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4 山中遇險  
   
234 山中遇險

"我管的寬,還是簡教主行為偏失,騙哄他人之妻!"秦傲天已然怒不可遏.

"就算是本座騙哄,也該是苦主來問責,如今容楚都沒話,秦門主又是以什麼身份苛責于本座?"

簡牧塵亦是毫不讓步,他眼神冷厲,冷冰冰的語氣仿佛帶著寒風,一瞬讓這一處的溫度猛地降了下去.

"你——"秦傲天氣結,偏偏他又不能出他與容楚的關系,只得將氣撒在沐凝身上.

"你身為容楚正妃,怎可做出此等喪失楨潔之事?"

"我沒有啊!我與師父清清白白,沒有做對不起王爺的事!"這種時候,沐凝哪會承認,連忙搖著頭,一臉無辜的模樣.

不過這話的時候,她眼睛卻瞥向簡牧塵,也故意咬重了"清白"這兩個字.

"好!好一個清清白白!"秦傲天,怒極反笑,他鷹隼般的眼神陰鷙盯著沐凝,眼底一霎掠過嗜殺的血色.

沐凝心頭突地一跳,忽然覺得後背都滲出了冷汗.

簡牧塵見沐凝看他,他也垂眸凝望她.

當他聽到她他們之間清清白白時,他面具後的劍眉一挑,眼睛里似有異樣的光掠過.

他緊緊握住了沐凝素手,他是在以他的方式讓沐凝安心.

只是一眼,沐凝的眼睛就從簡牧塵身上移開,清清淡淡,云淡風輕.

簡牧塵的眉一霎蹙起.

秦傲天沒有再話,只是狠狠瞪了沐凝一眼,轉身走了.

此時洛清流也回來了,一看到秦傲天,他立馬炸毛,大吼一聲,沖過去就要打架.

"回來!"東方焱伸手一抓,提了洛清流衣領,就將這暴躁的家伙給捉回來了.

"師父,秦傲天那王八羔子又欺負塵塵!老子要去打死他!"洛清流四肢亂動,掙紮道.

"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進來是干什麼的?"東方焱怒的一巴掌拍在洛清流腦袋上.

洛清流立馬蔫了.

"阿凝,你們幾個跟著師父吧!不要亂跑!"簡牧塵見鈴蘭扶著青雪也過來了,于是吩咐道.

"那你去哪?"沐凝下意識抬眸看他,問道.

"我與師兄師尊去的地方危險,你不能去!"簡牧塵溫柔道.

沐凝點點頭,隨即垂了眸,她掙開簡牧塵大手,往前走了幾步,到洛清流邊上,問道,"我們去哪?"

洛清流眼睛晶亮,"當然是去黑吃黑了!"

"啊?"沐凝愣住.

"你跟我來就知道了!"洛清流興沖沖道.

當下,洛清流拉了沐凝就走,軒轅緋與容雨晴還在那傻站著.

"你們不去嗎?"沐凝回頭問兩人.

軒轅緋想了想,搖頭,"我還是去找我大哥吧!"

容雨晴也點頭,"我也去找我大哥!"

她們兩個是都覺得洛清流太不靠譜了,所以根本就不敢跟著他.

沐凝也沒勉強,只是回頭招呼了一聲,"鈴蘭,青雪拜托你照顧一下!"

隨即她便跟著洛清流走了.

土豪大人自然是跟著沐凝的.

不過,沐凝接著便意識到洛清流究竟有多不靠譜了.

他所謂的黑吃黑,竟然是帶著她專找以前進入上元山,卻死在這里的人的尸首,從那些枯骨身上找寶物.

沐凝無語.

不過她卻也發現,這些人身上還真有些好東西.

到午後時,洛清流身上的袋子就已經裝的滿滿當當,而且他還都是只挑價值連城的寶物之類.

尋常金銀他根本看不上眼.

沐凝開始時還有心理負擔,覺得拿死人的東西多有不敬,不過她隨即就意識到這想法真是大錯特錯.

尤其當她看到就連土豪大人都擄了不少寶貝,沐凝也就放開了.

兩人這一整天可謂是大大的收獲.

待到洛清流將東西找了個地方藏好,他又神秘兮兮道,"姑娘,等明天晚些時候,帶你看好戲!"

"這里能有什麼好戲?"沐凝心里一直惦記著要找紫梧,所以對洛清流的話有些心不在焉.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洛清流倒是賣起了關子.

沐凝也沒在意,她只問道,"你知道哪里有紫色的梧桐嗎?"

"找那個干什麼?"洛清流正摘了個翠綠的果子在啃,聞不由驚訝道.

"好奇,隨便問問!"沐凝卻不能出她的秘密,只能隨口扯了個理由.

"那東西據是鳳凰涅槃的地方,通常都是在月明之夜才會顯露蹤跡,而且位置都是在十分陡峭的懸崖邊."

