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4 夙墨之死  
   
264 夙墨之死

"怎,怎麼有兩只土豪大人?"沐凝驚疑,她正伏在容楚背上,于是就扯了扯容楚.

"噓,看看再!"容楚將沐凝放下,他握住她手,指了指腳下,示意她不要話.

兩人都朝腳下看去,這一看沐凝才發現在土豪大人身邊還擺滿著大大幾十個盤子,全部盛放著土豪大人平時最喜歡的各種珍饈美味.

土豪大人那身板簡直就被淹沒在這些美食里.

沐凝不由訝異挑眉,但隨即她就發現土豪大人好像並不開心.

只見肥狐狸一臉糾結,想伸爪子去夠面前那一盤美味點心,但那爪子伸到半途又頓住,往回縮了縮,眼睛里亦是糾結得不得了.

隨即又好像下定決心,再往前伸.

如此反複幾次,沐凝都看出了一頭黑線,不知道這肥狐狸究竟是在搞什麼鬼.

"看那邊!"容楚此時緊了緊沐凝的手.

沐凝下意識看容楚一眼,隨即轉眸,循著他視線看去.

她眼眸一下子就落在了對面那只比土豪大人大了數十倍的肥胖版土豪大人身上.

她才發現,這大狐狸嘴里還在"吱吱吱"著什麼.

而且大狐狸還是每次專門趕在土豪大人伸爪子想拿東西吃的時候,擠著那張肥得都看不見眼睛的毛毛臉,深沉無比地吱吱兩聲.

然後土豪大人就一臉糾結得也低聲吱吱兩聲,縮回了爪子.

"它們在什麼?"沐凝越看越迷糊.

"還記得狐狸找你要減肥藥嗎?"容楚附在沐凝耳邊,輕聲道.

"嗯!"沐凝點頭,當時她還故意那是含笑半步顛,嚇唬土豪大人,讓這貨連蹦了好幾天呢!

"所以這肥狐狸就是土豪大人的心魔!"容楚笑嘻嘻道,"它告訴土豪大人,再吃就會胖成它那樣!"

沐凝聞聽此,腦門上頓時全黑了.

她眼角抽搐看向還在那一邊想伸爪子,一邊又糾結猛搖頭的土豪大人,實在是想扶額歎息.

她真是沒想到,原來土豪大人怕胖竟然都怕到有心魔了!

真是……讓人無語!

"好了,過來吧!"容楚話間彈出一道指風,那只肥胖版土豪大人一瞬變為飛灰消失不見.

"吱!"土豪大人猛地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但大人它醒來後的第一眼並不是投奔它家主子的懷抱,而是拼命在地上撅著屁,股到處聞.

"它干什麼?"沐凝莫名其妙.

"在找剛剛那些吃的!"容楚嘴角抽了抽.

沐凝再次無語,肥狐狸剛剛還是一副苦大仇深極怕變成肥狐狸的樣子,才過多久,就又忘光光了?

"走!"容楚也不理土豪大人,他再次背起沐凝.

走了幾步,沐凝回頭看,土豪大人還在那聞來嗅去,她叫一聲,"再不走,就留你在這一輩子!"

"吱?"土豪大人一驚之下,兩只大耳朵"唰"一下就豎了起來.

旋即,土豪大人便以不符合它圓滾滾身材的敏捷,迅速跟了上來,矯健地一下子就跳到容楚肩上.

容楚冷冷斜了土豪大人一眼,某大人心肝一跳,連忙狗腿地用大腦袋蹭容楚.

一邊蹭還一邊送上大人它的香吻.

"你幾天不刷牙了?"容楚冷哼一聲,絲毫不領,反倒一臉嫌棄.

土豪大人頓時就癟了嘴.

"mua~"沐凝看著土豪大人那囧樣就覺得好笑,此時她心弦一動,也照著容楚臉頰就親了一口.

