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71 一生一世一雙人  
   
271 一生一世一雙人

"什麼人?"皇後娘娘猶疑問道,但同時她心里也有些雀躍.

容楚向來對她如避蛇蠍,他怎麼會突然要介紹人給她認識呢?

難道是他終于意識到了她的用心良苦?知道了那個鳳驚鸞並不是他的良人?

皇後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她目光灼灼盯著容楚,滿眼的意.

容楚自然沒錯過皇後那期待的眼神.

他將目光從皇後臉上收回,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他隨即掃視一眼四周,勾唇淡淡道,"正好今天人都來齊了,那本王就將家務事在這里審一審."

"家務事?"在座眾人一時目光閃爍,一個個眼睛都偷偷朝沐凝掠去.

在他們看來,恭王殿下的家務事,那也就只有近幾天來在帝都傳得沸沸揚揚的妾懷孕事件了.

只是眾人都有些不理解,恭王殿下向來護短,這回他怎麼會容忍將家里的丑事拿出來大肆宣傳?

還有他要介紹個人給皇後娘娘認識,又會是什麼人呢?

難道是恭王殿下想要將那名妾扶為側妃?

也是啊,畢竟男人都是看中子嗣的,恭王妃久未有孕,現在妾趕在了前頭,如果生下庶長子,那就真的是母憑子貴了.

恭王殿下會晉那妾的位次也是人之常.

只是為何恭王妃看起來竟然如此平靜?

難道她真的已經大度若此?

她就不怕會失*?

眾人一時猜疑紛紛,皇後娘娘得意非凡,一副勝利者的模樣.

沐凝卻始終垂著眸,臉色平靜.

"帶上來吧!"容楚淡聲開口.

不多時,一名氣質冰冷容貌美麗的女子就在宮中侍衛的押解下走了進來.

"這是誰,還挺漂亮!難道這就是那名有孕的妾?"眾人一看到那女子,不由都是眼前一亮.

"皇後娘娘,不知你可認識她?"容楚微笑著看向皇後.

然而剛剛還眉目含笑,以為容楚與沐凝已經被她這一招偷天換日蒙蔽了,以至于產生矛盾與隔閡的皇後娘娘卻在看到那名女子時,猛地臉色大變.

對于容楚的問話,她一時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目光凌厲地盯著那女子.

"胡豔琴,你來,你與皇後娘娘是什麼關系?"容楚手里把玩著一個瓷杯,笑米米問道.

"回王爺的話,妾身不敢高攀,與皇後娘娘並無關系!"胡豔琴依然是冰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樣,淡淡道.

"恭王,你這是什麼意思?"皇後聽聞胡豔琴這麼一,緊繃的心弦立即松開,她當即怒目瞪向容楚.

"皇後娘娘還真是貴人多忘事,本王的這位琴夫人可是皇後娘娘贈與的,皇後竟然不記得了?"容楚眯著眼看向聞臉色大變的皇後,依然是笑吟吟的.

"咦,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姑娘與皇後娘娘還頗有幾分相似呢!"在座眾人剛剛就覺得這冰山美人看上去眼熟,現在恭王又提及這美人是皇後娘娘送的.

一些好事者立刻就聯想到皇後娘娘與恭王曾經的關系,于是眾人越看胡豔琴就覺得越像皇後娘娘.

"恭王,本宮不知道你在什麼!"皇後面色慍怒,她聲音也冷了下來.

"都帶上來吧!"容楚也懶得與皇後廢話.

今天他會在宮里將事攤開來,一來就是為了震懾那些不知死活,竟想插手他私事的蠢貨.

二來,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當眾宣布.

容楚話音剛落,殿外侍衛便再次押進幾個人來.

三女一男,沐凝見過其中兩女,自然是那翠娘與她的丫鬟粉蝶,另一名女子一進來就看胡豔琴,想必是她的丫鬟.

至于那男人,沐凝也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見過.

不過,這四人可都沒有胡豔琴那麼冷靜,幾乎都是被拖進來的.

侍衛一松手,翠娘已經嚇得癱軟在地,那男人更是始終趴在地上瑟瑟發抖,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倒是粉蝶竟然抬了頭,偷眼去看皇後.

"溥子!"容楚似乎懶得與這幾人話,他直接讓溥公公去審.

若不是他近日里政事纏身,又太在乎那只笨鳥,他早就下令將這翠娘打殺了,哪還會有後來這些事?

不過也好,這樣一來,他也能徹底鏟除王府後院里的一些毒瘤.

順便公告天下,不管是誰,只要敢來打他家笨鳥的主意,惟有死路一條!

