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5 終于想了解我了?  
   
265 終于想了解我了?

"笨鳥,我們在冀州再住一晚,明天一早,我們就動身回帝都!"容楚並沒有回答沐凝的問題,他將臉埋在沐凝頸窩,他口中熱氣燙的她輕輕一顫.

可是,容楚語氣雖從容,但沐凝卻聽出他聲音里含了絲疲憊.

"……"沐凝目光一閃,她抿嘴,最終還是沒有再追問夙墨的結局.

既然他不願,那她就不問.

這一次冀州出了這麼大的事,想必他肩上壓力也很大.

但是沐凝卻仍然難以忍受好奇心.

剛剛在山谷里,沐凝剛從迷陣里出來時心神一直就有些恍惚.

就是她當時親眼所見的一切,此刻想起來,記憶也有些模糊.

所以她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扭頭問道,"那個阿克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他就是夙墨的仇人?你在那迷陣中看到了什麼?"

容楚抬頭看她,他刮了下沐凝鼻子,失笑道,"你這麼多問題,讓我怎麼回答?"

"快告訴我吧!"沐凝嘟了嘴撒嬌.

"阿克是南疆另一個部族的人,就是他們那一族聯合幾個其他部族,五年前攻進冀州,被我帶兵平息,那幾個部族都被斬殺."容楚淡聲道.

"所以這個阿克對你恨之入骨,于是屠了夙墨的族人?"沐凝聞不由瞪大雙目,難掩震驚.

"嗯!"容楚看著沐凝,點頭.

"可是為什麼呀?"沐凝不理解了.

如果誰那阿克是為了報仇,他也應該是去找容楚才對,怎麼繞了個彎子去屠殺夙墨的族人?

但隨即沐凝腦海中便似有弦震動,她一霎震驚抬眸,迎上容楚深邃目光,嘴唇蠕動了下,喃喃道,"他是想借刀殺人?"

"還不算笨的無可救藥!"容楚揉了揉沐凝頭發,他微微一笑.

只是這笑意卻未達眼底,他濃黑的鳳眸里蘊滿了冷意.

"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找我複仇,所以覬覦了夙墨那一族的異術,但依賀的族長並不願與我為敵,于是那些人便扮了我與黑風騎,屠殺依賀全族,單單留下夙墨一個活口……"容楚冷聲道.

"真是卑鄙!"沐凝氣得臉都脹了.

"笨鳥,是他們卑鄙,你掐我干什麼?"容楚突然"嘶"的一聲,一臉無奈看著沐凝.

沐凝這才發現自己將容楚胳膊當棉花掐了.

"啊?哦!對不起對不起!"她連忙松開手,又是替容楚揉胳膊又是吹氣的.

"一聲對不起就行了?笨鳥,你是不是得補償本王?"

容楚卻不買賬,他勾起沐凝下巴,盯著她粉唇,鳳眼里倏然閃耀起瀲灩的光.

"啪!"沐凝頓時就是一巴掌拍掉容楚大手,沒好氣地斜了他一眼.

她就知道這貨最會得寸進尺,她就不能給他好臉色!

"笨鳥,你就不能解點風?"容楚看著沐凝,無奈歎氣.

這丫頭雖然不再拒絕他,但每當他想親她時,她不是躲就是閃.

更不必行夫妻之禮那回事了,她就從沒主動過!

"風你妹!"沐凝白了容楚一眼,她的臉不由有些泛.

其實她從容楚的表里也猜出他想什麼.

可是她實在沒有和男人相處的經驗.

前世她雖然也交過男友,但從來都是相敬如賓,最多就拉拉手,最後還是男友背叛了她.

所以面對容楚,她一直都處于被動承受的狀態.

"你都叫本王好哥哥了,那本王的妹妹豈不是就是你了?"容楚笑吟吟揪了揪沐凝臉蛋.

沐凝無語,她只能嘟嘴,氣惱地拍了容楚一下,道,"快回答下一個問題!你怎麼知道阿克就是夙墨的仇人?"

"很簡單,我讓葉冰去調查了!"

容楚挑了挑劍眉,"正好黑風騎里有一人前段時間曾去南疆執行任務,他恰好遇到了真正的阿克."

"真正的阿克?"沐凝擰眉不解,"他沒死?"

"阿克早年與依賀族長有過節,早已脫離族人,居住在冀州與南疆的邊境地帶,做些藥材生意."容楚解釋道.

"葉冰一查之下,發現這個阿克疑點很多,然後,就是你剛剛看到的了!"

"那他死了嗎?"沐凝問.

"沒有,他背後還有主謀,我已經讓人廢了他四肢,押回去了!"容楚凝了眉心,緩緩道.

"有人主使,是沖著你來的?"沐凝突然有些緊張,她抓住容楚大手,清麗眼眸定定看著他.

