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0 是不是要卷包袱跑路  
   
280 是不是要卷包袱跑路

曹太後話音一落,老皇帝的臉色也隨之變得更加陰郁,眼底立刻布了一層戾氣.

他瘦骨嶙峋的手都緊緊捏在了一起,手背上鼓起了青筋.

"當初若不是哀家提前知道你父皇竟然要將皇位傳給容楚,千方百計改了遺詔,你哪能登這大寶之位,容家這江山,早就被那個賤種奪去了!"

曹太後沒注意到老皇帝的臉色不對,她還在絮絮叨叨地著.

老皇帝隨即掀起眼皮,仿佛看一個死人一般,陰測測冷笑一聲,"母後的意思是想告訴朕,如果沒有母後,朕就坐不到這皇位上了?"

曹太後聞,心頭頓時一驚,她知道自己是刺到老皇帝的逆鱗了.

當初他可是貴為太子,深得先皇喜愛,他也一直以為,先皇會將皇位傳給他.

誰知在容楚出現後,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先皇將對太子的*愛完全轉移到容楚身上,對容楚是有求必應,到最後竟然要廢太子改立容楚.

這也是為什麼老皇帝後來登機後性大變的原因之一.

曹太後念及此處,她也不敢再刺激老皇帝.

而是連忙扯了嘴角,笑道,"母後怎麼會是那個意思呢?母後只是想提醒皇帝你心防范容楚,還有鳳驚鸞那丫頭太邪門,皇帝最好還是不要碰她!"

老皇帝冷笑,"母後知道的還真多!"

曹太後忽然有些尷尬,她知道老皇帝是指她干政太多.

她想些什麼,但嘴巴張了張,還是什麼也沒有出口.

這大乾朝中最尊貴的母子倆一時坐著相對無語.

片刻後,曹太後起身告辭,但她剛走出兩步,突然像是又想起了什麼,扭頭問老皇帝,"皇帝,哀家聽容楚最近兩月都沒有再去帝陵,月圓之夜也沒見他毒發,皇帝是不是派人查一下他身上的毒……"

"這件事朕也覺得不對,已經命人查過了."也只有在提及容楚所中的毒時,老皇帝面對曹太後才沒有那麼尖銳.

他眯了眯眼,隨手翻了一頁,淡淡道,"據是得了神農谷主的靈藥,暫時壓制住毒性,不會再每月毒發."

"那他身上的麟血毒會不會就此解掉?"曹太後捏緊了手指,緊張問道.

老皇帝眸中閃過冷意,卻是一臉的無所謂,他看著曹太後,撇嘴冷笑,"麟血毒如果這麼好解,母後覺得,以容楚的本事,還能拖到今天?"

"皇帝的是!"曹太後點點頭,但她臉色卻並沒因為皇帝的話好看幾分,而是愈發顯得擔憂.

她總覺得心里不太踏實,好像漏掉了什麼很重要的事一般.

"對了,皇帝還在給容楚服泄陽藥嗎?"曹太後又問.

"嗯,一直在服!"皇帝低著頭漫不經心道.

"可是哀家怎麼聽容楚十分*他那個王妃,幾乎夜夜同枕而眠?"曹太後猶疑問道.

"母後真是多慮了,就算他們夜夜同榻又如何?容楚服了那麼多年泄陽藥,就算現在得了解藥,他也不可能是正常男人!而且今天鳳驚鸞也親口承認,她與容楚在一起,並沒有夫妻之實,不過是為了報恩而已!"

老皇帝似乎有些不耐煩,他"啪"的一下合上了書,布滿了血絲的眼睛冷凝曹太後.

其實他之前也曾懷疑過容楚是否恢複了男性本能.

因為這畢竟關系到容楚是否會有子嗣.

一旦容楚有子嗣,那麼就會影響他皇位的傳承.

不過老皇帝對他給容楚喝的泄陽藥十分有信心,那根本就是無藥可解.

而且他每次都是趁容楚毒發虛弱時給他喝的藥,再加上平時飲食上的滲透.

就算容楚內功極高,他頂多能逼出八,九分的毒素,只要毒素還能剩下一兩成,就足以能夠摧殘他的身體.

