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3 夙墨  
   
253 夙墨

由于那黑衣斗篷召喚來了許多厲害的死尸,容楚一擊之後,並不戀戰,而是立即回身後撤.

沐凝幾乎是目不轉睛盯著那名失去黑色斗篷,已然完全曝光在月光下的那名瘦削男子.

月色下,那人高鼻深目,帶著異域風格的俊美,尤其是那對仿佛綠寶石似的漂亮眼睛,月色下,熠熠生輝.

"夙墨!"沐凝雙目中布滿訝異,她幾乎是脫口而出.

此時容楚也已掠回,落在沐凝身後,他聽到沐凝出的那個名字,劍眉不由一蹙.

"吱吱吱!"土豪大人這時也激動得口沫橫飛,上躥下跳.

大人它認出來了,那個和大人它一樣都是綠眼睛的男人就是當初一直跟在阿凝後面,臉上纏滿白布條的怪人!

"是他!"容楚一霎凝眸.

"夙墨,你是夙墨!"沐凝往前沖了幾步,她似乎是有很多話想問夙墨,但一時又不知道從何問起.

"你認錯人了!我不知道你的是誰!"然而那綠眸男子卻冷冷地看著沐凝,他的聲音更冷.

"夙墨,你就是夙墨!我不會認錯人的!"

沐凝死死盯著夙墨的臉,她臉色已經非常難看,帶著一絲凌厲,"你當初不告而別,難道就是為了殺人嗎?"

"了我不是什麼夙墨!我是依賀族少主墨蘇,容楚,你殺我父母,滅我滿門,今夜我要讓你有來無回!"

綠眸男子厲聲喝道,那對原本漂亮純淨的綠眸里,一瞬迸出刻骨的恨意.

"本王不知道你什麼!"容楚執劍在手,一臉冷漠與不屑,"本王從來沒有殺過什麼依賀族!"

"你胡!容楚,你敢做不敢認!"墨蘇憤怒指著容楚.

"夙墨,你別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沐凝冷道.

她相信容楚,他沒做過,那肯定就是沒做過!

"少主,別和他廢話這麼多,殺了他們!"那黑衣斗篷見墨蘇緒激動,不禁立即出聲道.

墨蘇眼神一冷,隨即從中取出一支碧玉笛.

他毫無感的眼睛盯在沐凝面上,不過一瞬之間,又落在容楚身上,刺骨冰冷的恨意如那冰河流淌.

"笨鳥,危險,一會你能逃就自己逃!我替你引開那些死尸!"容楚一看到夙墨手中那支寒光湛湛的碧玉笛,心中就是陡然一驚.

"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沐凝卻是一口否決.

她目光定定凝視容楚,清麗大眼中滿是不容拒絕的堅決.

容楚握緊了手中的劍,鳳眸眯緊,他伸手揉了揉沐凝腦袋,"不害怕?"

"不怕!"沐凝搖頭.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一臉嚴肅猛搖大腦袋.

"那好!我們一起!生同衾,死同穴!"容楚好看的唇角勾起了笑意,他目中一霎光華璀璨.

此時,夙墨已然吹響了那碧玉笛.

陣陣古怪的好似能夠亂人心智的笛音響起的刹那,那些尸群突然變得狂暴起來.

"跑!"容楚一把攬了沐凝就跑.

"吱吱吱!"土豪大人抓緊容楚衣,肥球一般在容楚身後飄來蕩去.

那些厲害的死尸全部凶神惡煞跟在後面追.

"我們往哪跑啊?"沐凝見身後死尸群越來越多,而且這些死尸明顯是不知疲倦的,她不由擔心起來.

"山坡那邊!"容楚卻是氣定神閑,他一邊跑還一邊往後邊張望,似乎根本就沒將那些死尸放在眼里.

沐凝見他如此胸有成竹,也便將擔心收起來了.

不多時,兩人已然越過山坡.

沐凝放眼一看,只見山坡下的霧氣愈發濃郁,她剛吸了一口,感覺肺里頓時火燒一般難受.

"這是瘴氣,憋氣!"容楚伸手將什麼東西塞進沐凝嘴里,叮囑了一句,他攬她纖腰,縱身一躍,霎時消失在茫茫大霧中.

夙墨的笛音仍然如影隨形,就在容楚與沐凝身影消失的刹那,那些死尸也到了.

不過當先那一撥沖入霧氣中後,卻隨即失去了影子.

後面那些死尸似乎看出點什麼,但它們本就靈智極低,又是被笛音控制的.

