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75 玉妃相邀  
   
275 玉妃相邀

"沒有沒有,怎麼會有好歹呢!"

容楚再次捧住沐凝臉,鳳眼勾魂,笑吟吟道,"只要笨鳥你讓我親一口,本王什麼病痛都沒有了!"

"喂!"

沐凝臉頰被容楚捧在一起,她嘴巴又成了"喔喔"嘴.

她眼眸亮晶晶地瞪他,"老妖怪,是不是你腿上長滿黑毛,所以不敢給我看?"

"哼!本王渾身上下處處美不勝收,怎麼可能會有黑毛腿!笨鳥,你少激我,本王才不上當!"容楚刮了沐凝的鼻子一下,撇嘴道.

"那我就是想看嘛!"沐凝嘟嘴撒嬌.

"不行就不行!"容楚少有地異常堅持.

"那算了!"沐凝也知道容楚如果死活不讓步,她肯定是拗不過他的.

用強的,她又沒那本事.

所以她也就沒再多,一邊掰開他還揪著她臉蛋的大手,一邊整了整衣服,揚聲就朝外邊喚道,"青雪,進來一下!"

"笨鳥,你叫青雪干什麼?"容楚狐疑地看著沐凝.

沐凝沒有理他,她下了*就又重新坐到桌旁.

"姐?"青雪此刻也應聲推門進來.

"去,將王爺的衣服收拾收拾,再撿兩*被子,一並送去紫月軒!"沐凝抱起土豪大人,一邊朝門外走去,一邊恍若漫不經心地道.

"啊?"青雪聞愣了愣,她看看沐凝,又看看同樣一臉震驚的容楚,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青雪心里真的很納悶,自家姐和王爺不是已經和好了嗎?

剛剛姐聽葉冰王爺的腿受過傷,不能受寒,還急匆匆跑了回來.

怎麼不過眨眼之間,這兩人就又鬧翻了.

而且還嚴重到姐要趕王爺去書房過夜的地步?

"還愣著干什麼,快點!"沐凝遠遠站在門後,她的臉也隱在了黑暗里,她見青雪傻站著不動,于是出催促.

"啊,是,姐!"青雪也不敢去看容楚臉色,她低著頭,就往櫃子那邊走.

"出去!"容楚忽而冷聲道.

此時他也已經下了*,一張俊臉沉了怒意,他冷冷掃了一眼青雪.

青雪的手剛碰到櫃子門,就聽到容楚這一聲冷斥,頓時嚇得她手一縮,苦著臉就望向沐凝,一臉的為難,"姐?"

"王爺讓你出去你就出去吧!"沐凝像是看不到容楚臉色變化,她聳聳肩,無所謂道.

"是,姐!"青雪當即如臨大赦,逃難一般連忙飛奔出去.

青雪一出去,沐凝裙擺也是一旋,根本不給容楚話的機會,立即抬腳朝外走去.

"去哪?"容楚幾步走過來,一把關上門,長臂也擋在了沐凝身前.

"睡覺啊!"沐凝理所當然道.

"你不在辰景閣睡,要去哪睡?"容楚眼角抽了抽.

"辰景閣被一個討厭的人占了,我不愛在這里,睡覺地方還不好找嗎?"沐凝撇撇嘴,斜容楚一眼,一臉高冷地道.

隨即矮身打算從他臂下鑽出去.

"好了好了,我讓你看還不行嗎?"容楚一臉無奈,俊臉都焦黑了.

"那趕緊的!"

沐凝聞,雙眸頓時亮起,她也不出去了,而是一把拉住容楚大手,就將他往里邊拖,"快,脫掉褲子!"

"笨鳥,你這話會讓本王產生誤解的!"容楚滿頭黑線.

"喂,你到底讓不讓我看啊!"沐凝見容楚還在磨嘰,立即不滿地嘟了嘴瞪他.

"好好好!看!"容楚一臉無奈,他掐了一把沐凝臉蛋,糾結道,"不過先好了,我腿上有疤,你別到時候嚇著了."

話間,容楚已經被沐凝一把推倒,她撲上去就解他腰帶.

然而沐凝隨即瞥到容楚眼中一抹壞笑,她轉念一想,還是改為卷他褲管.

她差點就忘了,大妖孽就是屬狼的,而且還是色中餓狼!

她這時候脫他的衣服,可不就正合他意嗎?

到時候她豈不是連怎麼被撲倒的都不知道!?

容楚自然將沐凝臉上神色變化看在眼里,他唇角含笑,看著沐凝改為卷他褲管.

但沐凝一直低著頭,所以她並沒有發現此刻容楚眼底漫過的那絲緊張.

當沐凝終于看到容楚遮掩了半天的右腿,她目光不由猛然一凝.

因為她果然發現就在他右腿膝蓋的正下方有一塊猙獰的疤痕,一看就是箭傷所致.

