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45 心亂如麻  
   
245 心亂如麻

眼看周圍的死尸越來越多,月色昏暗,曠野里連蚊蟲的聲音都沒有.

所以這漫山遍野都是會走動的死尸的場景就格外讓人恐懼.

那些死尸雖然行動並不快,死亡讓它們四肢僵硬,但那全身腐爛,腐肉掛在臉上的模樣著實可怖.

沐凝感覺自己全身發冷,寒氣從腳底心一寸寸爬上.

那腐爛的臭味更是如潮水般湧來,讓她一陣陣惡心.

洛四秦五一直護在沐凝身前,兩人不停劈砍著那些形狀惡心的死尸.

但有些死尸即使被砍成兩截,仍然還在地上抽搐爬動,喉嚨里發出"嗬嗬"的聲音.

"砍爆它們腦袋!"沐凝隨手劈開一具撲上來的死尸,她此時臉色已經慘敗如紙,額頭布滿冷汗.

但漸漸的,她也從恐懼中冷靜下來.

四人就這麼在重重的死尸群中一路砍過來,留下一地斷肢殘塊.

黑色的血流了滿地.

可是那些死尸還是越來越多,似乎漫山遍野的尸群都被吸引到了這里.

當沐凝他們終于到達黑風寨的大門外,幾人無不松了口氣.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又讓他們傻眼.

因為無論他們怎麼敲門,這黑風寨里都是悄然無聲,根本無人應答.

"怎麼辦,姐?"青雪又累又急,她砍了一路死尸,已經快要連胳膊都抬不起來了.

沐凝也是一臉沉重地抬頭看去,這黑風寨的外牆太高,顯然也是為了防備死尸爬過去的.

而且牆上光溜溜一片,根本沒有落腳的地方,他們想要翻牆過去估計可能性不大.

"你們趕緊走吧,寨子的門一到晚上就上十八重鎖,不到天亮是不會開的!"里面的山匪從門縫里看到外面到處都是死尸,一個個都嚇得忍不住雙腿發軟.

他們生怕一開門就會有大批的死尸沖進來,所以才會一直牢牢守著大門,動也不敢動.

沐凝知道這些人肯定是被死尸嚇破了膽,就算他們在這站一晚,這些人也是不會開門的.

咬了咬牙,她眼神沉冷地問道,"那你告訴我,哪里比較安全."

"這些僵尸不會去後山,你們去後山吧!山腰有個山洞,可以避一避."那山匪也怕沐凝他們再待下去會引來更多僵尸,于是好提醒道.

"走!"沐凝也不再猶豫,四人拼著最後的力氣,立即使出輕功,朝後山掠去.

一到後山的地界,死尸果然少了很多,只有偶爾兩只閑逛的路過,被洛四秦五一劍劈爛了腦袋.

沐凝他們也順利找到了山匪提及的山洞.

但是,沐凝剛走到洞前,就被秦五攔住,"里面有人!"

沐凝一驚,臉色就很是難看,她以眼神詢問,到底是有人還是有死尸?

"聽到呼吸,應該是人!"洛四沉吟,他做了個手勢,示意沐凝退後,他則提著劍悄悄朝山洞里走去.

但是,也就是在這一刻,忽然有道身影縱身躍出,抓著一根鞭子就和洛四打在了一起.

"我草你大爺的,你們這些臭尸體,竟然還敢跟著姑奶奶,今天看姑奶奶不打爆你們那臭腦袋瓜子!"

沐凝聽著這道暴戾嗓音,心頭無端一跳.

她連忙定睛看去,一眼就看到一名身著桃牡丹裙,梳著華麗發髻的豔麗女子正一臉凶神惡煞地和洛四纏斗在一起.

沐凝不由扶額,隨即嘴角抽搐,喚道,"軒轅緋!"

"誰叫我!"

軒轅緋下意識應了一句,隨即反應過來,她也不和洛四打了,一下子就跳到沐凝身邊,一臉震驚,"美人,怎麼會是你?"

"我還沒問你怎麼會在這?"沐凝滿頭黑線,中州一別後,軒轅緋就回了東海,是年底再來大乾帝都.

她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到軒轅緋,這可真是他鄉遇故知啊.

"進去!"軒轅緋見遠處又有幾只尸體朝這邊搖搖晃晃走來,她連忙拉著沐凝進了山洞.

洛四秦五先是在周圍探查了一遍,確定沒有危險,這才坐下.

兩人即使已經筋疲力盡,也仍然守在洞口,防備有尸體突然出現.

"姐喝水!"青雪則是將水壺遞給沐凝,她也是一身疲倦.

