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47 再也不敢了  
   
247 再也不敢了

沐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怎麼會是容楚?!

她就這麼呆呆地站在仍然對她虎視眈眈的死尸群中,張大嘴,一臉呆樣死死盯著渾身散發戾氣,鳳眼中含著狂怒的俊美男子執劍朝她走來.

夜晚的風寒涼刺骨,可是卻比不上此刻容楚那幾可殺人的目光.

狂風卷起他白衣,獵獵的聲響中,他根本就不看那些死尸.

他就像是一尊殺神,手起劍落,劍勢凜冽,如長虹掠過,一霎削去了數十只死尸的頭顱.

眼看他離沐凝越來越近.

沐凝突然就緊張起來,她眼神躲閃,根本就不敢和容楚那殺氣騰騰的目光接觸.

她不知道容楚怎麼突然會出現在這里,但沐凝敢肯定的是,她現在不想見他!

她的心實在太亂了,還沒做好面對他的准備.

于是,沐凝很沒骨氣地轉身就跑.

容楚見狀,本就一肚子火氣沒處發泄的他當即更是怒上加怒.

只見他反手一劍將圍上來的數十只死尸從腦袋那里劈開,隨即縱身一躍,身影翩若驚鴻一般落在了沐凝面前.

沐凝只覺眼前一暗,那濃郁的龍涎香味瞬間湧至.

沐凝連忙刹住腳步,也不敢抬眸,扭頭繼續跑.

"再敢跑,信不信我打斷你兩條腿!"容楚氣的狠了,握著劍的手背上,青筋都鼓突了起來.

可是沐凝哪會聽他的,而且她最討厭的就是被威脅,容楚這麼一,她反倒跑的更快了.

然而這麼一來,不知為何,那些死尸群竟然也跟著她後面一起跑.

沐凝回頭一看,只見她身後到處都是腐爛的死尸,密密麻麻潮水一般湧來,她頓時嚇了一跳.

而且那股子腐爛後的惡臭沖的她差點吐出來.

但這時候也不能停下來,一旦她停了,就會被死尸群給淹沒的.

于是她只能接著跑,一邊跑還要一邊左避右閃,躲避那些前面的死尸.

一時間,死尸群也不撲殺軒轅緋她們了,而是都追著沐凝狂奔而去.

軒轅緋與容雨晴剛剛松了口氣,就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

"姐!"洛四見所有的死尸都去追沐凝,當場也被嚇到了,他連忙一劍砍掉正撲向他的一只死尸的腦袋.

隨即飛身而起,拼命朝沐凝那邊趕去.

軒轅緋與容雨晴以及青雪也是立刻過去.

由于之前沐凝與軒轅緋她們離的有些遠,中間還隔了一道破敗的牆壁,而死尸群又太多,軒轅緋她們都不敢分心,一心只與死尸搏斗.

以至于她們竟無一人發現容楚竟然來了.

直到軒轅緋看到一道肥不溜丟的白影從眼前掠過,她還忍不住揉揉眼睛,一臉茫然道,"怎麼好像看到狐狸了?"

彼時,沐凝正在拼命奔逃著,她根本就已經停不下來,只要她一停,那些死尸群就會瞬間湧向她,光是那氣味就差點將她直接撂倒.

她不由慶幸她至少是個長跑健將,可是一直這麼跑她也受不了啊,由于她還不斷憋氣,現在肺里簡直像火在燒.

短短時間內,她已經沿著長街跑過來了,那些死尸也浩浩蕩蕩跟著她,這場面還真是壯觀.

可是沐凝就快要跑不動了,她捂著口鼻左看右看,尋找容楚蹤跡,然而她卻怎麼也找不到他.

沐凝不由懷疑起來,難道她剛剛是出現的幻覺?

還是其實容楚根本就沒來?

否則他又怎麼會眼睜睜看著她身臨險境而不管她?

可是剛剛的感覺是那般真實,難道是因為她太想他了?

沐凝實在是想不通,她一閉眼,感覺眼眶濕濕的,也不知道是淚水還是被汗水打濕的.

算了,不想他了,還是先考慮一下要怎麼擺脫這些死尸吧.

沐凝真的很是莫名其妙,這些死尸群為什麼突然只追著她一個人,好像她是個超級無敵香餑餑一樣.

但是她真的跑不動了!

沐凝氣喘籲籲,感覺雙腿有千斤重,她陡地停下來,大口大口喘氣,實在是已經到了極點了.

此時她也是自暴自棄了,如果真的被死尸撕吃掉,也只能怪她命不好!

不過沐凝這輕功還是不錯的,那些死尸都被她遠遠丟在身後,她也有足夠的時間可以休息.

只是她卻沒發現,就在她左前方,正有數十只死尸搖搖晃晃朝她走來.

