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49 被覬覦了  
   
249 被覬覦了

"……"沐凝無語,她瞪容楚.

"瞪我干什麼?"容楚卻挑眉,"我這也是未雨綢繆,誰知道你這只笨鳥哪天會不會突然銀心大發,是個男人就撲!"

"你給我滾!"沐凝氣得咬牙,一腳就朝容楚踹去,"你才是老銀棍!"

"笨鳥,知不知道,你這叫惱羞成怒!"容楚一把握住沐凝玉足,笑米米道.

"你,啊!"沐凝這一動,頓時扯著某處火辣辣疼,她吸了口冷氣,趴在枕頭上半天動不了.

"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容楚握著沐凝玉足正舍不得放,一看她不動了,當即緊張得要命.

沐凝懶得搭理容楚,她覺得這妖孽實在太壞了,剛剛她就不應該心軟,還任他需索!

"好了,笨鳥,逗你呢,別生氣!"容楚摟了沐凝,在她耳邊低聲哄.

因為兩人幾乎緊貼在一起,沐凝立刻發現了不對勁.

"喂,你給我滾遠點,不准再來!"沐凝大驚失色,也顧不上身體酸痛了,她爬起來就想跑.

但她的速度哪比得上容楚.

"阿凝,好阿凝……"容楚的聲音卻漸漸低沉下去.

"討厭!"沐凝忍不住尖叫.

……

第二日,沐凝醒來時,已經快到午時了,她聽外面靜悄悄的,于是強忍著身體難受,起來穿了衣服准備出去看看.

"姐,你醒了?"青雪似乎一直等在門外,她聽到開門聲,立即轉身看來.

當青雪看到沐凝一臉疲憊,她有些心疼,但更多的則是欣喜與雀躍.

姐願意與主人一起睡,應該是已經原諒主人了.

"姐,我去取水給你洗漱."青雪不待沐凝開口,又一溜煙跑了.

不出片刻,她已經端著熱水進來了.

沐凝洗漱完,青雪又不顧沐凝阻攔,給她梳了長發,綰了簡單不失清麗的發髻.

"姐,你別整天就麻花辮的,還是這樣更好看!"

沐凝坐在桌旁,托著腮,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青雪一低頭,就看到沐凝脖頸處那些青紫的痕跡.

青雪立即移開目光,臉已然透,但她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姐,你和主——王爺和好了?"

沐凝聞,卻垂了眸,她趴在桌上,將臉埋在臂彎里,悶聲道,"我不知道!"

青雪咬唇,眼中露出疑惑,在她看來,姐願意與王爺同*,不就是代表她已經原諒王爺了?

怎麼姐竟然還是這樣一副愁容?

"青雪,我餓了."沐凝不想就這個問題再討論下去.

"嗯,姐,王爺他們也快回來了,我們去樓下等吧!"青雪也知道有些話不是她該問的,既然姐不願意,她也就不問了.

反正在她看來,自家主人手段那麼厲害,才見面就將明顯還在氣他的姐馴服.

那麼即使姐心里還有氣沒消,相信主人也有辦法打動姐的.

沐凝與青雪一前一後下了樓.

今天的暴風寨看起來似乎熱鬧,尤其是現在已是午時,一樓的大廳里坐滿了來用飯的人.

其中有暴風寨的人,也有外面過來投奔的逃難的人.

青雪帶沐凝走到一處位置極佳,也相對僻靜的地方.

沐凝坐下後,發現不但容楚不在,連軒轅緋與容雨晴也不見蹤影,她不由詫異問道,"他們人呢?"

"神農谷的人早上到了,王爺和他們一起出去查線索了."青雪給沐凝倒了一杯水,回答道.

"怎麼也不叫我一聲!"沐凝顰眉.

"王爺不讓叫,你昨夜累了,要多睡一會!"青雪瞅沐凝一眼,臉色地道.

沐凝頓時嘴角一僵,玉臉上露出一絲尷尬.

只是在心里,她卻已經將容楚給罵了個狗血噴頭.

沐凝氣呼呼地心想,看來她昨晚確實是太心軟了,那麼容易就讓妖孽得手!

而且還連吃四次!

一會見了,這妖孽不知道又得猖狂成什麼樣!

沐凝現在也回過神來,真是越想越氣,昨晚分明就是妖孽故意使計讓她心軟的,她竟然就這麼傻乎乎地信了他,還任他擺弄需索!

不行,這口氣她實在咽不下去!

"我可以坐這嗎?"就在沐凝憤憤不平地想著要怎麼出氣之時,一道柔媚的女聲響在耳畔.

沐凝循聲抬頭,便見這暴風寨的風騒女當家馨娘正站在她身側,一臉媚笑著看她.

