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8 之一字  
   
258 之一字

"什麼話?"沐凝穿好衣服,一聽容楚語氣不對,她目光立即閃躲起來|,偷偷挪了挪,離他遠點,打算下了榻就跑.

"本王除了長得好看點,什麼優點都沒有,整天塗脂抹粉陰陽怪氣,脾氣又大,還精分,一人扮兩個,這樣的男人白送你你都不要!"

容楚一把抓住沐凝胳膊,將她帶回懷里.

他垂眸凝望她,鳳眼幽暗,一字一頓重複著她昨天所的話.

沐凝垂下長睫,抿嘴不出聲.

"笨鳥,你來給本王解釋一下,這些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容楚卻好似不打算放過沐凝,他眯眼,逼問道.

"沒什麼意思,哈哈!"沐凝在容楚那強大的威壓下,也無法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她連忙彎了眼睫,打著哈哈,一臉狗腿的笑.

"沒什麼意思嗎?"容楚鳳眸幾乎眯成了一條縫,他挑了挑劍眉,微微一笑,"那騙我愛我呢?"

"哎,我有點頭暈,你能別靠我這麼近嗎!"沐凝哪敢回答.

現在不愛他肯定會死得很慘,愛他,她又不出口.

她只能捂著頭裝病,現在她心里都懊惱死了.

其實昨天她那麼也就是故意氣氣他,目的成功達到,本來她是打算晚上她親他,多幾句好話.

再不濟,就再給他折騰一下,大妖孽肯定就消氣了.

誰知道她會突然發作?

而大妖孽竟然也能做那柳下惠,坐懷不亂,沒有趁機吃了色,魔上身的她.

如果他昨晚吃飽了,可能現在就不會這樣陰陽怪氣了!

所以現在的這種況還真的難辦了.

"頭暈嗎?讓我瞧瞧!"容楚聞,語氣中似是帶了關心,他伸手拿開沐凝捂著額頭的手.

容楚昨晚沐浴換衣後就沒有熏香,此時他身上的味道就是那種特別好聞的草木芝蘭的清香.

當他靠近,沐凝心跳忽然加速,她正准備不暈,不麻煩他了,突然就感覺天旋地轉.

"啊——"沐凝吃痛驚呼,她驚慌地瞪大眼睛盯著臉色已然陰沉得仿佛能滴水的容楚,"你,你干什麼?"

",你到底愛不愛我?!"容楚抓著沐凝兩只皓腕,高大的身體完全壓制住她,他冷聲問道.

"你瘋了!放開我!好痛!"沐凝突然有些害怕此時的容楚.

他太陰沉,完全不同于她以往所看到的模樣.

"快!"容楚並沒有放開沐凝,他咬著牙逼近,似乎今天不得到答案就不罷休.

"那你呢?你怎麼不!"

沐凝怒道,"你從一開始接近我就是別有目的,你不愛我,憑什麼要求我愛你!"

她眉心都攢到了一起,身體被他壓制著,動彈不得,讓她十分難受.

容楚抿唇,腮幫子咬得死緊.

此時天色已然大亮,樹屋上方的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響.

淡淡的亮光透過窗戶射進,反射在容楚眼底,仿佛火苗跳躍起來.

"笨鳥,難道你就一點都感覺不到嗎?"容楚惱到了極致,他劍眉一霎揚起,鳳眸里充斥著勃發的怒火.

"感覺什麼?"沐凝正在拼命想要掙開容楚鉗制她的大手,聞不由一愣.

"你——"容楚的臉幾乎完全黑了.

雖然他得到了她的人,也完全占有了她的純潔,可是那麼久以來,他卻一直感覺抓不住她的心.

無論是他作為容楚時與她嬉笑怒罵,還是化身簡牧塵時,對她*上了天.

然而她總是表面上看起來與他親密無間,實際上卻總是若即若離.

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對他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思.

即使她愛他,他都覺得恍惚,何況是她昨晚所的那一番完全冷漠的話.

"我不愛你?我不愛你會甯願放棄生命也要護你?!沐凝,你到底有沒有心?"容楚死死抓著沐凝的手腕.

"我,我有心,可是我——"沐凝感覺自己手腕都快要被他掐斷了,她痛得眼淚汪汪.

她幾乎都想告訴他關于她體內蒼炎神珠的秘密了.

她不是沒有心,她只是不知道什麼才算是愛.

步清城告訴她,蒼炎神珠是鳳神族的至寶,而每一代的月女都被要求斷絕愛.

她是真的不知道愛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算不算愛.

