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2 坑爹的笨鳥  
   
252 坑爹的笨鳥

"這人是誰啊?怎麼你滅了他一族?"沐凝見那黑衣斗篷三兩語不合,翻臉就翻臉.

又看那些尸群已經干嚎起來,陣陣**的臭味迎面撲來,她不由捏了鼻子,往容楚懷里縮了縮.

"早年我曾帶兵圍剿過南疆叛,亂,我也不清楚他指的是哪一族."容楚皺眉道.

他座下的駿馬看到那一大波死尸逼近,有些焦躁,不停噴著響鼻,四蹄在原地踏步.

容楚極目遠眺,不過,雖然那尸群浩浩蕩蕩,一眼看不到邊,但他面上卻並未露出任何驚慌緒.

他嘴角反而還勾著一抹嘲諷的笑痕.

然而軒轅緋與容雨晴她們則沒那麼輕松,幾人都緊張地勒緊著缰繩,而她們的馬兒也是一直在往後瑟縮.

"容楚,你這個卑鄙人,拿命來吧!"那黑衣斗篷不停變幻著笛音,尸群突然就開始躁動起來.

"撤!"容楚一聲厲喝,葉冰幾人似乎早就等著他的命令,登時掉轉馬頭,朝來路狂奔而去.

"吼!"那些尸群也立即撲了過來.

跑出老遠,沐凝忍不住回頭去看,卻發現這些死尸好像動作比她前兩晚遇到的要敏捷得多.

"這些死尸還能升級?"沐凝目瞪口呆.

"差不多!"容楚低頭看沐凝一眼,他劍眉緊蹙,"應當是吃了其他死尸,提升了敏捷力."

"還真高級!"沐凝吐舌,她又問,"你想引它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容楚微笑.

片刻後,沐凝發現他們抵達了一處山谷,暗黑的夜色下,那山谷的入口處灰蒙蒙一片.

像是霧,又像是瘴氣.

"下馬!"葉冰揚聲喝道.

沐凝眼看著葉冰將所有的馬都牽走了,她心中疑惑更甚.

"進去吧!"容楚牽了沐凝的手,當先朝那山谷中走去.

軒轅緋她們緊隨其後.

一進入山谷,沐凝立刻聞出不對,這里的霧氣好濃郁!

而且四下里似乎是布了陣.

"這里能困住那些死尸?"沐凝不由猶疑問道.

"總要一試!"容楚抬頭看月色,待葉冰告知他已經全部部署好了,他這才帶著沐凝上了一處高坡,躍上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

此時,那些尸群也已追到,幾名黑衣人引著它們進入山谷.

眼看死尸越來越多,那氣味也難聞的要死,沐凝捏緊了鼻子,脹得臉通.

土豪大人亦是用兩只爪子堵住鼻孔.

"笨鳥!"容楚搖頭,一臉無奈地將沐凝腦袋勾到他懷里.

"干嘛!"沐凝掙紮,但當她隨即聞到一股清冽的草木淡香後,頓時就乖乖不動了.

"吱吱!"土豪大人見狀眼睛一亮,立即也一腦袋紮到容楚懷里.

"一邊去!你裝什麼!"容楚卻是嫌棄地拎著土豪大人的後脖子,一把將某大人扔到了一邊.

土豪大人接連在空中翻了好幾個跟斗,這才落在了地面.

"吱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癟著嘴,滿臉不忿.

主子真是有異性沒人性,有了阿凝就忘了大人!

也不想想,當初阿凝棄主子逃跑,是誰在夜深人靜時安慰主子那顆受傷的心!

是大人!是大人呐!

"你還留在這干嘛?"容楚好似根本沒發現土豪大人的心肝碎了一地.

他見某大人瞪他,不由一挑劍眉,指著山坡下面潮水般湧來的死尸,"去,找母蠱!"

"哼!"土豪大人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隨即一扭大腦袋,走了.

"這些花蠱還有母蠱?"沐凝從容楚懷里伸出腦袋,她真是越來越疑惑了.

"今天葉冰去了五里村,他發現每一處花田里都有一株婆羅長得格外高大,而且花苞結的也是又大又多!"

容楚一邊關注著山下的況,一邊道,"所以我猜,那些花蠱都是從那母株上飛散到各花間繼續孕育成熟,而每一處花田都會有個母蠱,只要找到那母蠱,就可以控制住其他子蠱."

"可是這麼多……"沐凝皺眉,此時她居高臨下,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下面那些密密麻麻的死尸,格外可怖,讓她後背都發寒.

"等著瞧吧!"容楚並不急,他抬頭看了看月色,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意.

隨即沐凝只聽天空一聲炸響,下面的死尸群突然躁動起來.

"轟!"一聲,沐凝再低頭時,卻見山谷里四周塌陷,形成一個個深坑.

