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76 挑釁上門  
   
276 挑釁上門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容楚就起來了.

彼時沐凝還在夢中,昨晚又被容楚折騰了大半宿,她實在累的受不了.

容楚起來時她也知道,只是沐凝眼皮重得睜不開,但即使這樣,她也還是被他挖起來,又是好一陣*.

直到天光大亮,葉冰在外面催了,容楚這才整了衣裝,戀戀不舍地親了又親沐凝,一遍遍叮囑她這幾天他不在,千萬不要出去的話.

"知道了啦!"沐凝又累又困,腰都酸得直不起來,她忍不住嘟了嘴,去推容楚.

她都不知道容楚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

雖然心里清楚他是擔心她,但沐凝卻也覺得他題大做了.

她又不是手無縛雞之力,就算鳳琦兒真的要對她不利,她還不至于連自保之力都沒有的.

"一定要記得!"容楚不放心,走到門前,又轉身走了回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了,他總覺得好像有些心神不甯.

"那你早點辦完事回來呀!"沐凝摟住容楚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她看著他,甜笑著道.

"嗯,我盡快!"容楚看著少女一副慵懶的模樣窩在他懷里,他心里不由一暖,鳳眸里也泛起了瀲灩的光.

從出生起就背負的沉重人生,到多年前的戎馬生涯.

之後縱橫朝堂,處處勾心斗角的詭譎,還有每月毒發時的痛不欲生.

他原以為這一生就要這麼過,卻不曾想,上天竟然給他送來了她.

第一眼看到她,她還蒙著那張平凡到有點丑陋的面皮,可是,他卻一眼就被那對清靈通透,宛如寶石般的眼睛吸引.

也正是因為這雙靈動中閃爍著倔強的眼睛,他才會出手幫她.

從第一次試探性吻她,到帝陵里的激烈交鋒.

這之後的每一次相遇,她都給他帶來莫大的驚喜.

她是如此特別,與他從前所見的所有女子都不同.

倔強,勇敢,尤其識時務,卻又時不時得冒點傻氣,讓他每每都要氣得恨不得敲開她腦殼,看看里面究竟裝著些什麼.

然而漸漸的,就是在這樣的嬉笑怒罵中,他的心也隨之失落……

"王爺!"葉冰見不到容楚出來,急得又在外邊催促.

"笨鳥,完完整整地等我回來!"容楚再次親了親沐凝,深深看了她一眼,這才像是下定了決心,轉身離開.

沐凝趴在*上,長發鋪了一*,色的鴛鴦錦被映著她染了酡的臉.

她靜靜看著容楚的背影,黑如琉璃的眼眸清潤而迷離.

當他的身影終于消失在門外,門扉掩上,沐凝方才閉上眼睛.

究竟是什麼時候,她對他,竟然有了依戀?

沐凝再次沉沉睡去,她又做夢了.

她夢見那一年的山花爛漫,步清城牽著她的手站在洞窟里,溫柔地教她吟詩.

她夢見那一年,她一身白衣,站在高高的聖殿上,看著千級台階下的鳳神族眾,長老正在宣讀與百靈皇族聯姻的合婚書.

她夢見那一年冬日,她不顧身體有恙,潛進冰冷刺骨的聖湖水底,只為尋找能夠解去步清瀾身上毒素的冰蓮.

……

"吱吱吱……"

沐凝是被土豪大人的聲音叫醒的,迷蒙中,她睜開眼睛,就見一對綠豆眼正貼在她面前,幽幽閃著綠光.

"嚯!"沐凝當即被嚇了一跳,她往後一退,這才發現面前的原來是土豪大人.

"嚇死人了!"沐凝忍不住撫著胸口,嗔怪地瞥土豪大人.

"吱吱吱!"土豪大人卻伸出爪子拍了拍沐凝臉蛋.

"好累,不想起!"沐凝抱緊被子,將臉埋在被子里.

可是她剛一動,就感覺腰酸到幾乎快要斷掉,她忍不住捶*,"你家主子真是只禽,獸!"

"吱吱!"土豪大人深有同感地點頭,大人它覺得阿凝得很對,主子就是一只禽,獸!

不但不給大人吃肉,還逼大人認字!

簡直禽,獸得不能再禽,獸!

"吱吱吱!"可是主子再禽,獸,阿凝你也得起*呀!

太陽都快下山了,阿凝都睡了一整天了,主子臨走可是交代大人它了,要大人它照看阿凝.

而且主子還如果回來發現阿凝瘦了,就要找大人它算賬的!

所以大人它這幾天可是要充當阿凝奶媽的角色,好好照顧阿凝飲食起居!

沐凝原本是動都不想動,但她實在是禁不住土豪大人的碎嘴狐狸叫,所以也只好滿心不願地爬起來穿了衣服.

