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2 匪夷所思  
   
262 匪夷所思

"王爺!"葉冰已然等在山谷入口處,見到容楚,他恭敬行禮.

"墨蘇在哪?"容楚問道.

"在山坡!"葉冰道,他見容楚要過去,眸光一閃,又加了一句,"王爺,那個墨蘇有點怪!"

"怎麼?"容楚頓住,他側眸,鳳眸里冷光閃爍.

"他好像……會妖術!"葉冰那張面癱臉糾結半晌,突然冒出妖術兩個字來.

容楚聞不由挑眉.

"夙墨會妖術?什麼妖術?"沐凝也訝異地瞪大眼睛.

她覺得事變得越來越匪夷所思了.

"就是……靠近他會看到死去的人!"葉冰知道自家王爺向來不信鬼神之,也禁止手下談論,但這件事實在詭異,他必須得提醒王爺.

"你親眼看到了?"容楚聲音有些冷.

"是!"葉冰低頭,閉了閉眼睛,方才沉聲道,"屬下剛剛,看到了方平!"

彼時,葉冰話音剛落,沐凝就感覺到容楚握著她手的大手猛然一緊.

她抬頭看他,便見他的臉上仿佛蒙了一層冰霜,那對勾魂的鳳眼里好似一霎冰封.

沐凝不由凝眉,這方平是誰,為何容楚聽到這個名字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然而容楚不過沉寂了一瞬,那臉色便已然再次恢複如常,他緊了緊手,淡聲道,"走吧!"

沐凝也沒有多問,她沉默地跟在容楚身後往前走.

"吱吱吱!"蹲在容楚肩上的土豪大人看了眼容楚,好像有什麼話要的樣子.

但此時的容楚身上卻散發著絕然的冰冷,他誰也沒看,只是雙目凜然直視.

在他眼中,有讓人膽寒的凜冽殺氣.

土豪大人縮了縮脖子,十分識相地閉了嘴.

昨夜來的匆忙,而且月色不明,谷內瘴氣又重,所以沐凝並沒有看清這山谷的地貌.

然而今天再看,沐凝心中卻立即升起了不寒而栗的感覺.

因為剛入谷,她就發現這里竟然寸草不生,除了那一處山坡上有幾棵樹,谷內所覆蓋的全是光禿禿的石頭.

此刻,沐凝一眼便看到迎面一個巨大的石坑,深有三丈許,坑壁光滑如仞,而坑里,則是堆著層層疊疊數千只死尸.

"都死了?"容楚站在坑邊往下看.

坑里的死尸動也不動,一股尸體腐爛的味道充斥在空氣中.

一旁的黑風騎將軍向容楚稟報,"回王爺,屬下已經檢查過,都死透了."

"王爺,這些死尸確實很畏懼陽光,不過它們死透還是剛剛的事."葉冰在旁邊補充道.

"是不是燒了那些桑羅花的緣故?"沐凝扯了扯容楚的子,她看他臉色不對,總覺得有些心慌.

一心慌,她就想聽聽他的聲音.

容楚似是察覺到沐凝關切的眼神.

他回眸,在看到她清麗臉的刹那,他目中冰雪一霎消融,代之以溫和的暖意.

容楚伸手,撫上沐凝臉頰,他點頭,解釋道,"那些花蠱是桑羅孕育而出,花對于蠱就如同載體,而這些死尸則是宿主,現在載體被毀,花蠱在陽光下只會枯萎,所以……"

沐凝握住容楚的手,她定定凝望他,雖然她很想知道讓他心變化的方平是誰.

但她也知道,他如果不願,她若貿然問起反而不好.

"方平是我曾經的副將!"

容楚卻好像看出沐凝心中所想,他靜靜看著那巨大的深坑,聲音都有些喑啞,"那一次戰役,我被人出賣,是他引敵軍入谷……"

"別了!"沐凝一把捂住容楚的嘴,她眼中露出心疼.

她已然明白,容楚口中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于當時的況來,曾經是怎樣的驚心動魄.

那方平拼出他自己的命救了容楚,所以,他對容楚有救命之恩.

可是,葉冰卻剛剛看到他了……

"我沒事,別擔心!"

容楚抓住沐凝的手,握在了手心里,他看著她的眼睛,溫柔一笑,"和我一起麼?"

"嗯!"沐凝點頭.

今天的容楚展露出與他平時性格完全迥異的一面,他的哀傷讓沐凝感覺心頭微痛.

兩人並肩朝那邊山坡走去,葉冰等人沉默地跟在後邊.

"王爺,心!"剛到山坡下,葉冰連忙出提醒.

容楚停下,他抬眸看向四周,劍眉微微蹙起.

