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5 人彘  
   
255 人彘

"亮兒乖,快到娘這來,看看娘今晚給你准備了什麼好禮物!"

馨娘面對那個一臉鐵青色尸斑,眼神空洞,散發濃濃腐爛尸臭氣味的少年死尸時,那張騷媚的臉上竟然帶了濃濃的慈愛.

可是那只死尸根本毫無意識,一過來,它就盯著地上那幾具血肉模糊的尸體,喉嚨里發出吼吼的聲音.

那名牽著它的壯漢必須拼命拽著鐵鏈,才能阻止少年死尸靠近那些尸體.

"亮兒乖,娘的亮兒最乖了,"馨娘也不嫌髒,一把抱住少年死尸,一只手撫上它腐爛的臉.

那少年死尸本能去咬馨娘,但它嘴上套了籠子,四肢拴著沉重的鐵鏈,根本就碰不到馨娘.

"沒想到這馨娘對兒子倒是挺好!"沐凝看著這一幕,也有點動容,但隨即,當她聽到馨娘接下來的話,卻是立刻變了臉色,差點氣炸了肺.

"亮兒,你不是一直很喜歡漂亮姑娘嗎?你瞧瞧,娘今晚給你找的姑娘是不是很漂亮,娘現在就讓你們成親好不好!"

馨娘慈愛地抱了抱她那死尸兒子,然後吩咐旁邊的人,"衣服拿上來!"

"當家的,真要那麼做?"那個猥瑣山羊胡有些猶豫.

他瞄了一直低著頭始終不吭聲的"沐凝"一眼,聲道,"那位看樣子來曆不簡單,有可能是恭王——"

"閉嘴!"馨娘當即寒了臉色,她冷冷盯著山羊胡子,斥責道,"讓你做你就做,胡扯什麼鬼話,今晚就是天王老子來了,這親也得成!"

"是,當家的!"山羊胡子顯然很是畏懼馨娘,馨娘一發話,他也不敢反對.

只是當他皺眉看向"沐凝"時,沒來由的,心里竟非常不安.

昨天這姑娘來投奔的時候,他就看出她身份非同一般.

如果貿然留下她,一旦被她發現暴風寨的秘密,宣揚出去,後果會相當嚴重.

所以他才建議馨娘讓他們去運糧食,也是打著讓他們有去無回的主意.

要知道,方圓百里之內,但凡有幸存的人,還從沒有人敢在半夜出去.

冀州城的尸災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天一黑,這漫山遍野到處都是僵尸,活人剛一露面就會被撕吃掉.

可是他們都沒想到,這幾人本事竟然這麼大,被僵尸圍攻還能全身而退.

不但如此,昨晚暴風寨還來了另一批客人.

而這領頭的俊美男子,山羊胡子看那氣度與風華,怎麼看都與傳中的恭王容楚極為相似.

這也讓山羊胡子越來越不安,他提醒過馨娘別去惹這些人.

可是馨娘不但不聽他的話,反而捉了那位姑娘,而且還要將那姑娘嫁給早已變成死尸的亮兒.

山羊胡子突然覺得,他是不是得做好逃亡的准備了.

這邊大廳里,馨娘一聲命令,她幾名手下有人去取婚服,有人點燭布置,縮在角落里的那些人個個噤若寒蟬,一句話都不敢多.

房梁上,沐凝氣的差點失足跌下去.

她真沒想到這馨娘竟然變,態至此,虧她剛剛還覺得馨娘一片母愛之心很讓人動容呢.

沒想到這女人不但心理扭曲,浪騷入骨,專門惦記別人的男人,而且那心眼比針眼還!

就因為在她這里吃了苦頭,這女人竟然想出這麼惡毒的主意,讓她嫁給那死尸?

沐凝憤怒地握緊了手掌,她眼里也彌漫開凜冽的殺氣.

"笨鳥,這下知道不能亂跑了吧?老老實實待本王身邊才最安全!"容楚趁機教育沐凝.

"哼!"沐凝斜了容楚一眼,現在她正一肚子火氣,沒空跟他理論.

"吱吱吱!"土豪大人十分狗腿地蹭到沐凝身邊,神爪子撓後腿地作勢要下去抓那馨娘.

大人它算是看出來了,主子現在心里只有阿凝,簡直一時一刻都離不開阿凝,大人它早就沒任何地位可.

所以大人它要想過上好日子,就只能緊抱阿凝大腿不撒爪子!

就像剛剛發生的糖丸事件,大人它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明確地意識到,其實大人它完全可以去給阿凝賣萌.

只要阿凝開口,主子那是有求必應啊!

區區一個糖丸算什麼,也省得大人它方才那麼辛苦地演戲,結果就換來一個布條.

