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72 懲治容楚  
   
272 懲治容楚

"老妖怪,我們就這麼出來了,是不是不大好啊?"此刻月色正明,就在容楚的臉即將湊到沐凝眼前,他的唇也將貼上她的之時.

沐凝忽然很煞風景的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嗯?剛剛叫我什麼?"容楚的臉頓時一僵,他立即沉了鳳眼,冷冰冰問道.

"噢,楚哥哥!"沐凝連忙彎了眼睫,笑著改口.

她可是知道這妖孽的秉性,如果不順著他,一會肯定又不知道要玩什麼花樣來折騰她!

"你管那些人做什麼?如此良辰美景,有本王陪著你還不知足?"容楚臉色稍稍緩和了些.

但他對于沐凝竟然如此破壞氣氛顯然十分不滿.

"當然——"沐凝聞眼睛驀地一亮,她看定了容楚,故意拉長了語調.

"算笨鳥你還有點良心!"容楚一聽沐凝當然,當即眉開眼笑,抱著她又想親.

誰知沐凝忽然狡黠地眨眨眼,話音一轉,"當然不夠!"

容楚笑容頓時一僵.

"我想要好多好多的美男子伺候!"

沐凝語不驚人死不休,她還猛地一推容楚抽搐的俊臉,"至于皇叔哥哥你嘛……"

她斜眼看他,隨即挑釁地伸出手指搖了搖,一臉鄙夷地撇撇嘴,"實在是太老啦!"

"笨鳥!"容楚俊臉一下子就黑了,他咬牙切齒,妖豔的鳳眸里幾乎要噴出火來.

"喂,君子動口不動手啊!"沐凝一看容楚眼神不對,她心肝當即"怦怦"亂跳,眼神忽閃,心後退幾步,趁著他還沒反應過來,抓緊機會趕緊跑.

"你給我站住!"容楚氣得那叫一個七竅生煙.

他一個箭步就追了上去,伸手去抓沐凝肩頭.

"哎呀!"沐凝生怕大妖孽會報複她,于是連忙扯了外衣就扔,直接來了招金蟬脫殼.

"笨鳥!你是想氣死我嗎?"容楚一看沐凝竟然光著兩條藕節似的白生生胳膊在這皇宮大院里跑,這回他眼都綠了.

"那你保證不對我那個!"沐凝扯完後也反應過來地點不對.

她連忙縮在一叢矮灌木後,只露出一個腦袋.

她警惕地盯著容楚,打算只要他一過來她立馬就跑.

"好,我不對你那個,你出來!把衣服穿上!"容楚黑著臉,他走到灌木叢前,高大身形將這一方空間完全籠罩.

"做不到就是陽,痿啊!"沐凝不大相信容楚,她又加了一句.

"好!做不到就陽,痿!"容楚的臉色愈發黑了幾分,他隱在黑暗里的俊臉上,額頭青筋猛跳.

沐凝也知道這皇宮之內人多眼雜,她今天這模樣萬一被有心人看去,還不知道會傳出怎樣的風風語.

于是沐凝左右看看,確定四下無人,她這才從灌木叢後面伸出手來.

"衣服給我!"

容楚沉默地將衣服遞過去,沐凝連忙穿上,這才偷眼瞄了瞄容楚臉色,往後退了幾步.

"還想跑!"容楚冷喝一聲.

沐凝趕緊頓住腳步,她抬頭,討好地笑道,"沒有呢!哪會跑啊!"

"過來!"容楚一伸手.

沐凝看看他黑沉沉的俊臉,只得乖乖地將自己手塞到容楚手心.

容楚也不話,牽著沐凝就走.

月色下,當二人身影漸行漸遠,從不遠處的宮闕樓台上,走出幾道人影.

"皇上,聽恭王殿下剛剛在皇後宴會上當眾宣布要遣散後院,還這一生永不再娶呢!"柔媚的聲音嬌滴滴響起.

只見一身白色紗裙的美貌女子軟弱無骨般靠在身材瘦削,面色亦是泛著青黑的中年男人身上.

"是嗎?"老皇帝聞不由微微眯了眯眼,似笑非笑看著身旁女子,"玉妃的消息還真是靈通!"

玉妃眼中閃過一絲驚惶,但她隨即便委屈道,"皇上,臣妾也是剛剛才聽從宴會出來的人的啦!"

老皇帝順手捏了捏玉妃臉蛋,笑道,"朕又沒怪愛妃的意思,愛妃不必緊張."

"皇上,剛剛臣妾也聽了,恭王府那懷孕妾懷的不是恭王殿下的孩子呢!"老皇帝身邊另一名嬌俏妃子突然開口.

"嗯,那是當然!"老皇帝似乎一點也不驚訝.

