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78  
   
278

"是你——"沐凝不由挑了挑黛眉,清冷眼眸掠過鳳琦兒,隨後又落在滿臉刻薄的柔郡主面上.

她眼中掠過了然的冷笑.

到此時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鳳琦兒和安柔分明就是串通在一起,找她報仇來了.

不過,看來這兩人對她想必是恨之入骨了,否則她們又怎會自甘*至此,甯願委身老皇帝這樣的變,態?

"恭王妃,好久不見了,看到本宮,你很驚訝吧!"容柔見沐凝一眼就認出了她,不由立即倨傲地昂起了頭.

沐凝掃一眼容柔身上與鳳琦兒同樣暴露的薄紗,又看著她刻意塗抹得妖豔的臉龐.

"確實很驚訝!"沐凝嘴角勾起,毫不掩飾眼中的嘲諷.

她一點也不覺得鳳琦兒與容柔淪落到這一步是她的責任.

她從來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還之!

如果當初鳳琦兒不想著暗害她,設計她嫁給傻子,舉行陰婚,就不會有當初發生在鳳家的那些事!

沒有那些事,她鳳琦兒也就不會代替她被埋入地底.

所以,鳳琦兒當初與如今所受的,不過是因果報應循環不爽罷了!

至于容柔,沐凝就更冤了,詠荷會上明明就是容柔處處針對她.

這女人又腦子不清楚地覬覦容楚,這才冒犯了容楚,被他貶斥.

這女人是腦子被驢踢了?尋仇竟然尋到她頭上來!

真是有病!

難道還真是因為她嫁了這天下最傑出的男人,所以才引得這些女人如此喪心病狂地嫉妒她?

"哎,柔妃,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都是一家人,何必什麼斬不斬的,多見外啊!"老皇帝先是不動聲色地看著沐凝與容柔,隨即才出聲道.

"是,皇上!"容柔乖順地福身行禮,妖豔臉上也適時露出勾人的笑.

老皇帝伸手就在她身上揉了一把.

沐凝眼見著容柔表面笑顏如花嬌羞無比.

可是一扭頭,在老皇帝看不到她的角落,她臉上立即露出無比惡心的神.

"美人兒,你覺得朕剛剛的提議如何?"老皇帝真是越看眼前少女就越是心癢難耐.

她就像是一朵帶刺的薔薇,嬌豔無雙.

讓人即使知道采摘她或許會紮破手,也忍不住想要將她捧在手心里呵護.

而且他不知道容楚在不能人道的況下,究竟是用得什麼方法,竟然將這一朵嬌花養得如此嬌美.

看她那對靈動的眼睛,就像是會話一般,泛著瀲灩的光澤.

還有她的身體,亦是不同于他後宮中這些柔弱的女子,而是挺拔有致,如那傲雪青竹,讓人移不開眼睛.

"多謝皇上好意,不過臣婦既然已經嫁了王爺,此生就絕不會二嫁,也絕不會做背叛王爺的事!"

沐凝強忍著心頭泛起的惡心,她冷冷道.

"這樣啊……"

老皇帝見如此*,沐凝都不動心,他不由好奇道,"可是容楚又不是個真正的男人,你跟著他,豈不是要守一輩子的活寡?你甘心?"

沐凝忍不住在心里翻個白眼,暗自腹誹道,如果容楚都不是個男人,那全天下的男人可就都死光了.

就他那種能夠折騰一整晚的體力,她求逃跑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守活寡?

但這話沐凝肯定是不能當著老皇帝的面的,老皇帝還不知道容楚身上的毒已經解了,更不知道容楚早就恢複了男,性本能.

老皇帝本就十分忌憚容楚,對容楚下毒,給容楚喝泄陽藥,都是為了防范他.

一旦老皇帝得知容楚身體已然無事,還不定又會想出什麼喪心病狂的法子來暗害容楚.

所以沐凝只能將對老皇帝的不屑壓在心底.

然後故意裝出一副高冷的模樣,認真道,"皇上此差矣,王爺對我有恩,曾多次救我于危難,就憑著這一份恩,我就不能背叛他!"

"你嫁他只是為了報恩?"老皇帝聞聽此話,渾濁的眼睛卻是一亮.

"而且我也想明白了,夫妻之道,並不在于一時貪圖享樂,王爺雖然不能……"

到這,沐凝作出一臉沉痛表,她隨即沉了眼睛,微微一笑,"可是試問全天下有哪個男人敢像王爺那樣,承諾一生永不再娶?他待我如此用心,我又怎可因為某個不足掛齒的原因背叛他?"

沐凝這一番話得是義憤填膺,慷慨激昂,不但是老皇帝被她給震懾住了.

