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1 犁與田  
   
281 犁與田

"然後呢?現在你知道我身邊危險重重,可能保護不到你,你是不是准備卷包袱跑路了?"容楚冷著臉問道.

"咦?你連這個都知道?"沐凝不怕死地眨眨眼,一副你完全猜對了的模樣.

她還作勢掀被子要下*,鞋子都不穿,直接踩著地上厚厚的毯子跑到櫃子旁,翻箱倒櫃地找衣服,掏她的寶石東珠.

完全就是馬上就要卷包袱逃跑的樣子.

容楚這下不但臉都黑了,鳳眸里都沉了滔天,怒火,他吼,"笨鳥!"

聲音未落,他隨即長身而起,一瞬就到了沐凝身後,伸手就要去拉她胳膊,"你給我過來!"

"就不過去!"沐凝蹲在櫃子前,往外掏東西,一邊躲閃著容楚大手.

"你敢跑,我打斷你兩條腿!"容楚氣的臉都綠了.

"那你打啊!"沐凝仍然低著頭,不理他.

而且她現在縮在櫃子和*的夾縫里,容楚太高大,進不去.

"你,你就這麼想離開本王?"容楚徹底怒了.

"剛剛明明就是你你身邊危險,讓我卷包袱走人的!"沐凝斜了容楚一眼,忿忿道.

"本王那是問你!"容楚捏緊了手指,居高臨下怒視躲著他的嬌少女.

"是嗎?我以為你是命令我!"沐凝彎了眼角,嘻嘻一笑.

容楚見她笑,心頭這才稍稍放松了些許,他伸手,也放柔了聲音,"出來!"

"不!"沐凝卻依然搖頭,她猛地沉了臉色,眼睛都沉冷了幾分,"你都不信我,我覺得我還是走了的好!"

"我什麼時候不信你了?"容楚郁悶道.

"你心里清楚!"沐凝收回眼神,又開始翻東西.

她真是快要受不了了,從來不都是女人容易在戀愛中患得患失嗎?

可是自從她和容楚關系破冰,這只在人前囂張地不可一世的大妖孽就總是用盡各種手段,或是旁敲側擊,或是直接了斷逼她答應永遠不離開他.

像今天這樣陰陽怪氣的暗示也不是第一次了.

沐凝都不知道這只剝人皮時,眼都不眨一下的妖孽怎麼會這麼沒有安全感!

"你——"容楚俊臉立即就有些僵硬,他雙手都在身側緊握成拳.

他是何等的驕傲,從來都不會為任何人低頭,除了他眼前的少女!

其實他會一直問她,也確實是因為他對她感的歸屬不確定.

她雖然在他身邊,但他卻總有一種抓不住她的飄忽感覺.

就好像她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突然消失,讓他再也找不到她一般.

這種感覺,也只有在他們結為一體的時候才能稍稍淡去.

所以他很想要個孩子.

因為孩子是她血脈的延續,有了孩子,至少她會有所牽絆.

"我什麼呀?"沐凝並沒注意到容楚神色的變化.

"喏,這個送給你!"沐凝將櫃子里的東西都翻了一遍,終于在櫃子的角落里找到了她要找的東西.

容楚伸手接住沐凝扔來的東西,他低頭一看,發現是一塊繡有並蒂蓮的帕子.

他不由顰眉,狐疑問道,"定信物?"

"仔細看清楚上面有什麼!"沐凝白了容楚一眼,接著三兩下將被她翻得亂七八糟的東西又整理好.

容楚見沐凝起身,連忙一把扣住她,好像生怕她會跑掉.

他隨即又低頭就著燈光看去,這才發現那兩朵並蒂蓮的花瓣心蕊處鮮欲滴,好像是鮮血染成.

而且這帕子上還泛著他熟悉的香味.

"你的血?"容楚抬眸看沐凝.

他還是有些莫名其妙,笨鳥倒騰那麼久,難道就是給他一塊用她的血染的帕子?

沐凝氣的捂臉,她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道,"這不是帕子,是從*單上剪下來的!"

"*單?"容楚挑挑眉,突然福至心靈,一霎就反應了過來.

