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3 傳承使命  
   
283 傳承使命

送走了容楚,沐凝就將自己關進了屋子,平心靜氣地看書寫字.

她也想趁著容楚不在的日子,好好想一想自己對他的感究竟有沒有濃烈到要為他生孩子的地步.

沐凝只在晚上出來,去探望一下正窩在狐狸洞里睡大覺的土豪大人.

戳醒它,順便往土豪大人嘴里塞七顆看朱果.

容楚不在的日子,沐凝耳邊清靜了許多.

不過,每到晚上,她卻會感到身邊空落落的,竟有些不習慣.

日子一天天過去,沐凝整日就在王府待著,不出門,外邊的人也見不到她.

但是青雪每天卻會向沐凝稟報外界發生的事.

這期間,玉妃來過兩次,是有事要找沐凝相商,順便來賠罪,化解之前的一些誤會.

可是到如今,沐凝哪還會再相信鳳琦兒?

就是對于老皇帝派人前來示好打賞,她都一概稱病不見.

若不是鳳琦兒如今居于後宮,身邊又有神秘人保護,沐凝都想直接一刀解決了這蛇蠍心腸的女人.

因為她有預感,留著這女人,遲早都是個禍害.

鳳琦兒碰了兩次釘子,也就不再來了.

沐凝倒是聽鳳靜兒自那天在王府被打後,回去就生了場大病.

如今鳳靜兒也不出門了,柔妃一死,她連宮中玉妃那都不去了,整日里就在侯府里打罵丫鬟,亂砸東西.

但凌陽侯府早已名存實亡.

自沐凝那一次恢複本來面貌,又當眾與鳳子健斷絕關系,鳳子健本想借助恭王這根高枝東山再起的美夢就這麼破滅了.

現在的凌陽侯府可謂是一窮二白,鳳靜兒又如此不知好歹,直將鳳子健氣的暴跳如雷.

他本就自私,如今見鳳靜兒唯一能看的臉也毀了,再無利用價值,鳳子健一怒之下,竟然將鳳靜兒逐出了侯府.

而這一幕又剛好被林嬤嬤看到.

沐凝也才知曉原來鳳靜兒那一次竟是被打落了半嘴牙,可想而知,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沒了牙,這模樣簡直……

後來鳳琦兒派人去接鳳靜兒進宮,但鳳靜兒嫉恨那一天她挨打時鳳琦兒沒有護著她,竟然拒絕了這世上可能唯一對她還算真心的姐姐的庇護.

最後,鳳靜兒竟然流落到花樓里,成了名花娘.

此為後話,暫且不表

且容楚離開的第六天,沐凝照舊在辰景閣里練字,這幾天她心平氣和,倒是想通了很多事.

土豪大人睡了七八天的大覺,今天好不容易出洞來曬太陽,此刻也就窩在沐凝手邊上,一邊給她磨墨,一邊點著大腦袋打瞌睡.

沐凝練了會字,就又托著腮在那發呆.

明天容楚就要回來了,她心里竟然開始有些緊張.

"吱吱吱!"土豪大人困得眼皮都撕不開了.

大人它隨便吱吱兩聲,算是跟沐凝打了招呼,隨即又像喝醉了酒一般,踉踉蹌蹌一步三晃朝它的狐狸洞趕去.

時間一晃過去,轉眼就到了老皇帝所率領的一眾帝都貴族們狩獵回返的日子.

這一日,沐凝一早就已起來,她精心妝扮了一番,打算親自去城門口那里迎接容楚.

這幾天來,她已經想好了.

她不想再逃避,既然選擇留下來,那麼就與他並肩攜手,不再猶豫!

容楚他們會在晌午時抵達.

由于這次是皇帝出行,安全措施自然非常嚴格.

時間剛過辰時,通往城門方向的街道就被皇城禁衛軍清肅了乾淨.

此刻的大街上,除了嚴陣以待的軍隊,不見一個行人.

沐凝卻是早早地來了離城門不遠處的賓歸茶樓.

彼時她就坐在二樓迎窗處,從坐下時起,她就一直托著腮,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城門處.

"姐,你都看了快一個時辰了,吃點東西吧,王爺他們還得半個時辰後才會到呢!"青雪從未見沐凝對容楚這般上心過,一大早就來了城門等候.

她心中不由為自家主人感到欣喜.

沐凝卻好似聽不見青雪的話,她雙目仍然凝望著前方.

