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2 暴風雨之前  
   
282 暴風雨之前

容楚還在那邊摸下巴,"難道是本王醫術退步?那豈不是得請師兄來一趟?"

沐凝有點心虛,她縮在一旁佯裝看書,不敢接容楚的話.

但她眼神飄忽,心思明顯不在書上.

容楚也沒再問下去,不過當他眼神落在沐凝面上時,倒是發現她神色有些拘謹.

似乎每次只要他一提及生孩子的問題,她不是沉默就是逃避.

她好像是……不想要孩子?

容楚眉心不動聲色地挑了挑,他靠過去,從身後攬住沐凝,故意將一只手放在她腹,在她耳邊嗓音低啞道,"你,會不會已經有寶寶已經在你肚子里了?"

沐凝聞,全身猛地一震,但是她仍然沒有回頭去看容楚,而是低著頭,咬唇不話.

"可是摸脈又沒有跡象……"容楚握著沐凝手腕,低聲歎道.

此時,容楚感覺到沐凝似乎松了口氣.

他本就幽黑的眼眸頓時更深了.

"笨鳥,這麼久都沒能懷上,我們是不是得更加努力才是?"容楚將唇貼在沐凝脖子上,他呼吸驟然變得熾熱.

他都這麼了,沐凝也不敢再拒絕,于是容楚便又開始他的耕耘計劃了……

待到云收雨畢,沐凝硬是等到容楚睡熟了,她這才趿了鞋,避去淨房吞下一直捏在手心里的避子丸.

沐凝又在淨房里磨蹭了一會,才走了回來,她悄悄越過容楚准備到*里睡.

容楚突然伸臂攬住了她纖腰,"剛剛去干什麼了?"

沐凝聞,心頭頓時一跳,有那麼一瞬間,她都以為是不是容楚剛剛看見她偷吃避子藥了.

但沐凝隨即便見容楚仍然閉著眼睛,他好像並沒醒,而只是睡意惺忪的夢中囈語.

沐凝心頭一松,她趴他身上,輕聲道,"還能干什麼,噓噓呀!"

"嗯,睡吧!"容楚側身,讓沐凝躺他懷里,他擁著她,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她微涼的身軀.

沐凝也確實是累了,她聞著容楚身上好聞的芝蘭香味,很快便沉沉入了夢鄉.

然而容楚的眼睛卻在此刻睜開,只見他眼底毫無睡意,反而是清明一片.

他的手也輕輕搭在了沐凝腕上.

良久,不語.

……

第二日,沐凝起來時,容楚已經上朝去了,她坐在*上發了會呆,這才起身洗漱.

用早膳時沐凝又想起昨日容楚的話,她的手下意識就摸到了腹上,一時又有些出神.

"姐,是不是早膳不合口味啊?"青雪見沐凝吃了一半,突然放下筷子不動了,她便問到.

沐凝回過神來,她抬頭看了看青雪,眼神迷茫,似乎並沒聽進去她的話.

但隨即沐凝便發現屋里只有青雪一人,平時伺候早膳的都是青雪和白露一起的.

"白露呢?"沐凝隨口問道.

"她不舒服,在屋里歇著."青雪手一頓.

"病了?"沐凝喝了口粥.

"姐,其實白露……"青雪皺眉,似乎想什麼.

此時門卻被從外邊推開,一道纖細的身影推門走進.

"姐."白露低著頭,端著一盤糕點走過來.

"不是不舒服嗎,那回去歇著吧,這里有青雪就夠了."沐凝關心道.

但她剛一抬頭,卻發現白露兩眼通,腫得跟桃子似的,臉色亦是憔悴不堪.

沐凝挑挑眉,看向青雪,青雪默然點頭.

"你都知道了?"沐凝問.

"奴婢昨天是給王爺王妃送茶水進去,奴婢不是故意偷聽的."白露放下托盤,垂著頭,低聲道.

"既然知道了,那我也好不勸你什麼,這種事主要就是看緣分,只能你與葉冰無緣."

沐凝也歎了口氣,她接著道,"不過王爺已經答允讓溥公公替你留意了."

"奴婢不嫁,奴婢願意終身服侍王妃."白露其實也明白自己對葉冰的感是覬覦了,她的身份太低微,根本就配不上葉冰.

何況與軒轅緋比起來,她更加一無是處.

所以她才會在得知葉冰已經心有所屬的況下,如此沮喪,甚至開始厭惡自己.

"哎,你讓我怎麼你才好?人和人之間是要看緣分的,葉冰不一定就是最適合你的那個人.何況他根本就是個面癱臉,木頭一根,一點,趣都沒有,半年都不了三句話,三棍子也打不出來個悶屁……"

沐凝語重心長地勸慰起白露.

