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5 豁出性命的守護  
   
235 豁出性命的守護

秦傲天話音一落,立即出招,一掌拍向沐凝.

沐凝與簡牧塵頓時都變了臉色.

他們都沒想到秦傲天竟然出手就出手,一時防備不及.

簡牧塵只能一步跨出,擋在沐凝身前,硬生生接了秦傲天那一掌.

但秦傲天功力原本就與簡牧塵相差不大,倉促之下對掌,簡牧塵肯定吃虧.

果然,只聽簡牧塵悶哼一聲,猛然後退了一步.

"怎麼樣?"沐凝上前挽住簡牧塵臂膀,眼中難掩緊張.

簡牧塵側眸看她,雖然唇線緊抿,眼神凝重,卻也伸手輕拍她手背,無聲安撫.

然而這一幕看在秦傲天眼中,則更令他火冒三丈.

"浮婦!"他一聲怒喝,再次攻向沐凝.

但這一回簡牧塵早有准備,不待秦傲天出掌,他已然攬住沐凝,飛身避開秦傲天.

但秦傲天一心要置沐凝于死地,自是招招狠辣.

簡牧塵要護著沐凝,又身處懸崖峭壁之旁,一時施展不開,竟被秦傲天逼得節節後退.

而且更讓簡牧塵皺眉的是,承天門的人已經有不止一人朝這邊飛掠而來.

"我拖住他,你趕緊走!"簡牧塵一邊接秦傲天的招,一邊低聲囑咐沐凝.

他怕再來一人,他也會招架不住.

"好!"沐凝知道自己在這只會讓簡牧塵分心,可能還會成為他的累贅,她也不認為自己的武功足以抵抗秦傲天.

所以她也沒有矯,直接點頭,深深看了簡牧塵一眼,隨即借著簡牧塵的掩護,迅速往另一邊飛身飄去.

承天門迅風已然趕到,他立即出手攻向沐凝.

沐凝輕功玄妙,初始時還能應付,且戰且退,一邊撒出毒粉.

但迅風乃是承天門第一高手,他對沐凝早有防范,以至于沐凝的毒粉攻勢並沒有對他造成影響.

而且鴻風此時也追了上來,兩大高手夾擊沐凝,頓時令她無法應對.

"別往後退!"簡牧塵也已發現沐凝被鴻風與迅風圍攻,並且沐凝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緣.

他眼中一霎迸出厲光,猛地一掌逼開秦傲天,旋即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掠向沐凝.

然而即使簡牧塵已然反應迅速,動作也無比之快.

但鴻風與迅風奉命擊殺沐凝,兩人卻是間不容發,同時一掌打出.

沐凝不敢硬接,只得閃身躲避,但她此時已然站在了懸崖邊緣,腳步剛剛一退.

"啊!"沐凝只來得及驚叫一聲,就立即重心失衡往下摔去.

簡牧塵只見少女如一片白色羽毛,瞬間從他眼前消失,他頓時心膽俱裂,眼眶中幾乎要滴出血來.

"阿凝!"只見簡牧塵猛然一掌掃去,逼退鴻風與迅風.

而他則縱身躍下,竟是跟著沐凝一起跳下了懸崖.

沐凝掉下懸崖的那一瞬間,她心里的恐懼已經快要將她壓垮.

數月前,她也是從懸崖摔落,若不是被樹枝擋了一下,當時身受重傷的她恐怕早已摔的腦漿迸裂而亡.

可是這一次,她還會有這樣的好運氣嗎?

沐凝感覺身體已經不受控制,風從臉頰邊吹過,鋼刀一般割得肌膚生疼.

她緊緊閉上眼睛,根本就不敢往下看.

沐凝腦中一時回想起自從穿越以來這數月的生活,她不由苦笑.

在她身上,還真是驗證了從哪里開始,就從哪里結束這句話.

當初古代的沐凝墜崖身亡,她穿越而來,如今她這縷異世的魂魄又要從懸崖上墜下.

不知道她死了,原來的沐凝是不是又回來了呢?

沐凝一時胡思亂想,絕望與恐懼充斥在她胸膛,讓她的心痛得幾乎要裂開.

但是她所有的緒變化不過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

待到沐凝發現自己下降的趨勢猛然一頓,鼻尖湧進熟悉的草木芝蘭清香,她驚慌睜眼.

這才發現她竟然是被簡牧塵摟在了懷里.

沐凝在看到簡牧塵的刹那,只覺原本驚惶不安的心竟然倏地平靜下來.

但她隨即又睜大了眼睛,漆黑的眸在月色下染了深深的驚懼,她望定了眼前男子,聲音都不覺帶了哭腔,"你,你怎麼,也下來了!"