"是,王爺!"溥公公也很干脆,上來直接就問翠娘,"翠娘,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

所有人的目光"唰"一下就聚集到那翠娘身上.

翠娘癱在地上,抖得如風中落葉,一句話也不出來了.

"翠娘,你就實話實了吧!"倒是胡豔琴依然鎮定,她看一眼平靜的容楚與沐凝,又看看臉色非常難看的皇後,心中不由冷笑.

她早就這個計策行不通,容楚何許人也!

他後院里有那麼多美妾,這些年她就沒見他進過哪個妾的屋子.

這足以明他是一個自制力非常強的人!

這樣的人又怎麼會因為醉酒就輕薄一個各方面條件都只是一般般的女人?

而且就算他不注意,他身邊的人呢?

這種鬼話也就只有皇後那種蠢貨才會相信!

況且皇城早有傳,皇帝忌憚容楚能力與權勢,一直都在給容楚服泄陽藥.

所以容楚這麼多年不碰女人有可能真的是因為他不行!

皇後竟然想出如此愚蠢的法子,只是為了離間容楚與他的王妃,滿足她的一己私心,卻無端暴露了她的身份——

胡豔琴心中不由十分懊惱.

翠娘聽到胡豔琴的聲音,她哆哆嗦嗦抬起頭朝胡豔琴的方向看去,但半途,她卻接受到來自上首位皇後娘娘凌厲眼神.

"你自然是要實話實,可要想清楚了!"皇後暗暗捏緊了手指,她狠狠盯著翠娘.

翠娘本就膽,被皇後這一嚇,忽然就覺得恐懼之極.

而且如今她還身處皇宮之內,容楚就坐在那,雖然他始終沒有看她,可是他身上那種壓迫性極強的氣勢卻讓翠娘的心理防線完全崩潰.

"奴婢招了!"

翠娘忽然痛哭失聲,"奴婢的孩子不是王爺的,王爺從沒碰過奴婢!奴婢的孩子是王府里的馬夫的!"

到這,翠娘一指正趴在地上癱軟的男人,那男人始終不敢抬頭,似乎已經被嚇傻了.

因為他很清楚,與王爺的妾室通,殲,他只有死路一條.

"是粉蝶皇後娘娘命奴婢誣陷王爺,只要王妃對王爺生了猜忌就行,這都是皇後娘娘的懿旨,奴婢不敢不從啊,求王爺饒命!"

這一番話完,全場霎時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中.

所有人都眼神炯炯地看向皇後.

此時的皇後臉色脹,到發紫,她已經惱羞成怒,猛地一拍桌子,"大膽踐人,竟然連本宮都敢誣陷!誰給你的膽子!"

翠娘伏在地上只是哭,那粉蝶雖然機靈,但也沒見過這種大場面,早已嚇得臉色蒼白,一句話都不出來了.

倒是胡豔琴的那名丫鬟還算鎮定.

不過她顯然知道事已經敗露,所以也沒有再遮掩什麼,溥公公一問,她就全部都招了.

"恭王,本宮究竟是何處得罪了你,你竟要如此誣賴本宮!"皇後自然一口咬死了,死活不承認.

她知道,如果她承認這事是她做的,不但會在貴族中傳出不好的流,一旦被老皇帝知道,肯定又得折磨她.

雖然老皇帝如今得了玉妃和柔妃,已經很久不去她宮中,但皇後卻因為不得*,在後宮中已經漸漸失了權勢.

她這次會這麼做,也是想拉攏容楚,好讓他幫她拿主意,如果有他的支持,那玉妃和柔妃肯定不敢再欺到她頭上.

可是皇後怎麼也沒想到,這幾個不成器的踐人竟然這麼快就反口!

"是與不是,皇後娘娘心里有數!還有,本王可沒那個閑工夫來誣賴皇後娘娘!你也沒什麼值得本王覬覦的!"

容楚早知道皇後不會承認,他也不在乎,今天他只是要澄清事實真相,順便宣布一件更重要的事而已!

但這番話卻是完全不給皇後面子.

皇後臉色頓時青白交錯,她死死咬緊了唇,怨恨的眼神猛地落到了沐凝臉上.

沐凝莫名其妙地斜了皇後一眼,心中暗自腹誹,這女人真有病,明明是容楚話不客氣,這女人卻來瞪她!

"王爺,事都清楚了,這翠娘懷的孩子是王府馬夫大郎的!"溥公公恭敬回稟.

"這幾個人該怎麼處置,你看著辦吧!"容楚無所謂道.

"是,王爺!"溥公公立即吩咐幾名太監將胡豔琴等人都押了下去.

翠娘幾人早已嚇得神志不清,連求都不敢了.

