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4 好戲開場  
   
254 好戲開場

"怎麼回事?"沐凝見燈影下人影憧憧,寨子里許多人都在奔走,甚至還有向門外沖過來的,她不由奇怪問道.

她很好奇,大妖孽所的好戲到底是什麼.

不會就是看這倉皇奔逃的一幕吧!

"問問不就知道了?"

容楚長劍一伸,勾住了一個正跑過來的人,他居高臨下問道,"大半夜的跑什麼?里面發生什麼事了?"

"公子,你們還是趕緊逃吧,寨子里進僵尸了,現在逮著誰就咬誰呢!"那人顯然嚇得不輕,腿腳都在哆嗦.

若不是容楚的劍勾著他,他肯定要癱軟在地的.

"這里不是一直很安全嗎?怎麼也會有那種東西進來?"沐凝詫異.

她看暴風寨四周可是做足了防禦,圍牆又高,只要大門不開,死尸肯定是進不來的.

這冀州的尸災爆發也有月余了,如果不安全,暴風寨根本就堅持不到現在了.

"不知道啊,也不知道是從哪爬出來的,好多住這里的客人都被咬死了!"那中年男子臉色發白,一頭的冷汗,"公子,姑娘,你們還是快走吧!這里真不能待了."

"你現在出去,外面的死尸更多,找個地方先藏起來吧!"容楚收回長劍,他凝目望著那燈火通明的寨子,嘴角勾著戲謔的笑.

他隨即抱了沐凝下馬,又在馬背上拍了一下,那匹名叫踏風的駿馬立刻跑開.

"走!好戲開場了!"容楚牽了沐凝的手,朝暴風寨里走去.

"吱吱吱!"土豪大人突然一陣風似的從外面沖了過來.

而且還是氣呼呼的.

剛剛大人它只不過就在踏風腦門上眯了會,打了個盹,它家無恥的主子竟然都不叫它,要不是踏風提醒,大人它又得被拋棄!

"還愣著干什麼,快去探探況,瞧瞧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容楚見土豪大人跳了過來,當即很是不悅道.

"吱!"土豪大人本能地就往前沖,直到沖出將近幾丈遠,土豪大大人才反應過來.

只見大人它摸了摸大腦袋,似乎有些搞不清狀況.

大人它剛剛不是要找主子興師問罪嗎?

怎麼就又聽了他命令跑來打先鋒了呢?

算了,不管了,反正已經到了這里,先看看再.

土豪大人當即趴著窗戶就往寨子大廳里看,這一看,大人它頓時就震驚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忙扭轉大腦袋,沖著身後一陣叫.

"它什麼?"沐凝仰頭問容楚.

"它大廳里死尸在吃人!"容楚劍眉一霎擰緊.

他與沐凝趕到窗前,往里一看,沐凝差點都吐了.

因為她一眼看去,便見一只臉色鐵青,布滿尸斑的死尸正趴在一個人身上,那人早已被開膛破肚,腸子流了一地.

那死尸就掏出那人內髒,正在大吃特吃.

而且大廳里並不是只有這一只死尸,沐凝數了數,至少得有五只這樣的死尸正在啖食人肉.

而大廳里的一角則是擠滿了借住在這里的賓客.

"喂,你剛剛給我的那糖呢?再給我一顆!"沐凝覺得那血腥味實在刺鼻,她一頭鑽到容楚懷里,在他子里摸了起來.

他剛剛在山谷里給她的那個糖丸味道清冽,能夠壓制惡心的感覺.

"含著,不准再嚼了!"容楚像變戲法一樣,手指里多出一顆綠色糖丸,他塞進沐凝嘴里,叮囑道.

清香氣息在嘴里化開,沐凝頓時覺得舒服了許多.

"吱吱吱!"土豪大人饞得口水都流了滿嘴.

它眼巴巴盯著它家主子,張大嘴,等著主子能自覺也給大人它嘴里塞一顆糖丸.

可是土豪大人腮幫子都等酸了,也沒見它家主子拿正眼瞧它.

土豪大人心里琢磨著大人它是不是也要裝裝虛弱,主子才會心疼它?

于是土豪大人綠眼睛一轉,突然就"虛弱"地踉蹌幾步,差點從窗戶上摔下去.

然後土豪大人就開始捂著心口作勢干嘔.

一邊嘔,土豪大人還一邊偷眼看容楚.

容楚果然注意到土豪大人了.

"你也不舒服?"容楚挑眉問.

土豪大人連忙"吱吱"兩聲,接著干嘔.

一副已經虛弱的站不穩的樣子.

"這個拿去!"容楚伸手遞過去一個東西.

土豪大人頓時興奮張嘴,看來主子還是很愛大人它的啊.

一想到馬上就有好吃的,土豪大人就口水直流.