而那些剛剛還猙獰著撲過來的死尸群則大多落入了深坑里.

這些死尸有沒摔斷四肢的,正紛紛要往坑外爬.

不過這些深坑顯然是專門為了對付它們,四壁光滑,坑深丈許,那些死尸根本沒能力爬上來.

"容楚,你以為這樣我就殺不死你了嗎?"那黑色斗篷如影隨形,他身邊簇擁著一大群死尸,而且這些死尸眼睛會動.

不過沐凝的注意力卻是被一名站在那黑色斗篷身後的同樣一身黑衣,斗篷遮身的男子吸引了.

她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人看.

"看什麼呢?"容楚見沐凝這麼專注看別的男人,心里頓時不悅,他伸手就去敲她腦袋.

"別動!"沐凝一把抓住容楚大手,黛眉蹙緊,她眼中露出猶疑,"那個人我好像在哪見過!"

"誰?"容楚聞,鳳眸也睃了過去.

"就是後面那個瘦一點的,我肯定見過他!"沐凝指給容楚看.

此時,那名身形稍微偏瘦一點的黑衣男子似乎也察覺到有人在看他.

他抬眼,循著目光找來,一下子就撞到沐凝充滿探究的眼神.

那男子全是陡然一震,竟是迅速垂下頭去,而且還伸手將頭上的斗篷往下壓了壓.

"怎麼突然想不起來了!"沐凝敲了敲腦袋,一臉懊惱.

方才她見那男子抬頭,她本想看看他斗篷下的臉的.

可是實在隔的太遠,那人頭上斗篷又寬大,以至于她根本就什麼都沒看清楚.

"想不起來就別想!一會我打下他斗篷你再看!"容楚也發現那男子在看到沐凝時有些不對勁.

他眯了眯眼,心里已經有了計較.

"容楚,你給我滾出來!當初你屠我依賀全族,今天我要在這里讓你為我族人血祭!"

那黑色斗篷也不顧那些掉入深坑的死尸,而是一揮手,他身邊那數十個眼睛會轉的死尸霎時如猴子般狂跳而起.

它們的嗅覺似乎十分靈敏,四處一嗅,立即就發現了容楚他們的藏身地點.

"依賀族?"容楚蹙眉,似乎毫無印象.

"嚯!"只是眨眼的時間,沐凝就看到數只臉色鐵青慘敗的死尸掠到了她面前.

容楚一劍揮去,那只死尸竟然一爪子就擋住了劍鋒.

"這麼厲害!"沐凝盯著那只蹲在他們面前樹枝上的死尸,心頭不禁一震.

"爆!"容楚灌注內力在劍身,陡然一聲冷喝.

只聽"啪"一聲,那死尸握劍的爪子猛地爆炸.

容楚攬著沐凝,在那骨爪崩碎的一瞬間,飛身而起,一瞬掠到了幾丈開外.

他同時揮劍,一劍斬斷那死尸喉嚨.

旋即,在深坑里一無所獲,美麗的衣服還被死尸身上的臭味汙染了的土豪大人跳過來了.

大人它一爪子就伸進那喉嚨斷裂的死尸腦瓢里,一下子就挖出一只還在扭動的約莫有杏子那麼大的蠱蟲.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開心大叫,抓著那蟲子就去向它家主子邀功.

可是也正在這時,那死尸腦殼突然崩裂,饒是土豪大人閃躲及時,它美麗衣服上也被濺上了幾點腥臭的腦漿.

土豪大人簡直氣的不行.

那渾身白毛都炸開了,它左聞又嗅,實在受不了了,于是將那只蠱蟲咬在嘴里,一下子脫了那件褂.

然後土豪大人就這麼光著膀子咬著蠱蟲去找容楚了.

容楚與沐凝一退之下,立即又有數只死尸攻擊而來.

這些死尸明顯要厲害得多,而且骨骼奇硬,容楚必須灌注真氣才能斬殺它們.

沐凝真氣不夠,她根本砍不動那些高階死尸,反倒震得她手發麻.

不過好在她有辟邪玉玨,那些死尸似乎十分忌憚,並不敢靠近她.

兩人一起,那些死尸一時也被擋住.

但這些死尸本就不怕死,容楚剛斬殺一個,下一個立即又撲了過來.

"你別浪費真氣!那個黑衣斗篷是想消耗你!"

沐凝見容楚一口氣斬了十多只死尸,她又見那黑衣斗篷似乎一直冷眼旁觀,她立即猜到了黑衣斗篷的用意.

容楚也知道沐凝的不錯,但這些死尸將他們團團圍住,他不殺它們,就會被它們殺.