"擔心我?"容楚不答反問,當他看到沐凝眼中的擔憂,他心里一霎湧上暖流.

"能不擔心嗎?你你堂堂一國王爺,怎麼仇家這麼多!"沐凝沒好氣道.

"是啊,所以你得陪著我,不准離開我,否則的話,我一個人真的應付不來!"容楚蹭著沐凝頸窩,聲音都虛弱了.

"老妖怪,你再給我裝!"沐凝被容楚蹭得癢癢,可現在他們在馬上,她想躲都沒地方躲.

此時沐凝又見容楚這般矯揉造作,她實在被雷得不輕,忍不住就拿眼去瞪容楚.

"又瞪我!就你眼大啊!"容楚翹起蘭花指就點在沐凝腦門上.

"反正比你大!"沐凝一看容楚翹蘭花指,頓時抖了一地雞皮疙瘩.

"那好啊,你大,以後都由娘子你來保護我!"容楚順勢就將腦袋擱在沐凝纖細肩膀上,還刻意做出一副鳥依人的模樣.

連表都很到位.

"老妖怪,你再惡心我,隔夜飯都要吐了!"沐凝頭皮一炸,抖得都快風中凌亂了.

"又不乖,叫楚哥哥!"容楚不滿了.

"哥你頭啊!"

沐凝一把抓住容楚大手,將他那銷,魂的蘭花指給捋直了,這才繼續吼,"下一個問題!"

她真是對大妖孽無語了,怎麼幾句話就要調,戲她一下!

"叫聲楚哥哥聽聽!"容楚眯眼,笑得像只大狐狸.

"楚!哥!哥!"沐凝咬牙切齒,一字一字叫道.

"不夠甜!"容楚挖了挖耳朵.

"楚哥哥!"沐凝氣得臉都黑了,但無奈好奇心作怪,她真的很想知道大妖孽的心魔是什麼.

于是沐凝緩了緩,以著一種甜死人的調子喚道.

"甜是甜了,就是這表有點猙獰!"容楚撇嘴.

但他隨即就看到沐凝整張臉都黑了,他也知道不能再逗下去,否則這只笨鳥要暴走了.

容楚連忙換了笑臉,"好了,我告訴你我看到什麼了."

"快!"沐凝嘟嘴.

"其實吧……"容楚看著沐凝,突然微微一笑,"我什麼都沒看到!"

"怎麼可能?"沐凝一愣,一臉的不信.

"為什麼不可能?"

容楚挑眉,很是得意地道,"那迷陣迷得是心,只有心魔太重,或者意志不堅定之人才會中招,本王如此英明神武,怎麼會被這麼個迷陣撂倒,你也太瞧不起本王了!"

沐凝眼角抽了抽,她實在是不知道該跟容楚什麼好了.

"吱吱吱……"一直窩在踏風頭上打盹的土豪大人也翻了個白眼,好似對它家主子的自戀十分無語.

沐凝也分辨不出來容楚到底是真的沒有心魔還是他故意騙她不願.

話間,他們已經到了密林,容楚像昨晚一樣,讓踏風自己去附近吃草,他則帶著沐凝和某大人再次進入密林,到了昨晚那座樹屋旁.

"在這等我."容楚叮囑沐凝在溫泉邊待著,他則轉身進了林子.

沐凝不知道容楚去干什麼,她只能百無聊賴地坐在泉水邊,脫了鞋子泡腳.

土豪大人也有樣學樣,坐在沐凝旁邊,將兩只後爪泡在泉水里.

只是由于大人它腿太短,怎麼著都夠不著那水面.

于是土豪大人便努力地夠啊夠,結果一個不心.

"噗通"一聲,土豪大人悲催地掉水里了.

"又洗澡啊?"沐凝本來在發呆,聽到聲音她才注意到土豪大人落水了,她不由挑挑眉.

"吱吱吱!"土豪大人不想被嘲笑,只好做出一臉愜意的歡快模樣.

"這個給你,柔順洗發水,讓你秀發飄逸迷人!"沐凝想了想,從腰袋里找出一個油布包,扔給了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眨了眨眼,洗發水?大人它沒有頭發只有長毛,那就是洗毛水了!

"吱吱吱!"愛美的土豪大人頓時雀躍了,大人它可是一直很羨慕阿凝那頭美麗濃黑柔順的秀發的.

原來阿凝是用了洗毛水這樣的好東西,大人今天也要來試試!

不定一會大人它長毛柔順了,主子就愛上大人它了也不定呢!

想到這,土豪大人立馬脫掉褲褲,然後就開始在全身長毛上塗那洗毛水,左搓搓右搓搓.

很快,土豪大人就被白色的泡沫徹底淹沒了.

