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0 簡牧塵的真容  
   
230 簡牧塵的真容

沐凝和土豪大人都累壞了,但再累,土豪大人還是趕緊穿上它的三角褲褲.

其實沐凝原本是打算來一場消耗戰的.

既然不能硬碰硬,那就只能消耗完密毒教主的體力,再上去打他個措手不及.

誰想這個密毒教主竟然天賦異稟,不但體力驚人,耐力也驚人,最後他沒消耗,倒是將她自己累個半死.

"沒事吧!"簡牧塵見沐凝半天沒緩過來,他不放心地想要給沐凝扶脈.

沐凝手一縮,躲開他的碰觸,頭都不抬一下,就跟軒轅緋,"你還打不打?"

簡牧塵眯了眯眼,臉有些黑.

軒轅緋在猶豫,她們這五個人中,已經有一個重傷,現在沐凝也認輸了,就算她下一場贏了,後面還有兩場.

看這密毒教來勢洶洶,以容雨晴和青雪的能力,勝算非常.

所以她到底還要不要去為榮譽而戰……

軒轅緋摸下巴,這真是個問題!

"不打你們已經穩進前十!"這時,簡牧塵在一旁插話.

他聲音很冷,眼神更冷,除了沐凝,其他人都在他那能凍死人的眼神里抖了抖.

軒轅緋幾乎立即就決定了,"不打了,人家今天的發髻可是花了一個時辰才做出來的,可不要被那些南疆蠻子弄亂了!"

"好,我們認輸!"沐凝點頭,這也是她所想的.

既然勝算微乎其微,對手又明顯不懷好意,那麼,何必再去做這種無用功,白白送去給人打?

"嗯,保存實力,留著上山找寶貝!"容雨晴也沒覺得有什麼丟臉.

"狐狸,再借你的褲褲一用!"軒轅緋伸手就去扒土豪大人的三角褲褲.

"吱吱吱!"好不容易喘過一口氣的土豪大人頓時死命揪緊自己褲褲,一臉悲憤,什麼也不讓軒轅緋扒大人它的褲子.

"你剛剛都脫過一次了,再脫一次又怎樣呢!"軒轅緋鍥而不舍地扒.

"吱!"土豪大人張嘴要咬軒轅緋.

"哎呀,狐狸,你太沒人性了!"軒轅緋一驚之下連忙收回手.

"哼!"土豪大人撇嘴冷哼,扭頭不理軒轅緋.

大人它本來就不是人,要什麼人性!

"恭王妃,下一場還比嗎?"此時評判見時間到了,沐凝這邊還沒人上場,于是問道.

"不打了,我們認輸!"容雨晴高聲道.

眾人不由一靜,目光不出是詭異還是了然.

評判卻是松了口氣,這隊人里不但有恭王妃,還有東海的大姐和大乾德王府的郡主,都是惹不起的人物.

雖她們是自願參加比試的,但不管她們三人中誰受傷,中州都不好向恭王,東海以及德王交代.

"第七場比試,南疆密毒教勝!"評判揚聲道.

那密毒教主悻然回到座位坐下,臉色已經無比難看.

白韻兒見密毒教主竟然沒能殺掉沐凝,也是氣得狠了,指甲緊緊摳進了手心的肉里.

她不停拿眼睛瞪密毒教主,心中痛罵,但密毒教主始終沒有看她一眼,這讓白韻兒更加生氣.

她也打定主意,一會出去一定要罵他一頓,那麼好的機會竟然都放過了!

比試還在繼續進行,進入最後循環賽的隊伍都不弱,比試都很精彩,但所有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因為他們都在等著最後那場神農谷對陣承天門的比試.

神農谷之前也上場了幾次,不過他們的對手無不是都主動認輸.

承天門亦是遇到相同的形.

因為眾人都很明白,就算他們打,也還是會輸.

到時候不定還要負傷,這不利于他們與其他旗鼓相當隊伍的爭奪.

當神農谷與承天門的終極比試終于開始,偌大的演武場內,已經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盯著擂台上.

他們都在關心神農谷與承天門究竟會派出誰打頭陣.

沐凝雖心里氣恨簡牧塵的禽,獸行為,但真到了這種時候,她還是忍不住會擔心.

尤其是當評判報出承天門第一戰是由門主秦傲天出戰時.

沐凝猛地抬頭看向簡牧塵.

此時的神農谷眾奇葩倒是少有得嚴肅起來.

幾人都是圍在東方焱身旁,似乎是在商量由誰上去迎戰秦傲天.

除了簡牧塵始終不發一,洛清流和顧長卿差點打起來.

兩人都強烈表示要上去.

最後,東方焱站起來,拖了劍准備上擂台.

