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1 人渣是怎樣煉成的  
   
231 人渣是怎樣煉成的

沐凝只來得及看了白韻兒一眼,就被軒轅緋容雨晴簇擁進了那道石門.

她顰眉,心里有不好的預感,但沐凝隨即便哂然一笑.

白韻兒從來都想置她于死地,只是從前她隱藏的比較深,原來的沐凝又傻乎乎的沒有發現罷了.

如今臉皮撕破,白韻兒也就不再裝了.

恐怕這一次兩天*的上元山之行,白韻兒已經為她准備了大禮呢!

沐凝心中冷笑,白韻兒就這麼想她死,可是,到底鹿死誰手還不定呢!

看來,這次出來,無論那件事有沒有辦成,白韻兒這個踐人都是留不得了!

沐凝一邊想一邊朝前走去,冷不丁身後有人猛地抓了她一把.

"喂,你往哪走,那邊是石牆!"軒轅緋急道.

沐凝莫名其妙抬頭,這才發現她竟然差點一頭撞到石牆上去.

"想什麼呢!這里雖然是上元山,但進來那麼多人,肯定不安全,你給我心點!"

軒轅緋一把拽回沐凝,少有地十分嚴肅.

沐凝剛想答允,就見軒轅大美人隨即就哭喪了臉,扯著沐凝的手,一臉悲憤道,"昨晚王爺跟人家了,你若是出來時,缺了一根頭發,他就要將人家送到大食國去!"

"你那麼怕他干什麼?"沐凝嘴角一抽,她摸了摸鼻子,訕訕道.

"能不怕嗎?你都不知道王爺有多壞……"軒轅緋絮絮叨叨.

不過她後面的話沐凝沒有聽清,因為她幾步走到右前方豎立的一面巨大且平整光滑的鏡面前站定.

"咦,有血漬!"青雪指著地面上那點點的痕,驚訝道.

"還是熱的,應該是剛剛進來那個人的血!"軒轅緋臉色沉重.

"還是趕緊進去吧!"沐凝突然覺得眼前這面鏡子十分詭異,站在這鏡子前,就像是被無數的眼睛盯住.

她想起方才那個人全身血都被放干的死狀,頓時有不寒而栗的感覺.

軒轅緋與容雨晴都沒有異議,幾人整理了一下,連忙繞過這面詭異的鏡子,往山里走去.

山路並不崎嶇,相反,進山的路十分平坦,到處都是草木蔥蘢.

走不到一刻鍾,沐凝抬頭看去,便見一座鍾靈毓秀的山峰出現在眼前.

沐凝心中不由驚歎,果然不愧是靈山之首,尚未進山,她就已感受到磅礴的清靈之氣.

只見滿目都是蔥翠的草木,各色奇花異草掩映在薄霧中.

遠遠看去,好似入了仙境.

"咦,這里有好幾條岔道,到底哪條才是上山的路?"容雨晴問道.

沐凝走近一看,確實發現就在她們面前有七八條路.

她皺了皺眉,走過去將每一條路都細細查看了一遍,隨即指著其中一條,"走這邊!"

"鸞兒,你確定?"容雨晴卻顯然有些疑惑.

她剛剛也看到容皓遠給她留的記號了,與沐凝所指的並不是一條路.

"吱吱吱!"土豪大人跳下來,從不遠處的草縫里取出一根銀針.

"這是主人的針!"青雪驚喜叫道.

"就走這條,肯定是簡牧塵留的記號!"軒轅緋眼睛亦是一亮,率先就往山里沖.

容雨晴雖然很想去找她大哥,但又見沐凝她們都走了,她也不好單獨行動,只好也跟在後面.

就在沐凝幾人身影消失在其中一條山路上之時,從另一條道上現出幾條人影.

"殿下,要跟著月女她們嗎?"一名南疆中年武者問道.

步清瀾本就蒼白泛青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

他恨恨盯著沐凝已經走遠的身影,心里充斥著憤怒.

沐凝這個踐人,當初被許給他時,成天端著身份,冷冰冰的從來都不給他好臉色看.

甚至連碰一下都不讓!

如今她卻在容楚和簡牧塵這兩個男人中左右逢迎.

步清瀾久經風月,他自然一眼就看出無論是沐凝看容楚與簡牧塵的眼神,還是簡牧塵與容楚對待她的態度都很不對勁.

想必沐凝同這兩個男人都有不正當的關系!

這也讓步清瀾愈發氣恨.

和他在一起時就是楨潔烈女,現在遇到地位更高的男人了,立刻就變成蕩婦!

步清瀾暗暗發誓,他一定要讓沐凝後悔!

"跟上去!"步清瀾一瞬冷聲下令.

