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6 暴風雨前的甯靜  
   
266 暴風雨前的甯靜

"我本來就了解你——"

沐凝聞,頓時就送了容楚一個大大的白眼,撇嘴不屑道,"你不就是一個坑人的老妖怪嗎?!"

"那你就是磨人的妖精!"容楚不甘示弱,捏著沐凝的鼻子笑嘻嘻道.

沐凝臉一囧,嘴角抽了抽.

磨人的妖精?怎麼聽起來就這麼別扭呢!

他麼的好像她以前看過的那些里邪魅狂狷男主角的必台詞哦!

沐凝這邊囧的臉直抽抽,容楚卻是心很好地攬住了她腰身,並且還*地在她腰上劃起了圈圈.

"吱吱吱!"土豪大人此時也洗乾淨了身上的泡沫,頂著一身濕漉漉的長毛過來了.

不過,土豪大人還沒靠近,就被容楚一把拎起又扔回了水里.

"身上沒洗乾淨!再多洗一會!"容楚道,他馬上要讓阿凝好好"了解"他,才不要土豪這貨來搞破壞.

"吱吱?"土豪大人一聽這話,頓時一個猛子紮進水里,那叫一個狂搓亂揉.

其實大人它是趕著時間想要迅速洗完,然後好去吃飯飯.

"笨鳥,來,趁著飯還沒熟,我們來'深入了解’一下怎麼樣?"打發走了礙事的土豪大人,容楚那眼神就開始不對勁了.

"好啊!"

沐凝一把拍掉容楚那不規矩的大手,先是忍不住在心里翻了個白眼.

然後故意裝著聽不懂容楚的話外之意,一臉好奇地問道,"那你告訴我,你怎麼會這麼多?"

"狐狸,又在轉移話題!"

容楚無奈地揉了揉沐凝頭發,他隨即輕描淡寫道,"我在十三歲被父皇認回之前,一直都是義父教我武功,一年中有十個月都是被放逐在外,如果我不會這些,我早就被餓死了!"

"為什麼要將你放逐在外?"聞,沐凝有些難以置信.

容楚幾乎從不主動提及他的過去.

就是那一晚他為了讓她原諒他的欺騙,也只是簡單了下他為什麼會扮簡牧塵.

所以當沐凝此時聽聞容楚他幼時竟然過得這般辛苦,她心里除了震驚之外,還有些微微的心痛.

"我跟你過,我母親與義父原有婚約,是父皇強了母親,才有的我!"容楚垂眸,淡聲道.

他的語氣很平靜,如果不是他放在沐凝腰上的大手一霎收緊,沐凝都感覺他就像是在一件事不關己的事.

而不是他那令人難堪的身世.

雖然容楚的話並沒完,但沐凝卻是聽懂了.

他是大乾皇帝的兒子,可大乾皇帝卻對秦傲天有奪妻滅國之仇.

這種況下,秦傲天對容楚還能好到哪里去?

能留他一條命在恐怕都是懷著別的目的!

沐凝突然想起她剛來這個時空時,當時還處于重傷昏迷中的她所聽到的秦傲天與另一個聲音蒼老女人的對話.

目光閃了閃,沐凝問道,"你義父身邊是不是有個醫術很高的老太太?"

容楚抬眸看她,"是水嬤嬤,怎麼?"

"我當時墜崖重傷,就是她給我療傷,我聽到……"沐凝定定看著容楚,她抿嘴,忽然不知道要不要告訴他,秦傲天送她去他身邊的目的.

"你聽到什麼?"容楚問.

"他們送我到你身邊,目的不單純!"沐凝咬了咬牙,還是道.

"我知道!"容楚一挑劍眉,"他們是想讓本王被你這個妖精迷死,在你身上精,盡而亡!"

沐凝一愣,待到反應過來容楚剛剛了什麼,她頓時臉一沉,嘴都差點氣歪了.

"老妖怪!"

"是楚哥哥!"容楚不滿.

"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嗎?"沐凝實在對大妖孽無語了.

"我一直都很正經啊!"容楚無辜地攤手.

"麻煩你再正經一點!"沐凝狠狠推開容楚湊到她面前的俊臉,她覺得自己快要被他氣死了.

"那好吧!"容楚收起臉上笑容,作出高貴冷峻的模樣,然後盯著沐凝,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順便還拋了個媚眼,"笨鳥,你看現在正不正經?"

"我不想和你話了!"沐凝雙手捂臉,她轉過身,實在是無法再與容楚繼續溝通下去.

"笨鳥,"

容楚這時卻從後邊抱住沐凝,他伏在她耳畔,不複調笑,而是用一種極為輕柔的聲音,緩緩道,"只要你願意將心給我,那麼,不管他們有什麼目的,我都不怕!"

