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6 變了個人  
   
236 變了個人

"斷了還是脫臼了?"沐凝心碰了碰簡牧塵胳膊,緊張問道.

"脫臼!"

沐凝剛一碰,簡牧塵就齜了牙,"嘶"的一聲,顯然是被碰到了痛處.

"很痛嗎?"沐凝趕緊縮回手,一臉擔心.

簡牧塵沒有回答,但他臉上不停滾落的汗水卻暗示了他此時正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你轉過身去!"他扶著左臂,刻意鎮定了臉色,對沐凝道.

"轉身干嘛?"沐凝卻莫名其妙看著他,傻乎乎問了一句,"你要脫,衣服嗎?"

"……"簡牧塵無語,他伸出完好的右手,敲了沐凝腦門一記,沒好氣道,"脫什麼衣服,我接胳膊!"

"哦."沐凝雖然還是沒弄明白他接個胳膊為什麼還要她轉身,但她也沒有多問,點點頭就轉了過去.

"哎,你一個人要怎麼接胳膊啊!"但沐凝隨即便想到這個問題,于是她又轉了回來,打算問清楚簡牧塵需不需要她幫忙.

然而,這一轉身,沐凝卻當即捂住了嘴,眼睛也猛地瞪大,眼中露出驚恐與難以置信.

因為她竟然看到簡牧塵將他左臂撐在洞壁上,右手扶著脫臼的地方正了位置.

然後猛地往下一按,"咔"的一聲,他渾身隨即一震,已然握著左臂靠在了洞壁上.

一頭的冷汗,全都順著面具邊緣流到了他脖子里.

他整個人都好似脫力一般,彎著腰,氣喘籲籲,恐怕這時就算是個三歲兒也能一刀殺死他.

簡牧塵這時也發現沐凝正在看他,他不由苦笑,"叫你別看!"

沐凝默默走過去,扶住了他臂膀.

"嚇到了?"簡牧塵見沐凝臉色難看,又抿著嘴不話,他有點擔心地勾起她下巴,問道.

"去那邊坐下吧!"沐凝垂著眸,沒有回答他,而是扶了簡牧塵坐到一旁.

月光照不進山洞,沐凝手上只有一個火折,她看了看四周,發現一些枯枝,于是攏了來打算生火.

但她隨即又猶豫地看向簡牧塵,"現在生火會不會被秦傲天發現?"

"沒事,這里離崖頂少也有百丈距離,他們不會發現的."簡牧塵道.

"哦."沐凝點點頭,開始生火.

很快,那些枯枝就發出了火光,沐凝也坐回簡牧塵身邊.

她拿過他左手,這才發現他虎口那里已經完全崩裂,血還在往外流,原本修長漂亮的手指上也全是傷痕.

沐凝不由蹙眉,這里沒有水,要怎麼清洗傷口?

"先止血,等天亮再."簡牧塵像是看出沐凝心思,他自顧從懷里取出一瓶金瘡藥,就朝手上灑去.

"我來吧!"沐凝接過他手上的藥,細心塗在流血的地方,然後拿出自己的帕子,心紮住.

"你心疼我?"簡牧塵看著少女緊凝的臉,以及她眼中來不及拭去的淚光,他心中突然漫上了一層濃濃的驚喜.

雖然他惱她竟然想要跳崖的愚蠢,但不可否認,他心里卻是高興的.

因為這讓他感覺到其實她對他並不是沒有意,只是這丫頭對感太懵懂,一直沒有發現而已.

而且剛剛她還為他哭!

這也讓簡牧塵的心更加雀躍.

"難道你看不出來我這是在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嗎?"沐凝一抬眸,就看到簡牧塵灼灼的雙目,沒來由的,她就是不想讓他得意.

一邊著這話,沐凝一邊去褪簡牧塵的衣服.

簡牧塵眼睛頓時亮起,他伸手就攬住了沐凝腰身,驚喜道,"丫頭,你這是要以身相許來報答我?可是這里都是石頭,太硬了,我怕會硌到你,要麼我們換個姿勢,你坐我身上來吧!"

沐凝聞,頓時氣得臉都綠了,她怒瞪簡牧塵,一巴掌就拍在他肩頭,"你去死吧!"

她真是被鬼迷了心竅,才會感激他心疼他!

這厮分明就是本性惡劣,什麼時候都不忘占她便宜.

沐凝打了簡牧塵後,立刻起身走到了一旁,背對著他,她是打定主意不理他了.

這種時候還能想到干那事,想必他也沒受多重的傷.

可是沐凝走開後好半天都沒聽到簡牧塵叫她,她心里就開始有些七上八下.

不會是她將他打暈了吧?

應該不會的啊,她剛剛也就是輕輕拍了他一下而已.

他不至于這麼虛弱吧.