"你張嘴干什麼?"誰知道容楚竟是一臉詫異.

"吱?"土豪大人一愣,它瞅瞅容楚,又瞄瞄他手里那塊帕子,腦袋也有些懵了.

主子給大人它帕子做麼?難道主子不是要給大人它吃糖?

"不是惡心不能聞那味道嗎?"容楚伸手揪著土豪大人,就將那帕子圍著大人的鼻子纏了一圈,然後在它腦袋後面打個結,"這樣就聞不到了!"

土豪大人立即就癟了嘴,眼淚汪汪,一臉郁悶.

沐凝在一旁忍笑,肩膀抖動,憋得差點岔了氣.

容楚回眸,一看沐凝這面燦霞的模樣,他頓時又覺得口干舌燥,他倏地一把拉了沐凝入懷,直接就親了上去.

猝不及防之下,沐凝一下子被親懵了.

她瞪大眼睛看容楚,實在不敢相信,他竟然在這種時候都能發!

"看什麼看?是不是被本王親的舒服,還想再要?"容楚戀戀不舍地松開沐凝,伸指彈了她腦門,笑吟吟道.

"你——"沐凝簡直無語,她憤然扭頭,決定再也不理這只臉皮厚如城牆的妖孽了.

然而這一扭頭,沐凝當即又被震驚了,因為她竟然看到馨娘從二樓款步走下來,她身前的兩名壯漢正押著一名身量嬌的女子.

但讓沐凝驚駭的並不是這個,而是她發現那女子竟然是穿著她衣服的!

難道那馨娘是沖著她去的?

可是大廳里有這麼多死尸,馨娘這些人怎麼好像一點都不怕?

沐凝心中一時又驚又亂,她拼命拉容楚,"哎,你快看看,這怎麼回事?"

容楚卻是一勾唇,笑米米道,"笨鳥,這還不清楚?你今天得罪了那位當家的,人家這是要拉你來喂死尸呢!"

沐凝聽容楚一,她立即想起午後馨娘離開前的那個憤恨怨毒的眼神.

她此時也明白過來了,容楚肯定早看出這所暴風寨的不對勁了,他的看好戲,就是指的這一幕?

"可是那人又是誰?青雪嗎?"沐凝又擔心起來,看馨娘的樣子肯定早有准備,她不想有人因為她受傷.

"不是青雪,是我的侍衛,放心,不會有事的!"容楚捏了捏沐凝手,安慰她道.

或許是剛剛沐凝激動之下聲音太大,引起了里面暴風寨的人注意,馨娘陡然一聲冷喝,"誰在那里?"

地上正在吞食人肉的幾只死尸也同時抬頭,猙獰地瞪向沐凝與容楚所在的方向.

與此同時,數只梅花鏢也朝這邊激射而來.

然而馨娘派去的人卻並沒有在窗外發現任何人,他猶疑地四處看看,然後回頭沖馨娘搖搖頭.

就在此刻,屋里的燈火忽然暗了暗.

沐凝也不知道容楚怎麼做到的,他竟然一瞬飛身而起,趁著那燈火黯淡的瞬間,帶著她飄身到了屋頂上方的橫梁上,隱身在了黑暗里.

"噓!"

容楚見沐凝似是有話要問,他示意她噤聲,又指了指那幾只死尸,在她耳邊輕聲道,"放緩呼吸,那些東西鼻子很靈!"

沐凝點頭,她原本是想問他救不救那些人的,此時也只得強壓下心頭疑惑,靜觀其變了.

"吱!"土豪大人也趴在房梁上撅著肥屁,股往下看.

只不過纏著大人它鼻子的那布條太過喜感,總讓沐凝想起偷燈油的老鼠,讓她想發笑.

她真是忍得好辛苦.

大廳內,那幾只死尸正動作僵硬地起身,踉踉蹌蹌又朝擠在角落里的人群走去.

"老板娘,饒命啊!"人群中頓時響起了一片哭號之聲.

"這些人敢從死尸糧倉偷糧,武功應該不錯,怎麼現在竟然這麼害怕?"沐凝不由疑惑不解.

"笨鳥,你笨還不信!那是馨娘騙你的,暴風寨根本就沒有什麼運糧進寨的規矩!再了,武功再高,也怕蒙汗藥!"容楚一指頭敲在沐凝額頭,恨鐵不成鋼道.

"啊?"沐凝摸著腦門,不由更加迷惑了,當時她可是看到暴風寨里有不少江湖人士的!

難道都被蒙汗藥迷倒了?

容楚搖搖頭,並沒有多做解釋.

沐凝只得帶著滿肚子的疑問,繼續看著下面的局勢.

"你們既然進了我暴風寨,這命可就是屬于我暴風寨的!我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得做什麼!"馨娘坐在手下搬來的椅子上,她扶著腰,冷眼掃視眾人.

