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4 心之彷徨  
   
284 心之彷徨

步清城的一番話就好像一盆冰水,猛然將沐凝澆透.

此刻的她只覺心底里冰冷一片,臉色亦是變得慘白如紙.

她就這麼怔怔坐在那里,原本顧盼生輝的清麗大眼都仿佛失了光彩.

不知過了多久,茶樓外響起了整齊的腳步聲.

沐凝知道,那是護佑皇帝狩獵的禦林軍先行進城了.

可是此刻,她卻提不起半點精神起身去看.

"姐,王爺回來了!"青雪站在窗前,她一眼看到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容楚,于是急忙扭頭對沐凝道.

然而沐凝卻依然沒什麼反應,她垂著頭,臉隱在了陰影里,看不到表,只能看到她雙手緊握成拳.

直到馬蹄聲過去,沐凝方才緩緩起身.

她走到迎街的窗前,卻只來得及看到那一抹高大的背影.

彼時容楚一身黑色勁裝騎在馬上,頎長完美的身形,挺直的脊背,與線條流暢的雙臂,都給人以力量感.

墨發全束起,戴紫金冠,冠上垂下金色的穗子.

即使只是一道背影,也讓人無法忽視那股極具壓迫性的尊貴無雙的氣質.

只是一眼,沐凝就已收回了視線,她轉身,風驟然拂起紫衣,長發上的簪子掉落,墨發飛舞在半空中.

也恰是在著一瞬間,容楚仿佛感應到沐凝就在這里一般,毫無預兆地,他突然轉眸朝沐凝所在的方向看來

然而他卻只看到那飄散在風中,潑墨似的長發……

容楚的眉心不由顰起,他下意識勒停了座下踏風.

"王爺?"一直隨行在容楚身旁的葉冰以為他有事,于是連忙問道.

容楚卻只是搖搖頭,他目光也從那已然空無一人的窗口收回,雙腿輕輕一夾,踏風立即又開始邁開四蹄往前走去.

沐凝是從茶樓後門出去的,她徑直回了王府,一進辰景閣,她就將自己關在了屋里.

青雪去送午膳,便見沐凝一直抱膝坐在臨窗的椅子上,似乎已經坐了很久.

就連青雪進來,她似乎都沒有發覺.

"姐,吃點東西吧."青雪看著沐凝這幅模樣,心中不由有些擔心.

她在想,是不是要將今天所聽來的話都告訴主子.

然而沐凝好似知道青雪在想什麼,她抬眸,目光凝視在窗外,卻是對青雪道,"今天的事不准出去!"

"可是姐,不是我多嘴,這麼大的事,你應該與王爺商量呀!"青雪都在為沐凝著急.

她能看出來姐明明就是在乎王爺的,可是姐卻又總是將什麼事都藏在心里,這樣不是在為難她自己嗎?

"商量什麼?"沐凝突然冷笑,"你不知道鳳神族的規矩,我如今……"

她頓了頓,似乎是在想要怎麼,但隨即她嘴角的冷意就化為了淡淡的苦澀,"如果結局注定是要分開,與不,又有什麼分別?"

"可是——"青雪聽著沐凝所的話,只覺心頭悚然一驚,為什麼她覺得自家姐好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她的意思是,她會與王爺分開?

"別了,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沐凝擺手.

青雪咬了咬唇,擔心地看了眼沐凝,她也不敢再什麼,只囑咐了一句要沐凝趁熱吃飯,然後轉身出去了.

容楚是過了午時回來的,他一進辰景閣,就發現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側臥在紗簾後.

他靜靜走過去,伸手掀開簾子,便看到一幅絕美的美人酣睡圖.

少女氣息悠長,吐氣如蘭,馥郁芬芳.

容楚光是看著,就覺得身上起了燥熱.

他緩緩附身,在少女花瓣似的唇上輕啄了下.

朦朧中,沐凝睜開眼睛,她黑如琉璃的眼底立刻映出男人俊朗的面容.

"回來了?"沐凝抿唇,她伸手環住容楚脖子,眼中染了笑意.

"今天你是不是去了城樓那邊的茶樓?"容楚雙肘撐在沐凝臉側,他長指輕蹭她臉頰,鳳眸中流光閃爍,嗓音低啞地問道.

沐凝眼睫一顫,她迎上容楚邃深鳳眸,沒有否認,但也沒承認.

"是你對不對?"容楚一霎凝眉,似乎有些不悅,"為什麼又走了?不讓我看到你!"

"你不是看見了?"沐凝眨了眨眼.

"不一樣!"容楚捏沐凝鼻子,氣惱道,"你都不在意我,還是等我經過之後才出現的!"

