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29 主動認輸  
   
229 主動認輸

再過幾天就是中秋了,中州城的百姓們都在為這個家人團圓的日子做准備.

演武場上亦是熱鬧非凡.

因為今天那十八支隊伍將進行最後一輪循環賽,以決出哪十支隊伍能夠進入前十.

而且今日還將決出第一,因為只有第一名才可以進入上元山禁區,並奪得今年大賽的彩頭——

那根由密毒教拿出的,有可能是鳳神族云圖的簪子.

一大早,中州演武場內就被擠的水泄不通,之前比試失敗的隊伍都來觀戰了.

因為今天神農谷要對陣承天門.

這可是兩大頂尖門派絕頂高手之間的對決,其精彩程度可想而知.

沐凝到演武場的時候已經快到比試時間了,容雨晴早就等的心急火燎,脖子都等長了.

見到沐凝終于來了,容雨晴一把抓住她就往前面擠,一邊還口無遮攔地抱怨,"哎呀,急死我了,鸞兒你昨晚是不是和恭皇叔玩過頭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沐凝聞,臉上不由浮上尷尬.

她確實是昨晚被折騰過頭,所以早上才睡遲了.

想到這,沐凝眼底頓時閃過惱恨.

她一轉眸,便見簡牧塵站在她右前方,他正在與人話,眼神卻時刻關注著沐凝這邊.

沐凝剛一看過去,簡牧塵就捉住了她視線.

他看著她,眼中有淺淺的笑意.

可是沐凝卻沒有給他好臉色,她一瞬就移開了視線,臉鐵青,拳頭都在身側捏得死緊.

簡牧塵心中輕歎一聲,昨晚他是滿足了,可是也將她得罪狠了.

丫頭不但全程都在反抗,他肩膀都被她咬爛了……

"美人,馬上就該我們了!"軒轅緋匆忙跑來,拉了沐凝往前擠.

她突然"咦"了一聲,轉頭看正蹲在沐凝肩頭的土豪大人,"喲,換衣服了啊!"

"吱吱吱!"土豪大人傲嬌地一扭頭,一邊還故意挺了挺胸膛,嘚瑟地將自己身上蜘蛛俠的色緊身衣亮出來.

"今天你可得悠著點,別像昨天一樣給衣服撐破了哦!"軒轅緋毫無形象的放聲狂笑.

"吱吱!"土豪大人當即惱羞成怒,沖過去就要抓軒轅緋華麗的發髻.

"哎呀,狐狸你怎麼能這樣子!人家警告你,不准抓人家,哎呀!"軒轅緋嗷嗷叫著和土豪大人一路打鬧.

這兩只活寶倒是讓沐凝晦暗的心稍稍好了那麼一點.

在演武場上與一眾熟人見禮後,不多時,比試開始,沐凝的隊伍是第三場上的,這次他們對陣的大乾的一支由幾名江湖客組成的隊伍.

這幾人能闖到循環賽,自然不會太弱.

但此戰對上恭王妃,卻讓他們膽戰心驚,難免就有些束手束腳放不開.

再者,沐凝與軒轅緋本就不弱,這一場比試最終毫無懸念以沐凝這邊獲勝結束.

下一場,沐凝對陣的是南疆密毒教.

比試開始前,簡牧塵靠近沐凝,"密毒教的人武功神秘莫測,不要硬撐!"

沐凝扭頭直接走開,根本就將簡牧塵當成了空氣.

簡牧塵有些尷尬.

洛清流在後面偷笑,"子,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惹到姑娘了?"

簡牧塵面具後的臉頓時黑了下去.

青雪見自家主人在姐這里吃癟,心里那是一點也不同.

誰叫主人他盡干那些禽,獸才干的事,一點也不尊重姐,他真是活該!

但這些話青雪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她可不敢出來找罵的.

與此同時,擂台的另一邊,南疆密毒教的人已經准備上擂台.

白韻兒悄悄湊到近其中一名身材異常高大的男人身邊,用手輕輕碰了碰男人胳膊.

男人回頭,露出一張布滿了刀疤的臉,他的眼睛也是灰白色.

白韻兒的眼睛隔著面紗朝男人撩了撩.

男人的嘴唇很厚,泛著烏青色,此時露出諷笑,卻是不動聲色地點點頭.

白韻兒這才展露了笑臉,她眼波一橫,撞了撞男人胳膊,千嬌百媚道,"只要事成,今晚奴隨教主處置!"

男人灰白色的眼珠子頓時放光.

白韻兒這個踐貨可是什麼花樣都會玩,她任他處置……

男人一時燥熱起來.

不過,他隨即便想到月女的命似乎比白韻兒這萬人騎的踐人更值錢!