"快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死尸,這些尸體怎麼會行動?"沐凝一肚子疑問,忍不住拉著軒轅緋就問了起來.

"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才到這里不久."軒轅緋毫無形象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的干草上.

"大哥日前收到消息冀州發生大事,死尸複活,他有事在身,暫時走不開,就讓我先來瞧瞧."

軒轅緋罷,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她伸頭朝洞外看看,疑惑問道,"咦,美人,你是一個人來的?王爺呢?"

"我是一個人!"沐凝不想多提容楚,只要一想起他的欺騙,她心里就有些別扭.

"真是奇了怪了,王爺竟然舍得放你一個人到處亂跑,還來這麼危險詭異的地方……我還以為他會一直將你栓在腰帶上呢!"軒轅緋驚訝道.

"胡什麼呢?"沐凝臉色有些脹.

軒轅緋也看出來沐凝是一副不想提容楚的模樣.

她眨眨眼,深沉地摸了摸下巴,然後一臉八卦地搗了下沐凝,"美人,你們倆吵架了吧!是不是王爺干了什麼混賬事惹你不痛快了!?"

沐凝白了軒轅緋一眼,抿唇不理她.

"哎呀,人家就嗎,王爺那個人喲,就是不咋地,你還是考慮考慮嫁到我們東海來吧,我大哥他絕對將你*上天!"

軒轅緋頓時來勁了,又在那吹噓起她大哥的好.

"緋夫人,我家姐都已經嫁人了,你再讓她二嫁,不是要陷她于不義嗎?"青雪聽不過去了.

她既然知道自家主人和王爺是一個人了,她自然是要幫著主人話的.

軒轅緋撇嘴,"青雪丫頭,你以前不是也不喜歡王爺的嗎?怎麼現在倒處處偏幫起他來了?"

"我,我的是公道話!"青雪臉一,心看了眼沐凝臉色,隨即低頭,也不敢多了.

她是怕自家姐會誤會她的心是向著主人的.

姐現在肯定不想提及主人!

軒轅緋眼睛一亮,突然問沐凝,"對了,美人,你那個好厲害的師父呢?他怎麼也沒陪你一起來?"

沐凝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軒轅緋這貨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專撿她的痛腳戳.

不過,沐凝卻也因為軒轅緋的話發起呆來,也不知道容楚現在怎麼樣了.

那天她在他身上用軟筋散那樣的迷,藥,他那麼驕傲龜毛的一個人,肯定恨死她了.

她用的分量挺重,但是憑他的能力,應該傷不到他才對.

可是這麼久都沒有他的消息,還是會讓她擔心.

沐凝心中不由在想,難道他並沒有追她?

但隨即沐凝就被自己心里的念頭嚇了一跳.

她真的有些看不起自己了,一邊不希望他來追她,千辛萬苦逃出來,一邊又因為他沒有來追她而心有不甘.

天哪,她怎麼會變成這樣!

"美人,這冀州也太他麼詭異了,我勸你還是趁早離開."軒轅緋從子里掏出一面鏡子,對著昏暗的月色理了理發鬢,一邊好勸著沐凝.

"不行,既然來了,總要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明天我們去冀州城!"沐凝抬眸,露出兩點漆黑的瞳眸.

她這話並不是在逞強,而是沐凝有一種感覺,她相信萬物生長自有法則,所以,事有反常必為妖!

死去的人無端複活——不,這根本就不能稱為複活!

沒有人的靈智,只會僵硬而呆滯地行走,見到什麼就吃什麼,這些死尸已經不能稱為人!

沐凝相信,這一切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

所以她更不能在這種時刻離開,她總要搞清楚那幕後黑手究竟是誰!

竟然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視人命如草芥,造成如此的生靈塗炭.

"冀冀州?"然而軒轅緋一聽沐凝要去冀州城,頓時將腦袋搖成撥浪鼓,"人家不去!人家好不容易才從那里逃出來,才不要回去!"

"你怎麼這麼貪生怕死!有我在,不會有事的!"沐凝一巴掌甩了過去,直接拍板決定.

軒轅緋苦著臉,一臉不不願.

一個晚上,就這麼在膽戰心驚中度過.

好在山洞還算隱秘,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那些死尸都不怎麼踏足後山,所以這一晚還比較平靜.

當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沐凝走出山洞,她站在山腰處極目遠眺,只見整座山巒遍山金黃.

無數的果樹掛著累累果實,野山菊盡綻放在陽光下.

這樣的景色何其安逸何其美麗.

任誰也想不到就在幾個時辰前,這一處美麗的地方竟然滿滿都是那種可怕的死尸群.

