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7 最帥的一踢  
   
227 最帥的一踢

白韻兒此話一出,全場又是一靜.

所有人的眼神霎時"唰"一下集中到白韻兒臉上,然後又看看沐凝.

沐凝目光清冷地掃了白韻兒一眼,隨即嘴角浮上諷笑,"那依你的意思,在比索喚出蠱蟲的時候,本妃就應該站著不動,等著他用蠱蟲來將本妃吞得連骨頭都不剩?這樣,就是遵循武道精神大賽規則了?"

"你——"白韻兒被反駁地一滯,卻是咬著牙無話可.

周圍觀戰的眾人中有人前幾天在不夜城參加晚宴的,也聯想起當晚這位自稱南疆太子妃的女人就曾經挑釁過恭王妃,還誣賴恭王妃打她.

最後她不但被恭王訓斥,神農谷的洛清流痛打,就連南疆太子也訓斥了她.

可見她的人品確實不怎麼樣.

眾人一時心如明鏡,怕是這南疆太子的妃子嫉恨恭王妃,所以在故意找茬吧.

而且今日之事已經非常明顯,分明就是比索不尊規則在先,放出大量蠱蟲.

如果沒有恭王妃那只狐狸,恐怕今天他們所有在場的人都會遭殃!

最後也是比索拼死想要擊殺恭王妃,恭王妃若不出手就會被殺.

所以恭王妃所做根本無錯.

試問,誰又會在面臨生死關頭之際,因為一個規則就放任對方對自己施放殺招卻不還手?

那不是有病嗎?

白韻兒見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里都露出不贊同,心里不由一陣氣恨,沐凝這個踐人,就會博取別人的同!

但白韻兒也知道,此時她居于不利地位,眾人都偏幫沐凝,她再就會引起眾怒了.

于是她眼珠一轉,冷笑道,"恭王妃果然好口才,本妃自愧不如!"

"本妃口才再好,也不如某些人顛倒黑白的本領高超!"沐凝冷冷回過去一句.

白韻兒這個無恥的女人,還以為她是以前的沐凝,可以任她欺凌耍弄!

"你誰——"白韻兒氣怒,沐凝這個踐人,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出諷刺她!

"坐下!"然而還不待白韻兒話完,步清瀾已然一聲冷喝.

白韻兒渾身一抖,眼底露出懼色,她咬了咬牙,還是沒敢忤逆步清瀾.

只能氣惱坐下.

不過沐凝可不打算就這麼放過白韻兒.

只見沐凝眼神冷冷掃過,落在了委頓一旁的比索身上,她停下,居高臨下俯視比索那張已然頹敗的臉.

"我師弟……咳咳……"比索剛開口,就噴出幾口黑血.

"我再一次,我居于大乾帝都城,與你們無冤無仇,是你師弟埋伏我要殺我,我只是自保而已!"沐凝冷聲道.

"可是,我師弟怎麼會去大乾!"比索猶自不信.

"這就要問你了,"沐凝挑眉,冷道,"你不也離開南疆了?"

"我,我是為我師弟報仇!"比索氣恨不已,他還是太大意,早知道月女如此厲害,他應當多做准備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師弟為什麼會突然離開南疆?他在大乾身亡那麼隱秘的事,你足不出戶,又是怎麼知道的?"

沐凝覺得這比索的腦袋真是榆木疙瘩,一條筋到底.

難道他就猜不到他其實是被人利用了?

"你是……"比索終于反應過來沐凝話中深意,他本就凸出的眼珠子更是一瞬暴突.

那陰沉的仿佛厲鬼一般的眼睛瞬間便聚焦在了白韻兒身上.

是了,都是這個女人,千方百計游師弟出關去殺人,也是這個女人親自來告訴他,師弟被人殺了,激得他昏了頭要為師弟報仇.

都是這個女人,若不是她,他和師弟至今還好好生活在南疆,哪會落的如此下場!

比索的眼里忽然流出鮮血,他的臉本就枯槁,瘦得皮包骨頭,黑瘦得好似干尸.

此時他眼中滴血,露著陰森森的白牙,突然仰天大笑.

然後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見比索身影一閃,像是一道暗黑的閃電,猛地朝白韻兒撞去.

饒是步清瀾的侍衛們迅速圍上來,聚成人牆攔住比索,無數的劍刺出,將比索紮透.