他溫柔地看了簡牧塵一眼,然後十分優雅地對已經站在擂台上的秦傲天道,"秦門主是一門之主,自然得由本谷主迎戰了!"

"東方谷主——"評判正待宣布對戰雙方的名字.

"慢著!"秦傲天突然咳嗽了兩聲,鷹隼般的利眸冷冷落在簡牧塵面上,"本門主要求挑戰簡教主!"

此話一出,全場霎時一片寂靜.

"不行!"洛清流當即暴喝,"老子師父都上去了,秦傲天,你少看不起人!"

東方焱亦是微擰眉心,眼中露出了不悅.

就連向來溫柔的顧長卿都沉了臉色.

簡牧塵則是依然端坐,垂眸不語.

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沐凝有些擔心地看著他,簡牧塵仿若察覺,黑眸掠向她,唇角勾起,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笑.

沐凝嘴角一哂,臉僵硬地轉過來,心里卻在罵開了.

該死,明明從此都不理他的,怎麼還是管不住自己眼睛.

沒得又要讓那禽,獸以為她是在乎他,關心他!

這邊洛清流拍桌子砸板凳,嚷嚷著士可殺不可辱,要上去和秦傲天決斗.

東方焱仍然優雅地抱劍而立.

承天門那邊則是沉默,門主沒發話,他們不敢出聲.

"東方谷主,在下沒別的意思,只是久聞簡教主大名,所以慕名一戰而已!"秦傲天道.

評判看向中州王,又瞧瞧簡牧塵,心問道,"簡教主,您看?"

"既然秦門主如此抬舉,本座豈有不應之理!"簡牧塵沉了沉眸,突然長身而起,他朝擂台上走去.

"不行,你不能去!"洛清流與顧長卿一左一右猛拉住簡牧塵.

"我有分寸!"簡牧塵輕輕一掙,擺脫了兩人控制.

他走到東方焱身邊,恭身一禮,"師尊!"

東方焱倒是沒有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心!"

隨即東方焱將手中長劍遞給簡牧塵,轉身下了擂台.

"秦門主!"簡牧塵抱拳施禮,語聲依舊冷冽,只是沒有人發現他隱在面具的黑眸里有意味不明的光掠過.

"簡教主用劍?"秦傲天若有所思盯著簡牧塵,問道.

他問的也是眾人想知道的,眾人只知雪龍教主的十戒舉世聞名,卻不曾想到他也會用劍.

簡牧塵挑了挑眉,沒有回答.

評判一聲令下,兩人已經開始過招.

沐凝的心也跟著拎了起來,她幾乎是不錯眼地望著台上的兩個人.

眼看簡牧塵與秦傲天已過了百招,秦傲天用軟劍,簡牧塵三尺青鋒劍,暫時還分不出勝負.

不過這絕頂高手之間的比武,確實打得非常精彩

劍影重重,劍氣如罡.

兩人身法亦是精妙無雙,尤其是簡牧塵,本就長身玉立,他使劍時,那身形翩若驚鴻,讓人從心底里感到震撼與驚歎.

那些先前主動放棄與神農谷對陣的隊伍現在無不在慶幸.

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是他們對上簡牧塵,不但毫無勝算,不定還會輸得很慘.

此刻,那擂台方圓幾丈之內頓時都無法站人.

眼看時間分分過去,沐凝不由著急起來.

她心里總有些不踏實,感覺似乎要有事發生.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不安地躥來躥去.

"師尊!"顧長卿則是擔憂地看向東方焱.

"讓牧塵自己去處理!"東方焱搖搖頭,嘴上雖這麼,但他目中卻露出憂慮.

東方焱雖然看出簡牧塵勝算很高,但他卻擔心秦傲天會使詐.

也就是在此時,眾人忽見簡牧塵一劍逼開秦傲天攻勢,秦傲天手中的劍突然脫手而飛.

簡牧塵攻勢不減,那長劍挾著如虹氣勢直朝秦傲天面門擊去.

眼看簡牧塵就要將秦傲天打下擂台.

當所有人都以為這一場簡牧塵贏定了之時,驚變陡生.

也不知道為何,簡牧塵突然收回了劍勢,他空著的那只手也朝秦傲天抓去.

"他在干什麼?"洛清流氣的蹦了起來,額頭青筋直跳,顯然不能理解簡牧塵所為.

其余在場觀戰的人亦然.

沐凝卻眼尖的發現就在秦傲天摔倒的地方,他背後那一根斷掉的鐵索下赫然有一根鋒銳的鐵錐.

如果簡牧塵不拉秦傲天一把,以秦傲天剛剛摔倒的力度,他的後背勢必要被那鐵錐刺穿!