不過她這話一出,不但青雪捂嘴,就連白露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沐凝見自己的話起了效果,還待再總結幾句,此時青雪突然在後面扯她.

"干什麼?"沐凝開口詢問,青雪連忙示意她看門外.

沐凝扭頭看去,立即便見容楚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了那里,正一臉似笑非笑表地看著她.

而沐凝口中那位沒有趣,三棍子打不出悶屁的面癱臉.

則是臉色焦黑站在容楚身後,兩眼望天,一會嘴角眼角就要抽搐一下.

沐凝臉立即就成了個囧字.

"王爺!"青雪與白露見容楚走進,連忙行禮.

容楚徑直走到沐凝身邊坐下,他笑米米看著她,"王妃剛剛是在誰沒有,趣啊?"

沐凝下意識扭頭看了眼葉冰,葉冰卻是依舊冷著臉站在門口,目不斜視像尊冷面門神.

"沒有啦!哈哈……"

沐凝打了個哈哈,就給敷衍過去,她急忙轉移話題,"今天怎麼下朝這麼早?"

"不是好了,臨南王府今天擺滿月酒嗎?"容楚敲了沐凝腦門一下.

"噢,那我去換衣服,你吃了沒有?"沐凝眨了眨眼.

"沒!"

"白露,你再去添副碗筷!"沐凝吩咐白露.

白露正要出去,卻被容楚制止,"不用了,用這個就行."

罷,容楚神自若地拿起沐凝喝剩下的半碗粥,就這麼喝了起來.

這下不但青雪白露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因為她們可都非常清楚自家王爺的潔癖是有多嚴重的.

就連沐凝都感覺受不了,她沖過去,壓低聲音道,"這我喝剩的,你怎麼……"

容楚斜沐凝一眼,"我會不嫌棄你髒!"

"你才髒!"沐凝聞不由氣惱,她也不管容楚,轉身就進去換衣服了.

臨南王府與恭王府相距並不遠,馬車行駛了不到兩刻鍾就已然抵達.

今日臨南王府給世子擺滿月酒,帝都城稍微有些身份的貴人們都趕來祝賀.

沐凝原以為會和眾人一起祝賀,沒想到他們乘坐的馬車一到,早已候在門前的臨南王立刻親自迎了上來,恭敬將容楚與沐凝迎進了王府.

並且徑直去了臨南王妃的院子.

沐凝剛到,臨南王妃就迎了出來.

因為容楚地位的尊崇,她先是恭敬給兩人行禮,接著便親昵地挽了沐凝胳膊,就將她帶往屋里讓.

"恭王妃快進來,今兒個可真是冷!"

沐凝回頭看看容楚,見他正與臨南王著話,她也就跟著臨南王妃一起進去了.

進了屋,青雪給沐凝脫掉外衣,臨南王妃已經進了里屋,沒過一會有丫鬟打著簾子,臨南王妃手里抱著個繈褓就出來了.

"允兒快看看誰來看你了!"臨南王妃一臉幸福地親了親繈褓里孩子的臉,隨即走到沐凝面前,特意扒開了繈褓讓她看.

沐凝本來看著那的繈褓還沒什麼感覺,然而此時當臨南王妃扒開繈褓邊緣,露出一張白白胖胖嬰兒的臉時.

她心頭一震,立即就目不轉睛盯著那的嬰孩.

那嬰兒此刻也在用著嬰孩所特有的大大的黑中透藍的寶石般的大眼睛看著沐凝.

只見他白胖的臉上,嘴微微咧開,吐著舌頭,一個泡泡還掛在舌頭上,嘴里也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沐凝只覺心中一角忽然就軟了,就像是冰天雪地里驟然拂來了一陣春風,積雪消融.

"允兒也喜歡恭王妃呢!"臨南王妃一見兒子這興奮地手舞足蹈的模樣,頓時高興地就將繈褓往沐凝懷里塞.

"恭王妃,您來抱抱這子,也讓這子沾點才!"

"啊,我沒抱過孩子,我不知道……"沐凝手忙腳亂,驚慌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沒事,一回生二回熟,像這樣抱著就行了."臨南王妃耐心地教沐凝抱孩子的姿勢.

沐凝還是有些緊張,一副生怕摔著孩子的模樣.

"放松點,摔不著的!"臨南王妃看著沐凝那渾身僵硬的模樣,忍不住失笑.

沐凝抱著抱著也發現沒那麼難,于是她便放松了些,幾乎是不錯眼地盯著懷里那一直沖著她咧嘴加流口水的大胖子.

"喜歡嗎?"容楚不知何時也走到沐凝身後,他伸手碰了碰胖子那肉乎乎的臉蛋.

