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68 虎毒不食子  
   
268 虎毒不食子

沐凝閉上眼,緊緊握著雙手,深呼吸了一口氣,這才睜開眼睛,此時她臉色也恢複了平靜.

"帶她進來!"沐凝淡聲道.

"姐,王爺不——"青雪剛剛看沐凝臉色不對,她生怕沐凝會誤會容楚,于是連忙想要勸沐凝不要相信那個女人的話.

可是青雪的話卻被沐凝揮斷.

"我心里有數!"沐凝眼睛里閃著冷光,讓人猜不出她心里究竟怎麼想.

她見半晌都沒人動,于是淡淡看向林嬤嬤.

"帶翠娘進來!"林嬤嬤咬了咬牙,她看了眼沐凝,眼底卻閃過擔憂.

她知道王爺對王妃早已根深種,可是王妃對王爺的心思卻有些飄忽,讓人琢磨不透.

這一回王妃離家出走,顯然是和王爺鬧了矛盾,現在王爺好不容易將王妃追了回來,卻又出了翠娘這回事.

林嬤嬤忍不住在心里輕歎,王爺這路走得也太坎坷了.

就是不知道王妃願不願意相信王爺了……

很快,青雪與白露領著一名身著翠色衣裙的女子走了進來.

"王妃,王妃饒命!翠娘給您磕頭了!"那翠娘一進來立刻跪倒在地,滿面淒惶,頭都不敢抬一下,只是不停在那磕頭.

"你又是犯了何事,要本妃饒你的命?"沐凝眯了眯眼,她定定凝眼瞧著翠娘,不動聲色地打量著.

沐凝只見眼前女子約莫二十出頭的年紀,她低著頭,沐凝看不清她長相.

但她卻也發現這女子身段苗條,許是月份還的緣故,並沒有顯懷.

"妾身,妾身懷了王爺的孩子……"翠娘聽沐凝語氣平靜,她膽子也大了點,偷偷抬了抬頭,心地從眼睛上方去瞄沐凝的臉色.

"幾個月了?"沐凝淡聲問道.

"快,快四個月了……"然而沐凝的平靜卻讓翠娘心里漸漸不安起來.

"都四個月了啊,那你告訴本妃,你最後一次月事是哪一天?"沐凝拿起桌上的一盞茶,輕輕啜了一口,語氣仍然是淡淡的.

"是,是,六月初."翠娘臉色發白,她囁嚅道.

"既然是六月初來的月事,那受孕應當就是在六月中旬,林嬤嬤,你去查查看,王爺六月中旬每晚的去向."沐凝放下茶盞.

"是,王妃!"林嬤嬤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沐凝,隨即低著頭出去了.

"王妃,我家夫人有了身孕,現在天氣涼了,地板又太涼,您看……"跟著翠娘一同進來的粉衣丫鬟此時抬頭.

一臉為難地看看沐凝,又看看跪在地上好像一陣風就能刮倒的翠娘.

沐凝冷冷掃了那丫鬟一眼,也沒什麼表,只淡聲道,"那就先起來話吧."

"王妃,求您讓妾身生下孩子."翠娘原以為沐凝知道她懷孕,定然會大怒.

人一生氣,都會失去理智,做出一些事來.

翠娘等的就是那個機會.

可是她千算萬算,卻沒想到王妃竟然如此平靜.

只是問了問她最後一次月事的時間,什麼受孕時間,又又讓林嬤嬤去查王爺行蹤,就沒了下文.

這也讓翠娘愈發心驚膽戰起來,她不知道林嬤嬤會不會查到什麼.

不,不會的,那個人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只要她一口咬定這個孩子就是王爺的,讓王妃信了就行!

這麼一想,翠娘也就安心了,她面上神更加淒苦,任她身邊粉衣丫鬟怎麼攙扶,她就是不起來,一味地磕頭.

這一幕若是看在旁人眼里,還真會以為是狠心主母要懲罰與主子暗通款曲,又珠胎暗結的妾.

"你慌什麼?本妃又沒要打掉你的孩子,只要能夠證明這孩子確實是王爺的,本妃自然會讓你生下來的!"沐凝冷眼盯著翠娘,她眼中如浸霜雪.

"是,是……"翠娘被沐凝這樣的眼神一看,她心中陡地像是被冰水澆透,忽然有一種心慌意亂的感覺.

"夫人,您還不快多謝王妃,王妃讓你生下孩子了!"

粉衣丫鬟似乎喜不自禁,她"咚咚咚"一連給沐凝磕了三個響頭,嘴里連聲道,"多謝王妃!多謝王妃!"