"阿凝,這是你的落?"容楚驚喜道.

"你呢?"沐凝恨得直磨牙,此時她連脖子都透了,清麗大眼里也閃著暴躁.

她會拿這個落帕子給容楚,就是想告訴他,她的完璧之身都給他了,她不是個濫的女人,既然要求他承諾一生一世,她自然也會做到.

當然,除非有不可抗拒的因素!

不過這話沐凝肯定是不會跟容楚的.

此刻,她看著容楚捧著那帕子如獲至寶的模樣,沐凝簡直無語.

看來中國無論哪朝哪代,男人都有這種節,仿佛得到一個女子的完璧之身才是真正占有了她的一切.

"看好了就還給我!"沐凝伸手去奪那帕子,容楚卻是手一縮,將帕子塞進了子里.

他摟住沐凝纖腰,剛剛還陰沉如水的俊臉一瞬云開霧散.

此刻只見他眉目含笑,黑眸瀲灩,襯得那張俊顏更是妖孽.

"笨鳥,你這是在告訴我,你的第一次給了我,你就是我的人了?"容楚笑吟吟問道.

沐凝下意識就想回他一句你想多了.

但她轉念一想,如果她這麼了,那麼容楚這貨不定又要糾結惆悵,到時候還是得來煩她.

于是沐凝也只好含糊不清地哼了一聲,掙開容楚大手,扭頭走開.

容楚此時心大好,他也不介意沐凝之前的話了,幾步跟上去,一把抱起沐凝,就往*邊走去.

沐凝見他又要欲行不軌,她臉色一變,連忙伸手推他,"不行!我受不住了!"

容楚親她,一邊誘哄,"就一次!"

"不行就是不行!"沐凝卻很堅決,她根本就不信容楚的話.

眼珠子一轉,沐凝趕緊轉移話題,"對了,冀州的事現在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

容楚沒撈到便宜,不由有些悻悻然,他腦袋枕在雙手上,冷冷勾唇道,"不過殺了一群替罪羊,真正的主謀還在慈甯宮呢!"

"太後干的?她有那麼大本事?"沐凝有些疑問.

"老太婆自然有本事,否則當初她又怎麼能改得掉父皇的傳位遺詔?!再,她背後還有老皇帝撐腰呢!"容楚一提到曹太後,他眼底就閃過陰鷙的寒意.

"篡改傳位遺詔?"

沐凝正趴在容楚胸口,聞她不由立即撐起下巴,驚愕地盯著他冰冷的臉,"那遺詔本來是要傳位給誰?"

然而這話剛問出口,沐凝卻又立刻捂住嘴.

她滿臉震驚地迎上容楚邃深如海的眼睛.

因為她突然想起來,先皇只有兩個兒子,一個是當今皇帝,還有就是容楚.

如果依容楚所,曹太後果然篡改了遺詔,那麼當今皇帝這皇位原本豈不是……

"還好還好!"震驚過後,沐凝忽然又長長呼出一口氣.

"好?"容楚訝異,他挑高劍眉,刮了下沐凝的鼻子,"哪里好?如果沒有發生變故,你如今可就是皇後了!"

"我才不要做皇後!"

沐凝撇撇嘴,非常不屑道,"當皇帝的都不是好東西,到時候你若是弄出三,宮六,院,幾百個妃子,那我還不得郁悶死!"

容楚失笑,他揪沐凝臉蛋,"就知道你是個醋壇子!"

沐凝再次靠近容楚懷里,想了想,她還是悶聲道,"其實……當初遲遲不和步清瀾完婚,就是因為他東宮有太多女人."

容楚伸手攬住沐凝,他沉聲道,"放心,我過,這輩子除了你,我不會再有其他女人!"

沐凝也摟緊容楚的腰,她微眯著眼睛,突然像是囈語一般問道,"夙墨……真的死了嗎?"

容楚頓了頓,半晌方才回答,"沒有,我讓他去做別的事了!"

沐凝抿了抿嘴,她緊緊抓住容楚大手.

"阿凝,如果,我是如果,有朝一日我必須要登上皇位……"容楚忽然在沐凝耳邊輕聲問.

"嗯,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沐凝睫毛顫了顫,她道.

