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8 神農谷vs承天門  
   
228 神農谷vs承天門

簡牧塵走下擂台,面具後的深眸幽黑暗邃,一瞬便落在了沐凝面上.

沐凝的眼神還沒來得及從他身上收回.

一時間,兩人目光相撞,沐凝從他眼中看到了淺淺的笑意與榮光.

"哼,就會耍花招騙姑娘家家!"洛清流鄙夷地輕哼一聲,斜了簡牧塵一眼,又往嘴里拋了粒花生米.

此時簡牧塵已走到了沐凝面前,他與沐凝同時聽到了洛清流那句點評.

簡牧塵腳步不由一頓,嘴角也抽了抽,有些不自然地看著沐凝.

沐凝卻是抿嘴沖他一笑,淺淺笑意如月光流淌.

"哎呀,簡教主,剛剛那最後一腿踢得可真帥呀!好厲害!"

周圍立即圍攏了人,全部都在表達對簡牧塵的贊美與敬仰之.

沐凝裙擺一旋,轉身走開.

簡牧塵看著她的背影,嘴唇動了動,似乎想什麼,最終卻什麼也沒出口.

"姐,坐!"青雪給沐凝搬來了椅子,沐凝剛坐下,軒轅緋就湊過來了.

"美人,剛剛你手上那金銀色的是什麼東西?"

沐凝掀起子給軒轅緋看,"手鈴."

"嘖嘖嘖,這個還真好看,你有兩個,送人家一個吧!"軒轅緋舔著臉笑嘻嘻道.

"想得美,不送!"沐凝白了軒轅緋一眼,這貨眼皮子真淺,看到漂亮的東西就想要.

想到這,沐凝腦中不由浮現出另一道身影,她眼角的余光一掃,落在她不遠處的那道衣身影上.

沐凝清冷眼底一霎掠過輕蔑.

軒轅緋只是喜歡漂亮東西而已,而白韻兒則是喜歡她所擁有的一切.

只要是沐凝所有的,她都想要.

而且還會不擇手段!

真不知道以前的沐凝怎麼就被白韻兒蒙騙了那麼久都沒發現這個女人的本來面目.

沐凝的眼神在白韻兒臉上一掠即開.

白韻兒似有所覺也朝沐凝看過來,但她只看到沐凝清冷的背影.

她不由恨恨咬了咬牙.

簡牧塵第一場勝的漂亮,那位被他飛踹下擂台的西涼隊的中年人也已清醒,正被人攙扶著去向西涼的那位王爺謝罪.

"怪不得你,對手太強了."那位年輕王爺面貌清俊,很瘦,面色蒼白,但精神卻不錯,他對那中年人擺擺手,示意他不用內疚.

這位西涼的王爺名叫冷驚鴻,是西涼皇室第七子,封號睿王.

第二場比賽即將開始,冷驚鴻招招手,喚來他的軍師,"李先生怎麼看?"

那李先生搖搖頭,一臉沉重,"王爺,對手太強了,我們勝算不大."

"那也要打,不能丟了西涼皇室的臉."

冷驚鴻微微一笑,他的語氣依然還是那麼溫和,眼神飄遠"讓吉平上吧,無論對手多強,都不能輕易認輸."

"是,王爺,以屬下推測,神農谷應當是按照輩分排的,下一個上場的應當是顧長卿."李先生恭敬道.

"嗯."冷驚鴻點頭.

隨著一聲鑼響,第二場比試開始.

神農谷這邊果然是顧長卿上.

沐凝原以為顧長卿會用劍,那一晚在望海潮他和簡牧塵較量時用的劍法可是舉世無雙的.

誰知道顧長卿什麼都不帶,拿著他的繡花繃就上去了.

西涼那個人倒是使劍.

兩人見禮後立刻開打.

西涼那個年輕人武功不弱,起碼也是一流高手,但顧長卿戰斗力更強.

而且他的兵器竟然就是他的繡花針.

沐凝忍不住擦了把汗,她只知道東方不敗是用繡花針做武器的,卻沒想到顧長卿竟然也這麼特別!

不過,沐凝腦中卻是在想,似乎容楚的形象更適合用繡花針做武器.

東方教主哎!

神農谷威名在外,倒是沒有人敢不要命地嘲笑他.

沐凝突然在想,恐怕神農谷的人就是抄個板凳上去做兵器,大家也會覺得本來就該那樣!

這一場比試照樣打得精彩,尤其是顧長卿只用那一根的繡花針就封住了西涼吉平的劍勢,簡直讓人歎為觀止.

最後,自然還是顧長卿勝.