但白韻兒還是被比索撲來的力量帶起的風撞到了.

她所坐的椅子也在這一刻徹底散架,白韻兒重重跌坐在地,她蒙在臉上的面紗也一瞬被風掀起.

"踐人,都是你害我!我不會放過你的!哈哈哈哈……"比索拼盡最後的力量,突然仰頭癲狂大笑.

但比索終是失血過多,傷重不治,他的笑聲在最高峰的時候驟然而止,就像是老鴰的叫聲.

"啊——"白韻兒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比索撞倒,她一開始頭暈眼花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待到發現臉上有風拂來的感覺,又見所有人都在看著她的臉,白韻兒頓時驚恐捂臉大叫.

不過剛剛那一刹那,眾人已然看得清楚,就在白韻兒那張原本稱得上美麗的臉蛋上,自左邊額角處有三道深深的血痕一直刮過鼻梁,蔓延至右耳根下.

她右邊額角同樣也有三道血痕蔓延至左耳根.

兩邊血痕完全對稱,正好在她臉上畫了個對叉.

此時,白韻兒那張原本美麗的臉便如地獄里的羅刹鬼一般凶殘可怖.

所有的人都迅速移開了視線,但每個人眼底都露出了鄙夷.

剛剛聽比索的臨終之,似乎他會離開南疆參加這個爭霸賽,並且還找上恭王妃,就是南疆太子的這個妃子指使的.

所以此時眾人再看白韻兒,無不覺得這女人心機極重,那雙眼睛一看就是狐媚子,專勾男人的.

眾人不由腦補,是不是比索也是被這女人的美人計給勾出來的.

相對于眾人的驚詫,沐凝卻是在看到白韻兒被毀掉的臉時,挑了挑黛眉,扭頭看向因為吃的太撐,正捧著肚子在她後面一步步慢慢挪的土豪大人.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阿凝看它,立即呲牙,擺出最純潔的笑臉.

沐凝瞄了瞄正一臉慘敗渾身發抖卻仍然用那雙狠毒的眼睛死死盯著她的白韻兒,最終什麼也沒,轉過身走向她自己的位子.

土豪大人繼續跟在沐凝身後慢慢挪.

但是,就在土豪大人已經到達自己團隊的位子時,突然聽到身上傳來"哧哧"的聲音.

土豪大人猶疑地低頭,隨即便驚恐的發現它漂亮的超狐狸俠戰袍流線型的腰身那里開裂了……

沐凝與軒轅緋幾人先是目光詭異地盯著一臉驚恐難以置信正拼命收腹挺胸撅臀想要挽救它華麗戰袍的土豪大人.

旋即,包括軒轅緋容雨晴與青雪以及隔壁的軒轅斐洛清流等人在內頓時放聲狂笑.

洛清流甚至都笑趴到了地上.

沐凝亦是笑得飆淚,尤其是看到在土豪大人的努力下,那超人衣服還在不停地裂開.

原本英俊瀟灑的超狐狸俠頓時變身乞丐狐狸,它渾身的白毛都透過那裂縫伸了出來,兩只大耳朵還在啪嗒啪嗒扇著,看起來好不猥瑣.

沐凝簡直笑得停不下來.

土豪大人羞憤不已,它也不收腹了,完全就是自暴自棄癟著個嘴扭過頭去.

其實大人它本來是想跑得,太氣狐狸了,大人它可是舍己為阿凝,若不是大人它咬死那些蠱蟲吃了那只大蠍子,阿凝就危險了.

無奈大人它吃太多實在跑不動,它只好假裝聽不見那些人的笑聲.

"沒受傷吧!"簡牧塵一直擔心著沐凝,此刻見她安然無恙地下來,他的心這才稍稍放下.

"沒事!"沐凝不動聲色避開簡牧塵伸過來的手.

這時容楚也走了過來.

"怎樣?"他問.

"沒事!"沐凝走過去,挽住容楚的胳膊,抿唇一笑,"今天可真是多虧了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聽到阿凝誇獎它,羞憤的心里這才好受一點.

然而沐凝此時卻敏銳地察覺到就在她挽住容楚胳膊的時候,容楚的身體猛地一震,而且他的眼睛還迅速瞥向簡牧塵.