再加上今天鳳驚鸞那一番話,更是讓老皇帝心里最後的疑慮被打消了.

所以老皇帝對于曹太後此刻的喋喋不休著實感到反感.

"既然皇帝這麼,哀家也就放心了."

曹太後也知道她若是再下去,會令皇帝更加反感,她也不好再逗留,于是便道,"皇帝,雪心送去甯願庵已經好幾個月了,是不是可以給她換身份了?"

"這件事但憑母後做主!"老皇帝起身,朝殿後走去.

曹太後擰了擰眉頭,心里雖然不滿皇帝的態度,但她還是什麼也沒,轉身氣呼呼走了出去.

"太後娘娘,心!"一名太監急忙走過來攙扶曹太後上了轎子.

曹太後皺眉,"李蘭英呢?怎麼不見他?"

"回太後的話,李公公剛剛腹痛倒地,奴才不敢驚擾太後娘娘,所以就讓兩名太監送李公公先回去了."那中年太監恭恭敬敬道.

"前天腹痛,今天又腹痛?李蘭英最近身體怎麼變那麼差?"曹太後坐在轎子里,有些不滿地道.

"奴才認為,李公公是為了太後娘娘宮內的事殫精竭慮,身子積勞成疾了."那中年太監恭敬道.

"是嗎?"曹太後眯眼,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玉春殿,鳳琦兒去了一趟太後居住的慈甯宮,回來後,方才還是烏云滿臉,此刻已然云開霧散.

"娘娘."鳳琦兒的心腹宮女奉上一盞香茶,她心查看著鳳琦兒的臉色,問道,"今天的事……"

"哼,算鳳驚鸞那踐人命大!"鳳琦兒猛地沉了臉,眼底掠過一道厲色.

"可是,奴婢擔心恭王殿下不會善罷甘休的!"那宮女一臉愁容,她回頭看了看玉春殿那兩扇被踹倒,仍然橫尸在地的大門.

"本宮自有辦法!"

鳳琦兒卻好像一點都不擔心,她搖了搖手中團扇,微微笑道,"一會去將柔妃請過來,就本宮有事找她!"

"是,娘娘!"那宮女抬頭看了鳳琦兒一眼,目中閃過了然.

她隨即轉身出去.

從午後容楚與沐凝回來,容楚就將正准備逃跑的沐凝給拽進了臥房……

此時,太陽已經快要落山,夕陽的余暉透過窗欞撒進室內,落在青色的地磚上,仿佛為地面鋪了一層金色薄衣.

榻上,沐凝整個人都窩在容楚懷里,她仰頭看著他,清麗大眼中還透著一絲不可思議.

"就這樣?你是神農谷的靈藥壓制了麟血毒,老皇帝會相信?"

"在某些方面,他很自信!自從他殺了配制麟血毒的人後,他就一直相信麟血毒無藥可解!"

容楚懶散地靠在枕頭上,他一只手卷著沐凝一縷長發,一邊半眯著鳳眸道.

"這麼多年來,我尋遍大江南北,都沒有找到解藥,他就更放心了.而且他也曾親自跟到帝陵,看過我血毒發作時的模樣!"

"這麼變,態!"沐凝都快聽不下去了.

"他每次都是趁我血毒發作後,最虛弱的時候給我喝泄陽藥,他是篤定我沒有足夠功力逼出毒來."容楚淡淡道.

"對了,那你的毒解了,老皇帝又不知道,他豈不是一直都在給你喝泄陽藥?"沐凝忽然撐起身子,一臉驚疑地問道.

"是啊,我一直在喝,就連王府中每日給我的飯菜中都有摻泄陽藥."容楚笑米米看著沐凝.

"胡扯,我才不信,喝了泄陽藥,你還能……"沐凝又白了容楚一眼,她對他的話半個字也不信.

"沒騙你!只是從前我無能為力,但現在我有解藥了."容楚攬過沐凝臉,雙目灼灼盯著她.

"什麼解藥?"沐凝沒反應過來,傻傻問了一句.

容楚也不話,而是眸光邃深,隨即深深一吻.

他在她耳畔低聲道,"就是你呀,你不知道你全身都是寶嗎?"

沐凝的臉頓時透.

