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0 老妖怪你夠了  
   
250 老妖怪你夠了

"你才下作!"沐凝送給容楚一個大大的白眼.

但她一想起馨娘看容楚時的眼神就覺得心里哽得慌,于是她一揪容楚衣襟,急匆匆問道,"我們什麼時候搬出去?"

"為什麼搬出去?這方圓百里之內,也就這里安全一點."容楚將沐凝手握在手心里,放到唇邊親了一下,道.

沐凝臉頓時透,長睫垂落,心中不禁暗自腹誹,這貨明知道他長得一副妖孽相,還時不時地故意勾她!

不過,自從她知道容楚就是簡牧塵之後,他每次親她,她都覺得有哪里怪怪的.

"又臉,肯定又在想什麼下,流的事!羞羞哦!"容楚伸手刮沐凝臉蛋,嬉笑道.

他發現他似乎愛上這丫頭臉時的嬌憨模樣了.

以前的她和他在一起,總是太不解風,真的就是一副笨鳥的樣子.

而且還喜歡什麼都和他對著干,經常惹得他火冒三丈,讓他頭疼的很.

現在她雖然還不至于主動,但也不是對他毫無回應了.

"老妖怪,你再敢,我咬死你!"沐凝羞憤,抓住容楚手指就咬.

"你咬我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容楚笑吟吟地看著沐凝惱羞成怒,突然勾了她脖子,將她帶向他.

他勾魂鳳眼中似是含了春意,俊美的臉貼到她耳畔,柔聲道,"笨鳥,你臉的樣子真好看,尤其是在……的時候……"

"喂!老妖怪,你閉嘴啊!"沐凝一聽容楚越越不像話,她赧得脖子都透了,一把推開他扭頭就要走.

"好了,不了!不了!"容楚抓住沐凝的手,將她拽了回來,"你剛剛話還沒完呢,吧,為什麼想搬出去?"

"……"沐凝嘟嘴,目光閃了閃,她本來不想的,因為她知道以容楚這貨的惡劣品行,肯定會借機*她.

但沐凝不又實在不放心!

她倒不是不放心容楚,她相信容楚肯定是看不上馨娘那種人盡可夫的貨色的.

可是有時候有些事卻不能不防!

因為不准那馨娘就會使出什麼下作手段.

男人在這方面又向來粗心,她可不想等生米煮成熟飯之後再來後悔!

所以沐凝想了又想,最後她還是著臉湊到容楚耳邊,將剛剛馨娘的那番話告訴了容楚.

"所以你就一直盯著本王的鼻子看,是想證明她的話真不真?"容楚聽完,當即一挑劍眉,鳳眸里露出不可思議.

"我就是好奇嘛!"沐凝羞囧,鼓起腮幫子,斜了容楚一眼.

"笨!"

容楚頓時就是一指頭敲在沐凝腦門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一邊著他還一邊解腰帶,"你要是想看,早嘛,本王直接讓你看真身,何必盯著鼻子看半天!"

沐凝見狀,額頭瞬間滑下一排黑線.

只見她眼皮抖啊抖,囧得半天不出話來.

眼看容楚腰帶已經解開了,沐凝這才反應過來,當即暴跳如雷,大吼道,"老妖怪,你夠了!"

"怎麼了?不是你好奇嗎?"容楚卻是一副無辜的模樣,"又不看了?"

"看你個球!"沐凝氣的簡直七竅生煙.

她就知道容楚這貨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調,戲她的機會!

可是偏偏她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他的無恥!

沐凝暴躁地抓了抓頭發,轉了個圈,想找個什麼東西來發泄一下.

"笨鳥!過來!"容楚看著沐凝那副囧到不行的樣子,頓時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一把拉住沐凝,將她帶進了懷里,低頭就親了上去.

"滾開!"沐凝氣的不行,她拼命扭頭,躲避容楚.

她決定了,從這一刻開始,堅決不可以再對妖孽心軟!

"真粗魯!"容楚伸手掐住沐凝下巴,搖頭,嘖嘖歎道,"你什麼時候才能學著對本王溫柔一點?"

"要溫柔是嗎?"沐凝目中噴火,伸手就往容楚腰眼上掐,一邊使勁,她還一邊咬牙切齒,"這樣夠不夠溫柔啊?"

"夠了夠了!"容楚俊顏一霎脹,他身體都在顫動,像是在強忍著難受.

"咦?你怕癢!"沐凝眼睛卻是猛然一亮,她頓時開始上下其手,撓起容楚癢癢來.

"笨鳥,快住手!"容楚臉皮僵硬,左躲右閃.

一邊去抓沐凝的手,阻止她在他身上肆虐,他連聲音都開始抖了起來.