她只知道她並不討厭他,她喜歡他!

其實那一晚離開時,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對他愛他.

或許,真的只是因為自私,害怕他會忘記她吧.

然而,容楚卻並沒有讓沐凝將話完,他已經狠狠吻住了她.

"痛!"沐凝察覺到不對,她的眼睛猛地瞪大.

窗外,太陽已經升起.

即使冀州城已經變成了死尸之城,尸災成禍,但是與之不過數十里之隔的這一處密林里,卻是一片甯靜.

樹木蔥蘢,鳥兒與野獸在林間啾鳴奔走,花香陣陣.

此刻的樹屋內,也正上演著一場旖旎風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沐凝方才停下了喘息.

她本來還想叱責容楚大清早的就——

可是當她迎上他閃耀著點點痛苦與無奈的幽邃鳳眸時,沐凝心中那滿腔的怒意卻如被春風拂化的白雪.

一瞬消融.

"我愛你!"容楚伏在沐凝耳畔呢喃,像是想要將這三個字深深烙進她心底.

沐凝心跳加速,她定定看著他.

"你愛我!"容楚道.

"我愛你!"沐凝這一回倒是非常聽話,乖乖道.

"騙我的嗎?"容楚輕撫沐凝臉頰,他微笑,只是笑意未達眼底.

沐凝抿嘴,顰了眉陷入沉思.

騙他的嗎?好像不是,她確實是喜歡他的,要不然也不會任他為所欲為.

其實沐凝認識到這一點,還是在遇到步清瀾之後,當時,步清瀾稍稍靠近她都會令她惡心難受.

即使是步清城,她對他也僅限于擁抱而已.

可是她對簡牧塵,除了他第一次突如其來的親吻讓她感到厭惡之外,之後的每一次碰觸,她都不反感.

對容楚亦是如此.

所以,她其實是從一開始就被他的氣息所吸引了吧!

"我……"沐凝猶豫了下,剛要話.

容楚突然伸指點住了她粉唇,"算了,還是別了!"

他覺得,現在的他真的有點可笑,讓全天下人都感到恐懼的大乾攝政王,竟然也會感到害怕,而且他害怕的還是一個丫頭,出來都沒人相信.

果然是之一字害人不淺,誰若是先動了心,那就真的是一輩子萬劫不複了.

算了,只要她還在他身邊,他也不想奢望更多了.

罷,容楚起身,穿好了衣服,回眸時,他面色已然恢複如常.

"手還痛不痛?"他問.

"痛!"沐凝點頭,她眼眸還定定凝在容楚臉上,似乎不能明白他怎麼前後反差這麼大.

剛剛他真的好可怕,陰沉得好像要生吞了她一般.

而且明明是他在問她話,他又突然不讓她!

"過來,我給你擦藥膏!"容楚從中囊袋里取出碧玉色的瓷瓶,他捉住沐凝手腕,將那翠色的藥膏悉心塗上.

沐凝看著自己腕上被勒出來的痕,她目光一凝,突然有些搞不清狀況,她好像是被大妖孽家暴了啊!

而且他剛剛還又來強的!

現在她怎麼能夠那麼平靜地看著他為她塗藥膏,而且她心里竟然還有些心疼他?

她是瘋了吧?

容楚看著沐凝潔白皓腕上的勒痕,他眼底閃過心疼,不禁就有些自責.

他抬眸,看著沐凝,突然又問,"那里疼不疼?"

沐凝還在發呆,聞下意識就點了點頭.

所以當她發現容楚動作不對時,當即大驚失色,"你,你這個老不要臉的,你干什麼?"

"不是那疼嗎?給你塗藥!"容楚嘴角僵硬.

"啊,不要!"沐凝羞得脖子都了,她三兩下穿上衣服,幾乎是奪門而逃.

可是沐凝剛跑出兩步,又被容楚扛了回來.

隨即樹屋里再次響起沐凝氣急敗壞的叫罵聲.

片刻後,沐凝蹲在了溫泉旁,一臉苦大仇深表地盯著正攤著肚皮在那草皮上睡覺的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打著呼嚕,兀自睡的狐事不省.

倒是沐凝發現了,在土豪大人旁邊插著的一根樹枝上掛著的一塊藍色三角形布條,貌似是土豪大人的褲褲.

沐凝頓時好奇心起,她悄悄伸手摸向土豪大人的肚皮,往下翻了翻.

"你在干什麼?"容楚從後走來,他見沐凝蹲那一動不動,不禁挑眉問道.

"噓!"為了偷看土豪大人的丁丁,沐凝也顧不上還在生容楚的氣了.

