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3 另一個沐凝  
   
263 另一個沐凝

沐凝眼前陡然陷入一片黑暗,猝不及防之下,她忍不住驚叫,揮手就往眼前摸索而去.

可是眼前什麼都沒有,觸目所見,全是徹底的暗黑,連她揮出去的手指都看不到.

沐凝頓時慌了,她心里的恐懼也在寸寸蔓延.

"笨鳥,別慌,我在這!"容楚的聲音從身側傳來,一霎安定了沐凝慌亂的心.

"你在哪,我害怕!"沐凝扭頭四顧,尋找著容楚身影,她聲音里都帶了哭腔.

她從就怕黑,尤其是對這種幽閉的黑暗,如果一個人待下去,她怕自己會崩潰.

"別怕!"容楚此時已然循著沐凝聲音的方向找來,他摸到她肩膀,修長有力的大手隨即撫上她冰冷臉頰.

他緊緊攬沐凝入懷,大手掌在她腦後,"我在這!別怕!別怕!"

"這是怎麼回事?真的是夙墨的妖術嗎?"沐凝聽著容楚強有力的心跳聲,臉色這才好看一些.

"不知道."然而從來都是學貫古今的容楚竟然也擰了眉心.

他確實是不知道,剛開始時他以為出現了幻覺,可是,如果這是他們的幻覺,又怎麼可能他與沐凝兩人同時陷入黑暗.

而且這里除了黑暗,什麼都沒有,他不知道那夙墨到底搞什麼鬼.

可是若這不是幻覺,又是什麼?

此時,這一處空間里,無聲亦無光,即使容楚與沐凝緊緊擁在一起,他們都看不到彼此的臉.

可是一直這樣待著也不是辦法,他們必須找到破開這黑暗的辦法.

"阿凝,拿著這個!"容楚忽然往沐凝手里塞了個什麼東西.

沐凝只覺觸手冰涼,她低頭一看,滿目幽光.

容楚給她的竟然是一顆鴿蛋大的夜明珠.

只是平時能照亮一室的明珠此刻卻只散發著微弱似螢火的光.

沐凝必須將明珠舉到容楚面前才能看到他模糊的臉.

"阿凝,我要去探一下虛實,你拿著螢珠,千萬別弄丟,我馬上就回來!有這珠子在,我才能找到你!"容楚似乎是發現了什麼,他劍眉緊蹙朝四周看了看,然後囑咐沐凝.

"我想跟你一起!"沐凝拉著容楚衣,可憐兮兮看著他.

"可能有危險,我不能帶你去,乖乖在這等我好嗎?"容楚輕撫沐凝臉頰,他其實也有些糾結.

但他還是不放心讓沐凝與他一起去探那前方未知的危險.

沐凝也知道容楚所發現的定然是十分危險的事,否則他不可能在明知道她害怕的況下還留她一人在這.

于是,沐凝也只好松開他子,輕聲道,"那你快點回來啊!"

"等我!"容楚抱緊沐凝,在她額頭親了親,他這才轉身離去.

他才走了幾步,沐凝已經看不到他身影.

當四周再次陷入到無邊的黑暗里,沐凝只覺心中的恐慌漸漸如潮水蔓延.

她根本不敢抬頭看,她總覺得周圍的黑暗里潛伏著許多鬼魅的眼睛,讓她有頭皮發麻,後背生寒的感覺.

沐凝只能一直盯著手中那顆明珠,現在也只有那一簇微光才能讓她的心稍稍安甯.

她同時也在期盼著,期盼容楚能在她再眨眼的時候就回來了.

或許,連沐凝自己都沒有發現,如今她對容楚已經是全心的依賴與信賴.

似乎只要他在身邊,她就無所畏懼.

然而也不知是不是看久了出現幻覺,漸漸的,沐凝竟覺得就在那明珠的光暈外,好像有人影閃現.

沐凝的心猛地一跳,有那麼一瞬,她不敢抬眸,生怕自己會看到什麼可怖的鬼影.

可是她越不敢看,心里就越好奇剛剛閃過的那是什麼,如此一來,她心里便開始胡思亂想,越想就越害怕.

沐凝咬緊了唇,她額頭都滲出了冷汗,後背好像有冷風拂過,涼涼的.

"啊!"沐凝最終還是忍不住驚叫著抬頭.

"你——"可是剛一抬頭,沐凝就被眼前所見之人震驚到臉色發青.

"看到我很意外嗎?"對面那人卻是微微一笑,可她雖然在笑,但是她的聲音卻冷得讓人心膽生寒.

"你,你不是死了嗎?"沐凝看著對面那張和她有著一模一樣容貌的清冷少女,她的嘴唇幾乎都要咬破.

