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59 綠眼睛跟班  
   
259 綠眼睛跟班

"所以……"

沐凝看容楚臉色不對,她也不敢再數落他了,于是趕緊彎了眼睫,甜甜一笑,"可是我還是喜歡你呀!"

"只是喜歡?"容楚心弦一動,他坐在草地上,攬沐凝入懷,垂眸看著她的眼睛,挑眉問.

沐凝將腦袋靠在容楚肩上,她仰頭,眸光閃了閃,她聲道,"我跟你實話吧,其實,我不知道什麼是愛!"

"什麼意思?"容楚顰眉.

"我,我也不清."沐凝突然有些煩躁,她捏了捏手中的果子,咬著唇,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解釋.

"算了,喜歡就喜歡吧!"容楚哂然一笑,他眯了眯眸,眼底光芒閃爍.

或許這笨鳥一直這麼不通愛也好,雖然這樣他會辛苦一點,但是總歸是避免了她被人拐走的可能性!

就他所查到的況來看,似乎就是因為原來的她什麼都不懂,清冷似天上仙子,不食人間煙火,從來都不讓步清瀾碰一下.

所以她才會被步清瀾嫌棄,最終被步清瀾與白韻兒那兩個她最信任的人暗害.

看來,不管是原來的沐凝還是現在的笨鳥,她們兩個的共同點就是遲鈍.

而且她已經親口承認喜歡他……

容楚想了想,突然附耳在沐凝耳邊低聲問道,"那你喜歡……嗎?"

彼時,沐凝正在吃果子,剛咬了一口,她一聽容楚問的話,俏臉頓時透.

她抬眸,怒視容楚,一把將自己啃了一半的果子塞他嘴里,然後憤怒地丟下兩個字,"閉嘴!"

容楚見沐凝要閃,他一把抓了她手,笑吟吟道,"先好了,笨鳥,那種事只可以與我做,不准便宜別的男人!"

"你——"沐凝氣急,不由就嘟了嘴,"老妖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在你心里就是人盡可夫的賤女人嗎?"

"你不是,不過我可聽過你們鳳神族的規矩,你別想糊弄我!"容楚沉了眼神.

他這話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他清楚地知道鳳神族為了讓月女留後,會安排月女與不同男人同房.

雖然沐凝曾經被許配給了百靈太子,但這樣的婚約不過就是一種形式.

鳳神族通過聯姻皇室鞏固地位.

百靈皇室也通過娶月女提高聲望.

但是如果成婚後,步清瀾無法讓沐凝有孕,那麼鳳神族就會有權利再安排她與其他男子同房.

直到她身懷有孕為止.

容楚自然不能容忍這種事的發生!

他的笨鳥只屬于他一個人的,他怎麼可能會允許別的男人分享她!

"知道啦!"沐凝又羞又囧,她啐了容楚一口,一甩胳膊,脖子都透了.

大妖孽就是不要臉,大白天的就在談論那種事!

"咦?不對啊!"容楚到這,卻立即皺了劍眉,他看著沐凝平坦的腹,"我們都在一起那麼多次了,怎麼你還是沒有消息?"

"我,我哪知道!"沐凝頓時有些緊張,但她可不敢表現出來,只得故作鎮定地垂頭扭衣帶.

"難道我體內余毒還沒徹底清除?"容楚眉頭越蹙越緊.

可是他立刻就否定了這一點,他相信自己的醫術.

而且後來東風焱也為他把了脈,師尊的醫術在他之上,師尊都沒問題了,他絕對不可能出現余毒未清的況.

那麼,問題不在他,必然就出在沐凝身上.

但她的脈象也都正常,當初他給她調養身體時,可是特地關注了千金婦科這一塊.

既然他們兩人身體都沒問題,那症結又在哪?

為什麼就是懷不上孩子呢?

"哎,對了,我都忘記問你了,這里離冀州那麼近,為什麼沒有死尸來這里?人也沒有?"沐凝見容楚沉思,她生怕他會想到什麼,于是趕緊轉移話題.

容楚抬眸,他定定凝視沐凝,鳳眸里一霎閃過耀眼精芒.

因為他突然發現,每次在談到要孩子的問題時,這只笨鳥都不積極,而且總是顧左右而他.

她似乎……並不想要孩子?

"當初在林子里外都布了陣法,無論是人還是死尸都走不進來!"容楚默了默,隨即出解釋道.

"那我們一會去哪?"沐凝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難怪這里這麼漂亮安靜!

"先去暴風寨瞧瞧,再去昨晚那山谷!"容楚將沐凝塞在他嘴里那果子吃完

只是他垂下的鳳眸里,有著暗芒閃爍.

沐凝不敢太靠近容楚,因為她心虛,她剛吃了避子藥,她怕被容楚聞出來.