沐凝全身陡地一震,她放下手,剛回眸就撞上容楚近在咫尺的幽深鳳眸.

容楚也在看著她,四目相對,空氣中一霎仿佛有電流經過.

"我要你的心!"容楚撫上沐凝心口的位置,他定定凝望著她,似在等著她的回答.

"可是我……"沐凝只覺心頭劇震,她看著他的眼睛.

她不知道容楚究竟是猜到秦傲天的用意,還是他本來就是這樣的想法.

可是她有心嗎?

她的心就是蒼炎神珠,她不可能會愛上一個人的啊!

"你過你愛我,不管你是不是騙我,我都信了!"

容楚按住沐凝粉唇,他柔聲道,"只要你願意喜歡我,我可以等!"

"如果是要等一輩子呢?"沐凝抓住他修長手指,輕聲問道.

"那就等一輩子!"容楚摟沐凝在懷,他在她耳邊磨蹭,"只要你不離開我,一直在我身邊!要我等多久都行"

沐凝沒有再話,她靠進容楚懷里,雙手環住他勁腰.

容楚勾起她精巧的下巴,眸光溫柔,吻上……

這一吻,似乎無休無止,容楚根本就舍不得松開沐凝.

最後,還是一直在那添柴火的土豪大人見米飯都熟了,雞的香味也散發出來,誘人之極.

"吱吱吱!"大人它著急地提醒自家主子別光顧著親嘴嘴,得開飯了.

容楚這才戀戀不舍地松開沐凝,他鳳眸瀲灩,看著面泛桃的她,唇角有溫柔而滿足的笑意.

"吱吱吱!"土豪大人已經滿嘴口水急不可耐地撥出了那只雞.

這一頓午餐雖然簡單,但卻是沐凝所吃過的最美味的了.

用罷午飯,容楚澆熄了火,便帶著沐凝來了樹屋,"笨鳥,我有事要處理,得出去一下,你在這里休息,不要亂跑,天黑前我就回來!"

容楚囑咐道.

"嗯!"沐凝點頭,她也沒有多問.

因為剛剛在路上容楚就了明天就要回帝都,所以他肯定是去審那些冀州的官員了.

"土豪在外邊守著,不會有野獸過來,別怕!桌上有果子,零食和水,餓了就吃!"容楚抱緊沐凝,又親了親她,方才依依不舍地轉身離開.

容楚走後,沐凝就坐在*上發呆,她是在想容楚會等她一輩子的事.

可是沐凝卻總有不好的預感,她覺得,他們倆個的前路似乎不會平坦.

而且讓沐凝更加奇怪的一點就是,她在中州出了那麼大的風頭,她明明注意到有鳳神族的人跟上她了.

那時候她已經猜到容楚與簡牧塵是同一個人.

當時,被欺騙的感覺遠甚于她發現他們是一個人,她並沒有杏出牆的輕松.

所以她都做好了准備,如果鳳神族的人找到她,她就跟他們回南疆.

她再也不要像個傻子一樣被容楚耍弄.

她要回去報仇,她也有很多疑惑需要大長老來解答.

然而上元山那一晚,她遇險,簡牧塵不顧性命,拼死相救,又讓她的心動搖了.

再到後來,鳳神族的人突然銷聲匿跡,容楚又像是察覺到什麼一般,將她迅速送回了帝都……

沐凝是覺得,鳳神族那邊實在平靜的過頭了.

讓她有一種暴風雨前的平靜那樣的不好感覺.

漸漸的,困倦來襲,不知不覺間,沐凝睡了過去.

許是這些日子確實累了,在這無人打擾的樹林屋里,沐凝竟感到了異常的安甯.

剛入睡的那一刹那,她心頭竟有想要永遠住在這里,不再經曆那些塵煩擾的想法.

這一覺沐凝睡的很沉,直到天邊云彩染了霞光,她方才醒轉.

睡了那麼久,她也感覺餓了,于是沐凝隨便吃了點東西,便出了樹屋.

樹屋很高,不過容楚給沐凝留了一條藤蔓,沐凝倒也輕松下來了.

可是這一下來,她就發現一只圓滾滾的白色長毛球狀物正在那滾來滾去追蝴蝶.

沐凝瞧著這長毛球越看越眼熟,怎麼那麼像那只猥瑣的狐狸?

她走過去試探性叫了一聲,"土豪大人?"

"吱吱!"果然,長毛球一聽到沐凝聲音立刻歡快地蹦噠過來.

