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0 你是我爹  
   
260 你是我爹

"不是去山谷嗎?這怎麼往城里去?"沐凝見容楚所走的方向不對,不由扭頭問道.

"先去取個東西!"容楚微笑道.

"什麼?"沐凝問.

"去了你就知道了!"容楚卻賣起了關子.

沐凝只得忍著好奇心,兩人就這麼一路打著馬慢騰騰行來.

只是這一路都是荒涼一片,野草叢生.

"冀州的災禍發生究竟多久了?"沐凝忍不住問道.

"你如果是指天災,那從二月時就是連月大雪,如果你指**,那要更早,至于這尸災,不過半月余."容楚淡聲道.

"為什麼朝廷沒有派人來?"沐凝看著這路兩旁及膝深的荒草,她有一種行走在鬼蜮的感覺.

"朝廷一直都在派人過來,賑災銀兩投入幾乎占了國庫的十之一二."容楚的聲音漸漸冷了下來.

"那為什麼還會變成現在的樣子?"沐凝驚訝道.

"貪墨成風!"容楚道.

"你不管嗎?"沐凝嚯得扭頭,一臉難以置信.

"怎麼管?"

容楚冷笑,"冀州官員全是太後一脈,與皇帝息息相關,太後一直對本王忌諱,冀州的事本王也是向來不插手,沒想到,他們竟然就選在了這里動手!"

"可是……"沐凝皺眉,她是不懂那些朝堂中的帝王權術,勾心斗角.

但是她覺得,不管容楚與皇帝,與太後之間有怎樣的矛盾,他都不應該對冀州的生靈塗炭坐視不理!

"笨鳥,你不明白……"

容楚似乎看出沐凝心中所想,他歎了口氣,突然道,"你看我表面上確實位高權重,大乾的攝政王,哼,多少人幾輩子渴求不到的崇高地位,但是,實際上,我從被父皇認回的那一天開始,就已經萬劫不複!"

容楚到這,忽然頓了頓,沐凝扭頭看他,卻見他那對漂亮的鳳眸里布滿了讓人無法看清的暗芒.

"阿凝,永遠都不要離開我好嗎?"容楚沒有再繼續下去,他伏在沐凝耳邊,閉著眼睛,將她緊緊環在懷里.

"皇帝在你身上下毒,是不是就是怕你成為他的威脅?"沐凝抓住了容楚大手,十指交握,另一只手撫上他臉頰.

她低聲問.

她當然不會忘記他毒發時那樣的可怖景與他所忍受的痛苦.

當時她也恨那老皇帝怎麼那麼狠心,竟然對同胞的兄弟下此毒手!

但她卻從沒想過容楚會有這樣的想法.

聽他話里的意思,他似乎也有著很多的無奈.

"答應我,不要離開我!"容楚並沒有回答沐凝的話.

他勾起沐凝下巴,定定看著她,似在等著她的答複.

"嗯!"面對這樣的他,沐凝只能點頭,"好!"

"不准騙我!"容楚抱緊沐凝.

"騙你是狗!"沐凝嘟嘴,眸中漾著溫暖笑意.

容楚也笑了,他*溺地捏了捏沐凝鼻子.

"等我處理完這里的事,我們盡快回帝都."

"回帝都嗎?"沐凝聞,眼神閃了閃,有些心不在焉.

"回去後,我就遣散後院那些女人!一輩子,就只有你一個!"容楚在沐凝耳邊呢喃.

沐凝的臉漸漸了,她感覺耳朵都開始發燙.

但沐凝隨即也想起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可是你現在沒中毒了,老皇帝萬一又逼你喝藥怎麼辦?"

容楚一挑劍眉,他意味深長地睇沐凝一眼,隨即慢吞吞道,"他讓我喝的是不舉藥,讓我喪失男人能力的,這個,不正如你所希望的嗎?"

"喂,你別胡!我什麼時候希望你喪失男人能力了?"沐凝被容楚的話惱到,她沉了眼眸,怒瞪他.

"怎麼沒有!?"容楚一臉惆悵,"每次我想要你的時候你都推三阻四,而且你一直就在嘲笑我第一次秒了的事!"

"老妖怪你他麼一天不調,戲我你會死啊!"沐凝嘴都差點被氣歪了.