簡牧塵此時卻無暇去回答沐凝的問題,他只是了句,"抱緊!"

即使他戴著面具,但沐凝卻仍然能感覺到他臉色很不好看,唇線緊抿,刀鋒一般寒冽.

借著月光,她抬頭,立即便看到簡牧塵左手拿著一把匕首,正插進懸崖石壁內.

他左臂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那只緊握匕首的左手上,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她知道他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接住她一定非常辛苦,她不敢再話分散他的注意力.

她只能雙手緊緊環住他勁瘦腰身.

也就是在此刻,沐凝突然感到身體又開始下墜.

耳邊也傳來"哧哧"的摩擦聲,她抬頭,便見簡牧塵插在石壁里的匕首已然松動.

那一處的石頭突然全部崩裂,他忙以自己身體擋住沐凝,不讓那些石頭砸到她.

而兩人身體也在這一刻再次狠狠*.

失重的感覺令沐凝難受得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她感覺心髒在胸腔內"怦怦"狂跳,就像是要撞破她胸膛一般.

簡牧塵並沒有放棄,他右手緊緊攬住沐凝纖腰,在急速的下墜中,仍然不停地用匕首去插那石壁,火花迸出.

也虧得他那匕首是削鐵如泥,在石頭中如此劃過,也不見斷裂損毀.

終于,在再次下降了十幾丈的高度後,簡牧塵瞅准了機會,一刀插進了一道石縫中.

此時他整只左臂都已經麻木了,但他仍然緊緊抓著那把匕首,絲毫不敢放松.

然而那匕首負擔簡牧塵一人就很吃力,如今他懷里還抱著沐凝,兩人的重量讓匕首又開始搖搖欲墜.

簡牧塵的虎口已然崩裂,鮮血沿著手掌倒流向他的胳膊.

沐凝幾乎都能聽到他左臂骨骼因為受力太大而發出的"咔咔"聲.

"你自己上去!別管我了!"沐凝實在受不了了,她突然松開圈在簡牧塵腰上的胳膊.

她抬頭看著他,眼中淚水簌簌滾落.

"抱緊!"簡牧塵聲音嘶啞,他幾乎是厲聲喝道.

他還從沒有用這種語氣對沐凝過話,冰冷中帶著凜冽的煞氣和惱意.

"不要!這樣下去我們都會死的!"沐凝搖頭,她的眼睛深,且黑.

她幾乎也是怒吼出聲,隨即低頭就去掰簡牧塵緊緊箍在她腰上的大手.

簡牧塵左臂本就脫力,只不過憑著最後的一口氣以及想要護她周全的信念才在這勉強支撐著.

此刻當他看到沐凝竟然在掰他的胳膊,顯然一心求死,他的心跳都快要停止.

但簡牧塵也知道沐凝之所以會這麼做是不想連累他,于是他一邊收緊胳膊,一邊在她耳旁輕聲哄,"別擔心,不會有事的,我們都不會死!"

可是簡牧塵話音未落,他左手的匕首猛地再次松動,同時還傳來骨頭裂開般的恐怖聲響.

"啊!"沐凝驚叫一聲,她抬頭看他,眼中淚水流得更凶,她幾乎是用吼的,"不要管我了!你自己走啊!"

"阿凝乖!我沒事的!別放棄好嗎?我還要你陪我到老呢!"

簡牧塵額頭冷汗淋漓,他強忍著左臂快要脫臼的痛苦,哄著緒幾乎已經崩潰的少女.

"可是……"沐凝突然覺得心好痛,她已經哽咽得不出話來,只有淚水依然流著.

"沒有可是!我們不會死!"簡牧塵忍著痛苦,他咬緊牙關,一邊安慰沐凝,雙目一邊朝四周掃去.

他的聲音堅定,沐凝紛擾迷亂的心一霎安穩了下來.

她重又抱住了他,將臉埋在他胸膛,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她的一個微的動作會讓他再次承受斷臂的痛苦.

只有淚水無聲地流淌不停.

"阿凝,你後面有塊凸起的石頭,你慢慢站上去!"簡牧塵突然在沐凝耳邊輕聲道.

"嗯!"沐凝沒有猶豫,她回頭看了一眼,隨即松開環抱簡牧塵的手,緩緩往後踏去.

"別害怕,就在你身後,往上去一點,對,心,慢慢踏上去."簡牧塵卻好像比沐凝還要緊張,直到看見沐凝安全站到了那石頭上,他這才松了口氣.

此時沐凝緊貼著懸崖,雙腳站在不過突出才一尺左右的石頭上.

她的眼睛始終凝在了簡牧塵面上.

"疼嗎?"她問.

"不疼!"簡牧塵扯了扯嘴角,給了沐凝一個安撫的笑.