可是沐凝卻一直彎著腰在大喘著氣.

一只死尸偷偷摸摸到了沐凝身後,伸出那掛著腐肉的骨爪,通的眼睛里布滿了血色.

然而它剛剛碰到沐凝,就陡然發出一聲慘嚎,它接連幾步往後退去,但還不待它退回陰影里,已經有一只白球落在它頭上.

"吱!"土豪大人呲牙,露出一個陰慘慘的笑.

隨即一爪子插進那死尸的腦瓢里,"哧啦"一聲,捉了個什麼東西出來.

那死尸當即癱倒在地,血的眼睛也暗淡了下去.

沐凝一扭頭,就看到這血腥一幕,她嚇了一跳,又在看到那只神氣的肥球時,眼睛旋即一亮,"土豪大人!"

"哼!"可是向來都與沐凝十分親昵的土豪大人此時面對沐凝的熱卻是一扭頭,眼一斜,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笑.

然後昂首挺胸,"咚咚咚"走了.

沐凝傻眼,不明白土豪大人怎麼都不理她.

但她心頭隨即又是一跳,土豪大人在此,那豈不是代表容楚也在?

所以她剛剛並不是幻覺,而是真的看到他了?

沐凝下意識追著土豪大人的身影看去,果然便見一身白衣,神祗般俊美飄逸的男子正站在不遠處大樹的陰影里.

她的心一霎狂跳起來.

他真的來了!

可是容楚卻始終沒有看沐凝一眼.

"吱吱!"土豪大人一伸爪子,容楚正低頭查看它從死尸腦子里挖出的東西.

沐凝看出容楚的眉心擰得極緊,月色下,那對鳳眼中的光華奪目.

半晌,他點點頭,土豪大人頓時將爪子里還在扭動的東西塞進嘴里,"嘎嘣"幾下就吞了下去.

"還傻站在那里干什麼?等著那些尸體過來在你腦子里種蠱,也變花尸嗎?"容楚一抬眸,見沐凝還傻愣愣在那盯著他看.

他當即沉了臉色,吼道.

沐凝回頭看去,發現那些剛剛被她遠遠丟在身後的死尸群已經追上來了,軒轅緋她們也趕過來了,正在砍那些死尸的腦袋.

她眨眨眼,心里頭突然湧上一股怒氣來,明明就是容楚那貨做錯了事在先,騙得她團團轉,讓她黯然神傷.

憑什麼他現在還敢對她大呼叫的?

他態度這麼惡劣,她偏偏就不過去!

這麼一想,沐凝也就真的不理容楚,而是身影一閃,也加入了砍死尸腦袋的隊伍里.

只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沐凝一過去,那些死尸又朝她圍了過來.

不過沐凝也發現了,那些死尸雖然圍住了她,但卻並不敢太靠近她.

就好像是一邊覬覦著她身上什麼東西,一邊又忌憚著什麼一樣.

"笨鳥,你給我過來!"容楚見沐凝屢次不聽他話,氣的臉都綠了.

他徑直沖過去,一把抓住沐凝,將她帶進懷里,指著她素手上的傷口,怒道,"你不知道你的血有多吸引那些東西嗎?"

沐凝掙了掙,沒掙開,她低頭一看,也看到自己手背不知道在哪擦破了皮,正往外滲著血絲.

她也恍然大悟,難怪這些死尸都跟著她,原來是沖著她的血來的!

"王爺,你怎麼來了?"軒轅緋一看到容楚出現,頓時高興地不得了,"哎呀,你來了就好,葉冰呢,還不出來幫忙!"

"恭皇叔!"容雨晴卻好像有點心虛.

"吱吱吱!"土豪大人興奮地加入戰團,一爪子一個腦瓢,大人它吃那些蠱蟲吃的不亦樂乎.

但土豪大人還沒來得及多挖幾個死尸腦瓢,眾人就見這些死尸突然停下了前赴後繼的動作.

而是一個個目光呆滯地扭頭朝東南方向看去,隨即就像是接受到了什麼指令,這些死尸竟然搖搖晃晃轉身朝後走去.

"有笛聲!"沐凝顰眉道.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尖地一指遠處屋頂.

那里有人影掠過.

"葉冰!"容楚陡然一聲冷喝.

葉冰迅即飛掠而出,像是一支離弦的箭,猛地朝那片屋頂飛身而去.

當街道再次恢複平靜,方才還讓人心膽俱裂的死尸群一瞬如潮水般褪得乾淨.

就連那些被沐凝她們砍殺的死尸殘骸也被拖走.

整條大街上,除了地上的汙血以及空氣中揮之不去的腐臭味外,根本就是甯靜一片.

連月色都顯得分外柔和.

"這里好臭,還是快點回去吧!"軒轅緋在鼻子前扇了扇,一臉嫌棄.