容楚回來時看到的就是一個會移動的巨大白色泡沫在水面上飄著.

"這是干什麼?"

"洗毛啊!"沐凝一扭頭,看到容楚,她立刻展顏一笑,起身就要過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聽到它家主子聲音,也趕緊從泡沫里探出頭來,呲著大門牙示意容楚大人在這.

容楚放下手中東西,他一眼就看見沐凝赤著腳,當即就沉聲道,"別動!"

沐凝嚇了一跳,以為是出了什麼事.

她也不敢亂動,就這麼保持著一只腳在草地上,另一只腳還泡在水里的姿勢,怔怔看著容楚,"怎,怎麼了?"

容楚幾步走過去,他先是看向沐凝,眼眸幽深.

沐凝被他看得更慌了,她臉都有些泛白,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起來.

她眼珠子也拼命轉來轉去,她都在猜是不是她身後的樹枝上掛著蛇啊?

否則的話容楚神不會那麼凝重.

"喂,你別嚇我啊——"沐凝顫抖著聲音,剛想問容楚到底怎麼回事,她就立即張大了嘴.

那最後一個啊字就這麼卡在了喉嚨里.

因為她竟然看到容楚蹲在她面前.

然後緩緩地,像是拿起一件珍寶似的拿起她右足……

"松開!"沐凝的臉一下子就全黑了.

可是容楚哪會聽沐凝的,他不但不放手,反而盡地把玩起來.

"你,變,態啊!"沐凝氣瘋了,她抬起另一只腳,挑起一串水珠就朝容楚蹬去.

容楚反應極快,迅速閃到一旁,避開那串水珠的同時又再次將沐凝另一只腳也抓在了手里.

倒是沐凝失去平衡,一下子往後仰倒.

容楚又伸出胳膊,墊在了沐凝腦袋下.

如此一來,沐凝此時的姿勢就有點搞笑,只見她屁,股著地,兩腳朝天,頭也離地,彎成了直角.

"老妖怪,你打算將我的腰掰斷嗎?"沐凝斜眼瞪容楚,一邊捶地一邊氣呼呼道.

"你的腰韌的很,比這更難的動作都做的出來,哪會那麼容易就斷掉?"容楚卻不為所動,他笑吟吟看著沐凝,還*地一挑劍眉.

"容楚你個老妖怪,你再老不正經,我一輩子都不理你了!"沐凝又羞又惱,臉都脹了.

這貨真是不放過任何能夠調,戲她的機會!

壞死了!

"你讓我碰,我就不!"容楚瞅了瞅沐凝玉足,開始討價還價.

"碰吧碰吧!"沐凝翻了個白眼,實在無力吐槽了.

"不准反悔!"容楚這才笑米米松開沐凝,並扶她坐好.

然後沐凝就坐在那里,一臉苦逼表地仰頭望天,拼命忍受著那個*戀足癖患者的折磨……

待到容楚終于玩夠了,他才心滿意足地幫沐凝穿上鞋襪.

"吱吱吱!"土豪大人在一旁看了半天,也沒搞明白主子干嘛抓著阿凝的腳愛不釋手.

但聰明的大人它隨即靈光一閃,想起了阿凝曾經提到過的足底按摩.

難道剛剛主子就是在給阿凝做足底按摩?

土豪大人頓時雀躍地也抬高大人它的後爪,強烈表示,主子你不能厚此薄彼,也要給大人按摩一下.

不過,容楚哪會理土豪大人,笨鳥一直不讓他碰她的腳,今天好不容易逮著機會,他心真是大好啊.

可是容楚心是好了,但沐凝卻是鼓著嘴,時不時就要瞪一眼容楚.

容楚也不以為意,他自顧擺弄起他拿來的東西.

沐凝一看才發現,容楚竟是拿來了一口鍋,半袋米,然後壘了灶,生火淘米煮飯.

沐凝不由目瞪口呆,她都不知道,容楚竟然連這個都會!

但隨即,當沐凝又看到容楚拿出一只冠羽漂亮的野雞,開始剖肚清洗,填香料,裹泥巴,包荷葉.

竟是在做叫花雞時,她眼睛頓時瞪地更大了.

"今天時間來不及,等下回做野雞湯給你補身子!"容楚利落地收拾好,將那雞放到了火堆里,這才洗了手,坐到沐凝身邊,攬住了她.

"你怎麼會這些?"沐凝真的震驚了,在她看來,容楚一直就是高高在上,就像天上的神祗,不沾染俗世塵埃.

天上的神祗當然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所以容楚會做飯才讓沐凝驚訝.

"終于想了解我了?"容楚還是一副不正經的樣子,他刮了刮沐凝鼻子,笑米米道.

上篇:264 夙墨之死     下篇:266 暴風雨前的甯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