沐凝糾結了半天,還是不放心,她側頭叫道,"喂!"

簡牧塵那邊安安靜靜的,沒有絲毫聲響.

沐凝頓時嚇得不輕,她也顧不得氣簡牧塵剛剛的*話,連忙幾步走過去,又坐回了簡牧塵身邊.

"哎,怎麼了?"她見他一直垂著頭,眼簾也緊閉著,脖子上全是冷汗,她的心也跟著慌了.

簡牧塵緩緩抬頭,火光中,他眼底布滿了痛苦,嘴角卻是勾起無奈的苦笑,"丫頭,你你打哪不好,偏偏照著我脫臼的地方打……"

"誰叫你亂話!"沐凝有些心虛,她氣鼓鼓瞪了簡牧塵一眼.

最終還是放心不下,伸手輕輕褪了他肩頭衣服,借著火光查看起他傷勢.

不過沐凝對接骨這些並不懂,她也只是看看他肩頭有沒有流血需要包紮的地方而已.

簡牧塵的肩很寬,很厚實,而且沐凝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他皮膚竟然這麼好.

只是此刻他的肩膀關節處又又腫,肩頭還有好幾個深深的牙印.

沐凝抿了抿嘴,隨即移開目光.

她接過簡牧塵手里的瓷瓶,她給他肩上腫處塗上藥膏,複又重新為他掩好衣服.

"你不是被秦傲天打了一掌嗎?這麼快就好了?"沐凝抬眸看向簡牧塵.

"沒好,師兄給我推了下,不那麼疼而已!"簡牧塵伸出長臂,一把勾住沐凝脖子,將她帶進了懷里.

沐凝剛要掙紮,就聽他在她耳邊,"真的很疼,親親我!"

"你疼就睡覺!"沐凝囧了.

"疼的睡不著,阿凝乖,就像剛剛那樣,親親我!"簡牧塵繼續在沐凝耳邊哄.

"火要滅了,我去找點枯枝."沐凝下意識就想起身躲開.

一想到剛剛她竟然會沖過去親他,她到現在臉皮還有些發燙.

但簡牧塵勒著她,根本就不讓她動.

雖然很遺憾她不願主動,但簡牧塵哪會放開能夠一親芳澤這麼好的機會.

他迅速低頭,吻上了讓他魂牽夢縈的唇.

沐凝沒有掙紮,她一直睜大眼睛看著他,像是要看進他的靈魂深處.

良久,當這一吻結束,兩人都在微微輕喘.

四眸相對,火光跳躍在眼底,沐凝突然開口,"你有沒有什麼事要告訴我?"

"什麼?"簡牧塵一怔,一時竟沒有反應過來.

"你就……沒有什麼話要跟我嗎?"沐凝目光閃了閃,她垂眸,問道.

簡牧塵放在沐凝肩頭的大掌突然緊了緊,他看著沐凝,黑眸里一霎翻湧起各種緒,像是極地里的光,迅速變幻.

然而,正當簡牧塵想張口什麼的時候,沐凝卻煩躁地打斷了他,"算了,我不想聽!"

她扭頭看向一側,眼底倏地掠過一絲不耐煩,隨即猛地捂住心口,驟然襲來的疼痛讓她臉都皺在了一起.

"怎麼了?"簡牧塵一見沐凝痛苦悶哼,頓時攬過她,比他自己受傷還要緊張.

"沒事!"沐凝皺緊眉頭,她推開簡牧塵的手,仍然捂著胸口位置.

她感覺自己心頭就像是被冰錐紮透,極冷的疼痛,讓她一瞬間連呼吸都感到痛苦.

她知道,這是蒼炎神珠感覺到她緒的波動,所以警告她來了.

就像是她剛穿越不久,意識到自己對簡牧塵動心那會,她也是被這樣的痛苦折磨到暈厥.

"阿凝,我無心要瞞你什麼,但是我真的有苦衷,如果你想知道,我現在就告訴你一切!"

簡牧塵見沐凝眼神不對,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絲抓不住她的感覺,這讓他慌張.

"那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被欺騙!如果我發現你騙了我,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沐凝猛然抬頭,她強忍心頭那種極寒的痛苦,眼神陰戾道.

"真的……不會原諒我?"簡牧塵黑眸中的光彩瞬間褪盡,他看著沐凝,突然不確定到底要不要坦白.

可是,他聽她的語氣,分明就是已經察覺到了什麼,那她為何又至今隱忍不問?

簡牧塵忽然發現他竟然開始猜不透沐凝的心思.

"不會!我會永遠離開你!"沐凝死死盯著簡牧塵的眼睛,她眼底一霎漫上了血色,好像變了個人一般,整張臉似乎都有些扭曲.

簡牧塵愣了愣,他忽然覺得眼前少女好陌生.