"我有辦法!"眼珠子一轉,沐凝忽然想起她在來冀州之前曾經收羅過一些東西,正好拿出來試試看有沒有效果.

"什麼辦法?"容楚見葉冰等人都被這種厲害的死尸纏住,軒轅緋與容雨晴打不過,不知道躲哪去了,他也知道在這麼下去不行.

萬一他真的被這些死尸耗光了真氣,那麼等會再面對那黑衣斗篷時,勝算就會非常.

這不是個好現象!

而且他見沐凝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不由也很好奇這只笨鳥能拿出什麼寶貝震懾那些死尸.

只見沐凝低頭在腰袋一陣翻找,眼看那些死尸又圍了上來.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黑衣斗篷再次下了命令,這一回那些死尸竟然群撲過來.

"笨鳥,你到底想到什麼辦法?"容楚揮起長劍,他見沐凝還在磨磨唧唧,忍不住回頭問道.

"找到了!找到了!"沐凝從腰袋里抽出一遝黃色的東西,隨即一臉興奮道,"你讓開!"

容楚不疑有他,立即回劍閃身後退.

土豪大人這時也過來了,它看到主子和阿凝似乎是在討論什麼,那些死尸又太多,于是大人它也就躲在一旁樹上悄悄觀察.

大人它是打算再捉一只花蠱.

因為它剛剛嘴饞,那只捉到的母蠱被它給吃了!

它怕一會交不了差,主子又要罰它!

這時,沐凝看到那些死尸又在蠢蠢欲動,于是她一下子沖上去.

手中黃紙"啪啪啪"直接往那些死尸腦門上貼去.

容楚見狀,眼睛越睜越大,鳳眼中布滿了震驚與不敢相信.

他看看那些貌似被震懾住,頭上貼了黃符的死尸.

又瞧瞧正拍著手一臉得意的沐凝.

容楚忽然扶額,眼角嘴角一陣猛抽,俊臉完全黑了.

"怎麼樣,我我有辦法吧!"沐凝見她震住了那些死尸,容楚不但一句表揚的話都沒有,反而像是非常郁悶,她不由嘟了嘴不樂意了.

"笨鳥,我竟然會相信你——"容楚已經完全無語了,他突然一把摟住沐凝,將毫無防備她帶進懷里.

隨即揮出灌注真氣的一劍,一瞬將那些死尸隔開.

"怎麼會沒用!"沐凝扭頭一看,剛剛還得意萬分的她頓時大驚失色.

因為她竟然看見那些死尸一個個都伸手撕下了那些黃符,然後一個個活蹦亂跳地朝她沖了過來.

"哎呀!快跑!"沐凝當即一聲尖叫,抓著容楚就跑.

"笨鳥,一會再找你算賬!"容楚簡直怒不可遏.

他是怒他自己竟然真的會蠢到相信那只笨鳥會有什麼高明的治死尸的辦法!

沒想到她竟然弄出了這些江湖術士騙人的手段!

"關我什麼事啊!我也被騙了!那老道士明明有用的!"沐凝一邊跑一邊辯解.

"有用也是去捉鬼!這些都是蠱蟲控制的死尸,你用道符來治,老子真是要被你氣死了!"容楚一邊與沐凝一起撤退,一邊不停揮劍阻擋那些攻擊過來的死尸.

他一想到剛才那一幕,頓時氣的頭頂都快冒煙了.

"哎呀,還是快想想怎麼打敗這些死尸吧!"沐凝也知道自己剛剛那行為是有點白癡了,不過她可不想聽罵,于是連忙轉移話題.

"當然是擒賊先擒王!笨鳥,待著別動!"容楚一聲冷笑.

他突然長身而起,長劍陡地在地上一劃,旋即如那驚鴻掠過,劍勢如長虹飛掠,一霎朝那黑衣斗篷攻擊而去.

那黑衣斗篷顯然沒料到容楚突然會攻擊他,驚駭之下,他連連後退.

更是吹響笛子,禦動那些死尸保護他.

然而容楚卻在劍勢即將刺到那黑衣斗篷之際,猛地一個回撤,改變方向,遽然刺向了一直站在那黑衣斗篷身後的瘦削男子.

"少主!"那黑衣斗篷沒想到容楚竟然不是沖著他來的.

眼看容楚那一劍就要刺到瘦削男子的身上,而那瘦削男子根本就無法躲開這必殺的一劍.

黑衣斗篷目眦欲裂,猛地飛身撲了過去,以手中笛子抵擋容楚長劍.

但容楚劍氣已至,那凜冽罡風一瞬將瘦削男子的斗篷劈成了兩半.

此時,月亮已從云中現出,月色雖不明亮,但沐凝還是一眼就看到了瘦削男子那對染了驚慌的碧綠眼眸.

上篇:251 項上人頭     下篇:253 夙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