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46 險象環生  
   
246 險象環生

沐凝一時有些恍惚.

"鸞兒,恭皇叔騙你什麼了,這麼嚴重,都要逃跑了?"容雨晴眨眨眼,在她看來,容楚雖然嘴巴毒了點,但他其實待沐凝非常好.

所以她不明白有什麼事竟然嚴重到要離開的地步.

沐凝低著頭沒有話,似是陷入到沉思中.

青雪沖容雨晴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多問.

容雨晴雖然心中疑惑,但她看沐凝的模樣,也感覺到她似乎非常得彷徨與惆悵.

于是容雨晴也很是體貼地轉移了話題,"我們這是要去哪啊?我來冀州兩天了,周圍跑遍了,都沒看到幾個活人!"

"去暴風寨."軒轅緋剛剛聽見沐凝容楚騙她時,就有些蠢蠢欲動,八卦地想一探究竟.

但被青雪一瞪,她又不好多問什麼,只得裝著欣賞外面風景,一邊回答容雨晴的問題.

"會讓我們進去嗎?"容雨晴有些擔心.

她這兩天亡命奔逃也路過一兩個有人的莊子,但無不大門緊閉,悄無人聲,若不是看到那炊煙升起,她都以為人都死光了.

此時馬車也停了下來,秦五在外道,"姐,前面就是暴風寨."

沐凝掀開車簾往外看,只見前方山腳下一座占地頗廣的建築矗立.

從外邊看去,那建築四周的圍牆得有兩丈多高,而且全都光滑的很,估計連壁虎都趴不住.

看起來倒是挺安全的一處地方,但沐凝卻也擔心會再次遇到和昨晚黑風寨那樣的況.

"美人,不用擔心,這暴風寨的老板娘是個又騒又浪的娘們,她最喜歡的就是俊俏後生了!嘿嘿嘿……"

軒轅緋突然聳著肩膀,一臉怪笑地盯著坐在前面趕馬車的洛四和秦五.

洛四和秦五頓時雙雙打了個寒噤,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但兩人都目不斜視,裝著沒聽見軒轅緋的話,也不去看軒轅緋那張殲詐的臉.

"喂,你們兩個,人家跟你們,那老板娘可是風韻猶存,而且據那方面的功夫非常厲害,這等好事路過不要錯過啊!"

軒轅緋見洛四秦五竟然對她的"好意"置若罔聞,頓時不樂意了.

她躥出去,一邊一掌拍在洛四秦五肩膀上,"喂,你們兩個到底誰上!"

洛四與秦五俱是苦著臉,"緋姐,我們一點也不俊俏,而且木訥的很,這種好事我們怕是沒福氣消受啊!"

"那怎麼辦,沒俊俏後生,我們怎麼進暴風寨?"軒轅緋瞪眼,打算繼續威脅洛四與秦五.

這時沐凝抬起頭來,"好了,你別逼他們倆了,沒得到時候錯了話害我們半夜被趕出來,那就糟糕了.我看,還是你比較俊俏,要不就你來女扮男裝吧!"

沐凝這話一出,包括容雨晴和青雪在內,洛四秦五都是拼命點頭,一副同意地不能再同意的樣子.

軒轅緋卻皺眉,一臉為難,"可是人家也是女人內,人家又沒男人那玩意,到時候還是會露餡."

"這簡單!"

沐凝笑米米地從腰帶里拿出一包藥粉,"這能致幻的,睡覺前你將藥粉撒在酒水里,然後些不要臉的話,到時候那老板娘睡著了做夢,就會以為你們正在顛龍倒鳳呢!"

"還有這玩意!"軒轅緋接過那藥粉,驚訝道.

"好了,都過了中午了,快點行動,萬一你魅力不夠,我們還得再找別的落腳地點呢!"沐凝抿嘴笑道.

"哼,瞧不起人家的魅力是吧!"軒轅緋一聽這話當即不樂意了.

只見她一頭紮進馬車里,不到半刻鍾,就換了身青色長衫,搖著折扇,得意洋洋出來了.

"怎麼樣,俊吧!"

"嗯,就是頭發要梳一下,你現在這模樣實在不男不女."沐凝道.

雖然軒轅緋十分不願她那華麗的高髻被打散,但她也沒辦法,只好鼓著腮幫子任青雪給她梳了個男子的發髻,只在頭上插了根玉簪.