"姐,拉車的馬找不到了,姐要是走不動,屬下背你吧!"洛四對沐凝道.

"喂!"青雪聽洛四竟然要背沐凝,當即臉色大變.

她瞅了瞅本就臉色難看之極的容楚,趕緊一扯洛四的子,示意他別逾矩.

洛四見容楚臉色發黑,他突然心頭一震,想起那天離開帝都時,他與秦五在馬車外所聽到的沐凝與青雪的話……

陡然間,他額頭冷汗都滾了下來.

"王爺,上馬吧!"溥公公牽來一匹神駿的高頭大馬,容楚飛身而上.

沐凝趁機挪到軒轅緋身後躲起來.

軒轅緋正在發愁要怎麼回暴風寨,一抬頭,她見容楚騎著馬朝她走來.

這貨頓時一臉嬌羞地擺手,"哎呀,王爺,人家才不要和你共乘一騎啦!好羞人噠噠!"

可是軒轅緋嘴上著羞人噠噠,卻是老實不客氣地一伸手,准備讓容楚抓住她.

容楚的臉色更黑了,他一揚馬缰,他座下那駿馬霎時長嘶一聲,後腿直立,隨即飛躍而出.

在經過軒轅緋身邊時,容楚彎腰,長臂一撈,立即將正准備逃跑的沐凝勾住了,猛地一帶.

沐凝遽然驚呼一聲,旋即落在了容楚懷里.

容楚張開雙臂,他身上巨大的披風立刻將沐凝裹得嚴嚴實實.

沐凝眼前倏然陷入了一片濃重的黑暗里,她被緊緊按在容楚心口,能清楚地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

可是這一刻,沐凝卻揪緊了容楚衣襟,她感覺自己緊張得心都快要跳出胸腔了.

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她能感覺到容楚的怒氣.

他還在生氣那天她在他身上用了軟筋散?

所以他是要狠狠的懲罰她嗎?

容楚始終沒有話,他摟著沐凝,駿馬疾馳而過.

長街上,軒轅緋的手還僵硬地伸在半空,她美豔的臉蛋此時也已經拉成了苦瓜臉.

"走啦走啦!"容雨晴一臉同地拉了軒轅緋的手.

她知道軒轅緋是容楚側妃,以為軒轅緋是因為被容楚無視,所以傷心了,容雨晴打算安慰安慰她.

誰知道軒轅緋一碰到容雨晴手,登時像是打了雞血一般原地滿血複活,她握住了容雨晴的手就不松開.

一邊還趁機將腦袋靠在容雨晴纖弱的肩膀上蹭蹭.

溥公公在一旁看了,不由嘴角直抽.

卻容楚帶著沐凝一路飛馳而過,不過片刻,就已抵達暴風寨,正巧秦五也剛到.

暴風寨的大門一打開,容楚就抱著沐凝縱身而下,徑直朝著樓上沐凝休息的屋子走去.

馨娘迎出來,剛好與容楚打了個照面.

暴風寨里的燈火雖暗,但馨娘還是一下就被容楚那驚世俊美的容貌所震撼.

她就這麼癡癡地看著他衣袂翩然上樓,竟然連問一聲都忘記了.

容楚抱了沐凝進屋後,反手就將門栓了起來.

沐凝被他鉗制得一路動彈不得,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氣.

此時她趁機就往地上跳.

但容楚動作何其之快,沐凝還沒跑出兩步,忽然感覺身上一涼,她低頭一看,頓時傻眼——衣服竟然被扒了!

沐凝心中頓覺不好,她張惶失措,想找個什麼東西來遮一下,也就在此刻,她感覺容楚推了她一把.

"喂,你干什麼!"沐凝剛來的及驚叫,已經面朝下跌伏在被子上了.

隨即,她感覺容楚過來了,然後——他竟然就這麼毫無預兆地開始"攻擊"她了!

沐凝吃痛,頓時扭頭怒視他,"你,你做什麼!"

"當然是做那天沒做完的事!"容楚聲音冷厲,動作不停.

"痛!"沐凝尖叫,她臉都疼白了,大眼里也含了水汽與哀求.

容楚也不是真的要折磨沐凝,他只是氣不過沐凝有事不和他,竟然逃跑的行徑.

此時他見她難受,他比她更疼.

"你不是很厲害嗎?還看到我就跑?嗯?現在是不是還想弄暈我?!"容楚退出,他將沐凝翻過來,單手掐住她下巴,鳳眸里滿是怒意.

"我,我不敢了!"沐凝怕容楚又來折磨她,她即使滿心委屈,卻還是主動先服了軟.

那一對定定看著他的盈盈大眼里水光氤氳,好不可憐.

"你——"容楚突然感覺心中一痛.

上篇:246 險象環生     下篇:248 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