只是在青雪話的刹那,她伸手捂住了心口的位置,因為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越跳越快,好像即將要躍出胸腔.

沐凝原本就清麗明澈的大眼更是亮的驚人.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告訴容楚,她想要屬于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時間漸漸流逝,城樓下的守衛力量再次加強.

沐凝已經聽到了馬蹄聲,她緊張地站起身,想在第一時間就看到容楚.

也恰是在此刻,沐凝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道溫柔的呼喚聲,"阿凝?"

沐凝一怔,她隨即猛地扭頭,立即便見一名身著藍衫的清俊男子正站在二樓樓梯的拐角處,目光有些不確定地看著她.

"清城哥哥?"沐凝一眼就認出那男子正是步清城.

她眼睛一亮,在看到步清城的那一瞬間,她只覺心頭驟然掠過暖流.

"真的是你!阿凝!"步清城原本是從三樓下來,路過二樓時,他見窗口一名紫衣蒙面紗的背影十分熟悉,這才試探性地喚了一聲.

所以此刻當他看到那女子竟然真的是沐凝時,他也是驚喜地連忙走了過來.

溫柔雙眸看定了沐凝露在面紗外的明澈雙眸就再也移不開視線.

"清城哥哥,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找我?"沐凝被步清城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連忙轉移話題.

"阿凝如今貴為恭王妃,居于守衛重重的王府里,清城哥哥想要見阿凝一面,可是不容易啊!"步清城聞卻是苦笑.

"你找過我?"沐凝聽出步清城話中之意,她不由挑眉,順手就摘了面紗.

雖然步清城早已聽沐凝已然恢複了本來面貌,但此時忽然看到那張他所熟悉的清麗絕美的臉,他還是被驚豔了.

尤其是如今的沐凝眉目間已然褪去了少女的稚嫩,那對明麗的大眼睛里明顯多了風的婉轉,愈發的迷人.

"看來,恭王對你很好!"半晌,步清城方才呐呐道.

只是向來從容如他,不止是心里,連語氣中都帶了一絲微酸.

"……"或許心中對步清城的回憶太美好,沐凝並不想在他面前提及她與容楚的事.

于是她只能垂了眸,尷尬地伸手捋了把頭發,繼續轉移話題,"清城哥哥,你這次來大乾還是出使嗎?"

步清城似乎也察覺到自己一直目不轉睛盯著沐凝,確實有些不禮貌,他亦是尷尬地虛握右手,放在唇邊,輕咳了幾聲.

再抬頭時,他溫柔眼眸中已然沉了絲凝重,"阿凝,我這次是特地來找你的!"

"找我?"沐凝挑眉.

"你覺得恭王真的值得你托付一生嗎??"步清城突然問道.

"為,為什麼這麼問?"沐凝還沒見過步清城用這麼嚴肅的語氣和她話,她不由有些緊張地望著他.

步清城卻蹙緊了眉心,他定定看著沐凝,眼底凝了深深的憂慮.

他沒有回答沐凝的問題,而是鄭重道,"阿凝,你忘了嗎?鳳神族是不與外族通婚的!你是月女,更是身負鳳神的傳承使命,不可以混淆鳳神的血脈!"

沐凝聞,臉色猛然就變了.

一直站在沐凝旁邊的青雪更是震驚地捂住了嘴,一臉難以置信地盯著步清城.

"阿凝,我知道在你身上發生了很多事,我這次來,就是受大長老所托,轉告你要心!"步清城定定凝視沐凝,他道.

"心什麼?"沐凝揪緊了手指,她知道大長老向來謹慎,他定然是發現了什麼才會這麼.

"心步清瀾!心鳳神族的人!還有,心你身邊的每一個人!"步清城一字一頓地道.

沐凝聞聽此話,她只覺心頭猛地一跳,她抿緊了唇,漆黑大眼中已然凝了深不見底的暗黑.

"阿凝,我今日就要離開大乾了,幸好,在離開之前遇到了你!"步清城的聲音放柔,他深深凝望著眼前明珠般散發耀眼光芒的少女.

他知道,今生今世,他都將不會再有機會擁有她了.

可是,她卻是他心底那道永遠的陽光……

步清城走後,沐凝就這麼一個人坐在茶樓里,垂著眸也不知是在想些什麼.

上篇:282 暴風雨之前     下篇:284 心之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