沐凝也承認,軒轅緋換上男裝後,確實俊得很.

長身玉立,風度翩翩,和她大哥軒轅斐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沐凝都有些懷疑這貨是不是本來就是個男人?

"美人,被人家的俊美倜儻迷倒了吧,嘿嘿嘿!"

軒轅緋見沐凝目不轉睛盯著她看,頓時又得意得笑起來,"要不要考慮嫁到我們東海來呀!"

"你要是迷不倒老板娘,你就別回來了!"沐凝無語地白了軒轅緋一眼,一把將她推了出去.

軒轅緋整整衣冠,然後扭頭沖沐凝拋個媚眼,"美人,你就等著瞧吧!"

罷,軒轅緋扭著腰走了,沐凝在後面抄起一顆石頭砸過去,"不准扭腰!"

軒轅緋腳步一個踉蹌,隨即擺正姿勢,搖著折扇,風,流倜儻地朝暴風寨大門走去.

沐凝他們幾人只能在外面干等著,容雨晴有些緊張,"鸞兒,會不會不讓我們進去啊,我都連著兩晚沒睡了,那些死尸漫山遍野都是,太可怕了!"

"應該沒問題!"沐凝安慰容雨晴道,她也覺得昨晚遇到的那些死尸群太可怕了.

在查明真相前,她還是希望最好不要再碰到那些玩意了.

軒轅緋顯然沒讓沐凝失望,沒過一會,她就見軒轅緋與一名年級約莫在三十開外,相貌明豔,一副水蛇腰的美婦人摟摟抱抱走了出來.

"馨娘,這位就是我妹妹宣甯!"軒轅緋笑嘻嘻指著沐凝介紹道,又望向容雨晴,"這是表妹雨晴!那幾個都是我們的侍衛和丫鬟."

"宣公子,怎麼令妹和你長的不大像啊!"那位風韻猶存的馨娘美目一掃,直接就落在沐凝臉上,她掩去眸底驚豔,捂著嘴笑道.

"我們一個像爹,一個像娘!"軒轅緋呵呵笑道.

"眾位客人請進來吧!不過馨娘這里要將丑話在前頭."

美婦人那媚得幾乎勾人的眼睛一掠,妖媚笑道,"冀州的況各位想必也都看到了,我這暴風寨恐怕也是四里八鄉為數不多的幸存之地."

頓了頓,馨娘見沐凝他們都看著她,于是繼續道,"最近投奔暴風寨的人也不少,但是我暴風寨食物有限,那麼多閑人也養不起,所以中午這一頓我可以招待你們,但晚上你們得出去找食物!"

沐凝一聽晚上的食物還要自己去找,黛眉就顰了起來.

軒轅緋幾人臉色也都不好看.

"不過你們放心,我會告訴你們哪里是糧倉的!"馨娘加了一句.

"為什麼要晚上出去找?碰到那些死尸怎麼辦?"容雨晴氣憤地驚叫道.

"白天那些僵尸守著糧倉,生人進不去."馨娘淡淡掃了容雨晴一眼,眼睛里透著絲精明,"只有在太陽落山後,那些僵尸都出去了,人才能進去."

"各位,要想進我們暴風寨,必須先交一批糧食,否則冀州出事那麼久,我們寨子早就坐吃山空了.馨老板這也是為我們寨子里的弟兄著想!"

跟著軒轅緋與馨娘出來的一名身量矮,長著一撮山羊胡的猥瑣男子出聲道,"而且你們也不是第一個去的,那里雖然危險,但也沒到致命的地步,各位一會進寨子後,可以問問,很多人都是這樣進寨子的."

"好!我同意!"沐凝想了想,也只能答應下來.

先不他們確實又累又餓,這方圓數百里都無人煙,就是萬一天黑了他們還無處落腳,在外面亂逛,他們肯定又要面對那些死尸群.

到時候他們能否還有昨夜那樣的好運氣逃脫就不定了.

馨娘見沐凝一發話,包括軒轅緋在內都沒反對,她不由多看了沐凝兩眼,眼底閃過一抹若有所思.

既然沐凝已經決定,容雨晴他們也考慮到實際況,于是一行人都進了暴風寨.

不過,沐凝進來後,卻發現這暴風寨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但具體哪里不對,她又不上來.

她只是覺得這里的空氣有些汙濁,讓人心中很是壓抑.