"顧大夫武功玄妙,在下佩服!"西涼吉平雖然敗了,但卻是一副心服口服的模樣.

"吉大人也不錯!"顧長卿溫柔一笑.

吉平抱拳一禮,去向冷驚鴻請罪了.

顧長卿仍然溫溫柔柔地拿著他的繡花繃下來了.

"哼!"洛清流又是一扭頭,似乎很是不齒顧長卿的兵器.

顧長卿也不理他,而是恭敬向東方焱行禮.

"子,老子才是你師父!"洛清流不滿道.

"該你了,我和牧塵都勝了,萬一你輸了,那還得勞煩師尊大駕!"顧長卿撇撇嘴,道,"那可是不孝!"

"什麼,老子會輸?"洛清流一聽這話,當場暴怒,直接從椅子下掏出一根有成人大腿粗的狼牙棒,擼了子氣勢洶洶就朝擂台沖.

"今天就讓你們兩個不尊師長的兔崽子見識見識,什麼才叫高手中的高高手!"

沐凝忍不住又是噗嗤一笑.

"姑娘,一會你瞧好了,老子絕對比塵塵帥多了!"洛清流還不忘跟沐凝賣弄一下.

簡牧塵無語.

沐凝更是眼角抽抽,無話可.

這第三場比試,西涼隊里派出的也是一名中年人,只見那人雙目精光暴漲,太陽晶亦是鼓突.

一看就是頂尖高手.

不過,無論什麼樣的高手在遇到洛清流這樣的瘋子時都會感覺吃力.

這厮已經不是凶猛兩個字能形容了,簡直就是個瘋子.

不過西涼隊的那個壯漢也不是吃素的,一柄長槍舞得虎虎生風,兩人打得你來我往,亦是十分精彩.

最後,當然還是洛清流更勝一籌.

至此,神農谷三戰全勝,後面的比試也就沒必要進行了.

西涼戰隊雖然三戰全敗,但卻沒有人會嘲笑他們,因為神農谷實在太強,恐怕在場的無論哪只隊伍遇到他們都會心驚膽戰.

後面的比試沐凝沒有再看,她徑自回了別院.

今天的比試結束後,又淘汰了十八支隊伍,最後還剩十八支參賽隊伍.

明日便是最後的循環賽了,沐凝今晚想好好歇歇.

而且她也知道,今天她刻意的展露金環鈴,鳳神族的人應該注意到她了.

有些事不是她想躲就能躲得掉的.

所以,還不如面對.

青雪也知道自家姐今天應該是累到了,所以一回來她就帶著土豪大人去清洗,並沒有來打攪沐凝.

沐凝睡到半夜,忽然發現屋里似乎多了個人,有粗重的氣息撲來.

她一驚之下陡然驚醒,清麗雙眸轉動間便見有黑影逼近.

"誰——嗚!"沐凝剛想動手,她的唇便被堵住,窗外透進的明亮月光下,眼前的人黑眸隱在銀色面具後,深得似乎看不見底,卻又跳躍著興奮的火光.

沐凝剛剛還因為緊張而繃緊的身體一霎放松下來.

她沒有反抗,而是任他深吻她.

只是她的眼睛里卻有意味不明的光芒閃耀.

當簡牧塵終于親夠了,他才放開了她,四目相對的刹那,他唇角勾起溫柔的笑,長指輕撫她臉頰,"今天怎麼這麼乖?"

"那天晚上,是不是你?"沐凝長睫一顫,不答反問.

簡牧塵高大的身軀猛地一僵,他凝眸望著眼前少女因為喘不過氣而變得緋的玉臉,他唇角的笑容收起.

既不承認,但也沒否認.

然而他這樣的反應在沐凝看來,卻是已然足夠她判斷那晚的人究竟是誰了.

她的心頓時沉了沉.

"你,有沒有話要對我?"沉默中,沐凝突然問道.

"你想知道什麼?"簡牧塵撐著雙臂,伏在沐凝身上,他垂眸看著她.

她想知道什麼?

沐凝眼中不由浮上一絲迷惘,她能知道什麼,又該知道什麼?

簡牧塵緊張地盯著沐凝,他自然也將她的糾結看在眼底,他眼底閃過心疼.

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已然決定,就在今夜,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她!

然而沐凝看了簡牧塵半晌,卻只是咬著唇一不發,她的眼睛黑而深,寫滿了難以的愫.

簡牧塵也不催她,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她.

他在等她發問.

可是良久,沐凝始終沒有開口,而是伸出手,輕輕撫向簡牧塵的面具.

簡牧塵手臂上的肌肉都緊張地鼓賁了起來.