青雪此時也進來了,她擔心道,"姐,你一天沒吃東西了,不餓嗎?"

"餓!"沐凝摸著肚子,她現在又困又餓,也不知道怎麼了,睡了那麼久,竟然還覺得困.

而且她好像還做了好多夢,只是剛剛被土豪大人一打岔,她突然想不起來在夢中究竟看到了些什麼.

青雪服侍沐凝洗漱完,連忙吩咐備上了晚膳.

沐凝吃飽喝足,突然又不困了,她本來打算出去走走,轉念一想,又怕王府里人多眼雜,不定就有不少宮中的眼線.

她可不想一個人去面對鳳琦兒那張虛偽的假臉.

所以沐凝也就打消了主意,改為在屋里散步.

沒過一會,她又指使土豪大人充當狐狸翻書機,繼續看昨天沒看完的話本.

"對了姐,今天宮中又來人送了請柬給你,是玉妃邀你,溥公公幫你拒絕了."青雪收拾完桌子,給沐凝端來一盤水果,她道.

"哦!"沐凝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但她隨即扭頭,驚訝問道,"溥公公不是跟王爺去西郊大營了嗎?"

"王爺不放心姐,又讓溥公公回來了!"青雪促狹地眨眨眼,道.

"可是他這次的事很重要……"沐凝突然有些發怔.

"不過,姐,這玉妃為什麼非要邀你去啊?"青雪在一旁皺著眉頭,疑惑問道.

不過沐凝卻好像沒聽到,她正沉在自己的思緒里,眼神也一瞬飄遠.

第二天第三天,玉妃繼續接連相邀,但都被溥公公以王妃風寒未愈拒絕.

沐凝這兩天也就窩在辰景閣里,吃了睡睡了吃,哪也沒去.

到了第四天,一大早她就接到容楚書信,是昨晚連夜從西郊大營被送來的.

他告訴她,事有些棘手,所以多耽擱了一日,最遲明天就會回來.

即使沐凝至今不知道自己對容楚懷著的究竟是怎樣一種感,但此刻,當她手捧容楚親筆寫就的信件,她只覺心里仿佛吃了蜜一樣甜.

然而,也就是在這一天,剛過晌午,恭王府來了兩位不速之客.

彼時,辰景閣內,沐凝正懶洋洋靠在榻上看書,正看得興起,她便聽辰景閣外傳來一陣吵鬧聲.

"青雪,誰在外邊吵?"沐凝皺了皺眉.

"姐,是鳳府二姐,還有一個宮裝打扮的女人,非要進辰景閣見姐,溥公公正攔著她們!"青雪在門外應道.

"鳳琦兒和鳳靜兒?"沐凝挑了挑黛眉,她將書放在胸口,嘴角隨即勾起嘲諷的笑.

看來,這鳳琦兒果然是設了陰謀在等著她.

現在鳳琦兒也定然是知道容楚快要回來了,所以按捺不住,竟然都急迫到登門了!

如此一來,沐凝倒是有些好奇.

好奇鳳琦兒究竟是有什麼樣的陰謀,竟然這般畏懼容楚,非要趕在他回來之前實行?

沐凝正思忖間,她已然聽到屋外傳來鳳靜兒的厲斥聲.

"死太監,狗奴才,也不睜大你那雙狗眼瞧瞧來的是誰?見到玉妃娘娘,你還不趕緊跪下迎接?"

"來人,哪里來的不要臉的賤女人,膽敢冒犯灑家,給灑家掌嘴!"向來都是和藹可親的溥公公顯然也被鳳靜兒如此無禮的話激怒了.

他一揚塵拂,冷聲喝道.

立即便有兩名身著司禮監高階太監服的中年太監從溥公公身後閃了出來,抓住鳳靜兒就是一個左右開弓,幾巴掌狠狠甩下.

鳳靜兒頓時就被打悶了,不但是她,就連玉妃等人亦是目瞪口呆,顯然沒想到會突然發生這樣的變故.

"你,你敢打我?!姐,玉妃娘娘,您還不下令讓這個死太監下跪!"直到感覺臉頰火辣辣得疼,鳳靜兒這才反應過來,她當即一手捂臉,一手拉著玉妃子,哭鬧道.

玉妃臉色已經非常難看,她狠狠瞪了鳳靜兒一眼,隨即黑著臉向溥公公求.

"溥公公,是鳳二姐不懂事,冒犯了公公,還請公公大人大量,放過她一次!"

"放過她?哼,玉妃娘娘,有些人看不清自己身份,就應該受教訓,這次看在玉妃您的面子上,灑家就不追究了,如果再有下次,可休怪灑家不客氣!"溥公公冷著臉,眼中閃過煞氣.

"是,多謝溥公公!"鳳琦兒低頭.