簡牧塵隱在面具後的黑眸則是一霎沉冷,如寒冰地獄.

沐凝的心不由也跟著一涼,有寒氣從腳底升起,慢慢地侵蝕著她的心髒.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察覺到不對,它連忙出聲,試圖轉移阿凝的注意力.

"它,要你再給它做一套衣服!"容楚突然微笑著道.

沐凝扭頭看他,又看看簡牧塵,她眼底倏然浮上了猶疑.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忙猛點大腦袋,用爪子扯著身上破成條狀的衣服,一臉苦惱.

沐凝眉心蹙得更深了.

只是此時沐凝恰好低了頭,所以她並沒有看到簡牧塵的嘴唇翕動,無聲翕動.

"好了,笨鳥,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容楚適時開口.

沐凝抬眸看他,眼神中似乎有什麼一閃而過,她搖頭,"我不累!"

"那好,留下來一起看吧!我先過去了,如果有事,讓人過來告訴我!"容楚笑吟吟道,他還*溺地捏了捏沐凝鼻子.

沐凝一怔,下意識想要躲閃,但她又生生忍住,隨即沉了臉,用眼睛瞪容楚.

這一幕看在簡牧塵眼里,卻讓他心頭冒火,偏偏火氣還發不出來.

他只好悻悻然坐下,兩只手死死捏住了椅子把手.

"噗!"軒轅斐忍不住偷笑.

簡牧塵氣惱不已,冷眸狠狠剜向軒轅斐.

但也正在此時,他看到秦傲天正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簡牧塵唇邊勾起疏離的笑,一瞬便移開了目光.

他知道秦傲天早就在懷疑他,之所以這麼做,不過也是掩一時耳目而已.

他的羽翼尚未豐滿,力量尚不夠強大,如今還不是和秦傲天硬碰硬的時候.

所以……簡牧塵的眼神淡淡落在身側少女身上,心中不由輕歎一聲,他也只能暫時委屈她了.

不同于沐凝這邊因為土豪大人而起的歡笑聲,白韻兒此時真是感覺生不如死.

她最引以為傲的美貌不但被毀,今天她還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步清瀾看她的眼神已經帶了厭惡.

這讓向來心高氣傲的白韻兒更是在心里恨透了沐凝.

一定是沐凝那個踐人跟比索了什麼,才讓比索突然發狂,所以她今天所受的一切都是沐凝那個踐人造成的!

尤其是當白韻兒看到容楚和簡牧塵都聚集在沐凝身邊對她噓寒問暖關心得不得了.

而她費盡心機從沐凝手里搶到的步清瀾卻對她不聞不問,她甚至從他眼里看到了鄙夷和厭惡.

白韻兒就又更加恨了沐凝三分.

白韻兒從來就是個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的人,她是絕對不會去想根本就是她百般陷害沐凝在先.

而而且還幾次三番害的沐凝喪命,沐凝如今所做,不過就是在回報她而已.

"丟人現眼,起來!"步清瀾見沐凝始終不看他,反倒和另兩個男人打罵俏,他心里就很不舒服.

如今又見白韻兒頂著一張羅刹鬼臉在地上癱著不起來,他額頭青筋都在暴跳,整張臉上寫滿了不耐煩.

白韻兒低頭,隱去眼底的狠戾,再抬眸時已然恢複了楚楚可憐的模樣.

她委委屈屈地站起,咬著牙,像是受了多大的羞辱,含淚戴上面紗坐在了一旁.

步清瀾根本就懶得再看白韻兒一眼,他現在滿心都是沐凝那俏麗的身姿.

他覺得其他任何女人都已經入不了他的眼了.

就是最近他最*愛的琳姬,似乎也沒了滋味.

現在他只想得到沐凝.

了解步清瀾如白韻兒,她哪會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麼,她不由憤憤地捏緊了手.

然而,也就是此刻,白韻兒忽然感覺心頭一痛,就像是被針刺過一般,十分尖銳的痛.

白韻兒猛然一驚,難道剛剛比索在她身上動了手腳?

可是他根本就沒能近她的身就已被誅殺,照理,他根本就沒機會對她下手.

白韻兒一時驚疑不定,她伸手按住心口的位置,但此時她發現那里又不疼了.

似乎剛剛的疼痛只是個幻覺.

白韻兒皺眉,又等了半天,也沒再感覺到痛苦,她也就漸漸放了心.