"嗯,喜歡,好漂亮!好可愛!"沐凝眼睛亮晶晶的,她一邊逗弄胖娃娃,一邊回答.

"那我們也生一個!"容楚在沐凝耳邊輕聲道.

沐凝臉一,她下意識就抬頭看臨南王妃.

臨南王妃掩著嘴,笑嘻嘻道,"妹妹你與恭王殿下成親也快大半年了,也是時候要個孩子了!以王爺王妃的相貌,這生出來的孩子還不得好看到讓人嫉妒呀!"

沐凝的臉愈發了幾分,她扭頭看容楚,見他也正目光灼灼望著她,流光般的鳳眼里染了一絲希冀.

他是真的很想要個孩子?

沐凝心頭忽然就有些動搖,她將目光又從容楚臉上移開,落回到懷中正咿咿呀呀個不停的寶貝面上.

恰好那胖娃娃正咧了沒牙的嘴沖她笑.

這一瞬,沐凝只覺心中那一道冰封的壁壘正在慢慢消融.

"王妃,賓客都到齊了,王爺讓您抱世子出去見客人."臨南王府的總管此時在外邊恭聲道.

"告訴王爺,馬上就來!"臨南王妃口中答著,不過卻並沒動.

沐凝知道這是滿月酒的規矩,得先抱著孩子出去轉一圈.

于是她只能依依不舍地將懷中繈褓遞給了臨南王妃.

"王嫂,本王還有公務要辦,就不叨擾了."容楚見沐凝雙眼始終都凝在那胖娃娃身上,他眼中就帶了笑意.

"恭王殿下不留下來用膳?"臨南王妃驚異問道.

"不了,麻煩王嫂與王兄一聲,先告退!"容楚彬彬有禮地道.

"那今天我就帶允兒多謝皇叔皇嬸的厚禮了!"臨南王妃揮揮胖娃娃的肥手,笑道.

從臨南王府出來時,天又陰冷了幾分,稀稀落落的竟然飄起了雪花.

沐凝與容楚再次坐上馬車,她還有些出神.

"在想什麼?"容楚攬住沐凝,他握著她冰涼手,問道.

"你真的很想要孩子嗎?"沐凝迎上容楚眼神,她問.

"難道你不想要?"容楚挑高了劍眉反問道.

"也不是不想要,只是我擔心……"沐凝猶豫究竟要不要將心里的擔憂出來.

"擔心什麼?"容楚問道.

沐凝垂了眸,似乎是在掙紮,但她最終還是什麼也沒,只是抬頭問容楚,"如果我懷孕,老皇帝豈不是要懷疑你的毒解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有辦法!"容楚看著沐凝眼睛,他總覺得這應該不是她真正擔心的事.

可是這丫頭在某些事上嘴巴嚴得很,她若是不想,任憑你再怎麼追問也是枉然.

于是容楚也便不再多問,他相信,假以時日,他一定能夠破開這丫頭的心理防線,知道她到底真正擔心得是什麼.

一路沉默著回到王府,沐凝回到辰景閣,容楚攬著她,"過幾天我要陪皇帝去華羅山圍獵,大概七日左右回來."

"打獵?"沐凝一聽來了興趣,"我能一起去嗎?"

"這次不行,華羅山多猛獸,不安全,並且這次不准女眷跟著."容楚微笑道.

沐凝立即嘟了嘴,她還沒打過獵呢,好想見識一下.

不過沐凝也知道,容楚不會是騙她.

以容楚這貨平時恨不得時時吞吃她的性子,如果能帶她去,他定然不會放過機會.

這樣也好,他不在,她正好能夠理清思緒,弄明白自己到如今對他到底是種什麼樣的感.

轉眼到了分別的日子,容楚一大早就已換了一身窄勁裝,沐凝為他披上裘皮披風,容楚轉眸看她,交代道,

"對了,笨鳥,冬天到了,狐狸最近可能要休眠,我不在的時候,你記得給它喂看朱果!"

"喔!知道了!"沐凝點頭應下.

"還有,本王不在,你不准出去見亂七八糟的野男人!"容楚不放心,又叮囑道.

"我只有一個姓簡的野男人!"沐凝一聽容楚這話就來氣,的她好像多麼水,性,楊花似的!

"不乖!"容楚揪了揪沐凝鼻子,眯眸威脅,"心我回來讓你三天不舒坦!"

"你敢!"沐凝現在才不怕容楚,她一把拍掉容楚大手,就往外推他,"快走吧,再不走就被你啰嗦死了!"

容楚皺眉,他似乎還想些什麼,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

算了,還是別告訴笨鳥步清城又來大乾帝都的消息吧.

上篇:281 犁與田     下篇:283 傳承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