馨娘信守承諾,沐凝他們在大廳里等了不到兩刻種,一大桌熱騰騰的飯菜就擺上了桌.

"宣公子,這可是奴家特地讓人為你做的哦!"馨娘沖軒轅緋眨了眨眼,軟若無骨地依在她身上,那雙手也不規矩地朝軒轅緋身上摸去.

軒轅緋立馬一把抓住馨娘的手,抽著嘴角尷尬道,"馨娘親愛的,這里那麼多人,在下害羞咧!"

馨娘頓時捂著嘴,"咯咯"笑了起來,一邊笑,那不安分的眼睛還一邊朝洛四秦五身上瞄.

其實比起這位宣公子,她更中意那兩個侍衛.

宣公子雖然俊,但就是少了男人的陽剛氣.

這兩個侍衛就不一樣了,一看就是常年打熬身體,一身的精力,如果能和他們……肯定能滿足她!

馨娘抿了嘴,端起酒杯就去給洛四秦五敬酒,"兩位哥哥,奴家敬你們一杯!"

"在下不會飲酒!"洛四與秦五俱是脹了臉,不動聲色往旁邊挪了挪,讓開了馨娘那在底下勾他們腿的腳.

"那奴家只能自己喝了."馨娘也不生氣,只是幽怨地瞥了眼秦五與洛四,自己飲了那杯酒,又開始在軒轅緋臉上捏了起來.

軒轅緋只能苦著臉,好安撫馨娘.

沐凝與容雨晴幾人都忍著笑,拼命扒飯,桌上雖然有肉,但幾人都沒伸筷子,倒是一盤豆腐和素菜被吃了個乾淨.

這是沐凝來前就囑咐的,這暴風寨可是個強盜窩,雖然現在看起來改邪歸正,收容逃難的人,可是誰知道他們寨子里的肉是哪來的.

不定就是從那些死尸身上割下的肉呢!

被沐凝這麼一,容雨晴他們就算想吃肉也沒了胃口.

馨娘見桌上的肉一筷子都沒動,不由挑了挑眉,沖那山羊胡使了個眼色.

匆匆吃完了飯,一行人被領去休息.

沐凝在大廳里也看到了不少人,有男有女,從衣服上看,這些人看上去大多都是外來的.

原本馨娘是要跟著軒轅緋進房的,也不知道軒轅緋怎麼忽悠得,將馨娘給忽悠了出來.

由于昨晚沒休息好,所以午後這一覺幾人都睡到太陽快落山才起來.

那名山羊胡子已經在外邊等著了,他手里還拿著地圖,看到沐凝幾人出來,就開始講解起那個糧倉的方位地點.

以及什麼地方死尸群最少,他們進去後又怎麼出來,事無巨細,講解得清清楚楚.

很顯然,山羊胡子也已經不是第一次去糧倉取糧食的.

這麼一來,沐凝反倒放心了一些,既然有人曾經成功取出來過,她們自然也行!

不過,接下來在決定誰去取糧食的問題上,幾人又有了矛盾.

洛四秦五的意思都是他們兩個去就行,沐凝不需要去.

軒轅緋又想去湊熱鬧,但馨娘卻拉著她,不讓她出門.

容雨晴害怕,不大敢去,但又不好意思提出來.

最後沐凝決定,她與青雪以及洛四秦五一起去看看.

她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自保還是可以的.

容雨晴見沐凝這麼了,她不去也不大好,于是也硬著頭皮上了.x

軒轅緋又以不放心妹妹為由,死活不願待在暴風寨里.

馨娘留她不住,只得叮囑她心點,早點回來.

于是在太陽尚未落山之際,沐凝一行人又從暴風寨出來了,直奔十里外冀州城的糧倉.

這冀州城的糧倉在城北處,毗鄰冀州城,沐凝他們現在在城南,以前穿過冀州城那路要近的多.

但現在冀州城肯定是不能進了,沐凝他們只能繞城行駛.

他們按照山羊胡子給的路線一路疾奔而來,路上雖然也有死尸,但都是零散的幾只,不足俱也.

不過沐凝瞧著那幾只死尸的腐爛程度,怕不得是陳年老尸.

干癟癟的,幾根灰白的毛搭在光禿禿的腦殼上,臉上的皮都沒了,露著白森森的牙齒.

著實駭人.

沐凝忍不住捂著心口,"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連陳年老尸都爬出來了?"

"難道是天有異象,要滅大乾?"容雨晴驚懼道.