如果能抓到月女,一來他可以得到蒼炎神珠,二來還能賣步清瀾一個面子.

反而若是他真的在擂台上錯手殺了月女,不但會得罪容楚和簡牧塵,而且也會令鳳神族對他生了嫌隙.

先前密毒教對月女的追殺還可以推脫是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但如今眾目睽睽之下,鳳神族也有人在暗中窺伺,他再下手,那就是蠢了.

密毒教主眯了眯眼,看著白韻兒風姿綽約的背影,灰白眼底浮上嘲諷,為了一個快被玩爛的踐人得罪那麼多人,真是得不償失!

不過,密毒教主卻也決定,一會遇上月女,他絕不會手軟.

因為他知道,一旦他將月女逼入絕境,肯定會有人出來救她.

到時候,這麼大的人,要求還不隨便他提?

白韻兒自然是不知道密度教主心中所想,她此刻正得意洋洋坐在一旁椅子上,就等著一會看到沐凝血濺當場.

步清瀾始終沒什麼表,白韻兒知道他昨晚蠱毒又發作了,整個人都抽搐的神志不清.

最後還是靠著那種大煙粉才熬過來.

白韻兒心中不由鄙夷,步清瀾真是越來越不中用了,不但身體毀了,在百靈皇族中的聲望也因為他的反複無常與殘暴而失去了眾多大臣的支持.

他如今的地位早已岌岌可危,她若再不早做打算,恐怕下一個他一時興起要炮烙的對象就是她了!

這麼一想,白韻兒勾人的眼睛又落在了容楚和簡牧塵身上.

她可是發現了,沐凝與簡牧塵的關系可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想必這兩人早就已經暗度陳倉了.

哼,沐凝那個踐人表面裝的清純乾淨,其實她骨子里比她白韻兒賤多了.

白韻兒冷笑.

如果她將這個消息透露給容楚,不定……

白韻兒眼底驟然浮上了狂熱,她覺得到時候容楚一感激她,只要她再發揮自己的魅力與功夫,他肯定拒絕不了她.

然後她就可以登堂入室,取代沐凝在容楚心中的地位.

然後順便還能要容楚替她殺了那只討厭的狐狸為她的臉報仇!

白韻兒越想越覺得美好的前景就在眼前.

步清瀾突然扭頭看了白韻兒一眼.

此時白韻兒的眼睛還癡癡凝在容楚身上,即使隔著面紗,他依然能看到她毀掉的臉上那泛起的迷醉暈.

步清瀾不由冷笑,踐人,也不看看自己變成什麼樣了,竟然還肖想容楚!

這邊幾人心思各異各懷鬼胎,另一邊比試鑼聲已經敲響,評判一聲令下,雙方已經開打.

沐凝這邊第一個上場的是容雨晴的丫鬟鈴蘭,密毒教那邊出了個長老.

但雙方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不出十招,鈴蘭就被那老頭一掌打中摔下台來,猛地噴出一大口鮮血.

"太過份了!"容雨晴氣的立馬就要上去找那老頭算賬.

"等等!"沐凝卻一把拉住她,她能看出剛剛那老頭就是故意將鈴蘭打成重傷的.

這個密毒教恐怕早就與白韻兒勾結在了一起,今天他們肯定是想借這個機會置她于死地!

沐凝的眼睛眯了眯,她隨即起身,"第二場我上!"

"不行!"青雪拉住沐凝,"姐,還是我上吧!"

軒轅緋也不贊同沐凝上,因為剛剛她已經得知第二場對方是由他們密毒教主上場.

但沐凝卻鐵了心,她知道,自己隊伍里沒有人是那密毒教主的對手,與其讓軒轅緋她們白白受傷,不如由她來親自解決.

"走吧,蜘蛛狐狸俠,一會就看你的了!"沐凝招呼了一聲.

土豪大人立馬躥到她肩上站著,一邊還齜開大門牙,一副嘚瑟的模樣.

"丫頭!"簡牧塵見沐凝真的要上場,頓時急了,他一把拉住沐凝的手,似乎想要阻止她,但話到嘴邊卻又頓住,黑眸中似有光閃過,隨即輕聲道,"心!"

沐凝一眼都沒有看簡牧塵,她抽手,第一次沒有抽動,不由氣惱.

她咬牙,臉色鐵青,再抽一次,這次抽動了,但簡牧塵那個不要臉加老不正經地竟然還輕佻地捏了捏她手心.

沐凝簡直要氣瘋了,可是她又不能在這里和簡牧塵生氣,她還不想讓人看笑話.

只好強忍了那口氣,轉身走了.

簡牧塵看著那抹纖細倔強的背影,心中再次輕歎一聲.

"吱吱吱!"土豪大人扭著大腦袋,沖簡牧塵輕輕叫了幾聲.

