.

比索再一看他的蠱蟲已經所剩不多,心里的戾氣瞬間暴湧,他仰天狂吼一聲,身上每個毛孔都在流血.

猛然間,他口中發出一陣陣尖銳奇怪的聲音,隨即一揮權杖.

那盤踞在權杖頭上的巨大蠍子擺起了尾巴,似乎是要沖過去咬死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百忙之中抬頭,凶狠地瞪著那蠍子.

那剛剛還一身黑氣的巨大蠍子竟然猛地一扭身,又盤回了權杖上.

不管比索發出多麼緊急的指令,那蠍子就是不動.

比索簡直快要氣瘋了,他已然失去理智,也不顧那是他的本命蠱,竟然一把抓起那大蠍子,一把朝土豪大人扔了過去.

土豪大人陡然發出一陣殲笑,只見它騰空跳起,抱膝翻騰三周半,然後在半空中穩穩地一口咬住那只大蠍子.

霎時間,黑血濺開,凶狠無比的大蠍子根本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就已經被土豪大人咬斷了脖子.

然後土豪大人就開始愉快地大快朵頤.

大人它之前可是特地跑出去清了清胃腸,就是為了有地方裝這只大蠍子!

"啊!我殺了你!"比索見自己的本命蠍蠱竟然毫無反抗地就被那只狐狸給吃了,他現在是真的瘋了.

只見比索像只猴子似的一躍而起,直朝沐凝攻去.

然而,沒有了本命蠍蠱,比索一身本事都已被廢,他如今也不過就是拼死一搏.

但沐凝哪會給他機會近身.

在比索即將撲至的時候,沐凝手上忽然多了一雙白色的手套.

她手中白練隨即射出,猛然擊在了比索胸口.

"噗!"比索還在半空中,就已然噴出一大口黑血.

他整個人也如斷線的風箏,隨著那一力,"砰"一聲落在了擂台外的地上.

全場寂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沐凝,又看看已經出氣多進氣少的比索,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是這位不被他們所有人看好的,看起來也是柔柔弱弱的恭王妃,竟然打敗了南疆蠱族的族長……

還有恭王妃的那只狐狸,不但咬死了全部的蠱蟲,還將比索的本命蠍蠱給吃了.

這這這,她們兩絕對是這次爭霸賽的黑馬!

評判也是愣了半晌,方才想起來宣判,"風三姐勝!"

沐凝正要下擂台,白韻兒卻是忍不住站起來,憤怒地大聲反駁,"不是大賽規則是點到即止嗎,恭王妃現在殺了人,怎麼能算她獲勝!"

上篇:224 心里的鬼     下篇:225 番外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