她連忙回頭沖容楚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容楚這時也走到了沐凝旁邊,當他看到她那猥瑣行為時,他的臉再次黑了.

"呀!摸到了!原來土豪大人真的是公狐狸!"沐凝喜滋滋道.

"笨鳥,你給我過來!"容楚額頭青筋狂跳,他簡直要忍無可忍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被驚醒,而且大人它立即意識到自己走光了.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害羞地夾緊後腿,一把扯下晾在樹枝上的褲褲,背過身連忙套上.

"哈哈哈!"沐凝笑不可遏.

"你能不能別這麼無聊?!"容楚扶額.

"哼!你別碰我,我就不無聊!"沐凝斜容楚一眼,忿忿道.

"休想!"

容楚一把抓住沐凝的手,低聲道,"本王想清楚了,既然你都逼本王愛你了,那本王定然是要綁你在身邊一輩子的!"

沐凝撓了撓頭,茫然地看著容楚,她怎麼覺得聽不懂他在什麼?

她逼他愛她,所以他不放她走,這邏輯怎麼好像怪怪的?

而且他根本就是只字未提不碰她的事嘛!

"走了!"容楚也不打算再就這個問題討論下去.

他能表白,已經是破天荒的事了.

他現在也隱隱感覺到,沐凝體內那一道氣機應該就是她性反複的關鍵.

所以他得先弄清楚那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剛走了兩步,沐凝忽然頓住腳,她眼珠子轉了轉,一扯容楚衣,"我餓了!"

"這里有肉干和餅!"容楚遞給沐凝一個紙包.

"我想吃果子!"沐凝撒嬌.

"你在這等我!"容楚看著沐凝那晶亮的眼睛,心中無奈歎氣.

他的這只笨鳥,究竟什麼時候才能開竅?

容楚走後,沐凝與土豪大人相對而坐,她從腰袋里拿出玉瓶,倒出一粒黑色丸藥吞下.

"吱吱吱!"土豪大人以為沐凝吃得又是糖丸,它張嘴,表示大人它也要吃.

"這不是糖,你不能吃!"沐凝收起玉瓶,她心朝後面看了看,沒有看到容楚身影,這才松了口氣.

剛剛她是特地支開容楚,就是為了服避子丸.

因為她擔心這一整天都與容楚在一起,找不到機會服藥.

容楚已經跟她了想要孩子,萬一被他發現她偷偷吃藥,指不定要發多大的火.

可是若是不服藥,一旦中獎,那她就不好辦了.

因為沐凝覺得目前自己的心還不定,緒也不穩,所以她不敢懷孕.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聽阿凝吃得不是糖丸,心里一陣失望.

但它隨即又皺了眉頭,阿凝吃得不是糖丸,難道是藥?

可是阿凝為什麼要吃藥?

"對了,剛剛的事,不准告訴你家主子!"沐凝剛完,立即意識到土豪大人就是個細作.

若是它將這事告訴容楚,容楚一定會查問到底,到時候她肯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于是沐凝眼睛一瞪,開始恐嚇土豪大人,"如果你敢告訴你家主子,我就剪了你的褲褲,讓所有人都來看你的丁丁!"

"吱!"土豪大人聞,當即大驚失色地捂緊了肚子,一臉怕怕.

"聽到了沒有?不准!"沐凝壓低了聲音.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忙猛點大腦袋,表示不,堅決不!

"這就對了,回去再給你做幾件衣服!"沐凝眉開眼笑,一臉慈祥地摸了摸土豪大人的大腦袋.

這時,沐凝身後也傳來腳步聲,她回眸,便見一身白衣的容楚踏著陽光自樹林那邊走來.

"在什麼?"容楚攤開手中布包,拿出一個烏皮果子遞給沐凝,一邊順口問道.

"沒什麼!"沐凝眯眸一笑,她偎進容楚懷里,突然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容楚一挑劍眉,鳳眸盯著沐凝,眼中掠過猶疑.

沐凝心里"咯噔"一跳,心道大妖孽要不要這麼敏銳!

"我,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

沐凝的心突然咚咚狂跳起來,她不敢就這個話題與他討論下去,咬了咬牙,她道,"對不起,昨晚的話我確實的太重了!"

容楚挑眉,似乎沒想到沐凝竟然會向他道歉.

"雖然你脾氣是很臭,也經常陰陽怪氣的,還騙我——"沐凝掰著手指道.

"所以呢?"容楚額頭青筋又開始跳了.

上篇:257 我才不愛你     下篇:259 綠眼睛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