她知道,他的意思應該是想要奪回原本屬于他的一切……

"不會離開我?"容楚還是有些不確定,尤其是沐凝剛剛還不願意當皇後.

"你再,再我真走了!"沐凝聞,卻是"騰"一下抬起頭怒瞪容楚.

"好,好,我不!不了!"容楚笑吟吟抱緊了沐凝.

只是他看著懷中少女安甯的臉,他眼底卻一霎閃過沉沉郁色.

他突然不知道,是否要將他真實的身世告知她……

一場風波看似就這樣過去,可是無論是容楚還是沐凝,他們都很清楚,一旦平靜的表象被打破,那麼,風雨必然將至!

第二日,柔妃暗害恭王妃不成,畏罪服毒自殺的消息就傳遍了大乾帝都的貴族圈子.

一時間,人人都在議論這一事件,而且貴族圈子里大多是知道容柔當初郡主之位被奪的緣由的.

更有甚者,還傳出容柔之所以不顧同宗還是晚輩的身份進宮服侍皇帝,就是為了向恭王妃複仇的話來.

所以他們對柔妃畏罪自殺這一法自然深信不疑.

更是沒有一個人同容柔的.

因為他們覺得當初詠荷會上,恭王妃並沒有做錯什麼,而是容柔不願意魁首被奪,處處針對恭王妃.

她又膽敢覬覦恭王,這才激怒容楚.

所以她後來的下場完全就是自作自受!

到如今,她進宮後也不消停,竟然妄想陷害恭王妃,挑撥恭王與皇上的兄弟義.

這樣的女人,死不足惜!

七天後,沐凝正窩在窗前的榻上看書,青雪進來向她稟報,"姐,柔妃葬了!"

"哦."沐凝淡淡應了一聲,卻是連頭都沒抬.

"聽就是一具薄棺,什麼陪葬都沒有,家中父母兄弟更無一人祭拜,只有一個丫鬟給她扶靈."

到這,青雪忍不住一陣唏噓,"罪妃進不了皇陵,就葬在城外亂葬崗,連個墓碑都沒有."

白露聞,也在一旁歎道,"人啊,還是要認清自己的位置,不能覬覦不屬于自己的,也不能心腸太狹隘,這柔妃完全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沐凝聽著這兩個丫鬟在那你一我一語唏噓個不停.

而且還越扯越遠,貌似要扯向人生大道理方向,她不由覺得好笑.

"對了,青雪過完年十九了,白露二十了吧?"沐凝心中一動,她眼睛從書上抬起,看向白露.

白露不知道沐凝怎麼突然問起她年紀,于是便點頭,恭敬道,"是,王妃!"

"也該給你們配親了!"沐凝托腮,她目光灼灼盯著白露,問道,"你可有心儀的對象?"

白露一聽沐凝問的竟然是這個,頓時連脖子都脹了,她又羞又窘,揪著衣帶低著頭不出聲.

還是青雪看不過去,走到沐凝身邊在她耳邊輕聲了幾句.

沐凝眼睛一瞬瞪大,驚奇道,"你喜歡葉冰那個面癱臉?"

這下白露的臉更是直接脹成了紫色,她嗔怒地瞪了青雪一眼,"你瞎什麼呢!"

隨即白露跺了下腳,捂臉出去了.

她剛出門,容楚也正進來,葉冰跟在他身後,白露一下子就撞葉冰身上了.

葉冰連忙伸手扶住白露.

白露卻好像是被烙鐵燙到了一般,連忙縮回手,一把推開了葉冰,杏眼含嬌帶怨地瞪他一眼,隨即轉身跑了.

留下葉冰一個萬年不變的冰山臉站在那里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剛剛不該扶那一把.

時節已是初冬了,也就是這幾天,天氣突然就變得寒冷,辰景閣里已經燒起了地龍.

外邊寒風凜冽,屋里卻是暖意融融.

容楚一進來就脫了外衣,青雪接過衣服,掛好後,就退了出去.

當屋里只剩容楚與沐凝二人,沐凝便赤著足下了榻,她走到容楚身後,從後面抱住他.