好在林嬤嬤此時適時在外稟報,"王爺,王妃,晚膳好了,要傳膳嗎?"

這麼一來,也掃去了沐凝的羞赧.

不過,容大爺一回來,沐凝就覺得自己精力嚴重不夠用了.

花廳里,飯桌上,沐凝有氣無力地趴著,面對滿滿一桌子美味佳肴,雖然她肚子餓的直叫,但卻連拿筷子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過這顯然正合容楚之意,他也不顧及身份,竟然就這麼親自喂沐凝吃起飯來.

此刻的他可謂是容光煥發,眉目中似有光華流轉,哪能看出半點晝夜兼程,長途跋涉後的勞累.

林嬤嬤與青雪葉冰等人則是看得目瞪口呆,顯然根本就無法想像高貴的王爺怎麼能做出這樣不合身份的事.

一開始時,沐凝也很抗拒,她又不是三歲孩,要人喂什麼飯啊?

可是沐凝又怎麼能拗得過容大爺?

最終,她還是被容楚半哄半強迫得一臉苦逼吃著他喂來的飯菜.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狀很是羨慕,綠眼睛都羨慕嫉妒得放光了.

大人它也好想過這種飯來張口的日子喲.

但是土豪大人如今很有自知之明,大人它明白自打阿凝出現後,主子眼里心里就都沒有大人它了.

所以土豪大人只能寂寞地繼續吃它自己的飯了.

用完晚膳,容楚送沐凝回房,他則起身要出門.

"去哪?"沐凝趴在*上,扯著容楚胳膊,仰頭問道.

"進宮!今天的事不能就這樣算了!"容楚倏地眯眸,鳳眼中閃過寒芒.

"這麼晚了,老皇帝會見你?"沐凝挽住容楚大手不讓他走.

其實中午容楚送她回來後,就打算進宮找老皇帝算賬,沐凝卻不想讓他去.

因為她知道老皇帝絕對不會承認.

雖然她至今對容楚與老皇帝的過往糾葛還不是很清楚,但她卻能感覺到容楚在受到老皇帝如此殘忍的迫,害後還能容忍,他定然是對老皇帝有所顧忌.

或者是,有什麼把柄在老皇帝手上.

所以,沐凝不想讓他為難.

"就算他不見,我也要親手殺了那兩個踐人!"容楚冷聲道.

容楚話音剛落,兩人忽然聽到門外溥公公的聲音,"王爺,皇上傳您與王妃入宮!"

沐凝與容楚對視一眼,兩人都從對方眼底看到了了然.

看來,老皇帝已經處理好了,就是不知道他犧牲的是誰!

"笨鳥,你留下!"容楚眯了眯眼.

"那你早去早回!"沐凝被折騰了一下午,早就累得不行.

而且她也不想看到老皇帝那張猥瑣齷鹺的臉.

所以容楚不讓她進宮,那是正合她意.

容楚走後,沐凝洗漱完,就散著長發靠在*邊一邊看書一邊等他回來.

一個時辰後,容楚終于回返.

沐凝抬眸看他,剛要詢問,卻一眼就發現他面沉如水,眼底也閃著冰霜般的冷意.

"怎麼了?"

"哼."容楚坐在桌旁,怒氣沖沖地往嘴里灌水.

沐凝見溥公公就站在門口,于是出聲喚道,"溥公公,你和王爺一起進宮的,你,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回稟王妃."溥公公看容楚一眼,見他並沒有叱責他的意思,這才道,"皇上,今天他中了迷,藥,神志不清,根本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沐凝聞聽此話,頓時忍不住坐直了身子,臉色也沉了下去,"還真是夠無恥的!"

"玉妃自稱是受了柔妃的蠱惑,才做出對不起王妃的事,已經懸梁!"溥公公接著道.

"死了還是沒死?"沐凝挑眉,嘲諷問道.

"呃,被人救下,自然沒死!"溥公公面色平靜道.

"那死的是柔妃?"沐凝眸光一閃,再次問道.

"是!王妃英明!"溥公公眼底露出贊賞.

"呵!"沐凝忍不住冷笑,她對于這個結果一點都不感到奇怪,她早就有心理准備.