沐凝眯眼,冷冷看向那丫鬟,嘴角勾起冷笑.

看來這翠娘身邊的丫鬟還真不是個簡單角色,她明明的是只要那是能夠證明那是王爺的孩子,那就讓她生下來.

到了這丫鬟的嘴里,竟然就變成她讓她生孩子了?

"大膽丫頭,你在這胡什麼——"青雪見不得那丫鬟曲解自家姐的話,立刻出聲呵斥.

"王妃,粉蝶也是一時高興過頭,才會胡亂語,求王妃不要怪罪!"翠娘連忙幫粉蝶求.

"這是在干什麼?"翠娘話音剛落,就聽一道仿若石上清泉般好聽的聲音響在耳畔.

她猛地扭頭看去,便見一身華服,氣宇高華,俊美得恍若天上神祗一般的高大男子披著一身夕陽的余暉從門外走來.

翠娘一瞬看凝了眼,方才還淒惶無助的雙眼里盈滿了驚豔與迷戀.

她原本蒼白的臉上也浮上了兩抹云.

"叩見王爺!"還是粉蝶見機快,只見她迅速搗了一下眼神迷醉的翠娘,然後猛地磕頭在地.

翠娘的神智也確實被粉蝶這一聲拉回,她見容楚目光已然淡淡朝她掃來,忽然嚇得臉都白了.

"王,叩見王爺!"翠娘連忙伏倒在地,全身都在瑟瑟發抖.

然而容楚的眼神根本就沒落在翠娘身上,而是徑直越過她,眼神熾熱看向沐凝.

"怎麼回事?"容楚問道.

他與沐凝話的聲音亦是輕柔的.

這些日子的朝夕相伴,讓他徹底戀上了她身上的味道,他一刻都不願與她分開.

所以今日回來後,他即刻趕往皇宮,就是為了盡快處理完政務,好早點回來與她相聚.

可是容楚政務纏身,一回來又光想著見沐凝了.

一路走來,他雖然發現王府里氣氛不對,但卻也沒多想.

此刻,容楚見辰景閣里有人跪著,沐凝臉色又很冷,他才意識到可能是發生什麼事了.

"青雪,你來告訴王爺!"沐凝垂著眸,沒有看容楚,濃密纖長的睫羽垂落,遮住了那對點漆似的黑眸.

"是,姐!"

青雪應了一聲,轉身向著容楚恭敬道,"回稟王爺,翠夫人她懷了您的孩子,已經快四個月了!"

容楚聞,眼尾斜挑的鳳眸一霎凝起,他冷冷看向正跪在地上抖得像風中落葉一般的翠娘主仆.

"哦?懷了本王的孩子是嗎?"容楚聲音里也帶了極冷的寒意,以及一絲不加掩飾的嘲諷.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翠娘顯然被容楚身上散發的寒意震住,她早就記得爛熟于心的辭此刻也完全忘光了.

翠娘只是拼命磕頭,也不顧她自己還有著身孕.

倒是那丫鬟粉蝶膽子夠大,她連忙扶住翠娘,神驚惶地盯著容楚,好似有些話她已經忍了很久一般,淒聲哭道,"王爺,夫人她確實是懷了您的孩子啊,虎毒不食子啊!難道您忘了,六月的有天晚上,您在花園里喝多了,夫人剛好路過,您就將夫人當成王妃給……"

"該死,竟然連本王也敢編排,誰給你的膽子?本王今天就打死你們兩個賤婢!"容楚聞大怒,他氣得一揚手,就要打死那粉蝶.

容楚的氣勢太過駭人,粉蝶顯然也沒想到容楚竟然出手就想殺她.

她頓時嚇得一屁,股摔倒在地,渾身打起了擺子,也不敢再話了,臉色白的像紙.

那翠娘更是伏在地上,渾身癱軟,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慢著!"一直冷眼旁觀的沐凝突然出聲制止容楚.

容楚的手猛然頓在了半空中,他回眸看沐凝.

沐凝起身走過去,她拿下容楚大手,清麗大眼靜靜看向他,淡淡道,"王爺,她的也對,虎毒不食子!"

"笨鳥,我沒——"容楚以為沐凝是信了翠娘與粉蝶的話,他心中一時涼透,目中也染了憤怒.

他下意識想要反駁,然而,也就在此刻,容楚忽然感覺手心處傳來一陣輕輕的瘙癢.

他低頭,便見沐凝抓著他大手,她玉般的手指正俏皮地在他手心里撓.

上篇:267 王爺的孩子     下篇:269 幕後主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