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7 心碎的土豪大人  
   
237 心碎的土豪大人

"甜不甜?"簡牧塵見沐凝三兩口就將那果子啃沒了,他不由笑問.

沐凝斜眼看他,一臉囧樣,"吃太快,沒嘗出來."

"那再吃一個!"簡牧塵又遞給沐凝一個果子.

沐凝剛要伸手去接,誰料簡牧塵中途又縮回手,果子也湊到了他自己嘴邊,"嘎嘣"一口咬下去.

"……"沐凝嘴巴立刻就鼓了起來.

但是還不等沐凝他,她眼前就是一暗,好聞的草木芝蘭香氣隨即襲來,她口中倏然多了香甜的果液.

沐凝一愣,幾乎是下意識的,她"咕嘟"一聲,將那果液全部吞了下去.

隨即她雙目猛地瞪大,這才意識到她剛剛竟然——

天啦,簡禽,獸果然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這麼不要臉的事他也能做的出來!

"好髒!"沐凝臉糾結地都皺到了一起,她一臉郁悶地瞪著偷香成功,正在那得意的簡牧塵.

簡牧塵挑眉,卻並沒有像從前被沐凝嫌棄時那樣發怒.

只見他緩緩湊到沐凝耳邊,眼神幽邃,用著一種近乎于蠱惑的聲音道,"你怎麼會嫌我髒呢?你昨晚……可是……親了我……"

沐凝聞,頓時只覺一股熱氣猛然沿著血液奔騰而上,一霎沖入了腦門.

她脹了臉,迅速朝簡牧塵身下掠去,隨即怒道,"不可能!"

"那要不要我證明給你看?有牙印為證!"簡牧塵笑吟吟道,作勢就要去解腰帶.

"住手!"沐凝覺得自己快要瘋了,她連忙按住簡牧塵的大手,臉上一時青交錯.

她真是囧得快要無地自容了.

她絕對不相信自己竟然會做出那樣令人發指的事,但昨晚的記憶此刻卻又在她腦中漸漸變得清晰.

那一刻的瘋狂與迷亂,冰冷與錐心的痛苦都是如此真實.

讓她想不信他的話都不行.

"好了,逗你呢!"簡牧塵也發現沐凝臉色不對勁,他也不敢再往深入里.

而且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沐凝昨晚怎麼突然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雖然她的熱讓他欣喜,但是,他更加不願她受任何傷害!

沐凝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但她還是扭著頭在那生悶氣.

簡牧塵湊近她,又遞給她一個晶瑩剔透的色果子.

"多吃點,要不一會沒力氣爬上去."

沐凝吃了一口,朝外看一眼,悶聲問道,"那麼高的懸崖,要怎麼爬上去?"

"爬不上去,我們就在這住下."

簡牧塵笑笑,拉了沐凝起來走到洞口朝外看去,"你瞧,這里景色多美,在這就是住上一年,也不會嫌久的!"

兩人站在洞口,沐凝朝外看去,這一看她倒是也驚奇地睜大了眼睛.

昨晚他們墜崖時正值半夜,雖然有月光,但崇山峻嶺到處都是黑黢黢一片看不真切.

而且當時又是生死關頭,她哪有空去欣賞什麼景色.

不過此刻看來,這里果然很美.

重重的山嶺間,滿目的濃翠,好像要滴出水來,處處鳥語,空氣清新.

就是他們此時身處的山洞四周,亦是景色雄偉.

沐凝看得都舍不得錯開眼.

"是不是喜歡這里?"簡牧塵從後面輕輕攬住沐凝纖腰,他將下巴擱在她肩頭,在她耳邊輕聲問.

"嗯,這里真甯靜!"沐凝點頭,她深深吸了一口香甜的空氣.

"那我們住下,不走了!"簡牧塵道,"等明年仲秋再出去,到時候不定我們還能再帶一個出去!"

"帶一個什麼出去?"沐凝只顧著欣賞眼前壯麗的山景,一時沒反應過來簡牧塵話中深意.

簡牧塵的手輕輕按到了沐凝腹部,他熾熱氣息撲在她耳畔,"我們的孩子!"

聞,沐凝全身陡然像是過電一般,震了震.

"阿凝,都好幾次了,怎麼還沒消息?"簡牧塵也一瞬擰了劍眉,他另一只手去探沐凝脈搏.

她的身體早已調養好了,他與她雖並沒有頻繁同房,但也有好幾次了,也該有消息了?