雖然她也知道這個難度非常大.

但是,她就是心虛啊!

于是沐凝便去找土豪大人,她剛剛就一直看到肥狐狸撅著個肥碩的大屁,股在那一邊不知道干什麼.

待沐凝走過去,她才發現土豪大人這貨簡直是逆天了,它不知道從哪拔了根草管插在一個果子里.

竟然是在喝果汁!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一直盯著大人它的翠皮果瞧,不由緊張地伸爪子護住那果子.

表示這果子是大人它的,阿凝你不准搶!

"給!"容楚也走過來,遞給沐凝一模一樣的一個果子,叮囑道,"從上面吸!"

沐凝照做,這一吸之下,她頓時覺得口頰流香,香甜的果汁簡直就是她吃過最好吃的了.

而且她還發現這種果子除了一層皮,竟然就是果汁,太神奇了!

"喜歡?"容楚一看沐凝那饞樣,就知道她心思,他勾了勾她鼻子,*溺道,"還有幾個,給你留著路上吃!"

"嗯!你也吃啊!"沐凝殷勤地將自己吃了一半的果子捧到容楚嘴前.

"我不吃,你吃吧."容楚鳳眼含笑.

沐凝也不疑有他,她連忙就著手吸剩下的果子.

然而沐凝剛吃完,頭還沒抬,她便覺眼前一暗,一只修長的手指勾起了她下巴,隨即,唇上一熱.

一觸即分.

沐凝的臉立即囧了,她氣呼呼瞪容楚,這妖孽,問他時不吃,原來打的是這主意!

"吃飽了,走了!"偷香成功的容楚眉開眼笑,他牽了氣呼呼的沐凝,一把拎起還抱著癟了的果子狂吸的土豪大人,徑自朝林外走去.

到了林外,容楚喚來踏風,他正要抱沐凝上馬,突然發現沐凝臉色有些不對.

"怎麼了?"容楚連忙探她脈搏.

"沒事,忽然心口疼!"沐凝皺著眉頭,抽回手,不讓容楚摸她脈象.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剛剛心口突然像是有細針在紮,讓她有那麼一瞬間都不能呼吸.

"好些沒?"容楚擔心問道.

"嗯,沒事了!"沐凝臉色緩和,她抬眸,抿嘴笑了笑.

容楚凝眉,但他什麼也沒多問,直接抱沐凝上馬,朝暴風寨飛奔而去.

他幾乎敢肯定,沐凝絕對有事瞞著他,而且還是關于她體內那一道奇怪氣機的事.

只是她一直不,他也不能強迫她,只能等她自己告訴他.

這一路,沐凝有些沉默,她似乎又變回當初在中州時剛掉下第三根鎖魂針時,記憶蘇醒,卻被那雜亂的回憶弄得無所適從的模樣.

她眼神也冷了,整個人都散發著冷冽的氣息,讓容楚覺得陌生.

容楚雙臂收緊,他攬緊了沐凝,並沒有問她什麼.

直到半個時辰後,兩人抵達暴風寨,沐凝眼中的冷意才稍稍褪去.

"王爺!"葉冰與溥公公過來行禮.

"嗯!"容楚翻身下馬,他將沐凝也抱了下來,一邊走一邊詢問,"如何了?"

"回王爺的話,暴風寨的匪徒都已伏誅,借住在此的客人也已查明身份,有罪者依法處置了,平民都集中在一處,等尸災一除,就可以放他們出去!"溥公公恭敬稟報.

"嗯!"容楚淡淡應了一聲,他注意力始終都在沐凝身上.

他發現,沐凝雖然氣息不那麼冷了,但她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王爺,那個墨蘇與阿克帶去的死尸都中了埋伏,掉在深坑里,墨蘇與阿克也被困在山谷里."葉冰也過來稟報.

"怎樣?!"容楚抬頭看了眼日頭,唇角勾起冷笑.

"王爺所料不錯,那些死尸在太陽光下根本無法動彈."葉冰道.

"嗯!"容楚繼續朝前走,他似是不經意問道,"可查到冀州的官員在何處?"

"在汪耀時城郊別院!"葉冰回道.

"那麼本王是否要去給汪大人一個驚喜呢?"容楚眯了眯眸,笑吟吟道.

話間,幾人已到了暴風寨大廳入口,只是此時大廳內的氣氛卻有些怪異.

"嘔!"

沐凝抬頭看去,便見軒轅緋與容雨晴一前一後狂奔而出,趴著窗台就開始狂嘔.

"你們怎麼了?"沐凝驚訝問道.

"別問,別問!"軒轅緋連連擺手,她吐的臉色發青,眼圈都了.

