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38 下一個就是你!  
   
238 下一個就是你!

"紫梧?"沐凝抬頭看簡牧塵,目光閃了閃,似乎是在猶豫要不要實話,但她隨即還是道,"治病!"

"什麼病?"簡牧塵緊張問道.

他查過沐凝脈象,並沒發現她身體有恙,除了那道奇怪的氣機——

難道她所的治病是和那道氣機有關?

"我不能!"沐凝搖頭,避開簡牧塵的目光.

這一次上元山之行,她顯然已經是無功而返,紫梧也被秦傲天奪去.

就算她現在再去找,白日里紫梧與普通梧桐並無兩樣,她總不能將這漫山遍野的梧桐都挖走吧?

而且蒼炎神珠攸關鳳神族的秘密,她已經將云圖給他了,她怕萬一簡牧塵再知道蒼炎神珠的秘密後會起別樣的心思……

沐凝忽然感覺非常煩躁.

到如今,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信他?

"好,不想就別,等你想告訴我的時候再!"簡牧塵並沒有逼問沐凝.

因為他知道她自從恢複記憶後緒就非常不穩定,他怕她又會像昨夜那樣陷入瘋狂.

沐凝看著簡牧塵,目光微微閃了閃.

簡牧塵伸指撫了撫沐凝有些腫的粉唇,頓了頓,他道,"阿凝,其實我和容楚——"

"吱吱吱!"

簡牧塵剛開口,突然就聽到土豪大人在那邊淒慘大叫,沐凝猛地扭頭朝那邊看去,他後半句至關重要的話就這麼卡在了喉嚨里.

"咦,狐狸呢?"沐凝一看之下,頓時大驚失色,因為剛剛還在那蹲著的土豪大人竟然不見了.

簡牧塵立即起身,兩人迅速走過去,可是這一處山洞總共就那麼大,任憑他們找遍了各個角落,都不見那團肥球的影子.

"怎麼回事?"沐凝這下緊張了,她摸著那光滑的洞壁,難道這里還鬧鬼不成?

"別擔心,它沒事!"簡牧塵定了定神,開口安慰沐凝.

他隨即伸手在土豪大人剛剛蹲著的洞壁上摸索起來.

時間倒回簡牧塵詢問沐凝為什麼尋找紫梧之時,這時,悲催的土豪大人因為制造噪音被罰到洞角面壁思過.

土豪大人百無聊賴之下,發現面前的洞壁光滑如鏡,恰好照出了大人它的英俊身影.

但是土豪大人也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它在峭壁上爬了那麼久,一身雪白柔軟的長毛都打結了.

于是土豪大人就對著那洞壁開始風騷地用爪子梳理長毛.

由于土豪大人離那洞壁太近,也不知道它碰到了什麼機關,突然間,大人它就覺身體失去了平衡,"咕咚"一下滾到了鏡子里.

土豪大人一睜眼,只見眼前一片漆黑,頓時嚇得它"吱吱"大叫起來.

簡牧塵找到洞壁上的機關,剛剛按下,洞壁便已反轉,他怕有危險,于是讓沐凝在外侯著,他則率先進去.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看到簡牧塵,立馬興奮地跳過來,伸爪子指著一個方向,激動的吱吱叫.

沐凝在外面侯了一會,聽不到里面聲音,她不由擔心起來.

"喂!"她敲了敲洞壁,沖里面叫道.

不多時,簡牧塵出來了,他肩上蹲著土豪大人.

不過土豪大人此時卻有些蔫了吧唧的.

"里面是什麼?"沐凝好奇.

"這里應該是一位大能之士的隱居之地,里面都是一些典籍,可惜時間太久,紙張都脆了,不能帶出去."簡牧塵遺憾道.

但他隨即從腰帶里拿出一個植物的根莖,"阿凝,這是紫梧的根,你先拿著,看有沒有用,不行我再幫你找紫梧."

"嗯!"沐凝接過那塊黑色的根狀物,沒有多什麼.

"吱吱吱!"土豪大人親昵地蹦到沐凝肩上,用它的大腦袋蹭她臉頰.

此時,山洞外的半空中突然響起煙花爆開的聲響.

"走吧,師尊他們來了."簡牧塵非常自然地牽了沐凝的手朝外走去.

剛到洞口,就有一根很粗的藤蔓垂了過來,簡牧塵將藤蔓綁在沐凝腰上,示意她先上去.

沐凝也沒推辭,有了神農谷的人在上面拉,一刻鍾不到,沐凝就已站在了崖頂.

青雪一看到沐凝,立刻撲了過來,"姐,嚇死我了,還好你沒事!"