到了沐凝面前,它還一撩垂在眼前的白色長毛,露出那對靈動的綠眼,沖著沐凝呲著那兩只大門牙.

"怎麼變刺猬了?"沐凝瞧著土豪大人這一身飄逸的過頭了,幾乎全炸開了,活像是被電擊過後的長毛就想笑.

"吱吱吱!"土豪大人卻很是洋洋得意,它洗完毛,干了後,大人它最引以為傲的一身毛就成這個樣子了.

不過大人它覺得這造型非常漂亮,簡直太適合大人它了.

沐凝忍不住想笑,不過她也沒什麼,畢竟那洗發水是她給土豪大人的,她不好不好看.

只是沐凝沒想到她那洗發水用在土豪大人身上效果竟然這麼好!

"吱吱吱!"土豪大人突然扯著沐凝到了泉水邊,它還指著水面,作出照鏡子的姿勢.

沐凝也伸頭往水面上看,這一看,她卻立即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因為她竟發現自己烏黑鬢角上停留著一只漂亮的紫色蝴蝶.

此時,那大蝴蝶正一扇一合著翅膀,就像是一只活的發飾,漂亮得不可思議.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笑了,它立即開始邀功,激動地伸爪子狂指自己.

"你干什麼好事了,還想討賞?"沐凝還沒開口,就聽身後傳來容楚石上清泉般好聽的聲音.

沐凝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回頭,便見容楚已然到了她身後.

"看到我回來那麼高興?"容楚見沐凝笑顏如花,忍不住刮了刮著她鼻子打趣道.

"我才不是因為看到你高興呢!"沐凝皺皺鼻子,她獻寶似的指向自己鬢角,"你看,好看嗎?"

容楚其實早在沐凝轉身的刹那,就已經看到她發上那只漂亮的蝴蝶發飾.

此時沐凝再問起,他便裝著剛看見的模樣,一臉驚豔道,"真漂亮!"

沐凝頓時眉開眼笑.

容楚卻一挑劍眉,"我是蝴蝶漂亮!"

沐凝臉上的笑容立馬僵住,她嘟了嘴瞪容楚.

容楚哈哈大笑,一把抱住了沐凝,在她臉上親了親,這才笑米米道,"我的笨鳥當然更漂亮!"

沐凝臉色這才緩和了些許,她輕輕一推容楚,"事處理好了?"

"還沒有!"容楚牽沐凝坐下,他道.

"那我們明天還回去嗎?"沐凝問.

"回去!"容楚眼神冷了冷,"冀州一眾官員已經押解回帝都,事比想象中複雜!"

"那……冀州那些死尸呢?還能救回來嗎?"沐凝咬緊嘴唇,她目中現出擔憂與悲哀.

"救不了,一旦中了花蠱,那些人的腦髓就已經被吃完了,你也看到了,就算除掉花蠱,沒了腦髓的人還是會死!"容楚沉聲道.

"那冀州還有多少活人?"沐凝聽到這里,她覺得心里真的很難受.

這麼看來,夙墨與假阿克真的是罪無可恕!

"需要時間去統計!"容楚握緊了沐凝的手,他聲音里也帶了絲沉重,"不過,估計是不多了!"

"那冀州城怎麼辦?"沐凝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死了那麼多人,如果不及時處理,任由腐爛,汙染水源,有可能會引發疫.

雖然冀州已經是座空城,但難保沒有像暴風寨那樣的幸存者.

如果有人感染了疫,又去了其他地方,豈不是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容楚聽完沐凝的話,他微笑,"我已經調集軍隊過來,封鎖冀州城方園百里!那些死尸也會集中掩埋燒掉."

沐凝聞,這才松了口氣,她應該猜到容楚驚才偉略,這樣大的事,他不會考慮不到的.

"晚上想吃什麼?"容楚不想和沐凝聊政事,他突然轉移了話題.

"吱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在一旁正等著機會呢,此時一聽主子發問,大人它連忙跳起來,比手劃腳表示還要吃雞.

"哪來的白刺猬,一邊去!"容楚才不會聽土豪大人的,他毫不客氣地將某大人撥到了一邊.

"就吃**,中午那雞真好吃!"沐凝見某大人在一邊撥著長毛斜眼看過來,嘴都氣癟了,她不由好笑.

"那晚上烤著吃吧!"容楚對沐凝那是聽計從,既然她了,他絕對沒有不聽的.

這頓晚飯自然又吃得沐凝心滿意足,土豪大人更是滿嘴流油,拍著圓滾滾的肚子躺在草地上起不來了.

"阿凝,要不要一起洗洗?"容楚目光灼灼,忽然扯了扯沐凝.

上篇:265 終于想了解我了?     下篇:267 王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