可是沐凝好不容易才發現容楚的軟肋,她哪會就這麼停手,當即一臉猙獰就撲過去將容楚壓倒,撓得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滿滿得都是大仇得報的快,感!

"笨鳥,別太過分啊!"容楚見怎麼都沒用,立即翻身反撲.

"啊哈哈,不准碰那里!哎呀,好癢,啊哈哈哈……"這回換沐凝在那受不了了.

她像只毛毛蟲一樣扭動,拼命躲著容楚的襲擊.

容楚見沐凝笑,他眼中也便蘊了笑意.

"哎呀,受不了了!"沐凝推拒著容楚大手,臉脹,笑得都快要岔氣了.

"下次還敢不敢不敬夫綱?"容楚也舍不得沐凝難受,他停手,伏在沐凝身上,垂眸凝望著她.

"不敢了!"沐凝生怕容楚再來,她一邊笑,一邊連忙搖頭.

此時的她玉顏上好似染著霞,本就清澈明淨的大眼睛里含著水光,氤氳霧氣繚繞,仿佛幽靜山谷里悄悄綻放的幽蘭,清新雅致.

容楚突然感覺喉嚨一陣發干,他目中光芒漸漸沉暗.

沐凝被他用這種眼神看著,突然感覺好緊張.

從他們認識以來,容楚從不曾親過她.

可是她卻很清楚他這張臉的殺傷力究竟有多大,所以如今當他終于不戴面具,她竟是有些不習慣.

緩緩的,容楚低頭,靠近了沐凝.

沐凝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她竟不敢再看他漾滿了深的鳳眸.

這一吻,甜如蜜……

"吱吱吱!"此刻,房間的門被從外推開了一條縫.

一只穿著三角短褲,上身穿綠色斜襟褂的肥球先是探了個大腦袋進來,四處瞅了瞅,發現榻上有人,它這才扭著肥腰走進來.

"吱吱!"土豪大人喚了兩聲,可是榻上的兩個人都不理它.

土豪大人以為是自己聲音太,于是它跳到榻上,打算亮開喉嚨大叫幾聲.

好提醒它家主子,大人它肥來了,不要有了阿凝就忘了大人!

可是土豪大人這剛跳上櫃子,就見自家主子和阿凝正在親嘴嘴.

"吱——"土豪大人頓時一個趔趄,直接一腳踩空,從櫃子上掉下去了.

那氣吞山河的一聲吼也當即就卡在了喉嚨里.

土豪大人仰面倒在地上,那一對綠眼睛瞪得都快要掉出眼眶了.

腫麼回事,主子這麼快就和阿凝和好了?

來之前主子不是還要扒了阿凝一層皮,再將她給生吞掉嗎?

主子還和大人它約好了,誰都不准先理阿凝噠!

可是主子昨晚就抱了阿凝回來,連大人它都拋棄給溥公公了,現在又在和阿凝親嘴嘴——

土豪大人終于明白過來,大人它被主子騙了!

主子分明就是使計離間大人它和阿凝,然後妄圖獨自霸占阿凝!

真是,太卑鄙了哇!

土豪大人氣的要死,它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決定那是堅決不能如它家卑鄙主子的意!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再次跳上櫃子,兩爪叉肥腰,呲著大門牙就唱起了歌.

沐凝扭頭去看,卻被容楚掐著下巴又掰了回來.

"專心點!"他不滿道.

同時容楚抓起一旁的枕頭就朝土豪大人砸去,"不想認字就趕緊滾出去!"

土豪大人敏捷一躲,雖然沒被枕頭砸中,但大人它卻被主子的無恥震驚了.

又拿認字來嚇唬大人?

好吧,誰叫大人它就怕認字呢!

土豪大人也不敢再惹容楚了,耷拉著大耳朵一步步朝門外挪.

"土豪,過來!"沐凝卻是一把推開了容楚,她坐起身,朝土豪大人招手.

"吱吱吱!"土豪大人立馬春風得意,大耳朵"唰"得一下就豎了起來,它得意地掃一眼容楚,那叫一個挺胸直背揚眉吐氣.

哼,現在是阿凝叫大人它過去的,看主子你還敢不敢讓大人滾蛋!

"笨鳥,還沒熄火呢!"容楚一臉幽怨.

"……"沐凝目不斜視,根本就不搭理容楚.

土豪大人這時候也跳到沐凝面前了,大人它原以為阿凝一定會給它一個大大的擁抱,或者像親主子一樣親大人它幾下.

可是,剛跳上來的土豪大人卻是一下子就被沐凝揪住了大耳朵,"膽子越來越肥了嘛!昨晚叫你,都敢擺臉子給我看了啊!"

沐凝很生氣.

"吱吱吱!"土豪大人立馬兩只爪子亂擺.

