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7 我才不愛你  
   
257 我才不愛你

踏風奔馳起來,這一路,沒有了昨晚的死尸圍堵,顯得無比安靜.

後半夜的月色,照耀在大地上,深秋的夜,蕭索而冷清.

風,亦涼得刺骨.

不過沐凝一直偎依在容楚懷里,他用斗篷罩住了她全身,他身上的熱度也熨帖了她的冰冷.

馬蹄得得,白團子縮成了個肉球,正在踏風頭上打盹.

沐凝也眯著眼睛,容楚身上好聞的氣息讓她昏昏欲睡.

此刻的氣氛安甯而美好.

"笨鳥,我們永遠在一起,永遠也不分開好嗎?"靜默中,容楚忽然開口,他磨蹭著沐凝脖子,輕聲道.

聞,沐凝睜開眼睛,她定定看著容楚,清澈大眼里,黑色的眼瞳仿佛琉璃,通透中帶著一絲迷離.

容楚被她用這樣的眼神一看,頓時只覺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

"阿凝!"他緩緩低頭,想要一親芳澤.

然而,就在容楚已經觸碰到沐凝粉唇之際,沐凝突然伸手擋在容楚臉上,然後一把將他推開.

同時,她還一臉嫌棄,"才不要!"

"什麼?你再一遍?"容楚幾乎難以置信,他的臉色立馬全黑了,他掐住沐凝下巴,怒目瞪她,"你敢再一遍!"

"那麼凶干什麼?"

沐凝皺眉,她扭頭,抓住容楚的手甩到一邊,撇撇嘴,"我又不喜歡你,為什麼要和你永遠在一起?"

"笨鳥,你你不喜歡我?"容楚被徹底震驚了.

一直在打盹的土豪大人聞聲也抬起腦袋,看向沐凝.

"是啊,我為什麼要喜歡你?你除了長得好看點,你你還有什麼優點?整天塗脂抹粉陰陽怪氣,脾氣又大,還精分,一人扮兩個,如果是以前,你這樣的男人白送我我都不要!"

沐凝一臉憤然地絮絮叨叨,一邊心地拿眼睛睃容楚.

容楚的臉色果然越來越黑,那面皮都快要僵硬成冰了,他放在沐凝腰上的大手也在收緊.

"吱吱吱!"土豪大人扁著嘴,深有體會地大點其頭.

大人它覺得阿凝的真是太對了!

它家這個主子可不就是這樣的,脾氣臭,陰陽怪氣得,還特別氣,連顆糖丸都舍不得給大人吃!

"原來本王在你心里,竟然是這樣的不堪!"容楚氣息陡然變得沉重,他全身也似乎變得僵硬了.

沐凝抿嘴垂眸,沒有話.

容楚看著她的側臉,幽邃的眸光更深了,他問,"那你那天晚上愛我的話都是騙我的?"

沐凝抬眸,纖長羽睫一扇,她無所謂的笑笑,"當然,我是為了讓你一輩子記住我才那麼的!"

容楚沉默,方才還安甯祥和的氣氛陡然變得凝重.

土豪大人趕緊將大腦袋縮了回去,團成一只肥球,大耳朵也垂了下來.

那是半點也不敢看它家主子一眼,生怕一不心惹惱了主子,到時候殃及池魚,哦不,殃及狐狸就不好了.

靜謐中沐凝也扭過頭不再理容楚,只是她嘴角卻緩緩勾起,眼中也閃耀著得意的光.

哼,叫你這只大妖孽整天坑她,還一人分兩角騙她,不顧她意願強上她.

不讓他難受,真是不能解她心頭之氣!

容楚很久都沒有話,他勒著缰繩,一路奔馳,似乎是沉浸在他自己的思緒里.

沐凝見他半天沒反應,不由心回眸看他.

這一看,她卻發現容楚俊臉緊繃,眉如劍,眼似寒星,整個人都透著一股肅殺之氣.

沐凝忍不住縮了縮腦袋,迅速轉過頭去,吐了吐舌頭,也不敢再話去刺激他了.

兩人就這麼一路沉默著奔向前方.

約莫半個時辰後,容楚停在了一片高聳入云的密林旁.

