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1 除了你,我一無所有  
   
261 除了你,我一無所有

"楚——"

沐凝靠在容楚懷里,她仰頭看著他,眼睛亮閃閃的,她故意拖長了尾音,漂亮的唇角勾著狡黠的笑.

容楚的眼睛也亮了起來,他目光灼灼盯著沐凝,等著她叫他心心念念的那三個字.

"楚——爹爹!"誰知道沐凝尾音拖了半天,不是叫哥哥,反倒是冒出爹爹這麼個雷人的稱呼.

容楚剛剛綻開一半的笑臉頓時就這麼僵在了臉上.

他嘴角眼角一齊狂抽,眼中瞬間沉了狂暴的風雨,那臉色也立即黑如子夜.

"笨!鳥!"容楚幾乎是在咬牙切齒,後槽牙都磨得"嘎吱"響.

"啊哈哈,不准動手,哎呀,你別撓我,我不了不了……"沐凝知道容大妖孽生氣了,她以為他會罵她,但沒想到他竟然撓她.

現在兩人在馬上,她連躲都沒地方躲,只能拼命往容楚懷里鑽,試圖躲過他的魔爪.

"笨鳥,你是想氣死我嗎?"容楚見沐凝往他身上貼,他伸手推她,誰知沐凝死死抱著他腰,他又怕太用力會傷到她.

但是他實在是被她氣得狠了,于是容楚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勾起沐凝下巴就狠狠親了下去.

一邊親他還一邊罵,"敢叫老子爹,老子今天就讓你看看老子是不是你爹!"

"這還能證明?"沐凝目瞪口呆,頭暈目眩中,她抽空問了一句.

"你呢?"容楚不懷好意盯著沐凝,眼底閃耀著餓狼似的精芒.

"喂,你別亂來哦!"沐凝感覺自己似乎明白了點什麼,她頓時嚇得花容失色,死死抱緊容楚勁腰,什麼也不撒手.

"我亂來?哼,不是叫我爹嗎?爹這是要好好疼愛你這個乖女兒啊!"容楚恨恨磨牙道.

"沒有沒有啦!你是阿凝的楚哥哥,好哥哥好哥哥!"沐凝哪敢接容楚的話.

她可是很清楚這貨是完全沒有節操的,他的出就能做得到!

如果今天真在大白天被他在馬上……

那她完全可以一頭撞死了!

"到底是爹還是哥哥?"容楚眯眼,危險問道.

"哥哥!"沐凝連忙彎了大眼,也學著土豪大人的狗腿模樣,在容楚俊臉上不停"mua~mua~mua~".

"哼!"容楚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許,他傲嬌地一抬下巴,眼神睥睨,"還嫌不嫌爺老了?"

"一點都不老!"沐凝真誠道,"嫩的都能掐出水來!"

"再叫一聲聽聽!"容楚眼皮跳了跳,他睇沐凝.

"楚哥哥!"沐凝環住容楚脖子,望著他眼睛,甜甜喚道.

"這還差不多!"容楚臉色終于放晴.

沐凝不由松了口氣,但同時她心里又郁悶起來.

尼瑪,為毛每次她和大妖孽交手都是以她大敗收場?

"以後只准叫我楚哥哥!聽到了沒有?"容楚揪了揪沐凝臉蛋,威脅道.

"聽到了,老妖怪!"沐凝一把拍開他大手,嘟了嘴囁嚅道.

"什麼?"容楚鳳眼一眯,冷冷問道.

"楚哥哥!"沐凝立即咧嘴,笑得見牙不見眼.

"再讓我聽到你就等著三天……哼哼!"容楚冷笑.

"不要臉!"沐凝脹了臉,啐了容楚一口.

"本王怎麼又不要臉了?"

容楚聞卻一挑劍眉,一臉*的笑,"笨鳥,你想到哪去了?本王是要綁你在本王身邊三天,你以為什麼?"

"……"沐凝狠狠瞪容楚,嘴巴都鼓了起來,她憋得實在氣悶.

他麼的,又被容大妖孽擺了一道,真是討厭死了!

沐凝扭過頭去,決定今天一天都不再理容楚這臭不要臉的了.

不過,當沐凝轉過身的時候,她突然發現土豪大人正蹲在踏風頭上掰爪子.

"你在干什麼?"沐凝莫名其妙問道,她怎麼看土豪大人那模樣,像是在數數?

"吱吱吱!"土豪大人剛掰完左爪,被沐凝一打岔,頓時一臉呆滯地翻了眼睛,嘴巴張了張,它又重新開始掰右爪.

沐凝還沒弄明白土豪這貨是在發什麼瘋.

她身後的容楚倒是黑了臉,一指頭點在了土豪大人毛茸茸的大腦袋上,"你個王八蛋,數都數不全,還敢來算爺的年紀!"