"呵,你當然希望我死了!"

那少女冷笑著勾唇,本就極冷的眼眸里仿佛沉了冰棱,狠狠刺向沐凝,"因為只有我死了,你才能占據著我的身體!"

"不,不是這樣的!"沐凝的臉一霎變得雪白如紙,她拼命搖頭,連聲否認,"是你先死了,我才過來的!"

"可是,我錯了嗎?難道你沒有霸占我的身體嗎?!"

少女的聲音更冷了,她一襲白衣飄然,容貌絕美,可是那對沉冷幽暗的眼睛里好似有著兩把刀,在狠狠剜著沐凝的心髒.

"是你!你不但霸占了我的身體,壓制著我的靈魂不讓我蘇醒,而且你還與男人苟合,玷汙了我的身體!"

"不,我沒有霸占,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里!我也沒有與男人苟合!"沐凝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她被少女那一字一句幾欲誅心.

她想反駁,可是她卻悲哀地發現少女所的都是事實.

"你還敢沒有?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蘇醒?你明明就是害怕我蘇醒後你會消失!這樣你就無法與那個男人在一起了!你就是一個無恥的偷,你是偷了我身體的賊!"

少女聲音陡然變得激昂,也愈發冷然,她憤怒地指控著沐凝.

而且她所的一切也全部切中沐凝的要害.

自從鎖魂針全部掉落,往昔的記憶蘇醒,一直以來,沐凝最害怕的就是這具身體的原主會醒來.

尤其是她多次感覺自己思維無法做主,心頭總是彌漫著悲哀的緒.

而且她還能深切地感受到原來沐凝的一切喜怒哀樂,這所有一切的變化都讓她感到恐懼.

她之所以會離開容楚,也正是因為害怕自己會消失.

可是沐凝卻不願承認她是如此的自私,她捂著耳朵,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否認,"不!不是這樣的!我沒有沒有!"

"沒有?那你現在就將身體還給我!"少女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

沐凝聞猛地一怔,她抬眸,蒼白臉上還掛著淚水,她看著對面那張與她一模一樣的臉.

"你本就不屬于這里,為什麼不回你該去的地方呢?將我的身體還給我吧,我一個人在下面好冷……"少女的聲音漸漸弱了下去,她捂著臉,淚水大顆滴落,語氣里已然透著哀求.

這一瞬,沐凝只覺心頭湧上了巨大的悲傷,幾欲將她壓垮,她突然就覺得生無可戀.

"死吧,只要你死了,就能回到你原來的地方,求求你,將我的身體還給我吧!"

少女定定看著沐凝,她將一把匕首遞給沐凝,清冷的聲音里帶著一絲絲蠱惑.

沐凝眼神有些發直,她怔怔地接過那把雪亮的匕首,腦海里好像有道聲音在:死吧,只要將刀子插進心髒,她就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了……

然而,就在沐凝手中匕首即將刺到心髒之時,她眼前倏然閃過一道高大的身影.

那些嬉笑怒罵,甜蜜溫存的時刻也一霎出現在腦海里.

"不,我不想回去了,我,我舍不得……"沐凝突然痛苦地閉上眼睛,匕首脫手而落.

也就是在這一刻,驚變陡生.

只見那本該掉落在地的匕首突然再次懸空浮起,被對面那少女一把抓在了手中.

她陰森地瞪著沐凝,竟然趁沐凝正陷入悲傷緒無法自拔的時候,一刀狠狠刺向她的心口.

這一刀刺下,沐凝根本避無可避,眼看就要斃命當場.

"該死!"千鈞一發之際,容楚一聲厲叱,他彈指,一道勁風襲來,瞬間彈開了那刺向沐凝的一刀.

容楚的身影隨即趕到,他一把拉住沐凝,將她護在臂彎里,一只手則不斷彈出無形勁氣.

他對那與沐凝有著一模一樣面容的少女竟是絲毫不假辭色,招招凌厲.

那少女一看到容楚出現,眼中就已露出懼色.

她連忙收起匕首,也不敢與容楚對上,而是迅速後退了幾步,避開他的指風,一邊竟然還露出一臉的哀戚,她喚道,"楚哥哥,我是阿凝啊,你不認得我了嗎?"

容楚眯眸,冷冷看著少女.

少女試探地往前走了幾步,她將匕首藏在身後,再次嬌聲喚道,"楚哥哥,你不是喜歡我叫你楚哥哥的嗎?"

"哼,就憑你這樣的魑魅,也敢在本王面前賣弄?!"容楚卻絲毫不為所動.

只見他手腕一翻,猛然一掌打中那少女,那少女連叫都沒叫一聲,就已然化為飛灰消失在了黑暗中.