"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容楚正在洗手,他感覺到背後的溫軟,不由調笑道,"有事要找本王?"

"我問你,葉冰有沒有婚配?"沐凝也不理容楚那調侃的語氣,她轉到容楚面前,仰頭看他.

"問這個干什麼?"容楚擦乾淨手,剛想親沐凝.

一低頭,他發現她竟然赤著足,頓時就皺了眉頭.

"這麼冷的天,怎麼赤腳!著涼怎麼辦?"

"地上有毯子,不冷啦!"沐凝撒嬌.

但容楚還是一把抱起她就送到了榻上.

他攬她在懷,雙手將她玉足包裹.

沐凝還在追問,"快告訴我!"

"葉冰不曾婚配!"容楚眼皮都沒掀一下.

"那,我去問他願不願意娶妻!"沐凝跳下*就要出去.

"給我回來!"容楚一把攬住沐凝纖腰,又將她拽了回來.

隨即他一指頭敲在沐凝腦門上,無語道,"娘不是那麼好當的,弄不好可是要招人恨的!"

"誰會恨我,白露是我的貼身大丫鬟,只要你免了她奴籍,再給她個女官身份,難道還配不上你那只冰山大面癱?"沐凝不悅地嘟嘴.

"配是能配得上,不過如果真要那樣,你就等著軒轅緋拿著刀追殺你吧!"容楚冷哼.

"軒轅緋為什麼要追殺我——啊!"沐凝聞先是莫名其妙,接著她便尖叫起來.

"……"容楚眉心都快打結了.

"軒轅緋和葉冰!啊啊啊!你怎麼不早!"沐凝一臉八卦得激動.

"什麼?"容楚挑眉,不滿道,"本王為什麼要別人的事?"

沐凝忍不住斜眼.

但她剛從得知軒轅緋竟然和葉冰勾,搭上的震驚中回過神來,頓時又惆悵了.

"可是我瞧著白露似乎對葉冰用很深啊!"

"這件事你就別想了,葉冰畢竟是三品侍衛.而且他家族也是簪纓世家,世代為官.先不葉冰對白露根本無意,就算有意,你覺得他們家會同意葉冰娶一個無父無母,還曾經做過奴婢的女子嗎?"

容楚話一針見血,十分不客氣.

沐凝雖然覺得這話聽著刺耳,但她仔細想想,卻覺得很有道理.

不管葉冰對白露有沒有意,白露那樣的身份嫁過去,對白露來,不定真的是一場災難.

而且現在她既然已經知曉葉冰與軒轅緋投意合,她就更不可能去拆散他們,撮合葉冰與白露了.

"可是,白露確實也不錯啊!"沐凝郁悶了,第一次當娘,沒想到還沒開始就失敗了.

"我知道你關心身邊人,行了,這件事我會讓溥子留意."容楚不想再多談別人的事,他低頭要親沐凝.

沐凝卻推開他,"一定要相貌俊美,人品傑出,溫柔雅致……"

"行了,笨鳥,你是在按照本王的模子來找嗎?"容楚抓住沐凝手.

"不要臉!"沐凝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但隨即她的聲音就被容楚吞沒……

一吻罷,容楚意猶未盡地親著沐凝手,他道,"明日臨南王世子擺滿月酒,你早點收拾好,待我下朝就回來接你一起去."

"他們家生寶寶了啊?"沐凝隨即問道,"那我們准備什麼禮物送去?"

"這個溥子已經准備了,你只要顧好你自己就行!"容楚抬眸,鳳眼幽幽注視沐凝.

"怎麼這麼看我?"沐凝被容楚看得後背發毛.

"都這麼久了,為什麼你肚子還是沒有消息?"容楚問.

"我,我怎麼知道……"沐凝突然有些心虛,她低頭,也不敢看容楚,只是低聲囁嚅道.

"本王這麼努力耕耘,都沒有結果,到底是本王的犁不行,還是你的田不行呢?"容楚摸著下巴,一臉深思地皺眉盯著沐凝平坦的腹部.

沐凝驟然聞聽此,頓時囧得臉都抽搐了.

上篇:280 是不是要卷包袱跑路     下篇:282 暴風雨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