"姐,那有鐵刺!"青雪此時也驚叫出聲.

然而,還不等青雪話音落下,沐凝已然臉色大變猛地站起.

因為她看到秦傲天竟然借簡牧塵拉他之勢一掌朝簡牧塵胸口擊去.

"啊!"沐凝再也忍不住,捂嘴驚叫.

"砰!"饒是簡牧塵反應極快,迅速偏了身躲過前胸那致命一擊,但他左肩還是結結實實挨了一掌.

即使如此,簡牧塵仍然用力將秦傲天救起,隨即脫力般"咚咚"後退幾步.

秦傲天的手上似有刀鋒,這一掌不但擊中簡牧塵肩頭,也將他黑衣劃破.

簡牧塵肩頭那一排血漬還沒干的細密牙印霎時暴露.

而且那掌風還斜斜掠向他的臉.

旋即,眾人只聽"咔嗒"一聲,有銀色的面具掉在了地上.

好在眾人先前被劍氣逼開,都遠遠站在幾丈開外.

他們雖然看到簡牧塵肩頭似乎有什麼東西,但卻都看不清楚.

而且簡牧塵一直低著頭,所以他們也看不到他不戴面具的臉.

不過秦傲天此刻的臉色卻變得非常難看,他與簡牧塵同在擂台,自然看得比旁人清楚.

他先是死死盯著簡牧塵的臉,眼中交織起也不知是失望還是什麼其他的緒.

隨即他眼神便落在了簡牧塵肩頭破開的衣服下,突然猛地扭頭看向沐凝.

由于簡牧塵是背對著沐凝,而她又太緊張,所以沐凝並沒有注意到簡牧塵面具掉了.

而且她心里一直在擔心他傷勢,根本就沒多想.

此刻冷不丁被秦傲天那鷹隼般陰鷙的眼神猛盯著,頓時嚇了她一跳.

沐凝莫名其妙望著秦傲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好生生在這站著,究竟哪里惹到他了.

"還打不打?"評判見這兩人都不話,不由跑上前,心問道.

其實評判也很糾結,剛剛秦傲天已經快要被簡牧塵逼下擂台了,誰知道向來絕的雪龍教主竟然會出手救人.

這樣一來,這場比試就有點難判了.

"肯定是神農谷勝,這不明擺的嗎!若不是簡教主出手,秦門主都沒命了!"

"話雖這麼,但比武場上拳腳無眼,一旦有婦人之仁,那就輸定了!"

台下眾人也開始議論起來,而且意見都不統一.

有支持神農谷的,也有支持承天門的.

"簡教主,秦門主,兩位還打嗎?"上官梅遠也過來詢問.

"還打什麼打,老子徒弟的肩膀都受傷了,秦傲天老匹夫,你下手還真毒!"洛清流氣憤不已,跳出來就罵.

"洛清流,你嘴巴放乾淨點!"承天門眾聽洛清流辱罵秦傲天,頓時也激動起來.

"老子嘴巴比你們這些齷蹉東西的心都乾淨!"洛清流拍著胸脯,叫囂道.

"你——"立刻有承天門人要過來揍洛清流.

洛清流等不及就提著他的狼牙棒上去了.

"回去!"秦傲天卻似乎心很不好,他一聲呵斥,將那門人罵回去了.

"不打了!"簡牧塵突然掃了秦傲天一眼,淡聲道.

上官梅遠又看向秦傲天,秦傲天也點頭,"不打了!"

上官梅遠頓時松了口氣,"那這一局就算平局吧!"

簡牧塵與秦傲天都沒有異議.

雖然洛清流還是覺得不值,打算再鬧一鬧,但他被東方焱那警告味十足的眼睛一瞪,一腔熱立馬熄火.

眾人雖然也覺得這個結果有些不盡如人意.

但神農谷與承天門都沒有話,也就輪不到他們發表意見.

簡牧塵與秦傲天行禮,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銀色面具,繼而轉身.

就在此時,他聽到秦傲天似乎是在自自語,"怎麼會不是呢?明明……很像"

簡牧塵眯了眯眸,腳步都未停歇,徑直走下擂台.

此刻,眾人也才看到簡牧塵的真正容顏.

劍眉冷眸,鼻若懸膽,眼如寒星.

確實是一表人才英俊非凡.

然而對于沐凝來,在看到這張完全陌生的臉時,她的心卻狠狠震動起來.

怎麼會……

她眼中的震驚漸漸彙聚成難以置信,卻又在碰觸到簡牧塵投來的宛如霞光噴薄一般的熟悉眼眸時,她眼底又一霎浮上了猶疑.

上篇:229 主動認輸     下篇:231 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