"當然!"沐凝雖然不大喜歡這個妖媚氣息極濃的女人,但如今她們住在暴風寨,這里又是馨娘的地盤.

而且馨娘還是這麼禮貌地提出要求,她更加不好拒絕.

不過很顯然,馨娘也就是跟沐凝客套了一下,不等沐凝開口,她已經自顧坐在了沐凝左手邊,還自來熟地與沐凝貼得很近.

沐凝不喜歡和陌生人有身體接觸,她皺眉,不動聲色地朝旁邊挪了挪.

馨娘也不介意,一坐下,她就眼神*地往沐凝臉上瞄.

沐凝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臉,"我臉上有東西嗎?"

馨娘掩嘴嬌笑,"奴家是覺得姑娘你面燦霞,眼睛水潤有光,一看姑娘就是集萬千*愛在一身的幸福之人!"

沐凝聞挑眉,"老板娘還會看相?"

"奴家這暴風寨從前是客棧,人來人往,見的人多了,自然就會看了."馨娘抬眸,眼睛亮閃閃地盯著沐凝.

"哦!"沐凝也不知道馨娘跟她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她只得應付地干笑兩聲.

"敢問姑娘一句,昨晚抱你回來的那位公子是你什麼人?"馨娘見沐凝似乎不願意與她聊天,于是她也就開門見山地問道.

沐凝抬眸,警惕地望著馨娘,"是我夫君,怎麼了?"

馨娘一聽之下,眼中似是掠過了一絲失望,但隨即就隱沒不見.

只見她眼中含了媚意,一臉豔羨地看著沐凝,"姑娘真是好福氣啊……"

"這天下嫁為人妻,有夫君的也不止我一個,如果按照老板娘的意思,豈不是嫁了人的就都有福氣?"沐凝失笑道.

"可是天下的其他女子並沒有嫁到像姑娘夫君這樣好的男人呀!"馨娘也笑了.

"老板娘是不是又看出我夫君哪里好了?"沐凝也就是顧著面子才耐著性子聽這馨娘亂扯.

在她看來,這暴風寨的風騒老板娘肯定又是被容楚那厮的皮相給迷惑的.

誰叫那妖孽長成那副禍,國殃民的模樣!

"姑娘的夫君一看就是人中龍鳳,相貌自是不必多了,恐怕這天下還沒有人能比得上那份俊美."馨娘道.

沐凝面無表,一副早就料到的模樣.

"不過,奴家所指的公子的好,卻並不是這個."

馨娘到這,忽然臉了,她拿帕子掩了嘴,瞥一眼沐凝,然後刻意壓低了聲音,道,"奴家觀公子面相,那鼻峰高蜓,鼻翼收緊完美,有這種鼻子的男人必然是天賦異稟……"

"什麼天賦異稟?"沐凝轉眸看向馨娘,一臉莫名其妙,她還沒有反應過來.

"姑娘也是過來人了,有些話也不需要的那麼明白,奴家,昨晚可是聽姑娘叫到快天亮……"馨娘眼中亮晶晶的.

她不錯眼地緊盯沐凝,果然便看到在她完這番話後,沐凝的臉猛地脹了.

"姑娘明白奴家的意思了吧?"

馨娘笑道,"所以奴家才姑娘是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奴家在這開門迎客,做生意多年,公子這樣的面相真的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彼時,沐凝面皮已然完全僵硬,她只覺得有一萬頭草泥馬在眼前奔馳而過,囧得她全身都快要燒灼起來了.

臥槽啊,這暴風寨的老板娘竟然在大白天的,公然和她談論起容楚的……

而且她聽這馨娘剛才的話,她她聽到她叫了?

啊啊啊,她一定是被容楚搞昏頭了,到現在還沒清醒!

竟然一起來就遇到蛇精病了!

沐凝也不理馨娘,她抓起面前桌上的水杯仰頭就灌.

馨娘見沐凝羞窘,她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隨即又湊到沐凝身邊,輕聲道,"姑娘,奴家有個不之請,能不能讓奴家也嘗嘗公子……"

"噗!"不待馨娘將話完,沐凝剛喝的那一口水立刻狂噴而出.

"呀!"馨娘也正好湊到沐凝面前,所以那一口水就全都噴到了馨娘的臉上.

"哎呀,不好意思,剛剛實在沒忍住!"沐凝雖然嘴上著不好意思,但她眼里卻全是得逞後的幸災樂禍.

這個馨娘還真是無恥,竟然敢打容楚的主意,而且還不要臉地當著她的面提及!

她真是恨不得一腳踹飛這下作的女人!

眼看四周的人都在朝這邊看來,沐凝連忙喚青雪,"青雪,快打水來,幫老板娘洗洗臉!"