但沐凝卻看到他的汗沿著面具邊緣簌簌滾落,像是下雨一般.

月光下,他露在面具外的下巴泛著慘白.

她咬緊了唇,清澈大眼中布滿了淚光.

"別哭!本來就丑,一哭更難看了!"簡牧塵正極目觀察著四周環境,一扭頭,卻見沐凝臉都哭花了.

他心疼不已,嘴上卻依然調笑.

"就你好看!"沐凝垂下眼眸,嘟著嘴,像是不悅.

其實她心中卻已經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什麼滋味都有.

這一刻,她突然在想,就算他真的騙了她,那又怎樣呢?

此刻豁出性命的守護不才是她所最珍視的嗎?

"上面好像有個山洞,阿凝你旁邊有藤條,試試看能不能抓住爬上去!"

或許是天無絕人之路,簡牧塵查看半晌,突然發現就在他們此刻所處位置的上方,有個黑呦呦的洞口.

"好!"沐凝依抓住身側藤條,試了試,非常堅韌,也沒有斷裂的跡象.

"心!到洞口時別忙著進去,先看看有沒有野獸!"簡牧塵叮囑.

沐凝身形本就輕盈,那洞也不遠,她三兩下就已經爬到了洞口.

她先是往里看了看,然而里面黑漆漆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沐凝抓起一個石頭往里扔,半晌也沒有回應,她這才放心地爬了進去.

"這里挺大的,快上來!"沐凝剛吹亮火折往里一看,立即欣喜地對簡牧塵叫道.

但也就是在這一刹那,沐凝卻見簡牧塵手中的匕首再次崩裂,他整個人一霎之間就像是斷線風箏一般迅速往下*.

"啊——"沐凝尖叫,她像是瘋了一樣撲到洞口.

眼看那一道黑色身影像是落葉一般墜向深淵,沐凝只覺心膽俱裂,心跳幾乎都停了.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不!

沐凝猛地捂住心髒的位置,一時只覺痛如刀絞,就仿佛被生生挖去了一角.

空落落的,好痛!

黑暗中,沐凝呆坐在洞口,她的思維似乎都已在這一瞬間停滯.

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什麼會在這里.

怎麼辦,他一個人在下面好孤單,她要去陪他!

這個念頭一出現在腦海,頓時如同燎原之火,倏然燃燒了她的心房.

是啊,他能為了她跳崖,她為什麼不能下去陪他?

沐凝眼睛突然亮起,她起身,低頭看向懸崖下的陰影重重,唇邊忽地勾起淒然的笑.

然而,就在沐凝一腳踏出,即將跌落深淵之際,驟然間,一陣狂風迅猛掠到,她的腰不知被什麼勾住.

一道大力猛地將她帶進了洞內.

"你在干什麼?!"簡牧塵的聲音隨即響起,帶著氣急敗壞.

沐凝睜眼,眼中一霎積聚起難以置信的狂喜.

"你沒事!你真的沒事!"沐凝死死盯著眼前黑衣男子,慘白的臉突然綻放出炫目的華彩.

"啊!"沐凝也不等簡牧塵回答,她突然沖了過去,一頭紮進簡牧塵懷里,緊緊抱著他,怎麼也不願放手.

好像只要她一放開,他就會再次消失一般.

簡牧塵這時看沐凝的反應,他也明白了過來.

"你,笨蛋!你不會是以為我死了,所以要殉——唔!"

他本就不好看的臉色頓時又難看了幾分,他幾乎是在吼沐凝了.

但是還不等他出教訓沐凝那個笨蛋,他突然只覺眼前一黑,如蘭的香氣一霎湧進鼻端.

他的唇也被溫軟的馨香堵住.

這一刻,簡牧塵的眼睛倏然瞪大,他腦袋已經處于不能思考的狀態.

這丫頭,竟然主動吻了他?!

不過,簡牧塵的震驚也就維持了那麼一眨眼的時間,旋即,他便化被動為主動.

對于他這樣的食肉動物來,到口的美味又豈會輕易放走.

良久,這一吻方才結束.

簡牧塵會放開沐凝,也是因為他感覺到她在哭.

"弄疼你了?"他輕撫她唇瓣,拭去她臉上的淚水,心疼問道.

沐凝搖搖頭,淚水卻流的更凶,好像是要將這一生的眼淚都在今夜流完.

"你看,我胳膊都斷了,我都沒哭,你哭什麼."簡牧塵發現怎麼也擦不淨沐凝的眼淚,他一時束手無策.

只能無奈道.

沐凝一聽這話,倒是立即抬了眸,她看向他左臂,果然便見他整只臂膀都軟踏踏垂在身側.

上篇:234 山中遇險     下篇:236 變了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