似是在,放心,本大人會保護好阿凝的!

簡牧塵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沐凝剛上擂台,便見對面黑影一閃,一名壯碩如熊的刀疤臉男人出現在眼前.

這就是密毒教的教主?

沐凝皺了皺眉,她對此人沒有一絲好感,能和白韻兒勾結在一起的,都不是好人!

"得罪了!"密毒教主抱拳,隨即開始進攻.

沐凝見他肌肉結實,身板硬如鋼鐵,她不敢和他硬碰硬,于是便用精妙的輕功同他周,旋.

土豪大人則是發揮它來無影去無蹤的詭異肥球身法,不停出爪子攻擊密毒教主,干擾他對阿凝的攻擊.

那密毒教主一時間竟然也無法奈何沐凝.

他就想一掌打死這討厭的狐狸,可是狐狸狡猾得很,而且還異常敏捷.

任他拳頭揮得虎虎生風,卻連根狐狸毛都沒打掉.

擂台上一時你來我往,十分熱鬧,擂台下的人卻看得心驚膽戰,都為沐凝捏了把汗.

這南疆密毒教可是以狠毒以及詭異功法聞名的.

一旦惹急了那密毒教主,他使出密毒教的迷尚幻境,那恭王妃可就凶多吉少了.

簡牧塵此時也已經緊張到心髒都快要停止跳動了,他發現看沐凝上擂台簡直比他自己上去打還要緊張.

而且簡牧塵此時還全身戒備,似乎就等著萬一那密毒教主膽敢對沐凝不利,他立即就要上去一掌打死他.

白韻兒也在著急,她真不知道那密毒教主到底在干什麼,直接祭出殺招殺了沐凝那個踐人就是,怎麼還在那磨磨蹭蹭!

步清瀾則是若有所思看著場上那一幕,他眼圈泛著青色,眼底卻布滿了陰戾.

彼時,沐凝不停閃躲那密毒教主的攻擊,她手上的金環鈴也時時發出能擾亂人心智的鈴聲.

土豪大人凶殘地翻轉騰挪,干擾著那密毒教主.

時間慢慢過去,令沐凝驚訝的是,那密毒教主依然精力充沛,絲毫沒有露出疲態.

反倒是她和土豪大人兩個累得不輕.

那肥狐狸舌頭伸得老長,動作也不似之前那麼疾風驟雨了.

而且土豪大人有兩次還差點被密毒教主打中.

沐凝心中迅速盤算了一下,旋即便做了決定.

只聽她一聲呼哨,黛色的身形如風擺墨荷,麻花辮也跟著旋起,隨即身影落下,停在離密毒教主最遠的地方.

色的肥球也立刻像閃電一樣躥了回來,落在沐凝肩頭.

密毒教主眼中迸出凶煞,他立即出手,招招狠辣逼近沐凝.

這下子,包括容楚簡牧塵,神農谷眾奇葩,以及軒轅緋等人全都大驚失色,無不迅速起身就要往台上沖去

只有白韻兒面露得色,她只等著看沐凝怎麼死了!

然而,就在眾人心驚膽戰心膽俱裂之際,耳邊忽然傳來少女清脆悅耳的聲音,"停!"

密毒教主一時沒反應過來,竟真的停下來了,他眼神不善地看著沐凝.

沐凝卻是滿頭大汗,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抬手指了指肩頭,示意密毒教主去看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也是耷拉著大耳朵,吐著舌頭,不停喘氣.

不過大人它爪子里卻抓著個木棍,木棍上挑著個白色三角形布條,在那不停搖來搖去.

"什麼意思?"密毒教主歪了歪頭,有些疑惑不解.

"舉白旗就是認輸啊!這是常識!"但評判卻已經反應了過來.

他也是生怕恭王妃會在擂台上出什麼岔子,到時候恭王還有神農谷那幫人萬一急了眼,第一個倒黴的就是他.

所以恭王妃現在主動認輸,真是再好不過了!

于是評判幾乎是搶著喊了出來,"恭王妃認輸,南疆密毒教勝!"

全場先是一片寂靜,接著便爆發了嘩然之聲.

沐凝才不管別人會怎麼看她,她確實是實力不如人,那也不代表她就必須要拼了命得打.

為面子丟性命,她才不會那麼傻!

軒轅緋等人剛剛差點嚇得心髒都停跳了,此時一聽評判宣布了結果,幾人幾乎是一哄而上,又擁著沐凝一哄而下.

一副生怕那密毒教主還要動手的樣子.

擂台上,密毒教主卻是當場愣住了,他還計劃著要從月女身上榨取利益,怎麼突然就被一個白旗破壞了!

上篇:228 神農谷vs承天門     下篇:230 簡牧塵的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