沐凝伸手摸去,在他腿彎處的相同位置,也摸到一塊銅錢大的疤痕印記.

"這疤怎麼來的?"沐凝抬頭問容楚.

"中箭的!"容楚云淡風輕地道.

"為什麼會中箭?"沐凝又問.

"笨鳥,都是往事了,沒什麼好提的!"容楚眯了眯眼,似乎不大想.

"不想就算了!"沐凝也不逼他,她兀自伸手,在容楚腿上幾處穴位按了下去.

容楚靠在*頭,他垂眸看著幾乎整個人都偎依在他懷里的少女,她身上溫暖的體溫熨帖著他胸膛.

此刻見她貼心為他按摩傷腿,他心中不禁掠過絲絲暖意.

"笨鳥,其實我腿上的箭就是在冀州中的."沉思了半晌,容楚還是開口道,"當時我被方平背叛,中了南疆人的毒箭,又被逼入絕境……"

沐凝抬眸看著容楚,她沒有追問,而是靜靜等著他繼續下去.

容楚卻似乎陷入了久遠的回憶里,他眼神也一瞬飄遠.

又過了半晌,他方才長歎一聲,苦笑道,"如果不是方平最後良心發現,以身誘敵,將敵軍引入那萬人坑,本王這條命恐怕早已交代在冀州了."

沐凝聞,沒有話,她只是抱緊了容楚的腰,將臉貼在他胸口.

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她忽然覺得無比安心.

容楚也抱著沐凝,他將下巴擱在她頭頂,閉著眼睛聞著她秀發上的清香.

"有傷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片刻後,沐凝悶悶的聲音響起.

"舊傷而已,不足掛齒!"

容楚蹭了蹭沐凝頭頂,隨即勾起她下巴,看著她眼睛,有些委屈地道,"再了,老婆大人要跪搓衣板,我哪敢不跪?"

"切!"沐凝一個白眼送過去,"你有那麼聽話?"

"當然!那幾天在宮中寢殿,阿凝你都不知道本王是有多麼地空虛寂寞冷!"容楚又將臉擱在沐凝頸窩,以著一種無比肉麻的語調撒嬌道.

"少來惡心人!"沐凝與在一旁打盹的土豪大人俱是狂抖了幾下.

旋即她一臉嫌棄地去推容楚,"再惡心我,今晚滾去書房睡!"

"笨鳥,腿疼!走不動路!"容楚一聽沐凝竟然還要趕他去書房,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就裝起柔弱來.

"走不動路,那就抬著去!"沐凝瞪圓了眼睛,故意惡聲惡氣地道.

"你怎麼能如此狠心!"眼看容楚又翹起了蘭花指,點向沐凝腦門.

沐凝當即嘴角抽搐,"哧溜"一下,迅速從枕頭下取出一張銀色的面具.

"戴面具!"沐凝伸手就要將面具往容楚臉上扣.

"不戴!"這下換容楚嘴角抽搐,俊臉漆黑了.

"別扭什麼呀,不都是你嗎?"沐凝故意道.

"不一樣!"容楚搶下那張面具,往後一拋.

"吱吱吱!"土豪大人矯健躍起,一口咬住面具邊緣,再完美落地,大人它隨即興奮地向主子邀功.

可是容楚卻看都不看土豪大人一眼,他只是看定了沐凝,有些氣急敗壞道,"笨鳥!"

他真是受夠了,難道他這張臉就這麼見不得人?

"土豪大人,你先出去!"沐凝沒看容楚,倒是驅趕起土豪大人來.

土豪大人放下嘴里的面具,看看它家主子,又看看沐凝,然後懵懵懂懂地從窗口縫溜出去了.

"對了,你晚上吃了沒有?"沐凝趴在容楚胸口,雙眼亮晶晶看著他.

"沒有!"容楚氣呼呼道.

"那,你餓不餓?"沐凝伸手在容楚胸口畫圈圈.

"這要看食物是什麼了!"容楚扭頭,傲嬌地道.

"如果……"沐凝湊到容楚耳邊,眼神一霎迷離,呵氣如蘭,"是我呢?"

"嗯?"陡然間,容楚渾身像過電一般,他難以置信地扭頭看沐凝,鳳眸里布滿了驚異.

"不想啊?那算了!"沐凝故意裝著看不見容楚眸底的火熱.

著,她就准備翻身下去.

"妖精,今晚可是你先惹我的!等著,看本王不好好治治你!"容楚登時反應了過來,他哪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頓時一個猛撲,直接就將沐凝壓倒.

"哎呀,好癢!哈哈哈……"沐凝被容楚撓到,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但隨即,她的笑聲便被容楚完全吞沒……

第二日,沐凝自然是睡到快中午時才醒.