"阿凝,看著我!"容楚垂眸,他勾起沐凝下巴,看著她流滿了淚水的慘白臉,他眼中也染了心痛.

"她來了,要我還她身體,我,我好害怕……我不想還給她,可是……"沐凝眼淚越流越凶,她嘴唇發青,全身都在顫抖.

她不想還回身體,可是這樣一來,她又覺得自己好卑鄙.

她感覺自己像個偷,不但偷了別人的東西,而且還想一輩子占為己有.

那個人得沒錯,她就是一個無恥的賊!

"笨鳥,那是你的幻覺,那個人也不是她!你醒醒!"容楚捧著沐凝臉,微光中,他替她擦去淚水.

他是真的後悔了,剛剛他就不應該將她一個人留在這里.

他根本就沒想到這丫頭的心魔竟然已經這麼深!

想必這一段時間,她一直都是被這件事所折磨.

難怪那一晚她離開時會出那樣的話!

"她找我要身體了,我該怎麼辦?"可是沐凝卻好似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她不停地念叨著這一句,根本就聽不見容楚在些什麼.

"笨鳥,看著我,你聽我!"容楚捧起沐凝臉,他逼她迎上他的目光.

沐凝下意識抬起淚光盈盈的大眼,只是她原本靈動的眼眸此刻卻是空洞洞的,仿佛沒了靈魂.

"那不是她!只是你的幻覺,是你的心魔!"容楚沉聲道.

"她我玷汙了這具身體……"沐凝卻只是拼命搖頭,淚珠如雨滾落.

"你想想看,如果真是她來要回身體,她怎麼會殺你?"

容楚捧著沐凝後腦,逼她抬頭,"她刺穿了你的心髒,這具身體也就活不成了,她如果真想蘇醒,她怎麼會做這樣的事?"

沐凝聞,眼中漸漸有了絲幽光.

"相信我!你根本什麼都沒做錯!你也沒有玷汙這具身體,這本來就是你!我愛你,我們是夫妻,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錯!"

容楚親吻沐凝的額頭,他真怕她會沉浸在心魔里無法自拔.

"我們是夫妻,我也愛你,所以我沒有玷汙……"沐凝垂眸,目中光芒閃爍,她似乎是在自自語.

"你什麼?"容楚沒有聽清沐凝的話,他捧起她臉,心疼地吻去她臉上的淚水.

"楚哥哥……"沐凝突然長歎一聲,她雙手環住容楚勁瘦的腰,將臉靠在了他胸膛,哭的腫的眼眸微微合上.

"嗯,我在這!"容楚抱緊了沐凝,他看著她被淚水打濕的眼睫,心疼地撫上她的臉.

比起方才那魑魅喚他時,他心中的厭惡,沐凝的這一聲"楚哥哥",才讓他的心莫名柔軟.

好半晌,沐凝方才平靜下來,她眼中還有著淚光,卻已不再哽咽.

"走吧!"容楚牽了沐凝的手,他道.

"你找到出去的辦法了?"沐凝問道.

"嗯,這里是術法,但也可以是陣法,我已經找到了陣眼,現在我們就過去."容楚沉聲道.

"嗯!"沐凝全心信任容楚,她沒有任何猶豫,就跟在了他身後.

只是剛走兩步,沐凝忽然又頓住腳,她驚疑道,"土豪大人呢?它不是一直在你肩上的嗎?怎麼進來後卻沒見它?"

容楚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他回眸,看著幽光中沐凝焦急的臉,安慰道,"別擔心,狐狸靈的很,不會有事的."

可是話雖這麼,容楚還是閉上了眼睛.

沐凝知道,容楚與土豪大人訂立了血契,他們心意相通,容楚一定是在感應土豪大人的位置.

果然,不出片刻,容楚已經睜眼,他牽著沐凝,迅速朝左前方走去.

由于這里實在太黑,即使跟著容楚,沐凝還是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得很慢.

"我背你!"容楚直接彎腰背起了沐凝,沐凝也不扭捏,她順從地趴在了他背上.

容楚又往前走了幾步,沐凝突然皺眉,因為她聞見了一股狐狸的臊味.

也不知道容楚做了什麼,沐凝只見容楚腳下正坐著一大一兩只一模一樣的狐狸.

狐狸自然就是萌萌的土豪大人,那只大狐狸——竟然也是土豪大人!

當沐凝看清楚大狐狸的模樣時,她頓時震驚地張大了嘴.

因為她發現那只比土豪大人龐大了數倍的大狐狸竟然完全就是吹了氣球的肥胖版土豪大人!

上篇:262 匪夷所思     下篇:264 夙墨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