他沉著臉將沐凝從馬上抱下,讓踏風自己去了一旁,然後冷著臉叮囑,"樹林里有陣法,跟著我,別亂走!"

罷,他便牽著沐凝手朝密林里走去.

沐凝也不話,默默地跟在他後面.

土豪大人縮在沐凝肩膀上,露出一只眼睛,不時滴溜溜轉動,一會瞅瞅沐凝,一會又瞧瞧它家臭臉的主子.

沐凝進了密林後,這才發現這里的溫度竟然很高,幾乎讓她感覺從深秋一步踏入了初夏.

而且她還聽見汩汩的流水聲,她眼睛頓時就是一亮.

容楚領著沐凝又往前走了一段,沐凝只覺眼前豁然一亮,水汽氤氳,熱氣撲面而來.

她真沒想到,容楚帶她來的,竟然是一處溫泉.

天知道她自從離開帝都,這十多天來四處奔走,都沒好好洗過.

尤其是到了這冀州城之後,到處都是死尸,所遇到的也是無比血腥的場面.

昨晚被容楚折騰,汗流了滿身也沒水洗,她早就無法忍受了.

她實在沒想到容楚竟然會帶她來溫泉.

"去洗吧!這是換洗衣物."容楚松開牽著沐凝的手,他將手中包袱遞給她,淡淡了一句,隨即轉身要走.

"哎,你去哪?你不洗嗎?"沐凝下意識挽住他胳膊,問道.

"你洗吧,我還有點事!"容楚沒有回頭,他輕輕掙脫沐凝挽他胳膊的手,腳步已然邁開.

沐凝看著容楚背影,不由挑眉.

竟然就這麼走了?對她還如斯冷漠,這好像不符合大妖孽的個性啊!

難道他真得是被她剛剛的話傷到了?

可是容楚不至于這麼脆弱吧!

直到泡在了溫泉水里,沐凝還有些納悶.

她伏在一旁石頭上,問腦袋上正頂著個汗巾,眯著眼睛飄在水面上打盹的土豪大人,"喂,土豪大人,你我剛剛的話是不是的太重了?"

"吱?"土豪大人睜一只眼,疑問,阿凝剛剛了好多話,大人它哪知道是哪一句?

"就是,我你家主子陰陽怪氣,白送我都不要啊!"沐凝道.

土豪大人爬到石頭上,蹲在那兒皺著眉頭想了想,搖搖頭,接著又點頭.

"喂,點頭又搖頭,你這是什麼意思?"沐凝郁悶.

"吱吱吱!"土豪大人比劃了下,沐凝總算看懂了.

"你是前半句是對的,後半句重了?"沐凝挑眉.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睛一亮,猛點大腦袋.

"真重了啊?"沐凝趴在石頭上,只露出肩膀在水面上.

她扭頭往後看,半天也沒看到容楚身影,她眉頭不由也擰緊了.

沐凝惆悵,她也沒心再繼續泡溫泉了,于是起身,擦干身上的水珠.

可是她剛穿好衣服,突然就聽見身後響起水聲,她下意識回眸,便見容楚不知何時已經下了水.

只是他一直都背對著她,沐凝看不到他表.

不過,光是看著容楚那一方線條流暢緊致的背,沐凝的臉忽然就了起來,而且還心跳加速.

她幾乎是強行將自己的眼睛從他身上移開.

心里已經在大肆腹誹了,尼瑪,妖孽就是妖孽,光是露個背就差點讓她流鼻血,有不顧一切撲上去的沖動!

容楚這貨的皮相還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

老天爺也太不公平了,將一個男人生的這麼美干什麼?

"在你右前方一百步外有棵樹,去那等我!"容楚好似背後長眼,他突然沉聲道.

"哦!"沐凝也不想在這待下去,她怕她再看下去,會把持不住.

沐凝依走到那棵三人合抱都有些吃力,樹冠高聳入云的大樹下,她散著濕了的長發,有些百無聊賴.

不多時,容楚也回來了,**的土豪大人被他拎在手上.

不待沐凝發問今晚住哪,容楚已經冷著臉將土豪大人往沐凝手里一塞,然後打橫抱起她.