就連鳳琦兒和容柔兩人也是目瞪口呆.

兩人雖然從老皇帝那里得知容楚確實服了泄陽藥,根本就不算個完整的男人.

但兩人心中愛慕容楚天人之姿,從內心深處來,她們並不相信老皇帝的話.

她們只以為是幾近油盡燈枯的老皇帝嫉妒容楚,所以才會編造出這樣的謊來詆毀容楚.

然而此刻,當她們親耳聽沐凝容楚確實沒有男人那方面的能力時,兩人先是覺得難以接受,隨即又暗自竊喜.

容楚不行,那麼豈不是代表鳳驚鸞那個踐人果然是在守活寡?

活該!

可是,當鳳琦兒與容柔轉眸再看老皇帝那張橘皮橫生,因為常年服用金丹而泛著青紫色的臉,兩人心中又再次嫉妒起沐凝來.

與其陪著這又老又丑,心理還極度扭曲的男人,任他玩弄,還不如嫁給容楚.

就算容楚不是真正的男人,但是就光看那俊美不似凡人的姿容,也滿足了.

"朕真沒想到,恭王妃對皇弟竟然如此深意重……"老皇帝也在那籠著子唏噓.

沐凝心中不由升起了希望,她試探著問道,"皇上,您與王爺兄弟深,臣婦不過一介女流,這天下比臣婦姿容絕佳者多不勝數,皇上又何必因人挑撥而作出讓兄弟寒心的事呢?"

"王爺明日回帝都,若是得知此事,萬一與皇上生了罅隙,豈不是正如了那些殲佞人的願?"

老皇帝皺眉沉思,似乎已經被動.

于是,鳳琦兒與容柔連忙交換了個眼神.

她們都知道老皇帝雖然十分忌憚容楚,但他更加依賴容楚.

如果再任憑鳳驚鸞這麼下去,老皇帝不定真的就放鳳驚鸞走了!

這樣她們就真的前功盡棄了.

但是鳳琦兒與容柔卻不甘心努力作廢.

她們密謀那麼久,就是為了讓鳳驚鸞那個踐人也嘗嘗被老皇帝蹂,躪的滋味.

最好能讓鳳驚鸞那個踐人被容楚嫌棄,不得好死!

尤其是對鳳琦兒來,母親死在鳳驚鸞手上,鳳靜兒今天又被打的這麼慘,她與鳳驚鸞已經勢同水火.

這一次回來,她就是為了報仇!

"妹妹這話的就不對了!"

只見鳳琦兒眼珠子一轉,她突然捂嘴嬌笑道,"難道妹妹不知道有句話是這麼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鳳琦兒見老皇帝的注意力被她吸引,眼中頓時露出得意.

她瞥一眼臉色冷冽的沐凝,這才繼續道,"這天下都是皇上您的,區區一個臣子的妻子,皇上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如果恭王果然對皇上衷心,他怎麼可能會因為一個女人就與皇上生了罅隙呢?"

"嗯,玉妃的很對!"老皇帝聞,看向沐凝的眼睛頓時又放出光來.

沐凝不由恨的暗暗咬牙,但她還是冷靜道,"皇上想必也知道王爺的脾氣,他既能為我遣散後院,自然十分看重我,皇上還請三思!"

"皇上,不用再三思了,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將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就算恭王殿下回來了,大不了就是鬧一場,您是天子,恭王還能反了天不成!"容柔也在一旁煽風點火.

一副恨不得老皇帝就地將沐凝給辦了的急迫模樣.

"柔妃的對!"老皇帝深有其感地點頭,他渾濁老眼里已經閃出色,米米的光.

只要一想到眼前少女是容楚的女人,老皇帝就有一種激動不已的強烈感覺.

只要一想到她每晚都與容楚同*共枕,老皇帝又覺得全身血液都快要沸騰了.

他一步步朝沐凝走去.

沐凝一邊往後退,一邊警惕地打量起四周.

她本打算用輕功躲避,但當她從丹田里運氣的時候,卻發現丹田里如同凝滯了一般.

沐凝心里不由暗叫糟糕,她還是屬于防范了,雖然知道鳳琦兒在催香里動了手腳.

但她卻沒想到鳳琦兒竟然再次用了西域的香料.

即使她百毒不侵,卻不能防范西域那種無色無味的香料.

此刻她動作遲緩,似乎連反應都變慢了,應該是中了西域木香!

不,她得想辦法自救,她才不要被老皇帝這個肮髒的老貨玷汙!

可是此時她動也動不了,她拿什麼自救?

沐凝一時心急如焚,她死死盯著已經走到她面前的老皇帝,他竟然開始脫她的衣服了.

