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3 光天化日  
   
233 光天化日

沐凝聞聲,連忙抬頭看去,只見一名身材異常高大,滿臉刀疤,眼珠灰白的男人正從對面山道的重重黑霧中走來.

竟然是南疆密毒教主!

沐凝的眼睛眯了眯,"密毒教主這話什麼意思?"

"只怪月女你的命太值錢,有人花了大價錢要收你的命!"密毒教主看著眼前清靈美麗的少女,心里也是一陣可惜.

但他隨即想到白韻兒承諾他的事,頓時就將這一絲憐香惜玉的心思拋之腦後.

密毒教主眼光冰冷地盯著沐凝.

現在可是殺她的好機會,否則一旦等她與簡牧塵彙合,再想動手就難了.

只要現在殺了她,蒼炎神珠就是他的了!

一想到這點,密毒教主就覺得渾身燥熱.

"收我的命?"沐凝挑眉,冷笑道,"那可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那就試試!"密毒教主閑庭信步般朝沐凝走去,那張丑陋的刀疤臉在清晨陽光下泛著猙獰的可怖.

"我們不是他的對手!"軒轅緋也有些緊張了.

雖然剛剛沐凝射殺了兩名步清瀾的手下,但現在有密毒教主在,如果他和步清瀾同時發難,她們這幾人根本就沒有勝算.

"拼一拼吧!"沐凝雖然早就知道自己這一趟肯定不會順利,但她也沒料到竟然會不順到這種地步.

還是太大意了!

沐凝手指中夾了個彈丸,她雙目灼灼盯著密毒教主與步清瀾.

只等這兩人有什麼動作,她就立即扔出這顆毒霧彈.

就是拼個魚死網破,她也不願死在這兩人手上.

密毒教主也發現沐凝手中那一點色,他不由皺眉,腳步頓住,不敢再上前了.

而步清瀾此時則很猶豫,他剛剛已經對沐凝動手,如果今天不除掉她,出去後一旦這里的事敗露,于他將是一個很大的麻煩.

所以剛剛當他看到密毒教主出現後,心里非常高興.

現在只要密毒教主動手殺了沐凝,就算鳳神族的人知道了,也怪不到他頭上.

須臾之間,沐凝已經讓土豪大人將解藥分發給了軒轅緋幾人.

她隨即將那一粒毒丸扔出.

猩色的毒霧霎時彌漫,沐凝趁著密毒教主掩鼻後退的刹那,借助毒霧的掩護,幾人連忙就跑.

但沐凝顯然還是低估了密毒教主的能力.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身後便有疾風撲來.

沐凝猛地一低頭,那凌厲的風立刻貼著她背脊越過,打在前面山道上,霎時擊落了半處山石.

"姐,你先走!"青雪立刻轉身迎上密毒教主的攻勢.

但她剛剛受傷,哪是密毒教主的對手,不過幾招,就已被一掌擊中,口中鮮血噴湧,身似浮萍般飄起.

沐凝一把接住青雪,給她喂下一粒藥丸,隨即她便與密毒教主過起招來.

但密毒教主天生神力,他的肌肉比鋼鐵還要硬.

沐凝接了他一招,就覺得胳膊發麻,又酸又痛,她再不敢和密毒教主硬碰硬了.

只得借助靈敏身法同他周,旋.

步清瀾此時也跟了上來,但他一直站在遠處看著,絲毫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

沐凝心中不由對他更加鄙夷了幾分.

軒轅緋想幫沐凝,但是步清瀾那剩下的兩個手下纏住了她.

容雨晴與鈴蘭也被步清瀾拖住,青雪重傷.

沐凝氣恨不已,但她又不敢分神,這個密毒教主招式詭異,招招狠毒.

沐凝眼看已經落了下風.

而且沐凝沖密毒教主撒下的毒粉也都被他掌風逼開,只有少量被他吸進.

但這點毒粉對于密毒教主來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沐凝體力漸漸不支,眼看那密毒教主蒲扇般的大掌當胸擊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驚恐大叫,猛地躥過去,照著密毒教主眼睛就撓了下去.

但密毒教主子一揮,一把扇開土豪大人,罡風撞得土豪大人跟斗連翻.

而密毒教主接著一掌打向沐凝.

沐凝眼前一花,剛想勉力抵擋,突然就聽聞耳邊傳來一聲爆吼.

"哪個狗娘養的雜碎,竟敢打老子的徒孫!老子打不死你!"

隨即一道人影氣勢洶洶沖了過來,提著劍就朝那密毒教主劈頭蓋臉打了下去.

洛清流是真的在打,他根本就沒用他神農谷曠世絕妙的劍法,就是一頓胡亂敲打,顯然是氣的狠了.

在沐凝面前還是趾高氣揚,武力值超強的密毒教主到了洛清流這里,竟然只有被動挨打的份.