她憤怒地一拳打在容楚胸口,她就知道這妖孽最會得寸進尺了!

"一天看不到你我真的會死哎!"容楚笑嘻嘻握住沐凝拳頭,放到唇邊親了親.

"那你就去死好了!"沐凝縮回手,她真是懶得再搭理容楚了.

"你這沒良心的,我死了你可就是*了!"

容楚翹著蘭花指點了點沐凝腦袋,一臉怨男的表,"你你再上哪找本王這樣俊美無雙,上得廳堂入得閨房,什麼都能滿足你的好夫君了?"

沐凝眼角嘴角頓時一陣猛抽,她臉已經完全黑了.

"吱吱!"一直縮在踏風頭上的土豪大人也是被自家主子臭不要臉的自吹自擂給惡心得抖了三抖.

"怎麼,你有意見?"容楚揪了土豪大人的大耳朵,沉著臉問道.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忙狠搖大腦袋,然後一臉諂媚抱著容楚的手就連"mua~"幾大口,再用大人它毛茸茸的大腦袋使勁蹭.

沐凝忍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她是真的對這一人一狐兩只臭不要臉的無語了.

"笨鳥,你這是什麼表?"容楚見沐凝氣呼呼在一旁不吭聲,他垂眸看她.

沐凝瞥一眼容楚,眼珠子一轉,她勾唇,突然就沖他綻放了笑顏,"皇叔哥哥,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問吧!"容楚沒錯過沐凝眼底那一抹狡黠,他知道她肯定不會什麼好話.

但他又確實好奇她會問什麼.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沐凝伸手揪住容楚的衣襟,大眼睛眨啊眨的.

"什麼?"容楚挑眉.

"吱吱吱!"就連土豪大人也好奇阿凝會問什麼,正目光炯炯盯著她.

"你今年到底多大了啊?"沐凝彎著眼睫,笑米米問道.

"……"容楚聞,面皮就是一僵.

"我瞧你的樣子,沒有四十也得三十五六了吧!"

沐凝故意摸著下巴,掰著容楚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俊臉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後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笨鳥,爺哪里像四十歲了?爺明明才二十七歲!"容楚這回是被沐凝徹底激怒了,他抓住她兩只手,氣惱道.

"才二十七歲?老妖怪你好不要臉啊,你都比我大十一歲了哎,再多個兩三歲,你都可以當我爹了!"沐凝目瞪口呆.

其實她看容楚的年紀頂多就二十出頭,沒辦法,這厮皮相實在太好,讓人根本就猜不到他年齡.

她都沒想到,他竟然有二十七歲了,難怪之前一直遮著掩著不告訴她.

他是怕她嘲笑他還是嫌棄他?

"爹你個頭!"

這下換容楚生氣了,他一指頭敲在沐凝腦門上,一臉的氣急敗壞,"你見過哪個爹和女兒親嘴?你見過哪個爹還和女兒睡一起的?"

"見過啊,在我們那地方,很多干爹就干這樣的事!"沐凝理所當然道.

"那你是不是也想認老子當干爹啊?"容楚都快要被氣瘋了,他狠狠瞪著沐凝.

"還是不要了!你做我相公就好了!"沐凝陪著心,趕緊搖頭.

看大妖孽的臉色就知道他在生氣,就算借她幾個膽,她也不敢在這時候去碰他的逆鱗啊.

認他做干爹,這不是找死嗎!?

"算你還沒蠢到家!"容楚聽沐凝喚得那一聲相公,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

"相公!相公!相公!"沐凝雙手環住容楚勁瘦的腰,她的臉也在他胸口蹭啊蹭,一副討好的模樣.

"笨鳥,"容楚猶豫了一會,還是問道,"你是不是嫌我老?"

"是啊!"沐凝忍不住笑出聲來.

容楚的臉色立刻就黑了.

"不過我就是喜歡你老啊!"沐凝捧著容楚俊臉,"吧唧"一口親了上去.

"真的?"容楚問.

"當然了,你是我的老妖怪嘛!"沐凝又是"吧唧"一口親在了容楚另一邊臉頰上.

"好難聽!"容楚顰眉,有些不滿地捏了捏沐凝臉蛋,"叫楚哥哥!"

上篇:259 綠眼睛跟班     下篇:261 除了你,我一無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