土豪大人撇撇嘴,伸爪子撩了撩那布條,隨即又是一臉諂媚,狗腿地蹭起沐凝來.

沐凝伸手抓了土豪大人,一邊撓它毛茸茸的肚子,一邊扭頭問容楚,"我們就這麼看著?"

雖然下面那個人不是她,但沐凝心里還是會覺得怪怪的.

因為別人可都將那人當成是她的!

"那你你想怎麼做?"容楚攬住沐凝纖腰,低頭問她.

"殺了他們!"沐凝冷聲道.

她算是看出來了,暴風寨分明就是個賊窩,明著是收容逃難的人,其實是借著這個幌子尋找活人喂這些死尸!

真是他麼的太喪心病狂令人發指了!

留這些人在世上,就是個禍害!

"好,那你,先殺誰?"容楚笑吟吟問道,他的語氣十分輕松,好像不是在討論殺人,而是談論天氣一般閑適.

沐凝眯眸往下看去,只見那馨娘已經給她的死兒子換上了大的禮服.

一名壯漢也正扭著那名假扮沐凝的侍衛換婚服.

那侍衛始終垂著頭散著長發,不動也不話.

而暴風寨這些人也沒覺得奇怪,沐凝就猜他們一定是提前下了藥!

想到這,沐凝不由憤怒咬牙.

"好了,亮兒,快來和你媳婦拜堂吧,今晚就是你的洞房花燭夜,你就好好享受娘給你找的漂亮媳婦吧!"

馨娘拉著她的死兒子,惡毒的眼睛得意地盯著"沐凝".

她要讓所有人看看,膽敢得罪她的人是什麼下場!

"長得再美又怎樣?今晚過後,還不是成為死尸的美餐,而且還是死得無比淒慘,連具全尸都沒有!"馨娘走到那侍衛身邊,伸手撥開"她"的頭發,一臉怨毒.

也正是在這時,高坐在房梁上的沐凝伸手一指馨娘,"先殺她!"

她話音剛落,容楚劍光已去.

大廳里的燈火被那股勁風帶的一晃.

馨娘突然感覺鼻子發癢,她伸手摸了摸鼻子,黏黏膩膩,好像還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

因為容楚劍勢太快,這時,大廳里的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只有那名站在馨娘對面的壯漢眼睛越睜越大,他驚恐地指著馨娘的臉,聲音都哆嗦了,"當家的,你的……鼻子……沒了!"

"胡什麼,老娘的鼻子怎麼會沒了?"馨娘聞,忍不住厲聲斥責那壯漢.

像是為了證明她的鼻子還在,她伸手去摸,可是,隨即摸到的那一手血頓時讓她尖叫起來.

可是這還不夠,當馨娘下意識垂眸看去,看到自己手上多出來的東西時,她眼眶都快崩裂了.

"誰?是誰害我!"馨娘猛地抬頭,她像是瘋了一樣,頂著一張沒有鼻子的臉,抽出一旁手下的跨刀,就朝那名侍衛砍去.

"是你,你這個踐人,是你害我!"

然而,就在馨娘舉起跨刀的一瞬間,又是一道冷風劃過.

眾人便見雪亮的刀光直直朝前飛去.

猛地插進一旁的柱子,兀自還在搖晃.

但是,讓所有人感到震驚的,並不是刀飛了出去,而是那飛出去的刀下還掛著一只斷臂.

血淅淅瀝瀝,灑了一地.

靜謐,死一般的靜謐.

所有人都盯著那斷臂與刀,包括馨娘自己.

她的臉已經白的看不出一絲血色,痛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但更多的,還是驚恐.

包括剛剛削掉她鼻子的那一下,她根本就沒看出來到底是誰下的手.

到此時,馨娘才感到了恐懼.

"笨鳥,要不要再削了她雙腿?"容楚閑散的聲音從上方傳下,他突然摟著沐凝飄然躍下.

"腿腳都沒了,做人彘嗎?"沐凝抱著土豪大人,冷眼看著見到她好像見鬼一樣的馨娘,她冷哼一聲,移開了目光.

"你,怎麼會是你?"

馨娘一看到沐凝,她頓時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剩下的那只手顫顫指向她抓到的那人,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吼道,"那她是誰?"

此時,那假扮沐凝的人身上忽然發出"咔咔"的聲響.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注視下,只見那人身材倏地變化,方才還是嬌纖細的少女模樣.

此刻,卻成了一名高瘦的男子.

"縮,縮骨功!"那山羊胡子驚叫道.

"你們,原來你們早有准備!卑鄙!"馨娘失血過多,雖然她的手下及時為她止血,但她臉色白的近乎透明,但那雙惡毒的眼睛里卻充滿了怨恨.