沐凝拍拍青雪,她現在沒什麼心話,于是青雪扶她到一旁坐下,軒轅緋與容雨晴也圍了過來.

她們顯然也是擔心了大半夜,眼圈下都是黑色的.

沒過一會,簡牧塵也上來了,他與東方焱幾人簡單了一下事經過,隨即便朝沐凝走來.

"如果累,先休息一會!"

"我還好,你們去忙吧!"沐凝淡聲道.

簡牧塵點點頭,他囑咐洛清流保護沐凝,旋即與東方焱顧長卿一起消失,他確實有重要的事要去做.

"姑娘,秦傲天為什麼要殺你?"洛清流坐在沐凝身旁,睜著大眼睛,好奇問道.

"我杏出牆!"沐凝不錯眼地盯著洛清流的娃娃臉,沉聲道.

"切,你哪里杏出牆了?明明就在牆內嘛!"洛清流撇撇嘴,十分不屑道.

"什麼牆內?"沐凝追問.

"哦,沒什麼沒什麼!"

洛清流似乎發現自己錯了話,他連忙擺手,一邊偷眼瞥軒轅緋與容雨晴.

一邊干笑著地轉移話題,"對了,這狐狸是怎麼找到你們的?"

土豪大人聞,頓時鄙夷地白了洛清流一眼,這笨蛋連轉移話題都不會,這樣問不是更加提醒阿凝要去懷疑主子嗎?

不過當土豪大人發現阿凝似乎在發呆,並沒有注意到洛清流的問題時,大人它這才松了口氣.

這一天沐凝就在青雪與洛清流的陪伴下度過,她本就是為了紫梧而來,現在紫梧拿不到,她對其他寶貝也沒什麼興趣.

軒轅緋與容雨晴都去她們大哥隊伍里了.

臨近傍晚時,簡牧塵回返,替下了早已蠢蠢欲動的洛清流.

土豪大人也跟著洛清流一起跑了.

"他怎麼那麼高興?"沐凝奇怪道.

"打劫去了!"簡牧塵的非常自然.

沐凝挑眉,也沒多問,因為她明白神農谷這幫奇葩的思維總是與旁人不同的.

半個時辰後,就是上元山石門開啟的時間,簡牧塵收拾了下,帶著沐凝朝山下走去.

他雖然有心向沐凝坦白,但此時青雪在旁邊,沐凝又一直垂著眸,他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你胳膊怎樣了?"下山的路靜而且長,寂靜中,沐凝開口問道,她的手也撫上簡牧塵的左臂.

"沒什麼事,只是最近不能受力!"簡牧塵眼神一軟,溫柔道.

"多休息!"沐凝點點頭,隨即又垂了眸,陷入沉默.

簡牧塵看著她的樣子,總覺得有些心神不甯.

兩人到達石門出口處時,這里還是靜悄悄的,並沒有人.

除了昨日那個想要闖入卻被詭異石牆吸干了全身血的人留在地上已然發黑的血漬.

四周靜悄悄的,只能聽到鳥叫聲.

青雪見沐凝一直垂著眸,簡牧塵始終凝望她,兩人都不話,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她心里不由有些擔心.

不多時,昨日一同進入的十支隊伍陸續出現,首先過來的是軒轅斐的東海隊.

但跟在東海隊之後的則是秦傲天所率的承天門.

當秦傲天看到簡牧塵與沐凝竟然安然站在石門前時,他原本清癯的臉頓時倏然變色.

那對鷹隼般的利眸里霎時有陰狠的厲色掠過.

沐凝只是淡淡掃了秦傲天一眼,隨即便移開了視線.

雖然秦傲天對她起了殺心,差一點就害得她葬身崖底.

但那又怎樣?

連簡牧塵都忌憚秦傲天,她一個弱女子,根本就不是秦傲天的對手,想報仇也要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

一想到報仇,沐凝眼前立刻閃現出步清瀾與白韻兒那兩張臉,她臉色猛然一變,突然有些焦躁.

自從最後一根鎖魂針掉落之後,她就覺得腦袋里出現好多陌生的畫面.

她知道那是原來沐凝的記憶.

沐凝原以為自己與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同名同姓不過只是一個巧合.

但後來她卻發現她錯了,即使她再如何抗拒,那些記憶也如同附骨之蛆,怎麼也揮之不去,而是拼命地往她腦海里鑽.

她能真切地感受到原來沐凝的每一絲細微的感,她的恨她的痛都讓她感同身受.

以至于到後來她都產生了錯亂,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了.

或者,她們二人已然融合成一體,從此她就是她,她所有的喜怒哀樂與沉痛都將由她來背負!