容楚望向溥公公,溥公公眉毛抖了抖,掃一眼正吐的肝腸寸斷的軒轅緋與容雨晴,道,"王爺,這個暴風寨原來是個黑店,他們不但用活人喂死尸,還——"

"啊!"容雨晴突然驚叫一聲,隨即像只兔子一樣跑了.

"不准再!"軒轅緋臉色鐵青,威脅溥公公.

"還什麼?"容楚一挑劍眉,眼底掠過詭笑,"是不是還用死尸的肉做菜?"

"王爺英明!"

溥公公眼睛都笑彎了,"今早黑風騎在後廚發現一個冰窖,地窖里死尸堆積成山,很多都已經成了骨架,那些肉……"

"溥子,你給我閉嘴,嘔!"軒轅緋再次被勾起沉痛回憶,頓時扶著牆嘔得都快要抽筋了.

"怎麼吐成這樣?你又沒吃那些肉!"沐凝雖然也覺得惡心,但她還不至于到嘔吐的地步.

誰知道沐凝這麼一,剛剛還只是在嘔吐的軒轅緋立馬神色大變,幾乎是驚恐萬狀.

"吱吱吱!"土豪大人不知道從哪冒出來,指著臉色鐵青,翻著眼白,差不多快要吐的昏厥過去的軒轅緋,呲著大門板牙一邊捶地一邊狂笑.

"笑笑笑,狐狸,你不也吃了那肉干,你笑毛笑?"軒轅緋吐出一口膽汁,氣憤地指著土豪大人罵道.

"吱?"土豪大人聞一愣.

"哈哈哈!"這下換軒轅緋叉腰狂笑了,"你也吃了死尸肉做的菜,啊哈哈哈!"

"嘔!"土豪大人偷偷瞥容楚一眼,然後突然臉露驚恐,嘴巴越鼓越大.

隨即轉身"咚咚咚"狂奔而去,趴在地上就是一陣狂吐.

只是大人它一邊吐還一邊拿眼睛睃沐凝.

"不是告訴你們,那肉不對勁,叫你們別吃的嗎?"沐凝這回可是全都明白了,感軒轅緋與容雨晴她們都是因為吃了暴風寨的死尸肉大餐才狂吐不止啊!

沐凝不由搖頭歎氣.

"嚶嚶嚶!"軒轅緋只要一想起這兩天她吃的肉都是從死尸身上剃下來的,就忍不住又想吐.

天啦,她已經吐了整整幾個時辰了!再吐下去她就要見閻王爺了!

"那個青玉丸給她一粒吧!"沐凝見軒轅緋都快虛脫了,她實在看不過去.

她扯了扯容楚衣,道.

"很貴的!"容楚瞪沐凝.

"好嘛!"沐凝定定看著他,嘟了嘴撒嬌.

"你也含一粒!"容楚無奈地歎氣,他先取出一顆讓沐凝含在嘴里.

沐凝眨了眨眼睛,故意舔了他指尖一下.

容楚眼睫一顫,面上的寒霜這才淡去.

"這個含在嘴里!"容楚看都不看軒轅緋一眼,直接將青玉丸扔給她.

"啊,王爺,你有這種好東西也不早拿出來!"軒轅緋剛將青玉丸塞嘴里,立刻感覺惡心感覺不見了,並且渾身舒爽.

土豪大人聞訊連忙狂奔回來,虛弱地蹲在容楚面前,作出一臉痛苦表張大嘴.

容楚卻理都不理它,直接攬著沐凝走了.

土豪大人可憐兮兮看著沐凝,沐凝斜了它一眼,也懶得搭理這只猥瑣的肥狐狸.

她可是清楚的很,這只肥狐狸都能吃從死尸腦子里挖出的花蠱,它怎麼可能會因為吃過一點腐肉就吐?

這都成精了的肥狐狸還不是故意裝出來的樣子,想騙糖丸吃.

"不進去嗎?"沐凝見容楚是帶著她往外走,于是問道.

"你想進去看死尸肉做菜?還是看滿屋子的人狂吐?"容楚挑眉.

"還是不要進去了!"沐凝連忙搖頭,拉著容楚就往外走.

她光聽軒轅緋就覺得有些受不了,她才不要進去找虐!

"我們去山谷!"容楚握著沐凝手,他微微一笑,"你就一點都不關心你的那個綠眼睛跟班?"

"吱吱吱!"剛剛沒騙到糖丸,還被徹底無視,正在那悵然的土豪大人一聽主子提及綠眼睛,眼睛一亮,連忙呲著大門牙牙舉爪子跑過來.

強烈表示,阿凝的綠眼睛跟班在此!

容楚睇一臉諂媚的土豪大人一眼,旋即抱了沐凝上馬.

上篇:258 之一字     下篇:260 你是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