沐凝只覺身體一下騰空,綠色的枝葉不斷從她眼前掠過,片刻後,她已經停在了一座木屋旁.

"進去吧!"容楚放下沐凝,推開木屋的門,當先走進.

沐凝跟在他身後,她也才發現這是座建在樹上的木屋.

一進木屋,一股樹木的清香撲鼻而來,屋子里陳設很簡單,只有一張*和一個矮桌,然而屋子里卻是纖塵不染,牆壁上嵌著的夜明珠散發著微弱的光.

"睡吧!餓了那里有吃的!"容楚依然冷著臉,他自顧脫了靴子坐在*上.

沐凝挑了挑眉,也走到他旁邊坐下,她側眸看他,"你在生氣?"

容楚睇沐凝一眼,什麼也沒,躺倒.

沐凝忍不住抿嘴,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容楚氣悶無語的模樣呢.

她越過容楚,爬到里面躺下,半晌,容楚長臂倏然伸了過來,一把摟住沐凝,他整個人也隨即壓了上來.

幽暗中,容楚定定凝視沐凝,他眸子深邃跳躍著點點火光,顯然是壓抑了許久.

"你剛剛的話,都是真心話?"他問.

"什麼話?"沐凝眨眨眼,她覺得這個姿勢有些*,而且不利于她隱藏緒.

于是沐凝用力推開容楚,坐了起來,她捋了捋半干的發尾,並不看容楚.

"你真的就那麼討厭我?恨不得離開我?"容楚也坐了起來,他看著少女絕美的臉,眼底竟露出一絲緊張與悲哀.

"如果我是,你會放我走嗎?"沐凝抬眸,迎上容楚目光.

容楚看著她眼中那期待之色,他心中一時像是有冰水澆透.

"不放!今生你休想從本王身邊逃開!"一瞬之間,容楚已然變了臉色,那對勾魂攝魄的鳳眸里仿佛沉了無底的深淵,看不見深處.

"如果我死也要離開呢?"沐凝淡聲道.

"我與你同歸于盡!"容楚眯眸,眼底布滿了肅殺之氣.

"好啊,那我們現在就同歸于盡吧!"沐凝好不容易才將了容大妖孽一軍,讓他心緒不甯,她心太雀躍了,以至于她實在裝不下去了.

只見沐凝忽然猛地撲進容楚懷里,照著他那俊臉就咬了一口.

容楚愣了愣,似乎沒反應過來沐凝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直到沐凝捧著他臉,狠狠親向他,容楚這才明白他是被這丫頭給耍了.

"你——"容楚氣怒,伸手就去掰沐凝雙手.

高貴的攝政王殿下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虧他還真得信了她的話,以為她心心念念都想著要離開他呢!

這丫頭,簡直太壞了!

可是沐凝哪會在這時候放開他,她死死攀著他,而且越親越深.

容楚也看出來他的這只笨鳥是在心虛,不過有美人投懷送抱,主動獻吻,容楚的自制力頓時都見鬼去了.

他立即就反被動為主動,他是想狠狠懲罰沐凝,可是沐凝根本就不給他開口話的機會.

激,似乎一觸即燃.

然而,就在兩人准備進行最後一步時,沐凝忽然一把推開了容楚,她捂著心口痛呼出聲.

她方才還燦如霞的臉色也一霎變得慘白如紙.

"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容楚抱緊沐凝,他探她手腕.

"沒事!"沐凝感覺那陣疼痛來的快去的也快,她此時抬頭看容楚,臉色雖然還有些蒼白,但比之剛剛卻是好多了.

容楚也並沒發現沐凝體內有什麼不對,他皺眉,撫著她臉,擔心問道,"真沒事?"

"嗯!"沐凝點頭,她偎進容楚懷里,似乎有些疲憊.

容楚抱著她,又見沐凝確實沒什麼大礙,他不由又開始心猿意馬起來.

"阿凝,我們繼續剛剛沒做完的事好不好?"容楚在沐凝耳邊輕聲問.

"不要了,我好累!"沐凝搖頭,她還閉著眼睛.

"就一次好不好?"容楚著,伸手就去解沐凝腰帶.

"不要!我不要!"沐凝拼命掙紮,可是她掙不過容楚.