"對了,皇上,方才臣妾好像聽恭王妃恭王陽,痿?"玉妃眨了眨眼,一臉迷惘地道.

"是嗎?"老皇帝的臉色卻在此刻冷了下來,他眼中猛地掠過陰戾.

玉妃與柔妃見形不對,連忙交換了個眼神.

兩人心中也幾乎篤定,恐怕皇城里關于老皇帝忌憚容楚,一直給他服用泄陽藥的傳確實是真的!

兩人也不敢再提方才的話題,而是巧笑倩兮地一人一邊扶住了老皇帝的胳膊,撒嬌道,"皇上,長夜漫漫,剛剛的游戲還沒做完呢!"

"妖精,就知道做游戲!"老皇帝這才將眼神從早已消失在遠處的那道高大身影上收回.

他伸手,一邊一個,摟住玉妃和柔妃,滿臉銀邪地嬉笑道.

只是或許是最近縱,欲過度,老皇帝那張本就沒剩幾兩肉的臉更加顯得瘦骨嶙峋.

他眼下兩團青黑,臉頰凹陷,眼底布滿血絲,看上去頗有些嚇人.

玉妃雖然表面上對老皇帝極盡諂媚,眼中亦是愛意盈盈,但每當老皇帝親她,她總是會悄悄轉過身來,面上露出強忍的惡心.

她只能自欺欺人地將眼前這張老臉想像成容楚那般的天人之姿,這樣,她心里才不會那麼惡心.

"真想不到朕還能一下子得到你們兩個美人,真是快哉!"老皇帝歪在榻上,享受著兩個美人的服務,他忍不住舒服地歎息.

"皇上不是還有皇後娘娘嗎?聽皇後娘娘可是曾經的天下第一美人呀!"柔妃輕笑著道.

"別跟朕提那個踐人!"

老皇帝在聽到柔妃提及皇後時,卻猛然變了臉色,他抓緊了柔妃頭發,狠聲道,",你們女人是不是都愛容楚!"

"哪有啊!"

玉妃見柔妃吃痛,臉色都變了,她連忙跪下道,"臣妾兩人對皇上的心可是天地可鑒!絕無二心!皇上才是這天下的真龍天子啊!"

"你們都不會像那個踐人一樣背叛朕?"老皇帝聽聞這話,眼中厲色這才稍稍消散了些許.

"臣妾絕對不敢!"玉妃和柔妃連忙跪在老皇帝腳下,滿臉淒惶.

"愛妃,平身吧!朕當然相信你們!"老皇帝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他此時已然再次恢複了和煦的笑臉,一手一個扶起柔妃與玉妃.

"多謝皇上!"玉妃與柔妃臉上立刻露出感激神.

只是在老皇帝轉身的刹那,兩人眼底不約而同地閃過一絲陰沉地狠厲.

"對了,你們恭王妃其實是個美人?"老皇帝走了幾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他轉身看著玉妃與柔妃,問道.

玉妃與柔妃再次迅速交換了個眼神,兩人眼底光芒同時一閃,旋即捂嘴笑道,"皇上想必還沒見過恭王妃呢,那一次宮宴上恭王妃的面具被刺客打下來,許多人都被震撼了呢!"

"難道她比兩位美人竟然還要美?"老皇帝目光灼灼.

"皇上見了便知到底恭王妃與臣妾二人誰更美了!"玉妃垂眸,掩嘴像是嬌羞無限,可就在她眼底卻霎時有冷芒掠過.

老皇帝點了點頭,也沒多什麼,負手進了內室.

柔妃悄悄拉住玉妃衣擺,以著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悄悄問,"姐姐,我們要不要趁這次機會……"

"暫時別動!"玉妃美麗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她眼底也露出刻骨的憤恨.

"你沒見恭王對那個踐人十分看重嗎?"

"那我們就眼睜睜看著鳳驚鸞那踐人逍遙嗎?她害的我那麼慘!如今還要——"柔妃看一眼閣樓內,她目眦欲裂,她漂亮的臉蛋也因為痛恨猙獰扭曲了,"我不甘心!"

"她害的我更慘!我絕對不會忘記當初被活埋進地下的痛苦!"

玉妃掐緊了手上戴著的玳瑁護甲,她臉上是一片絕殺的冰冷,"所以我們得想個萬無一失的法子,要讓鳳驚鸞那踐人永無翻身之地才行!"

……

九月底的天氣,已然很涼.

一陣風過,將樓台上兩人的絮語緩緩吹散……

此刻的月色正明,帝都城的大街上一輛浮刻著恭王府徽印的馬車一路疾馳而過.

有可疑的聲音從馬車上飄下.

然而當沿路的行人側耳想要聽清楚那是什麼聲音時,馬車早已遠去.