一邊偷偷指容楚,一邊試圖澄清大人它會那麼做完全就是被它家主子騙得!

可是沐凝聽不懂土豪大人的狐狸語,容楚卻能聽懂啊.

"嗯!"容楚一個冷眼射過去,土豪大人當場抖了抖,隨即四肢一垂,腦袋耷拉,開始裝死.

"原來是你教它這麼做的!"沐凝卻是看明白了,她放下土豪大人,怒目瞪容楚.

"這狐狸殲詭的很呢,它你也信?"容楚才不會承認,他一攬沐凝纖腰,立即轉移話題,"笨鳥,我們繼續剛剛沒做完的事好不好?"

"你和五姑娘做去吧!"沐凝冷冷瞪了容楚一眼,隨即拎著還在裝死的土豪大人出了門.

"五姑娘?五姑娘是誰啊?"容楚卻是一臉困惑,他什麼時候有個五姑娘了?

"笨鳥,你站住,你把話清楚,到底誰是五姑娘?"容楚見沐凝氣呼呼地出了門,立刻也跟著追了過去.

"姐,安郡主正找你呢!"沐凝剛出門,正好撞上青雪在敲門.

"她們回來了?"方才用午膳的時候沒見到軒轅緋她們,沐凝還有些擔心.

此刻聽到容雨晴找她,她連忙就往樓下沖.

"姐!"青雪看著沐凝,忽然著臉低了頭.

沐凝也沒在意,她一到樓下,就見軒轅緋與容雨晴以及秦五洛四正坐在她們先前那張桌子上吃飯.

"美人,過來!"軒轅緋還是做男裝打扮,馨娘也正偎依在她身邊,十分親昵的模樣.

"姑娘!"那馨娘看到沐凝,也是滿面含笑,熱地站起來.

好像她們之前根本就沒發生過任何不愉快一般.

不過沐凝卻從馨娘眼里看到了一閃而過的冷意,而且馨娘的眼睛也就是從她身上掠了一下,隨即就如被釘子釘住了一般,死死凝在了沐凝身後.

沐凝心中不由冷笑,看來這馨娘還是賊心不死啊!

沐凝沖馨娘點了點頭,旋即坐下.

容楚也挨著沐凝坐了下來.

"餓死了,鸞兒你吃過了吧,那等會哈!"容雨晴大口扒飯,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模樣.

軒轅緋亦是如此.

連剛剛還在裝死的土豪大人也跳上桌子,趴在盤子里吃得胡子都粘在了一起.

那馨娘一看到容楚,眼睛遽然開始發亮.

她原本坐在軒轅緋身邊,這時候也不安分起來,就像是屁,股下有釘子一般.

只見她挪啊挪,那雙眼睛也不停往容楚身上瞟,不一會就挪到了容楚與沐凝所坐的長凳上了.

沐凝只當看不見,她知道容大妖孽有潔癖,他肯定不會讓馨娘近身的.

不過,這一次容楚始終沒動,只低著頭在那喝水.

眼看馨娘就要貼到容楚身上去了,沐凝心里著急,但她又不想做的太明顯,讓妖孽又有把柄嘲笑她.

于是沐凝只好一捅正在呼嚕嚕喝湯的土豪大人撅起的肥屁,股.

"吱吱吱!"土豪大人當場捂著大人它的尊臀一蹦三尺高.

由于大人它正在埋頭喝湯,所以這一蹦之下,當場打翻了湯碗.

而且那湯碗就是對著沐凝他們所坐的這一方淌下來的.

沐凝早有准備,立刻起身閃到一旁,她連裙角都沒沾到一點汙漬.

容楚的身手更是沒話,衣袂翩飛,飛身而起,如那神祗降世.

剩下一個馨娘,頓時就被那滾燙的熱湯澆了個透濕.

而且她還被土豪大人當成輕薄大人它尊臀的罪魁禍首,當即就是一個無影爪撓了過來.

"啊——"馨娘被熱湯燙到手和腿,大驚失色之下,又見那只奇怪的狐狸張牙舞爪朝她攻擊,當即嚇得她一個坐不穩,仰面摔倒在地.

那副模樣,真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而且馨娘還半天起不來,似乎是閃到腰了,只能躺在那里痛苦得哼哼.

"吱吱吱!"土豪大人猶不解氣,又跳到馨娘胸口使勁蹦了幾蹦.

它是在警告馨娘,大人它的尊臀那是好摸的嗎?!

"青雪,還不快去扶老板娘!"沐凝強忍著笑,面上卻裝出一副焦急模樣.容楚好笑地看她一眼,卻被沐凝狠狠瞪了回去.

上篇:249 被覬覦了     下篇:251 項上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