"真沒看出來,這墨蘇倒是本事不,竟然破了本王的陣法!"容楚唇角噙了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眯眸,眼角有精光掠過.

"葉冰,昨晚那些眼珠會動的厲害死尸呢?也死了嗎?"沐凝扭頭問葉冰.

"沒有,墨蘇身邊現在還有幾十只."葉冰恭敬道.

"王爺,這些死尸為什麼不死?"沐凝奇怪道.

照他所,燒了花蠱,那些花蠱沒了載體,就像是失了水的植物,在陽光暴曬下只會枯萎而死.

可是為什麼這些厲害一點的死尸卻仍然行動自如?

"如果本王猜的不錯,這些花蠱的載體已經不是桑羅花,而是——"容楚忽然微微一笑,眼神淡淡掠向山坡之上.

"恭王殿下果然才智過人,在下真是佩服!"

容楚話未完,眾人便聽山坡上傳來一道忽遠忽近的聲音.

是昨晚那個指揮尸群的黑衣斗篷.

隨即,那黑衣斗篷與墨蘇的身影同時出現,在他們身周,還跟著數十只高階死尸.

沐凝一眼就看向夙墨,昨晚他的斗篷被容楚一劍劈裂,今天只著一身緊身黑衣,那張臉便完全暴露在外.

白天再見,她只覺得夙墨那張本該稱得上俊美的臉,此刻竟然看起來無比的陰沉.

就連他原本純淨的綠眸都布了一層濃濃的陰戾.

"夙墨!"沐凝忍不住低低叫了一聲.

然而此時,夙墨的眼睛卻只在沐凝身上一掠而過,像是刻意躲避了沐凝的視線.

他只死死盯著容楚,眼底迸出刻骨的恨意.

"笨鳥,眼睛往哪看呢?"容楚見沐凝從夙墨出現時起,就一直盯著不錯眼,他心里頓時有些酸溜溜的不舒服.

"啊?"沐凝覺得她無法理解夙墨的變化,她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當初*樓外,那個躲在她身後尋求庇護臉上纏滿白布條的少年身上.

所以她的心思有些恍惚,一時沒聽見容楚的話.

"啊什麼啊?"容楚當即怒目,他一指頭敲在沐凝腦門上,沒好氣道,"剛才跟你怎麼的,這麼快就忘了?不准看別的男人!"

"你剛剛了嗎?"沐凝摸了摸被容楚敲過的地方,迷惑道,"我怎麼不記得?"

"因為你是笨鳥!"容楚俊臉一沉,他又揪了揪沐凝臉蛋,"本王的你記住沒有,不准看本王以外別的男人!只要是男的都不准看!"

"如果看了又怎樣?"沐凝一巴掌拍掉容楚的手,黛眉一挑,斜了他一眼,一臉挑釁地表.

"怎樣?"容楚陰森森一笑,做了個手勢,"那本王就閹了他!"

沐凝臉一僵,待到反應過來容楚了什麼,她頓時嘴角眼角齊抽.

沐凝簡直已經無語了,她狠狠地朝天翻了個白眼,她剛剛就不應該心疼大妖孽!

這厮實在太可惡了,這時候竟然還有心這樣的話!

真是讓人受不了!

也就是在沐凝翻白眼的時候,她眼神不心掃到了一直蹲容楚肩頭的土豪大人.

"吱!"土豪大人頓時就發出一道驚恐叫聲.

只見大人它兩條後腿迅速並在了一起,一只前爪羞澀地捂住雪白的肚子下面某一點,另一只爪子則是塞在嘴里.

那對靈動的綠眼睛幾乎是驚慌失措地盯著容楚.

同時土豪大人心里還在哀嚎:完了完了,剛剛阿凝看大人了,主子一定要吃大人醋了,這下大人的丁丁保不住了!

"蠢狐狸,本王會吃你的醋!?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容楚嘴角一頓猛抽,他氣得一指頭點在土豪大人大腦袋上.

沐凝忍不住扶額,心里感歎,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物!

這兩貨還真是同樣的下,流!

"容楚,都這種時候了,你竟然還有心在這和女人打罵俏?"那黑衣斗篷一過來就被無視,他實在是忍不住了,頓時就是一聲冷笑.

而夙墨的眼神也一直陰沉沉落在容楚攬在沐凝纖腰的大手上.

"哦?那阿克先生倒是,現在是什麼時候?"容楚將沐凝往身後一拉,用他的高大擋住她的嬌,爾後,他笑吟吟問道.

"哼,你死到臨頭,還敢如此囂張!"黑衣斗篷覺得容楚的笑容實在礙眼,他冷哼一聲,隨即揮手做了個手勢.