"啪!"軒轅緋頓時一巴掌打在容雨晴頭上,"你這話要是傳出去可是要抄家滅族的!"

"或許,是有人故意制造出這樣的災難,偽裝成天災的模樣,想亡了大乾也不定."沐凝看著那幾個被遠遠丟在馬車後的死尸,眼中露出憂慮.

軒轅緋也沉默,幾人一路安靜地奔馳而過.

待他們終于抵達冀州城糧倉時,月亮已經升了起來.

他們剛到糧倉外,就見成群的死尸從各個方向冒出來.

只見它們一個個都頂著慘青的臉,破敗的衣服,腐爛的肌肉,顫巍巍地朝著冀州城的方向走去.

沐凝他們沒敢靠的太近,而且都是努力屏著呼吸,心翼翼地按照山羊胡子所的路線繞過去.

這里是糧倉的後面,也有幾只死尸在晃蕩,被洛四秦五一人一劍給爆了頭.

取糧食的過程倒是非常順利,糧倉內有穿著兵士服裝的死尸,這些人身上並沒有腐爛,只是眼神呆滯臉色灰白.

沐凝既然心里對這次事件是有人在背後搞鬼,所以她擔心這些人是不是沒死,也不好下殺手.

于是沐凝讓洛四秦五用繩子將這些兵士的死尸綁了起來.

待到取夠了馨娘要的糧食,沐凝他們也沿著來路撤了回去.

但剛離開糧倉不過半里處,沐凝就發現了不對勁.

今晚的月色十分明亮,所以她一眼就看到遠處那黑壓壓的一群死尸群.

"不好,死尸追來了!"洛四緊張道.

"姐,我駕車引開它們,你們往死尸少的地方跑!"秦五吆喝了一聲,跳到了那輛裝著糧食的馬車上,從鈴蘭手里接過馬缰繩,迅即狂奔起來.

那些死尸見狀,霎時如潮水般朝秦五那邊湧過去.

洛四駕著馬車,連忙朝另一個方向行去.

然而今晚他們遇到的死尸實在太多,遠遠的,只見人頭攢動,黑壓壓一片,好似全冀州城十多萬的人都在這里.

沐凝震驚了,如果冀州城一下子死了那麼多人,發生那麼大的事,為什麼她在帝都城至今一點消息都沒聽到?

還是,這確實是一起人為事件,而且還有人故意遮掩了消息,不讓這里的事在未全面惡化前上達天聽?

可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讓沐凝多想.

"姐,這些死尸太多,它們好像是想逼我們進城!"洛四滿頭大汗,他一邊駕駛馬車,一邊砍殺那些撲過來的死尸,已經應接不暇.

即使青雪與鈴蘭也在旁邊幫忙,但那層層的死尸群根本毫不畏懼,拼命往馬車上撞來.

眼看馬車就要被撞散,沐與軒轅緋以及容雨晴不得已只得放棄馬車.

由洛四與青雪在前開路,幾人拼死往前殺去.

由于身後的死尸群實在太多,而且它們今晚都像是有意識一般,只驅趕著沐凝他們往冀州城里去.

但沐凝他們都知道,一旦進入冀州城,將會有更大的危險在等著他們.

可是退無可退,沐凝幾人無法,只得一步步進了冀州城.

然而一進冀州城,那死尸群突然騷動起來,有許多死尸猛地朝沐凝他們撲去.

沐凝即使輕功玄妙,但一路逃來已經耗費了太多力氣.

她躲閃了幾次,漸漸力不從心,偏偏洛四與青雪他們都被死尸群圍住,軒轅緋左沖右突,根本就無瑕顧及這邊.

而且也不知道是何原因,圍著沐凝的死尸是最多的,個個都很狂躁,像是沐凝身上有著什麼吸引它們的東西.

眼看沐凝就要葬身死尸爪下.

就在此刻,沐凝眼角忽有白色光芒一閃,隨即她只見劍勢如虹,白練一霎籠罩方圓數尺.

她身周剛剛還猙獰可怖的死尸群陡然全部被那極其凌厲的劍氣震退,瞬間倒地,壓垮了隨後的死尸.

可是還不待沐凝為自己的死里逃生感到慶幸與激動,當她抬眸看清那執著劍,冷著一張俊臉,正一步步朝她走來的男子時,她當場傻眼了.

上篇:245 心亂如麻     下篇:247 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