容楚霎時眉開眼笑,一看就是非常受用.

土豪大人撓了撓大腦袋,似乎搞不明白.

同樣是親親,為什麼阿凝親主子,主子就高興,大人它親主子,主子竟然嫌大人嘴臭?

難道大人它的嘴真的很臭嗎?

土豪大人綠眼中閃過猶疑,它忍不住窩著兩只爪子在嘴邊,然後猥瑣地哈了一口氣.

隨即大人它就白眼一翻,往後一倒,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

尼瑪,英明神武的大人它竟然差點就被自己的口氣熏死!

"臭狐狸,你再哈氣,爺就將你扔在這不管了."容楚頓時黑了臉.

"吱吱!"土豪大人縮了縮脖子,心地斜眼瞄了下容楚,隨軍.

那是嘴巴緊閉,連呼吸都變得心翼翼.

時間倒回到片刻前.

山谷內,葉冰等人只見夙墨灑出一把黑灰,眾人眼睛一迷,隨即便不見了容楚與沐凝的身影.

葉冰立即拔劍指向夙墨,"立即撤了妖術!"

夙墨冷笑著後退,他一揮手,那數十只厲害死尸當即嘶吼著沖向葉冰等人.

葉冰與黑風騎將士連砍數只死尸,但這些死尸力量驚人,即使葉冰等人都是從沙場上走下的身經百戰的將士,他們也無法同時應付那麼多死尸的攻擊.

但是葉冰他們卻不能退,因為王爺與王妃莫名消失,他們必需找到他們.

"你們都去死吧!容楚,你也去死吧!"阿克見容楚半天也沒出現,心中已知他定然是被術法困住了,他不由猖狂大笑.

夙墨在一旁垂著眼,面上布滿陰戾,他冷冷看著眼前那數十只死尸凶狠屠戮.

"葉統領,死尸太多,快要頂不住了!"那名黑風騎將軍見已有兵士被死尸抓傷,他連忙提醒葉冰.

"先後退!"葉冰也知道他們不能與這些死尸硬抗.

否則王爺還沒找到,倒將他們自己給先交代在這里了.

于是他下令後撤.

但是夙墨與阿克顯然不會就此罷手,他們竟然驅使著那些死尸繼續追擊他們.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夙墨下了必殺的命令,那些死尸全都拼了命地朝葉冰等人身上撲去.

葉冰等人即使武功再高,也抵擋不住一個死尸軍團的攻擊.

眼看他們都已身處險境,就在此刻,一道凌厲的劍氣猛然朝夙墨直射而去,一下就擊落了夙墨手中碧色的笛子.

這一瞬,那些攻擊葉冰等人的死尸頓時像是失去了引領,全都變得焦躁起來.

它們也不再像剛剛那樣猛撲葉冰等人,而是站在原地,像是在等著指令.

這樣一來,葉冰與黑風騎將士立即揮劍,片刻就將這些死尸全部斬掉了頭顱.

當夙墨手中碧玉笛被劍氣震掉之時,他心中已然知道不好.

他迅速抬頭,果然便見容楚自西邊山坡腳下走來.

"你,你怎麼可能破了——"在看到容楚的那一刹那,夙墨驚得臉色都變了.

"這等微末伎倆,也敢在本王面前賣弄?哼,可笑!"容楚嘲諷冷笑.

他手中長劍已然舉起,如覆霜雪的鳳眸冷冷看向夙墨.

"本王已經給過你機會!"容楚冷道,他眼角一霎掠過殺機,"可是你不該連她也牽連在內!"

"我……"夙墨猛地看向跟在容楚身後的沐凝,當他發現她臉色蒼白,明顯虛弱了時,他眼中突然露出了驚懼與悔恨.

"我沒有想害你!"他握緊了雙手,額頭青筋都鼓了出來,他幾乎是沖著沐凝吼道.