想到這,沐凝不由一陣恍惚.

因為她發現自從她與原來的沐凝融合之後,她就再也看不到她的明天了.

簡牧塵見秦傲天一直死死盯著沐凝,他皺眉,幾步走到前面,將沐凝擋在他身後,也擋住了秦傲天那殺氣騰騰的眼神.

秦傲天冷冷看向簡牧塵,他眼底充滿了不善.

此時東方焱與顧長卿也出現了,兩人都是背著超大的包,讓人眼熱.

這兩人見秦傲天也在,不由立刻沖過去,一臉殺氣.

當金烏沉落,石門終于開啟,簡牧塵領著沐凝率先走出.

兩天一晚過去,石門外的人不少反多,眾人都是在猜那十支幸運的隊伍能從上元山得到什麼寶貝.

也有人抱了想要趁亂打劫的心思,不過當他們看到神農谷的人殺氣騰騰走出來的時候,卻紛紛掐斷了那點心思.

石門開啟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上官梅遠已經迎了過來.

在神農谷與承天門之後,其余的隊伍也隨即走出.

不過,讓眾人驚訝的是,那幾支隊伍都蔫著頭耷拉腦袋,沒精打采的樣子.

而且他們身上的包都癟癟的,顯然是收獲不大.

眾人不由訝異,這上元山遍地是寶,隨便什麼出來也是價值連城的寶物,這些人不至于這麼傻吧?

"殿下!"白韻兒連忙迎了上去,她在看到沐凝安然出來後臉色就非常難看.

原本她是想去在步清瀾面前賣個乖,然後好去旁敲側擊一下沐凝為何沒死.

但她卻沒發現步清瀾臉色更加難看.

"殿下,曹林他們人呢?"白韻兒很沒有眼力地問道.

"滾!"步清瀾正在氣頭上,他這一次進上元山可以是一敗塗地.

不但讓沐凝對他生了厭,還一連損失了四名手下,最後好不容易得來的解蠱毒的靈藥與其他寶貝也在方才不翼而飛.

所以步清瀾現在可謂是有火沒處發,白韻兒又如此湊上來,頓時惹得他更加火冒三丈.

白韻兒一怔,她此時看步清瀾臉色,也大致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殿下恕罪!"白韻兒連忙低頭,暗地里卻咬緊了牙關,眼睛里露出狠戾的凶光.

沐凝這個踐人竟然如此命大,真是該死!

"哼!"步清瀾一擺衣,轉身離開.

走到上官梅遠身旁時,他停下腳步,陰陽怪氣道,"中州王真是好謀算,放我等進上元山,卻又在上元山內設下埋伏,如果舍不得那些寶物,就別這麼假惺惺的!"

"你胡什麼?"上官梅遠的家將聞頓時暴怒,拔劍指向步清瀾,一副不容他侮辱上官梅遠的模樣.

"你們中州王府做過什麼齷蹉時事,你們心里明白!"步清瀾已經氣昏了頭.

他才不管這樣會不會徹底得罪上官梅遠,只是冷著臉放下話後拂而去.

而且自從他想殺沐凝的目的敗露後,他現在再看沐凝,也不再上去搭訕了,而是匆匆掃一眼後,迅速離開.

上官梅遠被步清瀾一頓數落,心里也有火氣,他只以為步清瀾是沒找到寶貝,所以心生不滿,倒是沒往別的方面想.

但當上官梅遠看到隨即出來的密毒教主也一臉憤怒,兩手空空,他卻是立即皺了眉頭.

"為什麼沒有殺死沐凝?"白韻兒見密毒教主出來,她立即迎上去,湊到密毒教主身邊,壓低了嗓子憤怒問道.

密毒教主卻冷厲地看了一眼白韻兒,隨即道,"滾!"

白韻兒一愣,她不明白為什麼步清瀾與密毒教主都這麼對她.

密毒教主卻看都不看白韻兒一眼,轉身離開.

人群中有人發現了不對勁,"怎麼百靈太子隨從只剩一個了?進去時明明是四個人的!"

"是啊,那密毒教主怎麼就一個出來了?他的手下呢?"

白韻兒聞這才驚覺,剛剛密毒教主的臉色為何那麼難看了,他帶進去的那四名密毒教的長老竟然一個都沒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

白韻兒倏然抬眸,驚懼地盯著沐凝,沐凝也眼神冷冽地看向她,眼睛里纏繞著像是地獄里的蓮烈火.

只是沐凝的臉色極為冰冷,帶著一絲不加掩飾的嘲諷,她張嘴,無聲地緩緩道,"下一個受死的,就是你!"

上篇:237 心碎的土豪大人     下篇:239 天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