"可是你總不能讓我們被僵尸咬死啊!"有人憤怒道.

"能被我大哥咬死,可是你們的福氣!"

馨娘聞卻是"咯咯"嬌笑起來,她用帕子掩著嘴,一臉的風萬種,眼睛好似能勾人.

"你們在寨子里住了這麼久,該享的豔福也都享了,這一出去,外面到處都是僵尸,你們也活不了,還不如讓我大哥咬算了!"

"你,踐人!"眾人算是聽出來了,原來自打他們逃進暴風寨,又被好心收留,就已經踏進了陷阱里!

難怪自從住進來後,就不斷有人失蹤,肯定都是被這毒婦拿去喂死尸了!

"吃老娘的喝老娘的,還敢罵老娘?"馨娘見群激動,她突然氣息一冷,冷斥道.

她身邊一名男子猛然躍起,瞬間沖到人群里,一把扼住那個罵馨娘踐人的男子,躍回時,一只死尸也隨即撲到.

那男子看著自己被剖開的肚腹,頓時驚恐大叫起來.

"吼!"大廳里的五只死尸全都圍攏到那男子身邊,不出片刻,那男人全身都被撕爛了.

偏偏他還沒死,簡直就是活生生看著自己被一群死尸吞食,一開始他還掙紮大叫,到最後四肢都被扯掉,腸子流了一地,他只能從喉嚨里發出哀嚎.

那樣的恐懼太過直觀,駭得全場眾人全部慘白了臉色,有人直接就嚇尿了.

再沒有人敢去忤逆馨娘.

眼看著大廳地上躺著的那幾個已經被掏爛了肚腸,都不成人型的尸體,窩在角落里的眾人都在瑟瑟發抖.

馨娘似乎很滿意,她眯著眼睛,冷冷看著那些抖若寒蟬的人,那樣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群螻蟻.

沐凝被那血腥的一幕沖得眼暈.

她捂著口鼻,強忍想吐的沖動,扭頭以眼神詢問容楚,"不救他們嗎?"

"是這些人自己貪圖享受,被馨娘勾了魂,怪得了誰?"

容楚將沐凝攬進懷里,他在她耳畔輕聲道,"不要總是那麼善良,有些事並不是像表面看起來那樣簡單!"

沐凝靠在容楚懷里,她凝眉,似乎不大明白容楚為何對生命如此冷漠.

馨娘見所有人都被她震懾住,她一揮手,幾名壯漢扯著鎖鏈,將那幾只死尸扯到了一旁的柱子上鎖了起來.

"帶過來!"馨娘又下令.

另有幾名壯漢就押著穿著沐凝衣服的那個侍衛過來了.

"啪!"馨娘直接一巴掌就甩了過去,打的那名侍衛臉都偏向了一旁.

"踐人,給臉不要臉,老娘能看上你男人是給你面子,竟敢不識好歹暗害老娘,今晚老娘就讓你嘗嘗得罪老娘是什麼下場!來人!"馨娘一邊打還一邊大罵.

這下不但沐凝的臉黑了,就連容楚都沉了臉色,他眯著鳳眸,眼底一霎寒芒如刀.

沐凝生氣,是因為這馨娘竟然不要臉到這種程度!

看上她的男人還是給她面子?

沐凝對于這種無恥之人已經無話可.

容楚生氣,是因為他看到馨娘竟然狠毒到手指藏刀去打"沐凝"的臉!

雖然那並不是沐凝,而是他的一名侍衛,可是如果他沒有提前發現這暴風寨的詭異,今晚留了沐凝在這里,那麼現在受傷的就會是沐凝!

只要一想到他的笨鳥可能會受到的傷害,容楚心里就升起了濃濃的殺氣.

他握緊了手中的長劍,周身氣息一霎冷如冰峰.

隨著馨娘話音的落下,一名壯漢去了一旁,眨眼間就扯著一個鐵鏈過來了,在他後面,還蹣跚跟著一只身材瘦的死尸.

馨娘看到那只矮的死尸,眼神突然變得溫柔,"亮兒,來,到娘這里來!"

房梁上,沐凝聞,不由難掩震驚.

她到現在基本也猜到了,這暴風寨之前一定也遭到攻擊,而馨娘的大哥兒子以及其他親人都變成了死尸.

這馨娘也不知道是怎麼做的,竟然逃過一劫,然後她就將這些死尸養著,並且通過吸引外邊逃難的人入住,來給這些死尸尋找美餐……

沐凝突然不敢想像,如果容楚不來,那麼今晚她是不是也像這里的所有人一樣,等著被死尸吃掉……

想到這,沐凝後背不禁起了一層白毛汗.

但接下來沐凝所聽到的話卻讓她氣的差點直接跳下去一劍殺了馨娘.

上篇:253 夙墨     下篇:255 人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