這還是他的那個嬌憨可愛,總是迷迷糊糊的笨鳥嗎?

"啊!好痛!"

突然間,沐凝捂住了腦袋,猛地搖起頭來,就像是她腦袋里有什麼怪獸正在折磨她一般.

"怎麼回事?"簡牧塵也是大驚失色,他不顧左臂傷痛,一把抱住沐凝,伸手去搭她脈搏.

然而他剛碰到她手腕,還沒來得及細查.

陡然之間,他眼前一晃,便見沐凝竟然坐到了他身上.

"阿凝!"簡牧塵只來得及叫她一聲,看到她一臉痛苦神,他的唇就被她堵住.

隨即,這一晚接下來的時間就在沐凝罕見地主動進攻下,奮戰到黎明……

火堆不知何時已然熄滅,山間夜晚的涼風吹過,卷起幾片落葉掉落在洞口,又飄飄然遠去.

當天邊亮起魚肚白的時候,沐凝已然累極,她在簡牧塵懷里沉沉睡去.

簡牧塵抱緊了她,久久無.

激過去,他心中卻無半點喜悅,因為他知道沐凝後來的表現根本就不正常.

她向來清澈乾淨的眼神竟然變得如此狂亂.

這讓他感覺那個與他瘋狂地顛龍倒鳳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不過比起這些,讓簡牧塵更加擔心的還是他在沐凝體內探查到的那道奇怪的氣機.

他之前也問過師祖他們,只是南疆鳳神族太過神秘,就連東方焱也不甚了解.

東方焱只道鳳神族會在每一代的月女身體里放什麼東西,但具體作用,他卻是也不清楚.

簡牧塵想到這,心中不由更加擔心.

他見天光已然大亮,又看少女依然熟睡,劍眉蹙了蹙,他心放她睡倒,又往火堆里加了一些枯枝.

待溫度又升上來,他這才取出身上匕首.

這把由天山玄鐵打造的匕首並沒有任何破損,只是把柄那里松了些.

簡牧塵隨即走出山洞.

他身影瞬間就消失在了茫茫深山中.

沐凝醒來時,只覺頭疼欲裂,她捂著腦袋想要站起來,可是雙腿一軟,她差點摔倒在地.

"哎呀,好痛!"同時她還感覺到某處隱隱傳來火辣的感覺,讓她不由猛地蹙緊了眉頭.

怎麼回事?

她昨晚不是拒絕簡牧塵了嗎?

難道後來簡禽,獸又趁她睡覺之際將她吃了?

這,這也太喪心病狂了吧!

沐凝頓時氣得火冒三丈.

簡牧塵恰在此時回來了,他口中叼著匕首,左手垂著,右手上提著個布包.

"醒了?"簡牧塵見沐凝正坐在那,他很是自然地走過去,將手中布包遞給她,"餓了吧,吃點果子."

"走開!禽,獸!"沐凝沒給他好臉色,扭過頭不理他.

"我怎麼就是禽,獸了?"簡牧塵詫異問道.

沐凝見他還敢裝傻,頓時更加生氣了,"你還,你你若不是禽,獸,你昨晚怎麼會在這里對我——"

沐凝咬緊了唇,臉透,後面的話她都不好意思出口了.

簡牧塵聞不由挑眉,他坐到沐凝身邊,單腿支起,眼眸深邃凝望她,"昨晚的事你都不記得了?"

"我要記得什麼?"沐凝羞憤道.

"真的不記得?"簡牧塵眸光閃了閃,似是在自自語,但他眼睛始終沒從沐凝臉上移開過.

"你想什麼?"此時,當沐凝看著簡牧塵近在咫尺的臉,她盯著他銀色的面具下那仿佛跳躍著火光的幽邃黑眸,腦海中突然就浮現出一些畫面.

"想起來了嗎?"簡牧塵看著沐凝臉色急劇變化,嘴角不由了起來.

"沒有!我什麼也沒有想起來!"沐凝只覺一股熱氣陡地從腳底升起,一霎沖入了大腦,她臉色瞬間透.

也不敢看簡牧塵,只猛地扭過頭去.

簡牧塵低聲笑了起來,他湊到沐凝耳邊,"昨晚……你真熱!"

"閉嘴!"沐凝現在覺得自己真是無地自容,她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天啦,她當時怎麼就——

"來,喝點水!山里沒什麼吃的,只有果子."簡牧塵知道不能再逗她了,就像現在這樣,適可而止就行.

不過,看著她害臊的樣子,還真的很可愛呢.

沐凝本來還想拒絕,但肚子卻不爭氣地開始叫起來,于是她一扭頭,搶過簡牧塵手里的果子泄憤似地狠狠啃了一大口.

上篇:235 豁出性命的守護     下篇:237 心碎的土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