"娘娘,你為什麼要求他?他只是個太監!"鳳靜兒難以置信地睜圓了眼睛,一臉氣憤地瞪著玉妃.

"閉嘴!"鳳琦兒此時真的後悔今天帶了鳳靜兒過來,這個蠢貨,以為她做了這妃子就天下無敵了?

剛剛她竟然連溥公公都敢罵!

難道她就不知道溥公公是司禮監掌印太監,聽從恭王調配,官居一品?

冒犯朝廷一品大員,就算溥公公剛剛將鳳靜兒就地正法,也沒有人會什麼!

鳳琦兒實在是要被鳳靜兒氣死了.

"玉妃娘娘,灑家已經過了,王妃感染風寒,抱恙在身,不便見客,您請回吧!"溥公公也不理會瘋狗一般的鳳靜兒,而是冷冷對鳳琦兒道.

"溥公公,實不相瞞,本宮今日前來,是奉皇上聖旨請恭王妃入宮一聚."

鳳琦兒抬眸看了看溥公公臉色,微微笑道,"恭王妃,不會連皇上的旨意都要違抗吧?"

"皇上旨意自然不敢違抗,只是我家王妃確實染病在身,怕是萬一入宮面聖,沖撞了龍體……"溥公公有些為難道.

但他心中卻是暗驚,看來王爺果然所料不錯,這玉妃的陰謀確實是沖著王妃來的,而且這件事竟然連皇帝都有份……

溥公公只覺頭皮一炸,突然不敢想像將會發生什麼事.

"溥公公,雖然您是司禮監掌印太監,但您想必也知道,君命不可違!今日,就算恭王殿下在府里,恐怕也不敢違抗聖旨吧!"鳳琦兒眯起眼睛,目光睥睨,聲音里帶著壓迫感.

溥公公一時也沉了臉色.

"溥公公,讓玉妃進來吧!"沐凝在屋里,將剛剛發生的事都聽了個清楚.

她也知道鳳琦兒搬出皇帝來,就是為了壓制溥公公.

看來,今天她這一趟皇宮之行是躲不掉了.

"是,王妃!"溥公公低頭,恭敬應道.

與此同時,他眸中有精芒一閃,悄悄背過手,在身後做了個手勢.

暗處,迅即有黑影一閃而過.

此刻的辰景閣內,鳳琦兒已經率先走進,她挺直著脊背,頭顱高高昂起,一副得勝者趾高氣揚的模樣.

兩頰腫的鳳靜兒跟著走進,她眼眸一掃,當她看到這座辰景閣的精致程度,以及里面名貴的擺設時,頓時忍不住瞪圓了眼睛.

鳳靜兒幾乎是目不轉睛,貪婪地看著那每一件陳設,毫不掩飾她滿心的嫉妒和想要將這一切都據為己有的眼神.

鳳琦兒看到鳳靜兒這麼丟人,又見王府下人那鄙夷的目光,她心里就火氣直冒.

鳳琦兒忍不住就背過手一把掐在鳳靜兒胳膊上.

"姐……你干嘛掐我?"鳳靜兒吃痛,剛打算抱怨,她一抬頭,就見沐凝從花廳那一頭走了過來.

鳳靜兒頓時就將嘴邊的話給吞了下去,她臉上也迅速堆積起刻骨的怨恨.

不過此時她再看沐凝,眼中卻多了赤,裸裸的嫉妒.

鳳靜兒是覺得鳳驚鸞那個踐人根本就不配擁有這一切,她真不明白恭王殿下究竟是看上了鳳驚鸞哪一點.

論容貌,論才學,鳳驚鸞根本就沒一處能比得上她鳳靜兒啊!

所以鳳靜兒覺得一定是鳳驚鸞使了什麼狐媚手段,才將恭王殿下迷得暈頭轉向.

不定恭王殿下原本看上的是她鳳靜兒!

對,一定是這樣!

這邊鳳靜兒正在義憤填膺地瞎想,另一邊,玉妃看到沐凝出來,已經高傲地揚起了頭,像是一只等著子民朝拜的天鵝.

然而沐凝卻是看都不看鳳琦兒一眼,更是對鳳靜兒視若無睹,她優雅地坐下,接過白露奉上的香茶,抿了一口.

鳳琦兒脖子都仰酸了,都沒等到沐凝的拜見,她臉上就有些掛不住.

鳳靜兒又忍不住了,她一看到沐凝就覺得她所擁有的一切,包括恭王,原本都應該是她鳳靜兒的!

但鳳靜兒也不傻,剛剛被打讓她心有余悸,于是她沖玉妃的宮女使了個眼色.

那名宮女立刻高傲道,"恭王妃,您見到玉妃娘娘應該行禮!您怎麼還坐著不動,難道這就是你們恭王府的規矩嗎?"

上篇:275 玉妃相邀     下篇:277 容楚有隱疾,你跟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