卻沐凝這一場對陣西涼戰隊的比試雖然勝得艱難,但畢竟也是順利晉級下一輪了.

今天的比賽沒她什麼事了,所以沐凝也能十分輕松地觀看起來.

沐凝正津津有味地看著大乾一支武林世家的隊伍對陣胡魯,拳來掌去好不精彩.

"美人,你怎麼還在這看這麼個花拳繡腿啊,神農谷打起來了啦!"軒轅緋一把拉了沐凝就跑.

沐凝心中一跳,神農谷的比試終于開始了?

軒轅緋一路拉著沐凝擠進人牆.

此時,居中那個擂台周圍早已圍得人山人海,似乎除了正在比賽的,整個演武場的人都聚集在了這里.

"姐,快來!"青雪早已搶占了最好的位置.

土豪大人也正頂著一身犀利的破布條裝站在青雪肩上觀戰.

軒轅斐的東海戰隊,容雨晴鈴蘭以及容皓遠.

甚至是步清瀾白韻兒等人以及並不參賽,只是來圍觀的邵青崖等人也在場.

所有人都興奮地盯著擂台上.

沐凝一戰穩,旋即也抬眸看去.

然而這一看,沐凝的心立即狠狠一顫,又高高懸起.

第一個上場的竟然就是簡牧塵!

他們這一陣對擂的也是西涼的隊伍,不過對方的實力可比沐凝她們上一場對擂的要強勁的多.

簡牧塵與那身形瘦削的中年人已經過了不下百招,那人下盤十分穩健,面對簡牧塵的攻勢,依然防守穩固.

這一場比武打得實在精彩,簡牧塵身形修長,他指上十戒仿佛會吞吐無形勁氣,不停纏住那中年人.

那中年人長劍當風,見招拆招,看上去也並不落下風.

但漸漸的,內行人還是看出來那中年人已經處于劣勢.

但隨即勢突然反轉,不知怎的,簡牧塵忽然身形一頓,手上進攻也出了破綻.

那中年男子頓時瞅准了機會,一劍平平朝簡牧塵削去.

眼看他手中的劍就要刺到簡牧塵胸口處.

沐凝的心猛地蹦起,若不是她連忙捂了嘴,她都擔心自己的心髒會從嘴里蹦出來.

圍觀眾人也頓時發出一聲驚呼,似乎是覺得簡牧塵似乎並不如傳中那麼厲害.

只有神農谷的那幾枚奇葩依然老神在在.

東方焱正對著手里的鏡子整理衣冠,描眉畫唇.

顧長卿拿著個繡繃一臉賢惠地在繡花.

洛清流吃著花生米,咪了口酒,十分享受.

沐凝頂著一頭黑線,強行移開了視線.

其實她知道以簡牧塵的能力,根本就不會敗,可是她心里還是抑制不住地會擔心.

然而,也就是在這電光石火之間,已經離死亡非常近的簡牧塵驟然飛掠起身.

只見他頎長的黑色身形仿佛那蓄勢而起的獵豹,一瞬翻轉,以著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他飛腿踢向那中年人.

他的腿本就長,而且強勁有力,這飛腿的瞬間,竟宛如驚鴻照影,留下無數殘影.

以至于那中年人根本就無法判斷簡牧塵究竟從何處踢來,更是無從躲避.

"啪啪!"接連幾聲響起,那原本已然占據了有利局勢的中年人手中的長劍霎時被踢飛,而他的脖頸則連受幾次痛擊.

那中年人暈頭轉向,頓時像破布一般被踹下了台去.

全場寂靜.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讓所有的人都反應不及.

也只有神農谷那幾枚奇葩不為所動.

沐凝的心也在這一刻重重落回了原地.

她捂著心口,方才發覺,她已然是一頭冷汗.

評判宣布簡牧塵勝.

全場這才像是剛反應了過來,猛地爆發一陣嘩然與喝彩聲.

剛剛那一場,才是真正高手的對決!

而那些姑娘家們則是個個臉頰緋.

"那最後一踢實在太帥了!"軒轅緋都忍不住望著簡牧塵兩眼冒心了.

簡牧塵走下擂台,他的眼睛准確地落在了沐凝臉上.

上篇:225 番外劇場     下篇:228 神農谷vs承天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