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5 東窗事發  
   
285 東窗事發

大乾帝都位于北方,冬天總是來得特別早.

時節剛到了十一月,真正的寒冬也終于到來.

前世的沐凝自生活在南方,冬天難得會看到冬天飄次雪花.

這具身體的原主亦是生在南疆,所以她們兩個估計都適應不了這種寒冷的天氣.

自從天氣轉冷,沐凝就開始過起了近乎于冬眠的生活.

她整天窩在辰景閣都不踏出門一步.

這一日容楚回來時,沐凝正在練字.

"王爺!"青雪與白露見容楚風塵仆仆走進,兩人急忙行禮,青雪更是打算進去告訴沐凝一聲.

但是容楚卻揮手制止了兩人,他自顧踏進內室,一眼便看到沐凝正坐在靠窗的書桌旁.

沐凝也是在容楚進來的那一瞬就抬起頭來.

她一看到容楚,立即彎了眼角,起身迎了過來.

容楚冷凝的鳳眸中立即浮上暖色.

他親昵地抱了抱沐凝,在她唇上啄了下,隨即牽著她手走到書桌旁,一邊隨口問道,"在寫什麼?"

"隨便寫寫的!"

沐凝見容楚黑衣上披一層風霜,他俊臉也染了疲倦,她不由伸手扯住他,"去洗洗吧!"

容楚回身抱住她,眼睛一亮,"我們一起洗!"

"才不要!"沐凝皺皺鼻子,"我去給你拿衣裳!"

罷,沐凝推著容楚就進了淨房.

淨房里有引來的溫泉水,容楚直接脫了衣服就下了水.

他本想拖沐凝一起下去的,但沐凝早有防備,容楚還沒伸手,她就像尾魚兒,哧溜一下就溜走了.

容楚或許是真的累了,他也只是看著沐凝纖細的背影笑了笑,並沒有勉強她,隨即仰頭,整個人都沉入水中.

沐凝抱了容楚衣裳進來的時候,便見容楚閉著眼睛,似乎是睡著了.

氤氳的熱氣繚繞在他臉旁,讓那張俊美非凡的臉也愈發顯得飄渺.

只是此刻,他的眉心卻是緊緊蹙在了一起.

沒有了那對流光璀璨的鳳眸映襯,容楚的臉少了一絲凌厲與囂張,多了一絲孩童般的純淨.

看著他此時的模樣,沐凝只覺心頭莫名一軟,她將手中衣物放下,悄悄走到他身邊,也不顧地上潮濕,她席地而坐.

柔軟的手也輕輕摁上了容楚額頭.

她在為他按摩,想要將他的疲憊全都按走.

"笨鳥."過了一會,容楚伸手握住沐凝的手,他仍然閉著眼睛,卻是拿著沐凝的手放在了唇邊.

"嗯?"沐凝應了一聲,她覺得容楚應該是有話要.

"……沒事!"然而容楚沉默良久,卻僅僅給出這兩個字.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沐凝猶疑凝眉.

"以後再吧!"容楚好像並不想多談,他睜開眼睛,一眼便看見沐凝席地而坐.

容楚顰眉,"怎麼坐地上?地上有水,衣服都濕了."

"這回你不下來洗也不行了!"容楚旋即掀起眼睫,笑米米道.

"誰衣服濕了,就必須洗澡啊,我換身衣服就行了!"沐凝眨眨眼,眼底閃過一抹狡黠.

她才不會上大妖孽的當!

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如果她真的下了水,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我保證,不會做別的事!"

容楚扯著沐凝不讓她走,他目光中也含了絲疲憊,苦笑道,"阿凝,你看我現在這樣子,哪有精力做其它事?"

沐凝抿了抿唇,她沒有再拒絕,而是褪了衣裙,只著兜衣與褲,隨即也下了水.

當熱水將沐凝全身包裹,容楚也旋即伸手,將她整個人都緊緊攬在了懷里.

"到底怎麼了?是不是你義父——"沐凝一看容楚的模樣就覺得不對勁,今天還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現出無奈.

深深的無奈.

"他要我奪位,複,辟故國!"容楚悶聲道.

"那你拒絕他了?"沐凝捧著容楚的臉,問道.

"奪位複,辟,談何容易?"容楚的眸光瞬間冷了下去.

"我多年苦心經營,才到了如今的位子,表面看似風光,其實暗處凶險重重."

容楚凝眸看著沐凝,他道,"如果不曾遇見你,我或許真的會聽義父的話,只是如今,一旦與大乾反目為敵,我如今所擁有的一切可能都會化為烏有,而且有可能背負叛,國的罪名!"

"但是我要顧全你的安危,我不能讓你身陷險境!"

"那你准備怎麼做?"沐凝伸手撫平容楚眉心皺褶.

容楚眼睫一顫,他定定望著沐凝的眼睛,他口型微動,並沒有發出聲音.