"不用了!"馨娘被噴的一個激靈,她此時閉著眼睛,鐵青著臉,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

"當家的!"有幾名壯漢問聲跑了過來,一看馨娘這副狼狽樣,頓時全都橫眉怒目朝沐凝瞪眼.

"姐!"青雪剛剛給沐凝倒了水,就出去端菜了,她這一進來,就發現況不對,立即緊張地護到沐凝身前.

"你們想干什麼?"

"這女人敢對當家的不敬!殺了她!"一個大漢凶神惡煞道.

"這是一個誤會!不信你問老板娘!"沐凝才不會承認她就是故意噴馨娘的,此時她裝的比誰都無辜.

馨娘已經洗了臉過來,她臉色也已恢複如常,但是那對眼睛卻陰狠地盯著沐凝.

不過,還不等馨娘開口,大門處就呼啦啦一下子進來了十幾個人.

"笨鳥,你有沒有事?"容楚身影當先掠進,他一臉緊張地攬住沐凝,上下左右將她檢查了個遍.

剛剛還在外邊,他就聽到青雪的怒斥,他就知道肯定是發生什麼事了.

容楚見沐凝並沒有受傷,他這才松了口氣,忍不住就敲了沐凝腦袋一下,沒好氣道,"不是叫你在房里待著別出來,怎麼就不聽話?"

沐凝斜了容楚一眼,沒話,她現在一肚子火氣沒處發泄,一會再找容楚算賬.

容楚被沐凝那冷颼颼的一眼驚了一下,不由很是無辜,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得罪她了.

"喂,剛剛誰要殺老子的徒孫的?"洛清流進來後就擼了子,瞪那幾個大漢.

那幾個大漢一眼看去,見洛清流相貌年輕,看起來也邋遢,根本就沒將他放在眼里.

"就是大爺我——啊!"其中一個大漢嗤笑,但他話音沒落,就是一聲痛吼,隨即捂著嘴,滿手都是血,還有被打落的牙齒.

"李三!"馨娘大怒,她指著洛清流,怒道,"你在我的地盤,還敢如此囂張?"

"老子就是在皇宮大內,照樣揍得皇帝老子滿地找牙!"洛清流哪會搭理馨娘,他大馬金刀往桌子旁一坐,立刻開始吃菜.

馨娘的手下見自己人被打得這樣慘,本想上去開打的,但有眼尖地卻拉住了他們,示意他們看門口站著的那些黑衣冷面侍衛.

暴風寨的打手們一看到那些黑衣人殺氣騰騰的眼神,當即就嚇得腿軟了.

"你這個混球,一下子沒看著你,就給我出來搗亂!"這時,門外又進來一名白衣男子,一看到洛清流在吃菜,提著劍照洛清流頭上就敲.

"師父,那麼多人呢,您老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嗎?"洛清流當場抱頭鼠竄.

"你還有面子嗎?老子的臉都被你丟盡了!"東方焱氣憤道.

"師尊,師父,吃飯啦!"顧長卿看不過眼,出來打圓場.

容楚拉著沐凝坐下,東方焱瞪了洛清流一眼,也坐在一方,洛清流趕緊離他遠遠的.

溥公公吩咐上菜,一時間,竟無人搭理馨娘.

不過此時馨娘卻好像忘記剛剛鬧的不愉快了,她那雙眼睛不住地在這一桌四個大男人面上睃來睃去,眼珠子都快被驚豔地掉地上了.

天啦,她還從沒有看到過這麼多美男子的.

而且這幾個男人真是個個都卓爾不凡!

馨娘心里一時像鹿亂撞,臉蛋早就燦如霞了.

只是這幾個美男子卻始終沒人看她一眼,這讓向來很有男人緣的馨娘心里很是不悅,她也更加嫉恨起沐凝來.

沐凝眼角的余光掃到馨娘那眼睛好像長在容楚身上一樣,她心里頓時非常不舒服.

就好像屬于自己的東西被別人覬覦了一般!

因為大廳人太多,幾人都只是簡單用膳,並沒有多什麼.

用罷午膳,神農谷那三人又出門了,容楚則是牽著沐凝手回房.

"剛剛怎麼回事?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容楚抱了沐凝在懷,垂眸問道.

"沒什麼,就是你又多了個愛慕者罷了!"沐凝沒好氣道.

"愛慕者?哪來的討厭鬼!"容楚忽然皺眉,"笨鳥,你今天為什麼一直盯著我鼻子看?"

"啊?我哪有?"沐凝一愣,突然就想起馨娘之前的那些話,她的臉不覺透.

"還沒有?剛剛在樓下吃飯時,你就一直盯著我鼻子看!"容楚伸手揪了揪沐凝鼻子,挑高劍眉,"瞧瞧,臉都了,快,你在想什麼不健康的東西?"

上篇:248 交心     下篇:250 老妖怪你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