洛清流三兩口啃完果子,扔了那果核,一臉鄭重以及擔心地對沐凝道,"姑娘,你可別自己跑去找啊,那玩意玄著呢."

頓了頓,他突然又嬉皮笑臉道,"你就算要去,也要叫上塵塵哦."

"……"沐凝忍不住斜眼看洛清流.

她聽他前面的話還覺得挺正經,怎麼最後一句聽起來這麼別扭呢!

"姑娘,你是不是對塵塵有什麼誤會啊,我跟你,塵塵他身世很可憐的,特別不容易,他如果做了什麼惹你生氣的事,肯定也是有很大的苦衷……"

洛清流見沐凝不理他,于是又開始跟在後面絮絮叨叨幫簡牧塵起好話來.

沐凝眉心直跳,簡直忍無可忍,"夠了!"

洛清流連忙閉嘴.

"吱!"土豪大人在一邊捂嘴偷笑.

眼看太陽快要下山了,這一座上元山很大,再不找落腳的地方,夜里恐有野獸出沒.

沐凝正想著要去哪,就見簡牧塵不知何時竟站在了她身後.

"過來!"他見沐凝看他,眼神有點冷.

沐凝皺了皺眉,有些不大願意和他近距離接觸,于是就站著沒動.

這回簡牧塵眉頭皺的更緊了,他直接過來一把拉住了沐凝的手.

沐凝下意識想要掙脫,但她一看簡牧塵那臉色,轉念一想,又放松了不再掙紮.

簡牧塵就這麼牽著沐凝,洛清流與土豪大人在後面亦步亦趨,三人一狐狸很快來到快到山頂的一處山洞前.

沐凝一看,這山洞的位置還挺不錯.

而且她還發現除了神農谷的人,其他幾支隊伍竟然都在此處.

軒轅斐與容皓遠兄妹,就連被洛清流打得抱頭鼠竄的南疆密毒教主以及只剩一個手下的步清瀾也都在.

不過,這些人卻只能窩在洞外,洞里面自然是被神農谷的眾奇葩占據了.

而且密毒教主被洛清流揍得那一發顯然也是傷了他的元氣.

此時只見他坐在那一動不動,再沒了之前的張揚囂張.

簡牧塵牽沐凝進來時,步清瀾猛地抬頭,一對怨毒的眼睛盯在沐凝面上.

沐凝根本對他視若無睹.

簡牧塵讓沐凝坐在了最里面,他往她身邊一坐,立刻就擋住了洞外投來的視線.

太陽終于沉落,秋日山間的夜晚,溫度很低,山洞內外都點起了火堆.

顧長卿正在火上烤羊和兔子.

瞬間,那香味就已彌漫開來,沐凝中午就和洛清流吃了點果子以及搶了土豪大人一塊糕點充饑.

此時一聞到這烤肉的香味,她頓時饑腸轆轆.

是以簡牧塵將最鮮嫩的羊腿遞給她時,沐凝好不扭捏就接了過來.

簡牧塵看著她那滿嘴冒油的吃相,不由失笑.

土豪大人也是在一旁啃肉啃的不亦樂乎.

軒轅緋在外面看得眼饞,也湊過來想要肉吃.

但她又不敢找神農谷的人要,只得去蹭沐凝.

沐凝就去看簡牧塵,簡牧塵受不得她這眼神,趕緊分了軒轅緋一大塊肉讓她滾蛋.

吃完晚飯,夜色漸漸黑了,沐凝本來還想出去查看一下地形,看能不能發現紫梧.

但簡牧塵將她看得很緊,就連她要去解他都跟著.

這讓沐凝十分無奈,卻又拿他沒辦法.

因為她知道密毒教主與步清瀾都在這,秦傲天又是個潛在的危險,簡牧塵這也是為她好.

所以她也只能忍了.

就是沐凝覺得她解時他也在旁邊,實在讓她難堪,出來時就憋了個大臉.

簡牧塵笑著捏她臉蛋,"什麼都被我看過了,害什麼羞!"

他不還好,這話一出口,頓時就見沐凝變了臉色,一雙清麗烏黑的大眼猛地抬起.

帶著冰冷的怒火瞪著他.

簡牧塵嘴角的笑僵住,知道自己是戳到她痛處了,可是此時無論是分辨還是道歉好像都不太合適.

他也只好移開目光,訕訕地摸了摸鼻子.

沐凝扭頭自己進了山洞,她氣簡牧塵的孟浪,根本就不想再和他有任何接觸.

恰好青雪給沐凝送了水進來,沐凝便讓她坐自己身邊,想要借此隔開簡牧塵.

夜,漸漸深了.

仲秋的月如銀盤一般掛在天邊,明亮耀眼.

沐凝累了一天,此時已經有些昏昏欲睡,她覺得身上有些冷,白天受了傷的胳膊也在隱隱作痛.

她不由抱緊胳膊,眉頭也緊緊蹙起.