"不會有孩子!"沐凝皺眉,她推開簡牧塵大手,有些不耐煩道.

"為什麼?"簡牧塵挑眉.

"我不會就是不會!"沐凝臉色已然變得非常難看,她轉身想走回洞里.

簡牧塵突然攬住了她,也不讓她反抗,他再次低頭親了她.

也就是在此時,一個肉球似的雪白團子順著藤蔓垂到了洞口上方.

它先是左右瞧瞧,似乎是在勘察方位對不對,隨即它好似看到了什麼,白團子齜牙,四只爪子一用力,落在了沐凝他們所站的洞里.

但當白團子激動地往里頭沖的時候,它一抬大腦袋,突然瞧見黑衣男子正抱著白衣少女在親嘴嘴.

白團子張大嘴,立刻反應過來這是阿凝的狐狸不宜的畫面,它下意識捂了眼就往後退.

不過它卻忘了這里正是懸崖峭壁,腳下頓時一個踉蹌,非常圓潤地從洞里直接滾了出去.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霎時淒慘無比地尖叫起來.

沐凝聽聞,不由也推開簡牧塵,驚懼道,"怎麼好像聽到狐狸的聲音?"

簡牧塵皺眉,他隨即探頭朝外看去.

這一看,他也挑了眉,一只手伸出去,沖著還掛在藤蔓上蕩蕩悠悠的肥狐狸道,"上來!"

"吱吱吱!"肉乎乎的狐狸連忙順著藤蔓"嗤溜"一下躥了上來,抱住了簡牧塵胳膊就不撒爪子.

"真笨!這都能掉下去!"沐凝一臉嫌棄看著土豪大人.

"吱吱吱!"土豪大人癟著嘴萬分委屈.

它爬了好久才找到這里,要不是阿凝和主子在親嘴嘴,大人它受驚過度,又怎麼會掉下去!

"不對啊,狐狸,你是怎麼找到這的?"沐凝隨即猶疑問道.

土豪大人聞,那對綠寶石似的眼睛旋即偷偷朝簡牧塵掠去.

"阿凝,去吃果子吧."簡牧塵冷冷斜了土豪大人一眼,牽了沐凝的手又坐回他們原來的地方.

沐凝垂了眸沒有做聲.

土豪大人一聽有吃的,立馬生龍活虎,毫不客氣走過去抓起一個果子就開始啃.

簡牧塵卻是摟著沐凝,他還想著要問問她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但土豪大人那啃果子的聲音實在刺耳,簡牧塵額頭青筋跳了幾跳,實在忍無可忍.

只見他嘴唇無聲翕動,土豪大人兩只大耳朵"唰"的一下就豎了起來,它猶豫地看簡牧塵一眼,再看一眼.

然後耷拉著大腦袋,癟著嘴,委屈地一步步朝洞里頭挪去,蹲在那兒面壁.

雖然土豪大人早就知道自己在主子心中的地位落得連黃花菜都不如了.

但它還是一直自欺欺狐地以為它至少還有那麼一丟丟的地位.

但現在土豪大人卻覺得自己又自作多了,得知主子與阿凝遇險,大人它辛苦找了半天,才找到這里,不就吃個果子嗎?

主子竟然都舍不得,還嫌棄它聲音太大,影響阿凝心.

嚶嚶嚶,大人它的命好慘啊!

"阿凝,昨晚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簡牧塵視線從土豪大人身上收回,他問沐凝.

沐凝卻會錯了意,以為簡牧塵在問她那個的時候哪里不舒服.

"*!"沐凝頓時脹了臉,白了簡牧塵一眼.

簡牧塵無語,他輕敲沐凝腦門,"想什麼呢?我問你昨晚後來為什麼突然捂著心口好痛!"

"啊?"沐凝愣住,"有嗎?"

"我查過你脈搏,沒什麼異樣,只是你身體內那道奇怪的氣機還在."簡牧塵顰眉,突然看定了沐凝,眼神中有了絲凝重,"阿凝,你是不是瞞著我什麼?"

"什麼?"沐凝卻在聽到簡牧塵的話後垂下了眼睫,平淡如水地回了一句,"你想多了!"

"那你告訴我,你找紫梧干什麼?"簡牧塵一看沐凝這表就知道她絕對有事瞞著他,而且應該就是關于她體內那一道奇怪氣機的事.

他心中倏然起了一絲擔憂.

上篇:236 變了個人     下篇:238 下一個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