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1 何去何從  
   
231 何去何從

不是他?

是他?!

沐凝突然覺得自己腦子很亂,心更亂.

她看著簡牧塵一步步朝她走來,那是一張對她來完全陌生的臉.

可是他的眼睛卻又是如此熟悉,即使形狀稍稍改變,但依然霞光流轉,勾魂攝魄.

沐凝心中一霎翻湧起驚濤,她的眼神卻清冽冷漠,帶著一絲茫然與迷惘.

簡牧塵走到沐凝面前,他垂眸,居高臨下俯視著她.

在看到她眼底那一抹濃重的黯色與受傷後,他漂亮的眼睛黯了黯,嘴唇一動,似乎想什麼.

但又在瞥見秦傲天掃過來的不善眼神時抿了嘴.

"阿凝,給我時間,等這次回去我會給你解釋."簡牧塵看著沐凝那一瞬變得蒼白的臉色,他忽然有些心慌.

沐凝點點頭,長睫落下,掩去眸底戾色,卻是什麼也沒.

解釋,她還需要解釋嗎?

簡牧塵突然覺得心頭有一處像是被生生挖走,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吱吱吱!"土豪大人突然有些憂郁地躥了出去.

"牧塵,肩膀的傷要不要緊?"東方焱與顧長卿都在擔心簡牧塵剛剛挨的那一掌.

洛清流走過來想要查看簡牧塵傷勢.

"沒事!"簡牧塵捂住肩頭,有些尷尬地不想讓洛清流碰.

"臭子,師父又不是女的,你害什麼臊!你時候我還給你擦過屁股呢!"洛清流瞪著他那對晶亮的大眼睛,沒好氣道.

"住口!"簡牧塵聞眼皮頓時一陣狂跳,他尷尬地瞥了眼沐凝,青筋直跳地怒視洛清流.

"臭子,老子是在關心你呢——咦,你肩頭怎麼有血,還有牙印!"洛清流話音沒落,就眼尖地看到簡牧塵沒來得及捂住的部位有可疑的咬痕.

洛清流頓時眼睛一亮,指著簡牧塵,又看看沐凝,"嘿嘿嘿"的一臉壞笑.

沐凝莫名其妙抬頭看著洛清流.

"姑娘,塵塵是不是背著你在外邊亂來呀!"洛清流故意使眼色示意沐凝去看簡牧塵那布滿牙印血肉模糊的肩頭.

沐凝面無表地掃了眼簡牧塵肩頭的傷,黑眸凝了凝,她咬唇,轉身去了一旁.

簡牧塵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的身影.

"喂,臭子,你是不是干什麼壞事了?"洛清流八卦兮兮地用胳膊肘一搗簡牧塵,"姑娘看起來有些不太對勁呀!"

"該你上場了!心輸得褲子都找不回來!"簡牧塵收回視線,冷冷掃了一眼洛清流,轉身朝東方焱那邊走去.

他的聲音亦是冷得仿佛要凍僵萬物.

洛清流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他頓時斜眼看簡牧塵,撇嘴不屑道,"有玄冥石了不起啊!等老子找到烈焰石,到時候一個眼神就烤熟你個不敬尊長的臭子!"

簡牧塵坐下後,東方焱倒是沒什麼,只是歎了口氣.

幾人用千里傳音無聲交流.

而沐凝則是一直有些恍惚,她怔怔站在人群後發呆,以至于連後面幾場巔峰對決都沒心思去看.

直到眾人歡呼聲起,她方才知道東方焱洛清流以及顧長卿三戰全勝,而且比試十分精彩.

"美人,你怎麼在這啊,快來,要宣布最後進入前十的隊伍了!"軒轅緋只顧著看比武,一時沒關注沐凝,此時匆忙找來,拉了沐凝就往前擠.

待到站定,沐凝抬眸,眼神落在正與上官梅遠一起站在主台上的容楚身上.

這一瞬,她眼中神色刹那如墨云翻卷.

她終于明白為什麼前幾日她第一眼看到容楚時會覺得陌生了.

因為那雙眼睛,無神!

只是一眼,沐凝複又低下頭去.

此刻,她只感覺周遭驀地陷入了一片真空,她只能聽到她自己那顆無所適從的心在胸腔里寂寥地跳動著.

"吱吱吱!"土豪大人湊過來,有些不放心地用爪子的肉墊碰了碰沐凝臉蛋.

沐凝抬頭,她能感覺到來自于簡牧塵擔憂的眼神.

可是沐凝一眼都不想再看他.

上官梅遠開始宣讀最後前十名的隊伍.

神農谷是當仁不讓的第一名,承天門第二,軒轅斐的東海隊第三.

其余七支隊伍包括冷驚鴻率領的西涼隊,南疆密毒教,胡魯王庭右仁巴王爺率領的隊伍.