長夜如歌,月兒隱在樹梢,陣陣風吟似嬌美的人兒絮語.

可是這所有的聲音卻都比不上辰景閣內那*旖旎的繾綣風光……

第二天,沐凝再次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

容楚自然上朝未歸,沐凝坐在*上,目光呆滯半晌,方才搬起容楚睡過的枕頭狠狠砸向牆壁.

但這麼一用力,頓時牽動了沐凝那被折騰過度的身體.

她忍不住呲牙咧嘴,"嘶"的一聲倒抽一口冷氣,痛的臉都歪了.

"姐,我進來了啊!"青雪在外邊聽到響聲,她敲了敲門,聽到沐凝哼了一聲,于是推門走進.

此時沐凝也已經穿上了衣服,正彎腰要穿鞋子.

"姐我來吧!"青雪走過來,順手拿起被沐凝摔在地上的枕頭.

她抿了抿嘴,拍去枕頭上的灰塵,隨即走到沐凝身前,低頭為她穿鞋子.

"老妖怪呢?"沐凝忿忿問道.

"啊?"青雪聞先是一愣,接著便反應過來"老妖怪"似乎是自家姐對王爺的愛稱.

"王爺上朝去了呀!"青雪笑道.

自從知道容楚就是簡牧塵,青雪也消去了心中對容楚強娶自家姐的怨懟.

如今她對容楚那肯定是像——不,就是對主子一般尊敬了!

"無恥的老妖怪!"沐凝忍不住憤怒捶*.

青雪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

這是主子和姐的事,她一個侍女,還沒資格置喙.

直到洗漱完,用罷早膳,沐凝還在瘋狂郁悶.

他麼的不就是她大妖孽老麼,那只無恥的妖孽答應不對她那個,卻從上馬車時起就開始折騰她,一直到……

想到這,沐凝忍不住捂臉,她是真的快要受不了容楚那貨了,他老,他就一直逼著她叫他哥哥,好哥哥.

他泄陽,他拿實際行動來證明……

不行,她不能總這麼被他吃得死死的,一點拒絕的余地都不給她!

而且明明是他做錯了事,扮兩個人來騙她,好的回帝都後就任憑她處置.

可是這貨到現在根本就對那件事絕口不提.

就算是她主動提及,他也會三兩語轉移了話題!

真是,太無恥了!

沐凝坐在王府花園里,臉色一直陰晴不定.

不過,她倒是覺得奇怪,今天的王府似乎格外的安靜.

除了風聲鳥鳴,還有附近樹上正捧著松果磨牙的某大人之外,竟然連一個人都沒有.

但沐凝隨即便恍然,昨晚容楚在宮中宣布要遣散後院,今天王府里就靜悄悄一片.

難不成後院里剩下的那幾十個女人都連夜走了?

于是沐凝轉身問青雪,青雪也不知道,倒是白露道,"是啊,昨晚溥公公就讓那些女人都離開了!"

沐凝不由凝了黛眉,托腮沉思,難道容楚竟然是來真的?

可是他真的能遵守承諾,一生不會另娶?

沐凝有些懷疑,畢竟容楚接受的也是這個時代的教育.

在這里,除了窮人布衣,哪個有點權勢的男人不是三妻四妾?

女人早就成為炫耀權勢身份的象征.

而且最讓沐凝擔心的就是,容楚那方面的需求太旺盛,她一個人應付得實在是非常吃力.

她都懷疑再被他這麼榨下去,她都快要腎虛了.

一旦她無法應付他,那他還能耐得住寂寞嗎?

恐怕到時候王府後院里又會爭相抬進各種美人.

想到這,沐凝不由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行,她必須得想辦法治大妖孽了.

絕對不能讓他再如此囂張!

如果真的到與許多女人爭*那一步,她惟有再次跑路了!

于是,這一整天,沐凝都窩在容楚書房里,苦思冥想能夠治容楚的法子.

可是她想來想去,卻覺得大妖孽根本就是油鹽不進!

到了晚間,沐凝回房,她發現辰景閣內連著她臥房的密室門虛掩著.

沐凝一驚,連忙走過去,然而這一看,立即有一道一身黑衣的高大身影映入眼簾.

如此熟悉的感覺,還有那如有實形的草木芝蘭的清香,讓沐凝的心髒頓時在胸腔里狂跳起來.

里面的人顯然正在換衣服,聽到響動,他立即回眸看來.

當沐凝看到那張熟悉的銀色面具,還有隱在面具後的深邃眼眸,以及那面具遮掩下愈發顯得棱角分明的下頜.

這一霎,沐凝眼中驟然翻卷起無比火熱的光.

上篇:271 一生一世一雙人     下篇:273 王爺vs搓衣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