胡豔琴倒是依然鎮靜,被侍衛押出殿門前,她突然扭頭,若有所思地看了容楚一眼.

這一出突發事件直接令殿內氣氛陷入了死寂.

眾人雖然心中了然這一起妾懷孕的烏龍事件應當就是皇後娘娘背後主使.

沒有人會懷疑容楚!

因為這些王公貴族哪個不是閱女無數,就剛剛翠娘那種貨色,平時白送他們,他們都看不上,何況是眼高于頂的恭王殿下?

眾人眼神不由又掠到一直端坐容楚身邊的少女身上.

所有人心中再次感慨,難怪恭王妃會如此鎮定,想必她對恭王殿下應該也是無比的信任.

不過也是,恭王妃如此絕美脫俗,又是那般特別,傳恭王殿下都將她*之入骨,他又怎麼會看上那些庸脂俗粉?

然而,這件事卻是事關皇後娘娘聲譽,眾人可是沒那個膽子當眾嘲笑.

所以此時,只見所有人一個個都低著頭,不敢吭聲.

"噗通!"突然有人沖出來跪下.

眾人一看,是皇後身邊的大宮女,只見她一臉淒惶沖著容楚就拼命磕頭,一邊道,"恭王殿下,這件事都是奴婢一人所為,皇後娘娘並不知,您要罰就罰奴婢吧!"

容楚還沒話,皇後已經大怒,厲聲道,"大膽賤婢,竟敢挑撥本宮與恭王的關系,來人啊,拖下去,仗責五十!"

立刻有人過來拖了那宮女就走,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殿內已然空空如也.

眾人不由挑眉,大家自然心知肚明這只是個替死鬼,為的是保護皇後娘娘的顏面而已.

而皇後娘娘的臉色,也確實好了許多,不過容楚接下來的話卻令包括皇後在內的所有人一瞬面色大變.

"今天,本王還有個非常重要的事要宣布!"容楚笑吟吟道.

他側眸,眼神溫柔地拿起沐凝手,含脈脈地道,"本王如今已然找到一生摯愛,所以,本王決定,即日起遣散王府後院所有女人,此生只*鸞兒一人,永不再娶!"

當容楚用那種肉麻的語氣到已經找到一生摯愛時,沐凝忍不住抖了幾抖,只覺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然而隨即,當她聽到他要遣散所有女人,此生永不再娶之時,頓時猛地扭頭看他,眼中布滿了震驚.

他這是,在給她一生一世的承諾嗎?

不僅僅是沐凝,其余在座的所有人也都被容楚的話驚呆了.

遣散後院,還一生不再另娶?

那豈不是這一輩子容楚就只會有恭王妃一個妻子?

恭王殿下這是腦子壞了嗎?

現在男人哪個不是三妻四妾,恭王殿下又是如此位高權重,身份尊貴之人,他怎麼可以只有一名妻子?

皇後聽聞容楚的話後,先是不敢相信地瞪大雙眼,一臉的難以置信,隨即她便要出聲反對.

還是她的貼身太監張來福按住了皇後肩膀,"娘娘,不可!"

皇後咬緊牙關,目光以及臉色幾度變化,這才勉強壓下想要反駁容楚的沖動.

她忿忿坐下,一對怨毒的眼睛不時惱恨地盯在沐凝面上,眼睛里好像盤旋著兩條毒蛇.

不過沐凝此時卻無暇關心皇後心中所想,她還沒有從容楚的話中回過神來.

"笨鳥,這是高興壞了嗎?"容楚看著沐凝那傻乎乎的表,不由勾唇,他*溺地捏了捏她鼻子.

"你瘋了!"沐凝只覺此刻腦中一片空白,她嘴唇囁嚅半天,才冒出這幾個字來.

"是啊,我瘋了,愛你愛得發瘋了!"容楚也不避諱這麼多人在場,他笑吟吟道.

他就是要在所有人面前宣告對這只笨鳥的占有權!

沐凝的臉頓時透.

"好了,這里空氣太汙濁,我們還是回去吧!"容楚罷,竟然不顧皇後還在場,他直接拉起沐凝,也不理任何人,一身紫衣華貴翩然,襯得身邊那一抹倩影更加嬌.

兩人身影旋即消失在了殿門外.

殿內,容楚剛走,皇後也隨之氣呼呼拂而去.

剩下一群賓客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是該留下,還是也干脆走人?

彼時,容楚牽著沐凝手,來到禦花園里,月色下,他低頭看她,鳳眸里仿佛有溢彩的流光閃爍.

上篇:270 皇後設宴     下篇:272 懲治容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