沐凝連忙後退,洛清流一人單挑密毒教主還有步清瀾三人,竟然也不落下風.

眼看密毒教主被洛清流揍得滿頭都是大包,臉也腫了,身上衣服都成了爛布條.

沐凝原本胳膊酸痛難忍,正苦著臉,揉不是,不揉也不是,此刻也忍不住笑了.

因為那密毒教主的形象實在太好笑了!

就像是被蜜蜂叮了滿頭滿臉的大包,要多淒慘就多淒慘.

步清瀾見密毒教主被揍成這樣,他心中恐懼,不敢再待下去.

他已經損失兩個手下了,再不去尋找能解他蠱毒的藥草,他這一次就得無功而返.

至于沐凝,如今臉皮已經撕破,他不殺她也不行了.

但如今她有人護衛,他肯定打不過洛清流,所以也不急于這一時.

這麼一想,步清瀾立即神色複雜的看一眼沐凝,隨即一揮手,轉身就走.

"敢糾纏老子徒弟的媳婦,找死!"但洛清流哪會就這麼放過步清瀾.

只見他長劍脫手而去,挾著凌厲的劍氣,一霎刺到步清瀾後心.

"殿下心!"步清瀾的一個手下連忙撲過去,以身體擋住步清瀾.

那長劍頓時將那人刺了個對穿.

步清瀾一轉身就看到那力道不減的長劍穿過他那個手下朝他刺來.

頓時嚇得步清瀾連忙倒退幾步,面色大變.

雖然那劍勢已去,卻還是牢牢釘在了他面前,離他身體不過尺許距離.

這一瞬,步清瀾頓時嚇得腿腳發軟,一屁,股癱坐在地,額頭冷汗涔涔,臉都白了.

"殿下,快走!"另一名僅剩的武士急忙雙手托在步清瀾腋下,拋下一顆煙霧彈,狼狽拖了他就走.

洛清流忙著揍密毒教主,無暇顧及步清瀾.

沐凝她們離得遠,又有煙霧遮擋,是以也就沒去追步清瀾.

此時的密毒教主也反應過來,而且他還從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心里氣恨,正試圖用密術對抗.

不過還沒等他使出密術來,就見對面山道上正急速掠來一道黑衣身影.

是簡牧塵!

密毒教主心頓時一沉,一個洛清流他就已經應付不來,如果再加上簡牧塵——

那麼今天他不但殺不成月女,反倒是連他自己也要交代在這里.

密毒教主一時心慌意亂,他再不敢戀戰,虛晃一招,飛身就逃.

洛清流跟著後面追,一邊追一邊罵罵咧咧繼續痛打落水狗.

直打得密毒教主抱頭鼠竄,哪還有一教之主的尊嚴.

簡牧塵則是一把抱住沐凝,"有沒有受傷?"

他緊張問道.

沐凝身體一僵,她扭了扭,有些不自然地想要掙脫他的懷抱.

簡牧塵也才意識到還有很多人在場,他自然地松開沐凝,又溫柔問了一聲,"怎樣?"

"沒事!"沐凝低頭,垂下子,明顯就是不想和簡牧塵多的樣子.

簡牧塵眼神一黯,也沒再多問,他牽了沐凝的手,"走吧!"

"青雪受傷了!"沐凝有點擔心.

"姐,我沒事!"青雪連忙搖頭.

簡牧塵回眸,順手拋了個藥瓶給青雪,聲音冷漠道,"服三顆!原地運功一刻,一會自己上山!"

"是!"青雪恭敬應下,立刻按照簡牧塵吩咐服了藥丸原地調息.

沐凝皺了皺眉,她是有些擔心青雪在這會遇到危險.

"奴婢在這等青雪姐!"鈴蘭連忙道.

沐凝點頭,剛剛洛清流去追打密毒教主了,一時三刻回不來,這里應該暫時安全.

于是這回她也沒掙紮,就這麼任簡牧塵牽了手,往山上走去.

軒轅緋與容雨晴默默跟在後面,神複雜.

走了約摸有兩刻鍾,沐凝便見前面有一處平坦之地,東方焱和顧長卿都在,地上還散著幾個紮口的袋子.

沐凝好奇,就想去打開看看,"里面是什麼?"

簡牧塵敲了沐凝腦袋一下,"都是藥草,回去再看."

沐凝摸了摸腦袋,有些不悅地看了簡牧塵一眼.

"吱吱吱!"這時,土豪大人也湊了過來,聳著個鼻子在那些袋子上左聞又嗅,一邊拿眼睛瞥簡牧塵,一邊還在那邊吱吱吱的好像是自自語.

然而簡牧塵的臉色卻在這一刻變了.

即使戴著面具,也掩不住他此刻漸漸變得難看的臉色.