大乾容皓遠的隊伍,步清瀾率領的南疆百靈皇族,沐凝她們排第九.

最後一名則是北金的一支民間武林世家.

當上官梅遠將那根密毒教拿出的古樸簪子交給簡牧塵時,全場靜寂.

因為之前南疆密毒教就已經放出了風聲,稱那簪子里有云圖.

雖然眾人並不怎麼完全相信南疆密毒教的話,但此時當他們看到上官梅遠對那根簪子珍而重之的態度,眾人心里不由也跟著澎湃起來.

而步清瀾等人則一直心觀察著沐凝以及混在人群里某些人的神.

不過讓步清瀾感到疑惑的是,無論是沐凝,還是那幾個鳳神族的人在看到那簪子後,都沒什麼反應.

難道這並不是云圖?

步清瀾不由皺眉,他扭頭去看白韻兒,白韻兒也是迷惑不解的樣子.

她問過被她收買的在聖殿近身服侍沐凝的侍女.

知道沐凝平時最在意的就是那支形狀古樸的簪子,基本不離身.

而那*在懸崖上,她記得沐凝確實也有想拔簪子的動作,所以她才會猜測這根古樸的簪子里另有乾坤.

可是之後無論他們怎麼做,用盡了各種辦法,也沒有找到簪子的機關所在.

迫不得已之下,這才將簪子貢獻出來,一來是想借助天下人的力量.

二來,則是打算引出沐凝.

因為他們推測,如果這根簪子里確實有云圖,沐凝一定不會放棄.

屆時,只要她一打開那簪子,云圖現世,他們就再去奪回來.

可是步清瀾與白韻兒卻沒想到今年神農谷竟然會參加.

如今簪子落入簡牧塵手里,還真有些難辦了.

"各位,要開啟上元山的陣法,需要在清晨,今天天色已晚,明日一早,還請各位自行前往靈山口等候!"上官梅遠溫文爾雅道.

沐凝聽完,面無表地機械轉身,朝出口走去.

走了幾步,她頓了頓,因為她突然不想回去別院,可是除了別院,她又無處可去.

沐凝嘴角不由勾起哂笑,她果然是太依賴他了.

可是……

沐凝忽然在心里輕歎一聲,再次舉步前行.

這一晚,簡牧塵沒有出現,容楚卻是在半夜時分進來了.

他靜靜看著月光下少女熟睡的容顏,伸臂想要攬住她,可是少女卻似乎是無意識地躲開了他的碰觸.

她,還是猜到了嗎?

容楚狹長的鳳眸倒映著月光,流光一閃,他燦然的眸中便沉了黯淡.

今天在演武場上,她看他的眼神就讓他擔心.

難道,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一切還是終將無法逃避嗎?

當身側的溫暖消失,門"吱呀"一聲響過.

*上本來在熟睡的少女也在此刻睜開了眼睛.

只是她原本清麗奪目的雙瞳里卻沉了如那冬日霜雪般的寒冷與落寞.

……

當第二日清晨太陽升起的時候,中州南靈山入口處已經站滿了人.

除了那進入前十的十支隊伍,無緣進入的那些武林人士也都聚集在此,想第一時間知道這些人在上元山得到了什麼寶貝.

"鸞兒,你怎麼什麼都沒帶啊!"容雨晴背著一個大大的包袱,走過來看到沐凝竟然空著手,她不由一驚一乍,大呼叫起來.

"要帶什麼?"沐凝比容雨晴更加詫異.

尤其是當她看到容雨晴的丫鬟鈴蘭身上背的包更大,她都有扶額而歎的沖動.

"吃的喝的啊,我們可是要待整整兩天啊!不帶吃的喝的哪行?"容雨晴道.

"上元山那麼大,難道還沒有給你吃的東西?"軒轅緋風萬種地扭過來了,對容雨晴一臉鄙視.

"那也比不上自己家里的東西好吃呀!"容雨晴還是不想丟包.

"吱吱吱!"土豪大人齜牙,拍了拍它背上的包袱,竟然也和容雨晴一樣打了包.

看形狀好像是幾塊糕點.

大人它也覺得山上的東西肯定難吃死了.

沐凝無語.

"眾位,上元山的陣法即將開啟,老規矩,大賽魁首先一步進入,一個時辰後,其他隊伍才可以進去,按照名次,每隔一刻鍾進一隊!明日晚間,陣法會再次開啟,眾位必須在太陽下山前出來,否則陣法關閉,就要等明年仲秋才能再次開啟了!"上官梅遠站在一處山坡高處,朗聲道.

上官梅遠話音剛落,那靈山入口處就有無數金光冒出.

竟然是地上埋著的金晶反射起太陽光芒,一縷一縷,如有實質.