眼看容楚就要霸王硬上弓,沐凝眼底不由多了一絲暴戾之色.

"我不要,你沒聽見嗎?!"沐凝陡地發怒,她咬著唇,死死瞪著容楚,清澈大眼里都布了血色.

容楚一怔,他立刻頓住,眼前少女的眼神讓他感到一絲陌生,他心喚道,"笨鳥?"

"走開!啊——"沐凝尖叫,她突然再次捂著心口位置,痛得整張臉都糾結在了一起.

"好好好,我不要了,你放輕松一點好不好?"容楚抱緊沐凝,他在她後心處的穴位按摩,試圖幫她緩解痛苦.

但容楚此時的心卻是無比驚駭,他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懷中少女.

這已經是她在他面前第二次發作了.

可是憑他的醫術,竟然除了只能探到她體內那一道橫沖直撞的氣機外,就毫無他法!

這讓容楚感到驚懼與挫敗.

也就是在這一刻,沐凝突然又開始親容楚,而且還是異常的瘋狂.

然而容楚卻怎麼也不願在此時與她在一起.

因為當他看到她迷亂的眼睛時,他突然不知道她到底是誰.

他只想要他的那只笨鳥,如果這具身體的靈魂換了,那他與她在一起還有什麼意思?

"睡吧!"容楚見沐凝似乎越來越狂亂,他眯了眯眼睛,撫上了她的睡穴.

當沐凝昏昏沉沉地倒在容楚懷里,他也躺倒,只是這剩下的時間里,他卻了無睡意.

沐凝是在天光將明的時候醒來的.

她揉了揉眉心,緩緩睜開眼睛,觸目所見,是一張近在咫尺的俊顏.

沐凝見容楚閉著眼睛,也就沒有叫他,只是怔怔看了他半晌,她才想要起來.

可是這一動,她立刻發現薄被下的自己沒穿衣服!

沐凝的臉色立刻就變了,"喂,老妖怪,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容楚早在沐凝醒來的那一刻就已經醒了,他只是在發現沐凝盯著他看,所以沒睜眼罷了.

此時,當他聽到沐凝氣怒喚他,他這才睜開眼睛.

鳳眸在沐凝面上溜了一圈,他見她神色如常,並沒有昨晚那樣的暴戾,方才稍稍放心.

于是,容楚也坐了起來,一臉無辜地看著沐凝,道,"我怎麼就不要臉了?"

"你,我都了不要了,你又勉強我!"沐凝一邊穿衣服,一邊氣惱道.

"我什麼時候勉強你了?"容楚挑眉.

"你沒有?那我衣服怎麼沒了?"沐凝狠狠瞪容楚.

"你不記得了?你昨晚又發病了,衣服也是你自己脫的!"容楚定定盯著沐凝的眼睛.

他發現,當他她又發病時,她眼中露出了一絲迷茫.

"而且我如果真做了什麼,你自己現在也能感覺到對不對?"容楚沉聲道.

沐凝抿嘴,她低頭不話,因為被容楚一提,昨晚後來的記憶緩緩浮現……

她猛地抬頭,看了眼一臉深沉的容楚,又迅速低下頭去,面上已經染了羞赧.

她真是要被自己氣死了,怎麼每次發作都像是色,魔上身一般……

真是要窘死人了!

"笨鳥,你對後來的事有記憶嗎?"容楚突然發問.

沐凝想了想,還是點頭,"如果你不提的話,我就想不起來!"

"這麼,那時的你雖然性變了,但並不是你所的原來的沐凝蘇醒?"容楚又問.

"我不知道!"沐凝卻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她無法解釋為什麼每到那一刻她都會性大變.

但她卻也覺得,那也不大像是原來的沐凝蘇醒了.

因為原來的沐凝性子清冷孤傲,她才不會看到男人就撲!

可是,如果都不是,那又要如何解釋那一切呢?

"好了,想不通就別想了!"容楚見沐凝臉又糾結在了一起,他不由挑了挑劍眉,一指頭敲在她腦門上.

"笨鳥,現在我們來談一談關于你昨晚所評價本王的那一番話!"

上篇:256 感覺自己萌萌噠     下篇:258 之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