"我們卑鄙?"沐凝聞忍不住笑出聲來,她真是想不到這馨娘不但心腸狠毒,顛倒是非的功力竟然也是如此高深.

這女人想睡她的男人,被她教訓了,所以懷恨在心,抓了她來要將她嫁給一只死尸.

現在這女人竟然來她卑鄙?

真是可笑啊!

"王爺!屬下功力不足,讓王爺失望了!"那侍衛恢複身形後,便跪倒在容楚面前.

"起來吧,縮骨功不是你專長,扮成這樣也真是難為你了,去換身衣服!"容楚淡聲道.

"是,王爺!"那侍衛領命退下.

而此時,所有在場的人都震驚了.

剛剛那人喚眼前男子王爺?

難道他就是大乾皇帝唯一的親兄弟,恭王容楚!

那些縮在角落里的人心頭頓時雀躍起來.

有救了有救了,恭王殿下在這,肯定不會任由他們這些無辜百姓被死尸吞食了.

但這消息對于暴風寨的人來,卻無異于噩耗,尤其是山羊胡子,簡直是面如土色,兩股戰戰,幾欲昏倒.

他猜的不錯,來的果然是恭王容楚,那這容貌絕俗的少女一定就是恭王妃!

天啦,這下他們死定了!

然而馨娘此刻卻哈哈大笑起來,她氣息微弱,原本鼻子的地方只剩下兩個孔,看起來格外可怖.

"恭王,恭王又怎麼樣,今晚你們進了我暴風寨,就休想出得了這大門,哈哈哈,老娘要讓你們所有人都成為我大哥和亮兒的美餐!"

馨娘瘋狂大笑.

"放!"罷她一揮手,竟是下令手下松開所有死尸的鐵鏈,罩嘴的籠子.

她手下那些人雖然也很害怕容楚.

但他們也知道,暴風寨的秘密已經敗露,就算他們不動手,事後容楚也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所以,他們只能一拼,期望能夠借助僵尸這種強大的力量殺了容楚.

只有這樣,他們才能保住性命!

"笨鳥,你剛剛要將這丑女人做成人彘?"容楚好似看不到那些人的動作,他站在沐凝身側,穿堂的夜風卷起他衣袍.

獵獵聲響中,他鬢角的冠帶也隨風舞動,而他卻是眯著眼鏡,玩著沐凝一縷長發,與她輕細語.

"這麼惡貫滿盈的毒婦,一劍殺了她太便宜她了,做成人彘,讓她也體會體會沒手沒腳的滋味!"沐凝瞥一眼不遠處那具被死尸扯斷四肢的尸體,難掩對馨娘的厭惡.

"那得再削了她耳朵,刺瞎雙眼,舌頭也不能留了!"容楚笑米米道.

"好!就這麼干!"沐凝點頭.

"你們都去死!"馨娘大怒,她與暴風寨眾人極速後退,那幾只死尸立即躥了出來.

沐凝看著馨娘冰冷得意的臉,她不由勾起唇角,回了個更加冰冷的笑.

"去!給你一炷香的時間,回來賞你糖丸吃!"沐凝忽然猛地將土豪大人往外一扔.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聽有糖丸吃,頓時精神抖擻,一個空中翻騰五周半抱膝轉身,然後精准地落在迎面沖來的那只死尸頭上.

此刻,在場的其余人都被這一幕震驚了,那個,恭王妃竟然讓那只肥成球的狐狸去對付僵尸?

這也太兒戲了,也太不將他們的命當回事了!

許多人臉上都露出了憤怒表,在他們看來,應該是恭王親自出手救他們才對!

不過,暴風寨的人看到這一幕,卻是個個面露喜色.

看來這恭王殿下也不怎麼樣嘛,竟然用一只狐狸來對付僵尸,哼,一會就要讓他見識見識這些僵尸的厲害!

只有那名山羊胡子臉露驚恐,他早年也是混江湖的,曾經有幸聽過一種叫幽狐的生物.

據這種幽狐只生于帝陵,以毒物為食,通人性,是天下最高貴的動物……

山羊胡子怎麼看怎麼覺得眼前那只漂亮的狐狸和傳中的幽狐很像.

不行,他不能再留在這里了,得趕緊離開!

他可不想陪著馨娘這個瘋女人一起死!

沒有人注意到山羊胡子的動靜,所有人都盯著那些死尸.

當然,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那只狐狸馬上就會被僵尸給吞了.

彼時,土豪大人瞅准了那只死尸的腦瓢,呲牙,露出一個猙獰的笑.

上篇:254 好戲開場     下篇:256 感覺自己萌萌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