他突然不敢想象,沐凝在看到他面具下的臉時,會有怎樣的反應.

他閉上眼睛,等待著秘密被揭露的那一刻.

但是,簡牧塵隨即便發覺沐凝的手離開了他的臉.

她輕若不聞地歎了口氣,"還是不看了,誰知道你是不是長得奇丑無比!"

簡牧塵重重松了口氣,他睜眼,看著已經扭過頭去的少女.

雖然她掩藏的很好,但他還是在她眼尾處發現了忍耐和落寞.

他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改了主意,他只覺自己在松了口氣的同時,心里的某個地方卻又隱隱痛了起來.

沐凝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放棄幾乎已經是唾手可得的真相,剛剛的一刻她的心莫名感到害怕.

她怕那有可能會出現的殘酷真相,她怕自己無法接受事實,無法面對.

所以她甯願自欺欺人地認為自己的懷疑根本就是毫無依據.

是啊,她本來就只是在懷疑,毫無根據的懷疑,而且他們兩人明明同時出現了!

"阿凝,不管我做什麼,我的本意都不是傷害你,我有苦衷."簡牧塵沉聲道.

他知道今晚自己逃過了一劫,可是他心里卻沒有半點高興的感覺.

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拖得時間越長,隱患就越大.

可是如今真的不是坦白的好時機.

他也只能……再委屈她一陣了.

"太晚了,我要睡了!"沐凝心里一陣煩躁,她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對不對,但她發現她已經開始後悔了.

她真的好想去揭他的面具,現在就看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他!

"阿凝,我想——"簡牧塵卻吞吞吐吐起來,他湊近沐凝,氣息一霎粗重.

沐凝一看簡牧塵那餓狼般的眼神,她哪還不明白他想干什麼?

"不行!"她是真的被他給氣到了,這種時候他竟然還有心思提那種要求!

"好阿凝,你看今天我打得那麼賣力,就當是犒勞我吧!"簡牧塵覺得自己真的是臉皮都不要了.

他明知道沐凝心不好,現在不該惹她,可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

每次一遇到她,他超強的自制力就會全線崩潰.

他實在是太想要她了!

"你給我滾!"沐凝簡直要氣瘋了,她猛地一腳踹向簡牧塵.

"阿凝,明天可是要和承天門打,你知道秦傲天一直在懷疑我,他肯定會對我下殺手的,明天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看到你,你不能這麼狠心."

簡牧塵捉住沐凝的腿,一副可憐的樣子.

"什麼?你們明天會和承天門的打?"沐凝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轉移,她眼中也露出了緊張.

她可是很清楚秦傲天一直在懷疑容楚和簡牧塵,所以他一定不會放過明天的機會.

"喂,你給我滾!別逼我討厭你!"沐凝陡然發現簡大教主已經無恥地開始攻城掠地,她頓時憤怒大吼.

但已經嘗到甜頭的簡牧塵哪會就此收手.

只是他心里也是對自己的行為暗暗不齒,這一晚過後,恐怕她真的不會再理他了.

可是他其實並沒有騙她,明天他確實要跟承天門碰上,到時候什麼形真的也是他難以預料的.

如果是他碰到秦傲天,他定然不可能對秦傲天下殺手.

然而秦傲天一心懷疑他的身份,所以秦傲天會對他做什麼,可想而知!

這也是簡牧塵不顧大戰在即也要勉強沐凝的原因,他是真的怕從此再也見不到她了.

……

一晚的狂亂,沐凝第二日起*的時候還感到頭暈目眩,太陽晶那里一跳一跳的疼——被氣的!

早知道簡牧塵那麼沒人性,之前她真的就不該猶豫!

"姐,能進來嗎?"青雪在外邊敲門.

"嗯!"沐凝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青雪端著熱水進來的時候,沐凝已經穿好衣服坐在銅鏡前梳頭了.

青雪昨晚也是聽到聲音的,但她什麼也沒問,她也不好意思問,只是她對自家主人的品行又暗中唾棄了下.

竟然越活越回去了,還勉強起姐來.

沐凝洗完臉,又用了早膳,這才仿佛不經意的問,"王爺這幾天在干什麼?"

"好像一直在批閱奏折,昨晚很早就睡下了."青雪道.

"哦."沐凝淡淡應了一聲,隨即又問,"今天比試對陣名單出來了嗎?"

"出來了."青雪連忙從子里取出一份名單,"姐,今天循環賽第一場我們是對陣大乾的一支隊伍,第二場是南疆密毒教."

然而此時沐凝的眼睛卻定在了最上方的對陣雙方上.

神農谷對承天門!

上篇:227 最帥的一踢     下篇:229 主動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