"吱!"土豪大人被容楚一指頭差點從踏風頭上點下去,它茫然地看了眼容楚,似乎沒弄明白主子為何要生氣.

大人它不就是看主子和阿凝吵的熱火朝天,所以一時好奇主子嘴里的二十七歲到底是多大,才掰爪子數數的嗎?

"不准再提老子的年紀!"容楚氣急敗壞道.

"吱吱吱!"土豪大人趕緊縮起腦袋,攏了爪子,眼皮都耷拉了,那是一動也不敢再動了.

"噗!"沐凝卻是實在忍不住笑出聲來.感土豪這貨是在計算它家主子的年紀呀!

她總算發現大妖孽一根軟肋了,那就是他的年紀!

可是她就不明白了,男人嘛,三十而立,他二十七歲也正當盛年,他干嘛那麼忌諱談及他歲數!

其實容楚也很郁悶,他一個大男人,雖然塗脂抹粉,但那也是為了掩飾身份,只是一個表象而已.

起年紀,他也就是在遇到這只笨鳥以後才十分忌諱被談起的.

因為他總覺得她與眾不同,他擔心他比她大那麼多,她會嫌棄他!

唉,看來他所料不差,她果然就是嫌棄他了!

沉默間,兩人已經進了冀州城.

大白天的,城內卻是靜悄悄的,連風聲都聽不見.

更別提有人了,甚至連死尸的影子都沒再見到.

容楚帶著沐凝,一路沿著蕭索髒亂的大街朝前走去,最後停在了官衙前.

"你在這等我,別亂跑,我去去就回!"容楚囑咐了一句,見沐凝點頭,他這才踏過冀州府衙那道破敗的大門進去.

沐凝目送著容楚身影消失,她看看四周的荒涼與寂靜,突然就覺得緊張起來.

剛剛容楚一直在她身邊,她還沒覺得這座空蕩蕩的冀州城有什麼讓人恐怖的地方.

然而此刻,當她孤零零站在這里,周圍聽不到一絲風聲,萬籟俱寂,好像身在死境一般.

沐凝感覺自己的心都狠狠糾在了一起.

而且容楚一走,土豪大人也跟著不知閃哪去了.

沐凝咬緊了唇,總覺得陰暗的角落里,有很多雙眼睛正盯著她.

連沐凝自己都沒注意到,從容楚離開,她的眼睛就始終緊緊盯著府衙大門.

也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只是短短的一炷香時間.

當沐凝終于看到容楚身影出現在府衙大門前時,她眼睛頓時猛然亮起,松了口氣的同時,她飛奔而去,一頭就紮進了容楚懷中.

沐凝緊緊抱著容楚腰身,將臉貼在他胸膛,只有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她才會覺得安心.

此刻,她竟是覺得有劫後重生之感.

"一個人害怕了?"容楚見沐凝如此急迫地沖過來,他先是訝異挑眉.

隨即雙臂環繞,抱住沐凝,他的聲音也溫柔了下去.

沐凝沒有回答,半晌,她才松開環在容楚腰上的手,抬眸問道,"東西拿到了?"

"嗯,在這了,走吧!"容楚揚揚手中的布包,握住沐凝手,朝前走去.

踏風也迎了過來.

"吱吱吱!"消失良久的土豪大人的聲音突然從對面巷子里傳來.

不過沐凝首先看到的卻不是土豪大人,而是一只動作蹣跚的死尸.

而土豪大人那肥球似的身影則是跟著出現在那只死尸身後.

沐凝一看之下,不由驚訝地挑眉,她怎麼感覺土豪大人這是在趕尸?

"吱吱吱!"土豪大人將那只死尸趕出來後,就跳到了踏風頭上,然後看著容楚,似乎是在向他稟報.

沐凝望向容楚.

"它這只死尸是活的!"容楚眯了眼睛,眼底一霎閃過精光.

"死尸是活的?"有那麼一瞬,沐凝沒能理解容楚得話是什麼意思.

既然是死尸,又怎麼還能是活的?

此時,容楚已經走過去查看起那只死尸的況.

"吱吱吱!"土豪大人指指死尸的眼睛.

沐凝也看過去,這才發現這只死尸的眼珠子並沒有變色,除了呆滯一點,渾濁一點,並不是死尸那種血色.

而且這具死尸臉上也沒有尸斑,被土豪大人趕出來後,也就傻愣愣站在那,並沒有攻擊.

"笨鳥,拿你的血試試!"容楚凝眉沉思半晌,突然扭頭對沐凝道.

沐凝也沒猶豫,伸出食指,就要咬.

"我來!"容楚攔住沐凝,他只是用金針在她指尖輕輕一戳,擠出一滴鮮血,他用針挑了,彈進那死尸的嘴里.