一醒來,她就揉著酸得幾乎要斷掉的腰,齜牙咧嘴一陣倒抽冷氣.

他麼的容楚那厮實在是太狠了!

折騰得她幾乎沒了半條命.

青雪聽到聲音,推門走進,她服侍沐凝洗漱,看著她有些不好意思問道,"姐,你和王爺真的和好了?"

也難怪青雪會這麼問,她實在是覺得自家姐與王爺的關系太過撲朔迷離了.

他們好吧,時不時就要吵上兩句,鬧些矛盾.

他們不好吧,偏偏兩人又如蜜里調油,夜夜笙歌……

青雪感覺自己都疑惑了.

"還好啊!"沐凝聽聞青雪這麼問,只是隨口應道.

青雪知道沐凝這是不願意多,她也就不問.

"對了,你和隋七現在怎樣了?我也好久沒去飛鳳樓了!"沐凝洗完臉,隨便吃了點東西,像是突然才想起來,她問道.

"我們哪有怎樣!"青雪一下子臊了個大臉.

"改天我跟王爺提一下,讓隋七過來,你們倆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沐凝笑嘻嘻道,"順便定個日子,讓你們倆成親!"

"姐,你再,我,我……"青雪這下連脖子都透了,她囁嚅了半天,愣是一句話也不出來,只能跺了跺腳,扭頭跑了.

青雪這一害羞,連中午飯都是讓白露送進來的.

沐凝吃完午飯,出去曬了會太陽,就又開始犯困了.

沒辦法,她昨晚被折騰得太狠,精力實在跟不上.

于是沐凝就又回去開始補眠.

到了傍晚時,沐凝正懶洋洋靠在美人榻上,手枕著頭,一邊吃著水果一邊看書.

土豪大人也蹲在一邊"吭哧吭哧"吃水果.

不過只要沐凝哼一聲,某大人就會一爪子伸過去,充當狐狸翻書機,殷勤地替沐凝將書翻頁.

"你干脆懶死算了!"容楚一進門,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

他立即坐到沐凝身側,一指頭敲在沐凝腦門上.

"一會我讓青雪給你卷鋪蓋去書房!"沐凝撚了個水晶葡萄放嘴里,看都沒看容楚一眼.

"笨鳥,做人要厚道!"容楚眼角一抽,當即就郁悶了.

這笨鳥現在就會拿這種事來要挾他.

偏偏她還就扼住了他軟肋!

他現在晚上如果不抱著她,都睡不著的!

"哼!"沐凝立即發出一聲輕蔑地冷哼.

"吱吱吱!"土豪大人正在啃一塊果子,一聽到沐凝哼哼,大人它手忙腳亂,迅速騰出爪子伸過去,又幫沐凝翻了一頁.

"哎,我還沒看完呢!"沐凝抱怨,"剛剛不是哼你的!"

"笨鳥,別看了,我有事跟你!"容楚最忍不得自己被沐凝無視.

他當即伸手,一把合上沐凝的書.

"什麼事?"沐凝懶洋洋問道.

"玉妃給你下了帖子,邀你明日進宮賞花!"容楚正色道.

"玉妃?鳳琦兒終于忍不住要動手了?"沐凝挑挑黛眉,托著腮,嘴角勾起冷笑.

"管她什麼目的!反正我已經替你拒絕了!"容楚道.

"她不會放棄的!"沐凝皺眉道.

她很清楚,鳳琦兒本就性格偏執自私,之前鳳琦兒和李氏設計她嫁鳳家傻子不成,卻將鳳琦兒搭了進去,李氏又是因她刺激而死.

鳳琦兒這次回來,肯定是將新仇舊恨全都算在了她頭上.

鳳琦兒會放過她才怪!

"笨鳥你記好了,玉妃背後勢力不單純,我這幾天有事要出去,她選在這時候邀你,肯定不安好心!"容楚顰眉,他用一種罕見的嚴肅語氣道.

"那她一直邀我,我也沒道理拒絕啊!"沐凝見容楚如此慎重,她不由也收起了輕視的心思.

其實她也知道,鳳琦兒被埋入地下又被人救走,到如今神不知鬼不覺變換了樣貌與身份入宮做了皇帝的妃子,憑她一人之力肯定無法做到.

她背後勢力定然非同一般.

"我已經了你感染風寒,近日不能見客!"容楚一把打橫抱起沐凝,他親了親她臉.

"笨鳥,我要去西郊大營一趟,頂多三天就回來!這幾天好好在家待著,誰來也不准見!"容楚又叮囑道.

"嗯,知道了!"沐凝乖乖點頭.

她知道容楚不會憑空這樣的話,他一定是發現了什麼端倪.

不過,沐凝卻也擔心,如果玉妃果真是別有目的,那麼,她躲得了初一,也躲不了十五!

上篇:274 有傷在身     下篇:276 挑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