幾道鬼魅般的身影瞬間也沿著沐凝她們所走的路跟過去了.

就在步清瀾等人身影消失的一瞬間,從另一條山道上又下來幾人.

"教主,我們也走這條路嗎?"一名黑衣老者問道.

"走!"密毒教主沉了沉眼,想起昨夜與白韻兒一番顛龍倒鳳後她所承諾的事,他原本的顧慮也都不見,心中頓時對沐凝起了殺機.

密毒教的幾名黑袍者都跟在密毒教主身後上了山.

上元山依舊平靜安甯,可是在這平靜的表面下,卻有洶湧暗潮湧動.

沐凝越往山間走,就越覺得心里有些不安.

她總覺得身後有無數雙惡毒的眼睛正暗中窺伺著她.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非常不安,它不停朝後面看著,一邊催促軒轅緋等人快點走.

可是容雨晴與鈴蘭背著兩個大包袱才走一會就已經氣喘噓噓.

她們兩人也拖慢了沐凝她們的行進速度.

青雪主動幫著負了一部分重,但還不待幾人繼續前進.

沐凝就看到一身白衣的步清瀾搖著折扇,故作瀟灑地從山路那頭走來.

"真巧!"步清瀾貪婪地凝望著沐凝絕美清麗的玉顏,裝出一副偶遇的模樣,"怎麼阿凝你也走這條道?"

"步太子似乎比本妃還要早進來一刻,怎麼竟然落在了我後面?"沐凝眯眼,冷聲道.

"自然是因為本殿原先走的那條路不對,本殿這才轉到這里!"步清瀾臉不氣不喘地道.

沐凝挑眉,眼底閃過冷笑.

一刻鍾能走多遠,這就能發現走錯了路?

恐怕步清瀾一直就是躲在一旁故意等著她,然後尾隨過來的.

沐凝扭過頭去,不想搭理步清瀾.

但步清瀾卻像牛皮糖一般甩不掉,他見沐凝不走,竟然也等在那.

軒轅緋原本要發火,但她也不是沒腦子的,知道在這僻靜之處,如果步清瀾發難,自己這邊五個女人不一定能討得好去.

于是她也只得忍了一口氣,用身體擋住步清瀾投在沐凝身上的視線,招呼了一句,"走!"

沐凝她們一走,步清瀾立即就跟了上來,他故意與沐凝並排走,即使中間隔著軒轅緋,他仍然不停找話.

但步清瀾在女人堆里混久了,無論是語還是行為都帶了輕佻.

這讓沐凝心里對他更加厭惡.

她都不明白鳳神族的那些人是眼瞎了嗎,竟然將她許配給這樣的男人!

步清瀾見沐凝始終低頭走路,理都不理他一下,心頭火起,他猛地伸手去拉沐凝.

"本殿在和你話,你聾了嗎?"

沐凝根本就不等步清瀾近身,輕盈一轉,人已經飄身到一丈開外.

清晨的陽光下,她冷冷盯著步清瀾,眼睛冷若冰霜,"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沐凝,你別給臉不要臉!"步清瀾額頭青筋猛跳,他眼底充斥著血色,已然暴怒.

"步清瀾,給臉不要臉的是你!"

沐凝覺得自己還從來沒見過像步清瀾與白韻兒這般的無恥之徒.

曾經那樣傷害她,現在竟然還有臉裝著像沒事人一般?

"沐凝,你敢這樣對本殿話!"步清瀾似乎對沐凝的無禮難以置信.

沐凝嘲諷一笑,"你自己做過些什麼,你心里清楚!"

"你,你都想起來了?"步清瀾聞,心里突然有些發慌.

如果被鳳神族的人知曉他曾經暗害月女,那麼不僅他與沐凝的婚事會作罷,對他在百靈皇族的地位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那些老不死的大臣們一直對他就有很大的意見,當時會對沐凝下手,也是他太想拿到云圖.

因為只要得到云圖,他就有能力逐鹿天下,更有數不盡的珍寶予取予求.

可是事卻被白韻兒那個蠢貨破壞,他拿到那根簪子後,即使知道那十有八,九就是云圖,可是卻沒能力打開.

無奈之下,他才通過密毒教將簪子呈給中州王,作為大賽的彩頭.

卻不想最後竟然便宜了簡牧塵!

如今云圖落入簡牧塵之手,勢必很難奪回,他若是再失去與鳳神族的聯姻.

一旦鳳神族徹底放棄了他,那他這本就坐的不穩的太子之位就更加岌岌可危了.

想到這里,步清瀾忽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連忙朝沐凝走近幾步,急切道,"阿凝,你聽我,害你那件事都是白韻兒那個踐人干的,我一直都在找你!"

沐凝覺得再和步清瀾下去,她一定會忍不住就在這里殺了他!