沐凝緊張地看著那死尸嗒了嘴,將血吞下,然後便見它臉上的鐵青色正緩緩褪去.

"有效果了?"沐凝驚喜道.

容楚卻拉著沐凝極速退後,也就在此刻,沐凝只見那只死尸突然倒地,並且大口大口地嘔吐起來.

它吐出的還都是黑色的髒東西,不多時,一只長有許多觸角的花蠱從黑色汙血中爬了出來.

不等土豪大人沖上去,容楚已經彈出指風,一下將那花蠱擊成了齏粉.

"你看,它怎麼了?"沐凝原以為吐出花蠱,那只死尸定然就能康複.

然而,當她看到那只死尸在抽搐了幾下就挺直了身子不動後,沐凝不由凝了眼.

"花蠱吃光了他腦髓,就算逼出花蠱他也活不了!"容楚沉聲道.

靜了靜,他道,"走吧!"

沐凝點點頭,默不作聲由容楚抱上了馬.

她忽然覺得心里很難受.

先前看到那些會動會殺人的死尸時,她只覺得驚懼,覺得那些都是怪物.

但此刻,當她真切地看到這具原本還有呼吸的死尸倒在面前,徹底死去,她心里只覺得悲涼一片.

究竟是什麼樣的仇恨,竟然讓那些人喪心病狂至此,罔顧平民百姓的性命,做出這樣駭人聽聞的事?

"在有些人眼里,只有他們自己的命才是最值錢的!"容楚似乎看出沐凝心中所想,他雙臂環她在懷,聲音漠然如那嶺上寒霜.

"你會殺了夙墨嗎?"靜默中,沐凝突然問道.

"你覺得他該不該死?"容楚不答反問.

沐凝低著頭,陷入沉默.

這一路,兩人都沒有話,就連土豪大人也耷拉著大耳朵,蔫蔫的樣子.

當日上中天的時候,沐凝與容楚終于抵達了昨晚那一處山谷.

白日里再看,沐凝發現昨晚所見的瘴氣都已消失不見,太陽光亮閃閃直射入山谷里,靜悄悄的.

"為什麼這里有那麼多大坑?"沐凝想起昨夜所見,她扭頭問容楚.

"冀州毗鄰南疆,當初南疆動,亂時,我曾帶兵征戰,這里,是萬人坑!"容楚淡聲道.

"萬,萬人坑?"沐凝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那尸骨呢?"

"一把火都燒了!"容楚眼中驟然現出蒼涼神色,他眼神一霎飄遠,似是落在了那已成久遠的過往.

沐凝感覺到他身上的冷意,她抬眸看他,卻被出現在他臉上的那種極少見到的悲涼所震撼.

她雖然沒有親身經曆過,但她卻能想像出當初那一場血戰該是有多麼血腥殘忍.

而且沐凝發現容楚此時看那山谷的眼神里似是也含了一絲敬畏.

想必當時墜入這萬人坑的不但有那些叛軍,也有他手下的將士吧……

靜靜的,沐凝握住了容楚緊握馬缰繩的大手.

容楚收回眼神,他看著沐凝清澈乾淨的眼睛,好看的唇角微微彎起弧度,他將臉埋在她頸窩,低聲道,"阿凝,答應我,不要離開我!"

沐凝聞不由一怔,才短短的兩天時間,這已經是容楚第三次跟她不要離開他了.

他真的很怕她會離開?

"笨鳥,在這個世上,除了你,我已一無所有!"容楚用鼻尖磨蹭著沐凝頸部,他口中的熱氣燙的她輕顫.

沐凝對這句話也並不陌生,那一晚容楚追來冀州,在他們密不可分的那一時刻,他也在她耳邊過這句話.

"這世間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過眼云煙,我只要你在我身邊,只有與你在一起,我才能感覺到自己還活著.如果沒有你……爭這天下還有什麼意義?"容楚的聲音有些嘶啞.

沐凝的心卻因為他的話狠狠震動起來.

但心頭隨即而來的針紮般的疼痛又讓她猛地蹙緊了眉心.

容楚感覺到沐凝身體驟然變得僵硬,他扳過她肩膀,定定看著她眼睛,"怎麼了?"

沐凝搖搖頭,"沒事!"

容楚剛想話,就在此時,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驟然升起煙火.

沐凝與容楚同時抬頭去看,卻見煙火落下的瞬間,那四個方向竟然同時燃起了大火.

"怎麼回事?"沐凝眼中露出震驚.

"燒了那些桑羅花!"容楚眸中一瞬迸出冷意,他也不多,而是抱沐凝下馬,大步朝山谷內走去.

上篇:260 你是我爹     下篇:262 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