"在意你的人那麼多,不差我一個!"沐凝皺了皺鼻子,躲開他的碰觸,垂眸掩去眸中神色,抿嘴道.

"可是我只要你在意我!別人都給我滾遠點!"容楚語氣倏地沉冷.

"你這麼,會讓人傷心的!"沐凝看著容楚那張十足的怨夫臉,她忍不住笑了.

而且她也才發現,即使他不帶面具,一身黑衣的他與穿白衣時的他氣質也是迥異的.

白衣的他,*倜儻,氣質飄逸,換了黑衣後,卻立即讓人感到一絲冷意.

就連五官的輪廓似乎都冷了幾分.

濃黑劍眉斜飛入鬢,鳳眼微微挑起,眸中華光璀璨.

這樣的他,讓人移不開視線.

沐凝看著容楚的臉,心頭忽然有些微微的疼.

"笨鳥,有沒有想我?"容楚一看沐凝笑顏如花的模樣,立即就有些把持不住.

"嗯!想了!"沐凝老實地點頭.

話音剛落,沐凝臉色一變,連忙伸手抓住他不規矩的大手,緊張道,"不行!"

"為什麼?"容楚眯起鳳眸,不悅,"剛剛不是想我嗎?"

沐凝瞥他一眼,臉了,"月事來了!"

"怎麼這麼巧!"容楚興致一下子就沒了,他揉了揉沐凝頭發,郁悶道,"幾天了?"

"第二天!"沐凝撥開他大手,沒好氣地瞪他,"老妖怪,你能不能別這麼急色,鬼呀!"

"不急行嗎?我三天後還得去陳州一趟,這一來一回又得七八天!"

容楚越想越郁悶,他忍不住狠狠親了沐凝一口,"笨鳥,你是故意的!"

沐凝頓時就嘟了嘴委屈道,"姨媽什麼時候來,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不管,你幫我……"容楚的話音漸漸不聞.

今天早上時出了一會太陽,過了午時,天陰了下來,漸漸得,飄起了雪花.

沐凝起來時,便發現雪越下越大,她一推開窗戶,只見湖畔的樹上早已被白雪妝點一新.

"笨鳥,風這麼大,你是想生病?"容楚走過來,語氣不善道.

不過他雖然這麼,卻並沒有關窗.

而是從後一把抱住沐凝,用自己寬厚胸膛的溫度為她擋去寒風的侵襲.

"下雪了!"沐凝扭頭看他,眼睛黑且亮.

"嗯,這也是今年第一場雪了!"容楚將下巴擱在沐凝肩上,他應道.

沐凝看著眼前純白的世界,雖然有冷風夾著雪花撲來,但此刻,她的心卻是暖的.

"真希望明年還能有機會與你一起看雪!"沐凝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由衷歎道.

容楚心中莫名一跳,他皺眉,扳過沐凝臉蛋,不悅道,"笨鳥,什麼叫真希望有機會?難道你想離開我?"

"你會讓我離開嗎?"沐凝眨眨眼,不答反問.

"不會!"容楚凝望沐凝,眼中光華瀲灩.

"那我還能走哪?就算我跑到天涯海角,也會被你找到,不是嗎?"沐凝失笑.

但此刻她心中卻泛起了酸澀,因為她發現容楚竟然如此敏銳地察覺到她話中的別離之意.

"你知道就好!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你都休想離開我!"容楚眸中冷意稍稍淡去,他忽然猛地附身,一下子吻住了沐凝.

"才不要!"

沐凝一扭頭,躲開容楚的親吻,她撇嘴,睇他一眼,故意道,"這輩子被你欺負,下輩子我才不要遇見你!"

"那你想遇見誰?"容楚攬住了沐凝纖腰,他眯眸看著沐凝,目光一霎冷凝.

他整個人的氣息也隨即變冷,此刻的屋內,沐凝竟然感覺比屋外的冰天雪地還要冷上三分.

"喂,你想干嘛?你松手,你勒疼我了!"沐凝察覺到容楚氣息的變化,腰上傳來痛苦,她不由有些緊張地去掰他大手.

容楚似乎也發現自己緒失控,他擰了擰劍眉,松開對沐凝纖腰的鉗制,只是目光還是冷冷的.

"你是不是太累了?"沐凝不知道容楚為什麼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剛剛的他就如同她一開始遇見簡牧塵時的樣子.

冰冷,毫無人氣,仿佛天地都要在那對深眸中為之凍結.

"答應我,不准離開我!"容楚卻沒有回答沐凝,他只是凝望著她眼睛,不同于之前那種絮語似的呢喃.