所以即使發現濃霧有問題,這些死尸還是前赴後繼沖了進去.

"咦,我們出來了?"沐凝被容楚抱著一陣跳躍,片刻後,她發現眼前視野豁然開闊,那濃重的霧氣也消失不見.

容楚吹了聲口哨,有馬蹄聲響起,他的那匹神駿非常的寶馬從夜色中奔來.

"去哪?"沐凝被容楚抱上馬背,她還有些云里霧里摸不著頭腦.

"回去看戲!"容楚翻身上馬,雙臂環過沐凝,勒住馬缰繩,他笑米米道.

土豪大人也自覺得蹲在了馬頭上,一身白色長毛迎風飛舞.

"那這里呢?"沐凝還是有些發愣.

"葉冰會處理!"容楚收緊臂膀,他用下巴親昵地蹭了蹭沐凝頭頂,"我們明天白天再來瞧好戲!"

"老妖怪,你再神神叨叨,什麼都不告訴我,我廢了你!"沐凝實在忍不住了,她氣道.

她很討厭容楚總是這幅莫測高深的模樣,而她則感覺自己像個二愣子!

"你本來就是個二愣子!哪個正常人會像你那樣拿道符貼尸體!"容楚沒好氣地敲了沐凝腦門一下.

"我跟你,你少瞧不起我,不定那些道符什麼時候就派上用場了!"沐凝想起剛剛那一幕,她也有點心虛,但表面上卻仍然要些狠話.

"好啊,那我等著瞧!"容楚嗤笑.

沐凝一扭頭,不理他.

"對了,那個依賀族全族被屠到底是不是你干的?"沐凝想了想,又突然問道.

回暴風寨的路,容楚並不急,而是像散步一樣,抱著沐凝坐在馬背上,一路遛著馬走來了.

"你覺得呢?"容楚聽沐凝這麼一問,他垂眸,幽邃鳳眸定定看著她,不答反問.

"我相信你的,不是你干的,可是夙墨為什麼一口咬定就是你?"沐凝顰眉沉思,一瞬她就抬眸,清麗大眼中滿是對容楚的信任.

"笨鳥,算你還有點良心!"容楚撇嘴,捏了捏沐凝臉蛋,一臉傲嬌道,"如果剛剛你敢懷疑本王,本王就——"

"就怎樣?殺了我?"沐凝斜眼瞪容楚.

"本王才舍不得殺你!"

容楚的手忽然伸到沐凝前面,有些不規矩地亂動起來,他在她耳畔低聲道,"我就在這馬背上將你給辦了!"

"你——"沐凝的臉"唰"一下就了,她狠狠瞪容楚,恨得直磨牙,好半晌才從牙縫里迸出兩個字"無恥!"

容楚聞,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他得意地一笑,"怕了吧!"

沐凝覺得她和容楚根本無法溝通,這貨腦袋里裝的都是下,流卑鄙的東西.

于是她一扭頭,開始沉默,一個眼神都吝嗇給容楚,對他也完全視若無睹.

土豪大人也一直在裝聾作啞,大人它也已經對它家主子無語了.

"笨鳥,你和那個綠眼真的就是在*樓才認識的?"容楚沒話找話.

"嗯!"沐凝哼了一聲.

"你的掌中劍也是他給的?"容楚又問.

"嗯!"沐凝繼續哼.

"可是這個掌中劍並不是南疆所有,而是應當屬于東海軒轅家的東西!"容楚似乎在沉思.

"啊?"沐凝忍不住扭頭看向容楚,"可是夙墨這是他族中至寶!"

"或許吧!"容楚挑眉,"聽幾十年前軒轅家曾經出過內賊,掌中劍可能就是那時候被偷了出去,又幾經周轉,到了那個依賀族手里."

"能不能取出來?"沐凝一直就覺得掌中劍對她來就是個負擔,她內力不夠,每次動用都會難受好多天.

而且掌中劍太過霸道,出則人頭落地,讓她心里非常接受不了.

"笨鳥,這可是好東西,太子當初和你爭倌可就是沖掌中劍去的!你留著,真遇到危險可以救命!"容楚搖頭歎氣,似乎對沐凝的不識貨很無語.

話間,兩人已經到了暴風寨,不過他們離開時,暴風寨黑燈瞎火,靜如死境.

然而此刻,卻是燈火通明,不時有慘叫聲傳來.

上篇:252 坑爹的笨鳥     下篇:254 好戲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