朦朧中,似乎有火熱靠近她,一霎將她籠罩,冷意不再,就連胳膊上的酸痛也慢慢消去.

沐凝眉心漸漸舒展開,她也無意識地主動向那熱源靠近.

簡牧塵打發走青雪後,就抱住了沐凝,他見丫頭睡得迷迷糊糊一個勁往他懷里鑽.

不免心頭的火苗被撩撥地簇簇燃燒起來.

腦海里一時充斥的都是她的美好,簡牧塵立刻動起了心思.

但他隨即就反應過來,現在可是在上元山上,先不他們是露宿荒山,就是外面那麼多雙眼睛盯著.

如果他是在這將丫頭給吃了,就算他找到隱蔽地方,恐怕丫頭從此都不會原諒他了.

簡牧塵忍了又忍,才堪堪將那縷邪火壓下.

但他看懷中少女實在嬌美,還是忍不住低頭吻住了她.

沐凝在睡夢中感覺到不對勁,她她睜了睜眼睛,纖長睫羽一顫,瞬間撞進了一對幽黑熟悉的眼睛里.

她先是愣了愣,清澈中染了迷離的眸光微閃,似是在掙紮著什麼,隨即伸手去推.

這一次她倒是很輕易就推開了簡牧塵.

因為簡牧塵已經親夠了!

火光下,他見少女眼中已經有了惱意,不由捉了她手,溫柔道,"還疼不疼?我幫你揉揉."

罷,他自顧開始替沐凝揉胳膊上的淤青.

沐凝本想發火罵他的,這下被簡大教主的殷勤直接弄得沒脾氣了,她只好咬了唇,自己生悶氣.

然而這一幕卻是落在了一直沒睡,關注著這邊的步清瀾眼里.

當步清瀾看到簡牧塵親沐凝,而沐凝也沒有反抗之時,不由從心底里感到憤怒.

沐凝這個踐人,當初對他半點不假辭色,手都不讓碰一下,如今倒是在兩個男人之間如魚得水,真是下賤!

步清瀾越想越生氣,越生氣就越覺得當初自己沒能將沐凝生米煮成熟飯實在是太不值了.

這邊步清瀾翻來覆去睡不著,沐凝卻是受不了簡牧塵這般靠近.

正好她也想出去看看,書上紫梧在夜里會發光,她一直窩在這也不是辦法.

想到這,沐凝推開簡牧塵的手,起身打算出去.

"去哪?"簡牧塵連忙跟著站起.

"尿尿!"沐凝沒好氣道.

"我陪你去!"簡牧塵攬了沐凝,很自然地跟在後面.

"不准跟著我!"沐凝扭了扭腰,試圖擺脫簡牧塵大掌.

"別任性,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簡牧塵沉了臉.

沐凝嘟嘴,想了想,還是滿心不願地讓他跟著自己.

因為她知道,她這時候就是破了天,簡牧塵也不會依她的.

兩人相攜走出,山洞內,東方焱幾人都只是掀了掀眼皮,旋即繼續打坐.

土豪大人趴在青雪懷里扯著呼嚕睡得狐事不省.

夜晚山間的空氣十分清涼.

這上元山更是得天獨厚,靈氣充沛,放眼看去,全是奇花異草,香氣馥郁.

沐凝一路走一路看,簡牧塵見她專挑那些陡峭的山壁走,頓時急了.

"你想找什麼,我給你找,你再這麼走,遲早要跌下去."

沐凝想了想,覺得也沒必要瞞著他,況且就算她看到紫梧,靠她自己也不一定就能拿到,于是點點頭,道,"我找一種紫色的梧桐——咦,在那!"

話音剛落,沐凝一眼就看到對面山崖的絕壁中有紫色的發光體,她頓時欣喜若狂.

"心!"簡牧塵還沒來得及問沐凝找紫梧干什麼,就見她要往對面沖,立馬嚇得他心跳幾乎停擺,一把伸手拉住了沐凝.

"啊!那里有人!"但此刻沐凝心心念念都在那紫梧上,尤其是當她還看到有人也去拿紫梧,頓時大驚失色.

如果沒有紫梧,她體內的蒼炎神珠就會一直控制她,那樣的話,她永遠都不可以對任何人動心,也永遠享受不到愛的滋味.

"老夫當初真是看錯你了!"就在沐凝急不可耐之際,她忽聞身後傳來冰冷難聽的聲音.

沐凝與簡牧塵同時回頭,就見秦傲天正如鬼魅一般站在他們身後.

"如果老夫知道你是如此水,性楊花之人,老夫絕對不會將你送予我楚兒!"秦傲天步步緊逼而來,他陰鷙目光一直盯在沐凝臉上,瞬間又落在她與簡牧塵緊扣的雙手上.

"老夫今晚就替楚兒殺了你這個蕩婦!"

上篇:233 光天化日     下篇:235 豁出性命的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