然後那縷縷金光慢慢彙聚到一起,朝靈山入口那一個絲毫不起眼的石門處射去.

簡牧塵趁著這金光尚未彙攏在一起之際,來到沐凝身邊.

他依然戴著銀色面具,露出輪廓剛毅的下頜.

"進去後不要亂走,心提防一些人,我會沿途留下記號,到時候跟著那記號走,明白嗎?"簡牧塵似乎很不放心.

尤其是當他看到步清瀾看沐凝時那狂熱的眼神時,心里就是一陣焦躁.

"嗯."沐凝點頭,淡淡應了一聲.

她還不至于不知輕重到無視自己性命的地步.

"心,不要和秦傲天,還有密毒教的人接近!"簡牧塵又湊近沐凝耳邊,悄悄叮囑.

"鸞兒,你師父對你真好!要是不知道你已經嫁人了,我還以為你們倆才是一對呢!"容雨晴在一旁看得嫉妒的要死.

她的侍女鈴蘭卻皺眉,扯了扯容雨晴的子,示意她不要瞎.

容雨晴也才反應過來自己了什麼,連忙吐了吐舌頭,又捂住嘴,不好意思道,"鸞兒,我瞎的,別介意啊!"

沐凝勉強扯出一抹笑,沒有多什麼.

但她卻也敏銳地察覺到來自右前方有一道挾了怒意的視線.

是秦傲天.

沐凝的心不由一跳,她又看了看簡牧塵冷靜的眼睛,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

因為她發現秦傲天對容楚的態度還真值得人深思.

是他將她送到容楚身邊,表面上看來,他對容楚確實一片慈父之心,還警告她不准做對不起容楚的事.

但容楚對秦傲天卻是如此防備如此避諱以及忌憚!

這似乎不符合容楚的個性.

不過,現在顯然並不是考慮這些事的時候.

因為那金光已然彙聚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束,照耀在石門中心那繁複的圖案上.

霎時間,石門發出轟隆隆的響聲,讓人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就在石門開啟的瞬間,原本還只看到蒼茫一片白霧靄靄的眾人眼前忽然開朗.

青翠欲滴,鳥鳴幽幽的上元山一瞬出現在了眾人眼簾內.

眾人頓時發出驚呼.

"東方谷主,請!"上官梅遠笑道.

東方焱抱拳,隨即進入.

在他身後,洛清流顧長卿以及簡牧塵魚貫而入.

臨進入前,簡牧塵忍不住再次回眸看了沐凝一眼.

沐凝目光飄遠,也不知是否注意到簡牧塵的那一眼.

待到神農谷眾人全部進入,便有中州王府的人搬出沙漏開始計時.

其余的九支隊伍只能原地等待.

但北金武林中人組成的那一隊人中一名五大三粗的大漢卻是等不及了.

"媽的,憑什麼我們就要晚一個時辰進去,到時候好東西都被神農谷挑走了,我們進去還拿個毛啊!"那大漢不停嘴地罵罵咧咧.

他一邊還拿眼瞅眾人,似乎是想找同盟.

但秦傲天與軒轅斐等人俱是面色平靜如水,站在那不動聲色,西涼睿王冷驚鴻亦是眼觀鼻鼻觀心.

沐凝幾人更不會理會他,也只有胡魯王庭的人有些動搖.

那大漢此其實也道出了眾人心思,眾人看著神農谷的人先進去,心里無不癢癢的慌.

但眾人更加不想因為一時之利得罪了中州王,萬一被驅逐,那就得不償失了.

那大漢本來還想沖過去,但被隊伍的首領呵斥過後卻也不大敢動了.

然而他不敢動,不代表別人不敢.

有圍觀的人見那陣法一直開著,就動了心思.

如果趁機進去,撈一把就出來,想必也很簡單.

于是,在一個時辰終于到了,其余九支隊伍依次按照每一刻鍾進一隊人的規則進入之時.

那人突然飛身而起,趕在沐凝她們之前,突然闖入.

眾人頓時一陣驚呼.

有人看著那人竟然這麼輕易就進去了,不由都在心里羨慕起來,更多的人也都動了心思.

眼看人群騷動起來,但是,也就是在此刻,眾人忽然只覺眼前一花.

霎時間,漫天血雨從石門內激射而出,隨即一具干尸像是垃圾一樣被扔了出來.

赫然便是剛剛進去的那個人.

眾人駭然.

因為每個人都看出,尸體上的傷口並不是人力所能造就.

這一刻,眾人不由都在慶幸,幸虧自己晚了一步,否則,肯定也要和這干尸一樣的下場.

沐凝在進入石門之際,突然感覺到有人在看她.

她回眸,立刻就對上白韻兒那陰狠得意的眼睛.

上篇:230 簡牧塵的真容     下篇:231 人渣是怎樣煉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