"吼!"那數十只死尸立即蠢蠢欲動,此起彼伏的吼聲讓人頭皮發麻.

"就憑這些玩意也想取本王的命?嘖嘖嘖……"

容楚搖頭,一臉惋惜地輕歎,他隨即看著夙墨與阿克,眯了眯眼睛,"本王再一遍,本王沒有殺你族人!"

"你,你胡!容楚你敢做不敢認!明明就是你親自帶人屠殺了我全族,我永遠不會忘記!"夙墨聞當即激動起來,他憤怒地瞪著容楚,綠眸里都染了血光.

"夙墨,王爺沒必要騙你,他沒有就是沒有,你不要再執迷不悟,被人利用當槍使了!"沐凝忍不住了,她跳出來就沖著夙墨嚷.

"你和他是夫妻,你當然會幫著他話!可是我親眼所見,怎會有假?"夙墨目眦欲裂,他雙手不停在身側握緊又松開,松開又握緊.

他看向沐凝的眼睛里布了一層極痛的暗光.

"你——你怎麼就不聽勸呢?!"

沐凝急得跺腳,眼眶都了,"他是什麼人,他至于做了不敢認,他至于騙你嗎?就算真是他做的,你以為憑他的本事,還會留下你這個活口嗎?"

雖然沐凝與夙墨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她能看出夙墨的本性並不壞,他有一雙無比純淨的綠眸.

她當時之所以會救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被那雙宛如融了初春綠意的眼眸所打動!

而且夙墨還將他族中至寶掌中劍也給了她.

所以她相信,夙墨絕對不是肚雞腸心性偏執之人.

他一定是被人利用了!

"笨鳥,你給我回來!"

容楚一扯沐凝,又將她扯到身後,他臉上笑容也在這一刻徹底淡去,代之以雪嶺冰峰一般的冷意.

"現在,本王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是要繼續汙蔑本王,還是去查真正的幕後凶手!"他眯眸道.

此時,夙墨也似乎陷入了恍惚,他怔怔看著容楚,綠眸里現出掙紮,"你,真的不是你……"

"少主!別被他蠱惑!"然而那阿克卻在冷笑,"容楚,就算你得再天花亂墜,我們也不會相信你的!"

"夙墨,不要被人利用!"沐凝算是看出來了,那個阿克就怕夙墨此時不動手,他分明就是存心的!

"少主,你也不想想,我們在冀州做下這麼大的禍端,死了這麼多人,就算你信了他們的話,你認為容楚還會放過我們嗎?"阿克見夙墨似乎在動搖,他不由急了,立即大聲呵斥.

夙墨聞頓時渾身一震,他驚懼抬眸,看向沐凝,眼中光芒閃爍,突然現出一抹悲哀,"姐,對不起,我已經……回不去了!"

"不是這樣的——"沐凝搖頭,她想些什麼,可是當她眼眸掃見那數十只死尸時,她臉色亦是猛然一變.

霎時間,沐凝像是被人捏住了喉嚨,她徒然張嘴,竟是一個字也不出來了.

是啊,夙墨他犯了那麼大的事,冀州城十多萬人的性命可都是葬送在他們手上.

這是何等的罪行!

容楚根本就不會放過他的!

沐凝抿嘴,她看向容楚,只見他面色沉凝,看不出喜怒.

只一對鳳眼中精芒閃爍.

她再看夙墨,卻覺得他整個人似乎一瞬委頓下去,就連他眼睛里的光彩都暗淡了.

沐凝知道,夙墨一定是想到了什麼.

可是,現在真的一切都遲了呀!

夙墨確實是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其實那些黑衣人殺進他族中之時,他並沒有看清領頭人的模樣,他躲在密道里,眼睜睜看著那些戴面具的黑衣人殺光他族中所有人.

他會認定那人就是容楚,也是聽外出采買回返的阿克提及,再加上那些黑衣人的鐵面具,他才斷定那人就是容楚.

然而今天,他卻覺得自己一直以來所有的認知似乎都錯了.

正如沐凝所,如果那人真的是容楚,他們黑風騎的人不可能發現不了他的!

而且阿克的外出也似乎太過巧合.

夙墨忽然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他咬牙,可是他再睜眼時,卻再次恢複之前冰冷陰戾的模樣.

"不是,你們都在騙我!就是你,是你殺了我全族三百六十五人!今天我要你償命!"他陡然一聲怒吼,隨即揮手.

也不知他做了什麼,沐凝只覺眼前一晃,倏地陷入了一片詭異的黑暗中.

上篇:261 除了你,我一無所有     下篇:263 另一個沐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