因為她很清楚,鳳琦兒本就不是個沒腦子的.

相反,比起鳳靜兒的愚笨莽撞,鳳琦兒卻是思維縝密,可以是步步為營.

尤其是上一次她大難不死,又被神秘人救走之後,整個人更是脫胎換骨,心機極深.

想必在做這件事之前,她就已經想好了退路!

還有她背後那人,也不容覷.

"一群廢物,別以為找個替死鬼,本王就會就此罷休!那個踐人必須死!"容楚也在此刻冷道.

"王爺,要不然,奴才派殺手去殺了玉妃?"溥公公建議道.

"最好不要!"容楚還沒話,沐凝卻先提出反對了.

容楚和溥公公都扭頭看她,沐凝道,"柔妃已死,老皇帝將所有罪責都推到柔妃身上,就算我再怎麼,現在也已經是死無對證!"

頓了頓,沐凝又繼續道,"而且這件事肯定早已被宣揚出去,老皇帝與玉妃定然將他們自己摘得干乾淨淨!如果現在玉妃也莫名身亡,肯定會有人懷疑到王爺身上."

"那又如何?"容楚冷了眼眸,桀驁地一挑劍眉,鳳眸里閃過陰鷙,"本王這些年被懷疑的還少嗎?"

"王爺,奴才覺得王妃的對!"

溥公公在一旁聽著沐凝的分析,他心里暗暗點頭.

只見他皺眉想了想,忽然躬身道,"皇上對您一直很忌憚,如今王爺手握兵權政權,已經很讓人眼,這朝中想扳倒王爺的不在少數.曹太後那邊一直都在暗中搞鬼,這一次冀州之禍就是他們搞出來的.如果再傳出對王爺不利的消息,恐怕……"

溥公公此話一出,沐凝立即看向容楚.

其實溥公公所的,也正是她擔心的.

與容楚相處越久,她就越能發現他光鮮表面下的步步驚心.

她相信他的能力,但她也明白即使他再強大,也無法與一國相抗衡.

雖然如今大乾的軍政都掌握在他手中,但老皇帝畢竟是君,如果容楚膽敢對老皇帝做什麼,那就是大逆不道,是謀反.

這在古代可是相當嚴重的罪名!

溥公公見容楚不話,他故意裝著看不見容楚那冰冷如刀的眼神,又咬牙繼續道,"當初王爺攝政時就過,皇帝與太後絕不是放心才要將政權交到王爺手里,他們只是想捧殺王爺,先捧您上最高的位子,然後出其不意讓您狠狠摔下……"

"夠了,給本王閉嘴!"容楚聽到這里,臉色已經變得陰沉似水.

只見他放在桌上的手緊握成拳,薄唇抿起,鳳眸里暗沉一片.

溥公公連忙跪倒在地.

"溥公公,你先退下吧!"沐凝看了眼容楚,她淡聲道.

溥公公抬眸看容楚,見他只是坐在那,並沒有反對,他連忙起身出去.

其實溥公公不顧容楚殺人的眼神執意覲,剛剛的話他確實是故意給沐凝聽的.

王爺的性子太剛強,他肩上背負的沉重又太多,而他又一直是不善于表達,只一個人默默承受.

溥公公真的擔心有朝一日,王爺會被那重重的重擔壓垮.

到如今王爺好不容易有了他願意珍視的人.

所以溥公公才希望這位非常特別的王妃能夠與王爺一起攜手並肩,替王爺分擔那些不可為外人道來的痛苦.

當屋里只剩下容楚與沐凝兩人,她歪頭看著他,眼睛亮晶晶的,"老妖怪,你這是惱羞成怒?"

容楚斜沐凝一眼,不吭聲.

他何止是惱羞成怒,他簡直是氣得要死.

溥子那王八蛋,竟然在笨鳥面前拆他的台,這讓他以後在笨鳥面前還怎麼混?

"這些事你遲早都要告訴我,而且就算溥公公今天不,我這麼聰明,也能猜得到!"沐凝得意道.

"然後呢?現在你知道我身邊危險重重,可能保護不到你,你是不是准備卷包袱跑路了?"容楚冷著臉問道.

上篇:279 鬼迷心竅     下篇:281 犁與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