"美人兒,今天你可是插翅也難飛了!"老皇帝一臉銀邪的笑.

沐凝眼角的余光也瞥見鳳琦兒與容柔得意而殘忍的笑臉.

"鳳驚鸞,你也有今天!"容柔以唇語憤然道.

"等著吧,等你被老東西糟蹋了,你看看恭王還會不會要你這只破鞋!"鳳琦兒從未覺得像今天這麼解氣過.

鳳靜兒曾要殺了鳳驚鸞.

不,她才不要一刀殺了那踐人,那樣實在是太便宜她了!

她要讓鳳驚鸞那踐人生不如死,讓她嘗嘗被所愛之人拋棄的滋味!

只有看著鳳驚鸞趴在塵埃里起不來,方才能解她心頭之恨.

報這毀了她一生幸福的深仇大恨!

眼看老皇帝枯槁的手就要碰到沐凝胸前衣襟,沐凝又急又惱,她不管不顧就朝著舌尖狠狠咬下.

尖銳的痛苦襲來,沐凝陡然感覺全身一震.

她連忙閃身後退.

老皇帝的手一下就撲了個空.

還不等鳳琦兒等人有所反應,正在這一刻,玉春殿那落鎖的大門忽然響起轟然一聲巨響.

包括沐凝在內的所有人都猛然扭頭去看.

入眼處,她只見那兩扇氣派的朱漆大門轟隆隆倒在地上,霎時激起了漫天塵埃.

門外深秋正午的陽光正好,金色光華中,正有一道頎長身影挾著一身怒火與煞氣迎面走來.

今日無風,但容楚走動時衣袂卻無風自動,發出獵獵聲響.

那一襲身姿翩然若天上神祗.

如此熟悉的身影,幾乎已經刻進沐凝心底深處.

這一瞬,沐凝雙眸驀然亮起,她幾乎是想也不想,就已如乳燕投林般迅速朝容楚跑了過去.

一到他跟前,她一頭就紮進他懷里,雙手死死抱緊他的腰,剛剛紛亂的心立刻因為他的到來安定了下來.

對于容楚的突然到來,此刻,不但老皇帝怔在了當場,就連鳳琦兒與容柔的眼睛里都露出了極致的驚豔.

但是,隨即,當她們看到容楚射過來的冰冷眼神時,兩人忽然感覺像是墜入了冰窟.

刺骨的寒冷,以及極度的驚慌.

只是一眼掃過,容楚已然垂了眸.

他看著懷中對他完全依賴的少女,看到她無恙,他心里先是松了口氣,接著鳳眼里便沉了怒火.

"笨鳥,待會再找你算賬!"容楚狠狠瞪了沐凝一眼.

只是,雖然他面上凶狠,但他一只手還是緊緊攬著沐凝,將她護在懷里.

旋即,容楚抬眸看向老皇帝,冷聲問道,"不知皇兄邀臣弟的王妃進宮,究竟是有什麼要事要辦?"

老皇帝一看到容楚,心里已然知道今天的好事看來是成不了了.

而且對于眼前怒火中燒的容楚,老皇帝竟莫名有種心驚的感覺.

"皇弟誤會了,朕邀弟媳進宮是邀她賞花來著."老皇帝自然不會承認他的齷鹺目的.

他只能打著哈哈道.

"賞花?"容楚眯眸冷笑,他沉了煞氣的眼睛一霎落在鳳琦兒與容柔身上.

鳳琦兒與容柔見容楚看她們,頓時只覺心頭怦然一跳.

然而,還不待她們雀躍,就已然發現容楚眼中那毫不掩飾的嘲諷.

"皇兄邀臣弟王妃進宮,難道就是欣賞這兩朵衣不遮體的爛花嗎?"容楚冷道.

"……"老皇帝聞,頓時一臉尷尬,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鳳琦兒與容柔兩人則是直接被容楚的話氣得白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她們二人自詡也是出身名門望族,都是高貴的身子,為了報仇才落到這一步.

她們什麼時候被人這麼不客氣地諷刺過?

況且諷刺她們的還是她們心里一直認定的良人!

"皇兄現在是否能給臣弟一個解釋?"容楚卻顯然不打算就此善罷甘休.

笨鳥是他的底線,是他的逆鱗,他絕不容許任何人打她的主意!

他都不敢想像,如果他今天沒有趕回來,而是如信上所明日才回,那麼,將會發生怎樣不堪的後果!

"這,真的只是個誤會!"老皇帝被抓個正著,他想扯理由都扯不出,只能干笑著.

"……"沐凝窩在容楚懷里,她突然悄悄扯了他一下.

上篇:277 容楚有隱疾,你跟我吧!     下篇:279 鬼迷心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