"夙墨,我最後再提醒你一句,莫要一錯再錯!"沐凝經曆了陣中一幕,她此刻只覺心力交瘁.

對于夙墨,她也盡于此.

"你再磨嘰下去,或許你真正的仇人就真的要逃走了!"容楚忽然眯了眼睛,冷冷道.

夙墨一驚之下,猛然回眸,便見一直站在他身後的阿克已然朝山坡那頭狂奔而去.

"啊——"夙墨突然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

他也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只弩,一箭就將阿克射趴下了.

夙墨隨即走了過去,他一把掀開阿克的斗篷,伸手就去撕那張熟悉的臉.

當夙墨看到手中果然撕下一張人皮面具,而那個他從沒見過的人卻瞪著一對驚恐的眼睛向他求饒.

"啊——"夙墨目眦欲裂,眼眶里都在往外滴血.

"夙……"沐凝想過去.

"笨鳥,你與土豪大人去谷口等我!"容楚卻一把拉住沐凝,不讓她靠近夙墨.

"可是……"沐凝看向容楚,她咬了咬牙,似乎有些掙紮.

"聽話!"容楚撫了撫沐凝臉頰,他低聲道,"不要讓我為難!"

聞,沐凝的心不禁狠狠一跳,她盯著容楚的眼睛,點漆似的黑眸里浮上了一絲了然.

她知道,容楚這是不想讓她看到那太過血腥的場面.

沐凝一瞬垂眸,她再看向夙墨時,清麗大眼里也染了悲哀.

她雖然與夙墨相處的時間並不長,夙墨在她面前也總算是神神秘秘.

可是她卻一直相信他秉性純良,這一次的禍端,很顯然,是他被人欺騙方才犯下.

可是,不管怎樣,一城的人確實是因他而生靈塗炭.

無論如何,容楚也再容不得他!

沐凝輕輕歎了一聲,她點頭,放開一直緊扯的容楚的衣,轉身朝谷口走去.

就在沐凝轉身的刹那,她聽到夙墨在她身後輕喚,"姐,是夙墨對不起您!"

接著,是"砰砰砰"三聲.

然而沐凝卻始終沒有回頭,腳步也只是頓了頓,她繼續朝前走去.

該的她都已經了,夙墨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也與他的個性有關.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夙墨見沐凝身影飄然遠去,連最後的眼神都不願給他,他猛然咬緊了牙關,滴血的眼底第一次露出了後悔神.

沐凝沒有再關注夙墨的事,她一路穿過那些堆積著無數死尸的大坑,走到谷口,只覺心頭壓抑地難受.

"吱吱吱!"土豪大人發現阿凝不開心,于是從沐凝肩膀跳下來,開始扭肥腰擺肥,臀,跳起了上次沐凝在中州時教它的那支草裙舞.

"噗!"沐凝也蹲下來,看著土豪大人賣力的表演,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而她剛剛還因為陣中一幕以及夙墨的事感到的郁結心也一霎消弭.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自己的獻媚奏效,頓時扭得更加賣力了.

容楚出來時,土豪大人的舞已經跳到第八支了,而且大人它的舞姿也從一開始的有模有樣變成現在的一通狂扭.

沐凝已經笑得前仰後合,可是,當容楚從後面輕輕攬住她時,她的笑卻立刻僵在了嘴角.

"怎……"沐凝想問容楚夙墨究竟怎麼了,但話到嘴邊她還是忍住了.

算了,她早已知道結果,何必還要再問呢?

"走吧!"容楚也只字不提剛剛沐凝走後所發生的事,只是一如平常,神色平靜淡然地牽著沐凝的手.

待到騎上馬,兩人還是沒有話,沉默地讓土豪大人都打起了瞌睡.

而且沐凝發現容楚竟然是在去密林樹屋的路上.

她目光閃爍,終是忍不住問出口,"夙墨,死了嗎?"

上篇:263 另一個沐凝     下篇:265 終于想了解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