唇線抿緊,他狀若不經意地去拉沐凝右臂.

但他只是剛剛碰到沐凝胳膊,就聽到她悶哼一聲,已經慌忙縮回了手臂,皺著眉頭,難掩痛苦.

"怎麼回事?哪里受傷了?"簡牧塵急了,他忙要去查看沐凝胳膊.

"了沒事!"沐凝卻眼神躲閃,什麼也不讓他碰.

"沒事會痛成這樣?"簡牧塵怒道.

沐凝似乎還是第一次看到簡牧塵對她發怒,不由愣了愣.

簡牧塵隨即抓了她就朝一旁的山洞里走去.

軒轅緋與容雨晴一臉若有所思地看向土豪大人,以眼神詢問那兩人到底什麼關系.

"吱吱吱!"土豪大人攤爪,一臉純潔.

一副不知道她們在問什麼的樣子.

東方焱和顧長卿也就朝那邊看過去一眼,隨即收回視線,又開始清點起藥草來了.

簡牧塵抓了沐凝進那邊山洞後,就開始擼她子.

但沐凝今天穿的是窄,口太緊,擼不上去.

簡牧塵就換了個方向,從上面褪.

"喂!"沐凝頓時怒了,她死命扒緊了衣襟,氣惱地瞪簡牧塵.

這厮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扒她衣服就扒她衣服,也不怕人看見!

"讓我看看胳膊傷的怎樣."簡牧塵卻不理沐凝,他輕飄飄瞟她一眼,手下不停,已然褪下了她右邊衣.

"沒事!不要你管!"沐凝想走,但這處是山洞,其實就是個凹進去的石縫,十分淺,並且窄.

簡牧塵往洞口一攔,沐凝根本就出不去.

"再不讓我看,心你半個月胳膊都抬不起來!萬一骨頭斷了——"簡牧塵見沐凝如此倔,他氣的狠了,忍不住出嚇唬她.

果然,沐凝一聽這話,也是猶豫了下,她胳膊確實疼的厲害,她也是擔心會不會骨折.

算了,讓他看吧,全身都被看光了,還怕露個胳膊嗎?

這麼一想,沐凝也就不管了,舉起她已經痛的快要麻木的胳膊遞給簡牧塵,"痛死了!"

簡牧塵心中輕歎一聲,心接過那只藕白的臂膀,細心查看起傷勢.

此時,軒轅緋與容雨晴就站在石洞外,雖然簡牧塵高大的身軀完全將沐凝嬌籠罩,兩人只能看到他背影,其他什麼都看不到.

但兩人俱是大張著嘴,一臉呆樣,尤其是容雨晴,她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她此時的心了.

她再眼拙,也能看出沐凝這位年紀輕輕就聞名天下的師父對她的意可不一般.

而且雖然他是在查看她傷勢,但怎麼就讓人覺得哪里透著一絲不對勁呢!

沐凝被簡牧塵遮的嚴嚴實實,她自然不知道軒轅緋與容雨晴此時已經凌亂了.

"喂,輕點!痛死了!"沐凝陡地一聲慘叫,她忙不迭要收回胳膊.

"別動,骨頭沒事,得將淤血揉開,否則半個月內你都別想抬胳膊!"簡牧塵嚴肅道.

一邊他還一邊給沐凝塗著藥,然後揉開.

沐凝眼淚汪汪,只得咬牙忍著痛.

而且簡牧塵一看沐凝這強行忍痛的可憐模樣,他就心頭火起,"是那個南疆密毒教主?"

"嗯!"沐凝點點頭.

簡牧塵沒有再多,但他一霎沉冷如冰封的眼神還是泄露了他此刻的心境.

好半晌,簡牧塵方才停手,沐凝感覺被他揉了之後,她的胳膊確實不像剛剛那麼痛了.

她正准備穿好衣服,就聽山洞外突然傳來一道冰冷憤怒的聲音.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在干什麼!?"

沐凝一驚,連忙從簡牧塵肩膀處伸出腦袋朝外看.

這一看,她只見秦傲天正一臉怒色地捏著拳頭瞪著她和簡牧塵.

沐凝心頭頓時一陣狂跳,她扯了扯簡牧塵子,示意他回頭.

簡牧塵看沐凝一眼,眼神中透著一絲深思.

其實他早就知道秦傲天在外邊,只是他一心給沐凝揉開胳膊上的淤血,沒有在意罷了.

"你去應付吧,我胳膊疼,我就不出去了!"沐凝縮了縮脖子,她躲在簡牧塵身後,什麼也不願正面面對秦傲天的怒火.

"秦門主,你未必管的太寬了!"簡牧塵一挑劍眉,語氣有些不善.

上篇:231 人渣是怎樣煉成的     下篇:234 山中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