"軒轅緋,那些死尸群白天去哪了?"沐凝問道.

"不知道,奇怪的很!"軒轅緋接了泉水,正在洗漱,聞答道,"我追蹤過,但好幾次都是走著走著就不見了,就好像——有人放養的一樣."

"怎麼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沐凝顰眉.

幾人簡單用了點干糧,隨即上路.

昨夜沐凝他們被死尸圍攻時,後來不得已放棄馬車,洛四也一劍砍斷缰繩,讓那四匹馬逃命.

不過剛剛秦五去林子里只找回兩匹馬,另兩匹則是被死尸群撕吃了.

好在馬車沒怎麼破損,于是一行人開始朝冀州城奔去.

冀州離南苑並不遠,只有兩個多時辰的路程.

然而,當沐凝進了冀州城後,卻發現這里竟然比之南苑還要荒涼.

原本敞亮的街道上到處散落著雜物,**的氣息讓人有喘不過氣來的壓抑感.

"美人,得趕緊趁天沒黑之前找到落腳的地方,要不然晚上又得被死尸追!"軒轅緋一路都非常緊張.

"這里的房子能不能住?"青雪指著街道兩旁明顯空置的房屋問道.

"最好不要,夜里會有很可怕的事發生!"軒轅緋慎重搖頭,突然氣憤道,"我前天來就住過,你媽的,結果夜里好多腐尸爬到姑****上,嚇死老子了!"

軒轅緋話音剛落,沐凝就感覺馬車猛地一頓,她緊張問道,"怎麼回事?"

"姐,前面有些古怪."秦五盯著街道那頭,緊張道.

"快,快走!肯定是死尸群!"軒轅緋忽然大叫起來.

秦五與洛四受驚,他們可都記得昨夜的可怖畫面,于是連忙掉轉馬頭,朝著來路狂奔而去.

但隨即他們便發現來路也被密密麻麻的死尸群占領了.

"朝那邊走!"軒轅緋急了,她指著一個方向,秦五趕著馬車又迅速掉頭.

好在白天那些死尸群行動緩慢,所以他們還有充足的時間逃跑.

只是馬車剛轉到另一條街道,沐凝就發現迎面也駛來一輛馬車,而且速度極快,顯然也是在逃跑.

"籲!"秦五連忙勒住馬缰繩,呵停了馬車.

對面趕車的馬夫亦是在關鍵時候停住.

"快走,後面有好多尸體追來了!"那馬車一停下,車簾就被掀開,露出一張女子的臉,焦急道.

"容雨晴!"沐凝一瞧,頓時震驚了,她竟然又在這種地方碰到容雨晴了.

"鸞兒,你怎麼在這?恭皇叔是不是也來了,完了完了,他是不是來抓我回去嫁人的啊!"容雨晴看到沐凝,先是欣喜,接著便苦了臉.

"先逃命吧,一會再聊!"沐凝見容雨晴後面也有顫顫巍巍的死尸走來,連忙讓秦五又換了個方向.

容雨晴的馬車緊跟其後,這次倒是沒再遇到死尸群了.

"出南城,去暴風寨!"雖然脫險,但軒轅緋絲毫沒有放松,她指出方向,讓秦五趕緊離開冀州城.

沐凝驚魂未定,"怎麼大白天的這些東西就敢出來?"

"好像又變厲害了!"軒轅緋一臉沉重,"它們到底要干什麼!"

馬車在中途停了一下,容雨晴一推車門進來了.

她先探頭瞧了瞧,見容楚確實不在,她這才拍著胸口松了口氣,"嚇死我了!"

"你怎麼也跑這來了?"沐凝問.

"還不是我父王啦,非要我嫁人,我不想嫁,就跑出來了,一直聽冀州山水美,就想著來這看看,誰想這里竟然變得這麼可怕!"容雨晴臉色發青.

"讓你嫁誰?"沐凝一時好奇心起,于是問道.

"是簡國公世子,聽就是個繡花枕頭,我才不要嫁!"容雨晴氣呼呼道.

"嗯,不嫁!我也是逃出來的,我們一起游山玩水吧!"沐凝點頭.

"鸞兒,恭皇叔對你不是很好嗎,怎麼你要跑出來?"容雨晴驚訝問道.

"他騙我!"沐凝臉色一瞬沉郁了下去.

到如今她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容楚欺騙她的這件事上,究竟是什麼心了.

從剛開始猜到他們是一個人時的如釋重負,到後來覺得自己被欺騙了的痛恨,再到發現自己喜歡上他之後的糾結與痛苦.

沐凝覺得她的心都快亂成麻了.

上篇:244 行尸走肉     下篇:246 險象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