這一回,他語氣冷而沉,仿佛窗外那飄飛的大雪,仿佛那千斤的巨鼎,一瞬壓在了沐凝心頭.

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

"答應我!"容楚見沐凝只是盯著他,半晌不出聲,他心頭倏地掠過煩躁的暴戾,鳳眼里也閃過陰鷙.

"嗯!"沐凝目光閃了閃,趕緊點頭,因為她覺得今天的容楚似乎與往日不大一樣.

平日里他嬉笑怒罵,雖然也嚴厲,但卻從沒有用這樣的語氣與她過話.

這讓沐凝心中忽然生了一絲恐慌.

他真的已經那麼在乎她了嗎?

那麼萬一到了她不得不離開的那一天,他會怎樣?

容楚見沐凝答允,他眸中陰厲方才散去.

旋即,他猛地一把抱住了沐凝,那麼得緊.

他在她耳邊啞著嗓子,低聲道,"阿凝,我只有你了!所有人都在逼我,沒有你,我爭那些還有什麼意思?"

沐凝聞,心中不由一跳,她稍稍推開容楚,關切問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誰逼你了?"

容楚沒有回答.

然而當沐凝看到他臉上一閃而過的痛苦之色,她還是猜到了,"是秦傲天?!你這次去陳州要見他?"

"別問那麼多!待在我身邊!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容楚卻制止了沐凝接下來的問題.

沐凝知道容楚對秦傲天的感十分複雜.

秦傲天于他有養育之恩,但同時秦傲天又是折磨以及操控他一生的人.

"好,我不問!"沐凝抿了抿唇,她主動將臉貼在容楚胸口,低聲呢喃,"我也不離開你!我們,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只是在這話時,沐凝垂下了眼睫,遮去了眼底的黯然.

容楚緊緊抱住了沐凝,他口中熱氣噴在她頸窩,燙的她止不住地輕顫.

這一場帝都的雪足足下了一天*.

三天後,容楚動身去陳州.

沐凝親自出來,送容楚上馬車.

昨天太陽就出來了,冰消雪融,只是化雪的天實在太冷.

即使沐凝穿著厚厚的襖子,也被那冰冷空氣凍的臉冰涼.

"回去吧!別凍著!"容楚抓著沐凝手,放在嘴邊呵暖,他又用他溫暖干燥的大手焐暖沐凝彤彤的臉.

"早點回來!"沐凝踮起腳尖,也不顧周圍有那麼多人,在容楚唇角親了一下.

容楚的眼睛立即就盈了暖意,瀲灩的光華如那霞光一般噴薄而出.

他定定凝視沐凝,突然一揚大氅,將沐凝兜頭罩住,然後深深一吻.

良久,他才松開她.

大氅揭開的刹那,沐凝的臉已然透,花瓣似的嘴唇更是仿佛染了霞彩.

她如水的雙瞳亦是與容楚鳳眸緊緊糾纏在一起.

"等我回來!"最後還是容楚輕撫了沐凝臉蛋一下,他隨即轉身上了馬車.

因為他怕再被那丫頭那樣的眼神多看一會,他可能真的不想走了!

沐凝目送著容楚馬車消失後,方才轉身進了王府.

她也不知道如今自己對容楚究竟是怎樣一種心思.

不過,沐凝倒是發現,自從那一晚在冀州的密林竹屋內,她心口劇疼之後,一直到如今,她體內的蒼炎神珠都似乎沒有再警告過她了.

有時候她不由懷疑,難道是她最近比較善于隱藏自己的緒,沒有再讓蒼炎神珠察覺到她動?

可是近來她連記憶初蘇醒時所深切感受到的,屬于原來沐凝的感與回憶好像也不見了.

她有一種感覺,似乎,她們已經融為了一體.

她都沒再感覺到那冰冷孤寂,亦是悲傷的心……

容楚不在的時候,日子照樣過得平淡.

沐凝每天除了看書寫字,也就是彈彈琴.

好在土豪大人已經完全清醒,每日里有肥狐狸陪著,沐凝也不寂寞.

她開始張羅著給土豪大人做各種各樣的棉襖.

沐凝畫好了圖樣後,就交給青雪手工縫制.

土豪大人自然歡欣鼓舞,整天走路都是挺胸凸肚,綠眼睛都笑眯了.

只是青雪看著如今的沐凝,卻總是覺得心中不安.

然而容楚這一次出行,卻並沒有像他所承諾的那樣盡快回來.

他這一走,就足足走了十天.

到第十一天的晌午,容楚方才趕會帝都.

上篇:283 傳承使命     下篇:285 東窗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