"我也不介意你已經嫁人了,只要你能重新回到我身邊,我什麼都依你,可以為你解散東宮,從此都不再碰其他女人!"

步清瀾見沐凝仍然不為所動,心里更加著急,他狠狠心,決定用這個來*沐凝.

"你你不介意我嫁人?"沐凝仿佛驚訝了,她挑眉,雙目灼灼凝視步清瀾.

步清瀾見沐凝終于有了反應,心中一喜,他點頭,深款款道,"只要你能回到我身邊,我不會介意你已非完璧之身的!"

"那我是不是還要感謝步太子你如此大度呢?"沐凝氣極反笑,她現在突然覺得當初她所挨得那一劍還真是值了.

若非如此,她又怎麼能看清步清瀾這個人渣的本來面目?

"阿凝!"步清瀾見沐凝笑了,眼睛就是一亮,他疾走幾步,想要去抱沐凝.

"我們走!"沐凝卻厭惡地躲開了步清瀾的碰觸,對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的軒轅緋容雨晴等人冷聲道.

"吱吱!"土豪大人立即從軒轅緋肩頭躥了過去.

在路過步清瀾時,大人它還不心撅了屁,股,放了個臭屁.

"噗!"步清瀾剛開口要繼續挽留沐凝,恰好被土豪大人那個臭屁熏到,頓時嗆得他捂著嘴連連做嘔.

土豪大人鄙夷地掃步清瀾一眼,敢跟大人它家主子搶阿凝?

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

不過,土豪大人倒是摸下巴,綠眼睛賊兮兮轉動起來.

今天聽來的消息可是很有價值呢,一定要透露給主子知道!

軒轅緋與容雨晴趁步清瀾沒反應過來,急忙撇過他,簇擁著沐凝朝前走.

可是,雖然幾人已經好奇得要死,但她們看沐凝臉色非常難看,也就不敢在這時候發問.

"站住!"步清瀾見自己都做了這麼大的讓步,沐凝竟然還是無動于衷,他原就暴戾的性頓時徹底爆發.

既然沐凝如此不知趣,與其留著她去向鳳神族告狀,不如就在這里殺了她.

這樣一來,簡牧塵就算拿到那根簪子,他也得不到云圖.

而且他步清瀾得不到的女人,憑什麼要給其他男人享用!

步清瀾眼底布滿了殺氣,他猛地捏緊了手掌,做了個手勢,隨即眼神陰戾地朝沐凝一步步走去.

跟著步清瀾進來的那四個武士都是對他死忠的心腹,步清瀾一下令,他們便飛身從兩旁直朝沐凝攻去.

"姐心!"走在最後面的青雪首先發現了不對勁,她頓時一聲驚呼,飛身上去將沐凝撲倒.

也就是在此刻,沐凝忽然感覺從斜剌里湧來一股讓人心膽生寒的強烈殺氣,堪堪貼著她的頭皮掠過.

"嗯!"沐凝只聽身後傳來青雪吃痛的悶哼,她一驚之下,連忙翻身,扶住青雪.

"怎麼樣?"

"沒事!"青雪擦了一把嘴邊的血,神色冷厲,"姐,前面有埋伏!"

沐凝一扭頭,發現山道前方果然黑霧彌漫,應該是有人設了陷阱正等著她們.

軒轅緋容雨晴她們也已經與步清瀾的人打起來了.

不過容雨晴和鈴蘭顯然不是那兩個武士的對手,應付有些吃力.

若不是土豪大人不斷在旁邊助攻,干擾了那兩名武士,容雨晴早就支撐不住了.

現在青雪又受了傷,前有埋伏後有追兵,如此夾擊之下,她們的勝算真的非常!

但即使如此,沐凝卻也知道不能就此放棄,她咬了咬牙,手指一動,轉瞬便身如輕盈的風旋過,一霎繞到步清瀾身後.

隨著她的動作,一縷縷淡若清風的粉末隨風飄向步清瀾以及正在酣戰的幾人.

"趴下!"沐凝隨即一聲冷喝,她中利箭頓時如簧激射而去.

軒轅緋等人也是反應奇快,沐凝聲音響起的刹那,她們幾人就反射性地趴倒在地.

而那幾名黑衣武士卻在看到無數鋼針般的利箭射來時,渾身猛地一僵.

他們竟然完全不能控制身體的動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鋼針透體而過.

這一刻,連步清瀾都被震驚了,但此時的他同樣無法動作.

沐凝則是匆忙扶起軒轅緋等人,又給她們解了迷粉,這才准備繞道離開這里.

但顯然有人並不想放過她們,一道陰森森的聲音隨即響起,"今天一個都別想走!"

上篇:231 何去何從     下篇:233 光天化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