然而沐凝卻看懂了.

"你不要顧慮我,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沐凝語氣也變得堅定.

"阿凝,義父他心智已經失常,他早已與北金聯手,這次我沒有答應他,他很快也會有所行動!"

容楚頓了頓,方才繼續道,"大乾很快就會有戰爭!"

"戰爭……"沐凝眸光暗了暗,她隨即又擰眉問道,"你義父還想殺我嗎?"

"放心,他接觸不到你的!"容楚以為沐凝是擔心秦傲天還在追殺她,于是出安慰道.

"如果戰事起了,你會領兵嗎?"沐凝點點頭,隨即又問道.

"或許吧!"容楚卻是將臉埋在沐凝肩頭,歎息道.

沐凝也沉默了.

這一天,容楚確實沒對沐凝干壞事,沐凝也能看出來,他確實是累了.

用過了午膳,容楚便抱了沐凝一起睡下.

傍晚時,他起來,進了趟皇宮,耽誤了幾日,朝中又積累了大量奏折.

容楚一直到後半夜才回來.

沐凝一直等他到半夜,實在困得受不住,已經先睡下了.

雖然這些日子分離兩地,容楚想他的笨鳥都快發了狂,但此刻當他看到沐凝熟睡的臉時,他卻舍不得再弄醒她.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冷如他,竟然會如此迷戀上一個女人.

而且這迷戀似乎是從第一眼看到她時就已然注定!

他靜靜看著她,眼中清明一片,了無睡意.

直至天邊泛起了魚肚白,容楚方才睡了一會.

但是容楚還沒睡上一會,就又起來了,他離開十多日,昨天回來,今天肯定是要上朝的.

待到容楚下朝回來,沐凝已經用完了早膳,正端坐在桌旁練字.

容楚徑直走到沐凝身後,他正要問沐凝在寫什麼,然而當他看清楚沐凝所寫的字後,卻是猛然變了臉色.

"笨鳥!"容楚一把就抽了沐凝手中的筆,他連她寫的那一摞字也都抽了出來.

但是隨著他一張張看下去,他俊臉上立即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天空.

陰沉的可怕.

"干嘛呀?嚇死人了!"沐凝冷不丁被嚇了一跳.

她莫名其妙瞪著容楚,都不知道他又是在發得什麼瘋.

"過來!"容楚也不解釋,他直接往椅子上一坐,隨即掐了沐凝的腰,逼她坐在他腿上.

然後容楚又將筆塞進沐凝手中,他則握住沐凝的手.

隨即,容楚開始在紙上寫字.

"本王警告你!不准再寫與步清城一樣的字體!要寫也要和本王的字一樣!"容楚憤聲道.

"咚!"沐凝聞,腦袋頓時就往桌上一磕.

她臉都快要囧成皺巴巴一團了.

"老妖怪,只是字跡而已,你要不要這麼幼稚啊!"沐凝簡直就要對容楚無語了.

這貨竟然連個字也要吃醋!

"什麼幼稚?難道你不覺得還是本王的字比較好看嗎?"容楚一臉傲嬌地道.

"是是是!你的字好看!"沐凝這話倒不是在敷衍容楚,而是她確實覺得步清城的字過于風雅,容楚的字才是有著剛勁鐵骨的.

讓人一看,就感到震撼.

"那你從今天起,每天都來臨摹本王的字!以後你那丑字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容楚敲了沐凝腦門一下,不屑道.

"我字哪里丑了?"沐凝嘟嘴不滿道.

"本王丑就是丑!"容楚根本就不容沐凝反駁,他皺眉想了想,又道,"明兒個本王開始教你作畫!"

"咚!"沐凝腦袋又磕在了桌上.

"笨鳥,你該聽過獨孤楚的名號吧?"容楚忽然沒頭沒腦問了一句.

"當然!"沐凝立刻抬頭,她自然聽過帝都城書畫界這個響當當的名號.

"那你應該也知道獨孤楚的字畫在外間可是千金難求的!"容楚眯眸.

沐凝忙不迭點頭,她看著容楚,忽然兩眼放光.

聰明如她,自然猜到那個獨孤楚定然就是容楚了.

"看什麼看!還不快點拜師!本王願意教你可是你的福氣!"容楚又是一指頭敲在沐凝腦袋上,傲嬌地抬高了下巴.

沐凝捂著腦門,興奮地連聲道,"好啊好啊,我學你的字跡你的畫風,萬一哪天我流落街頭沒飯吃了,我就寫寫字,畫兩幅畫,再冠你的名號,肯定能賣個高價!"

"胡扯什麼!"

容楚聽著沐凝這話,卻覺得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他氣惱地瞪沐凝,"什麼叫你流落街頭?你會一直好好在本王身邊待著,不會有餓著你的那天!"

沐凝也覺得自己這個假設確實有點莫名其妙.

她吐吐舌,沖容楚討好一笑,心中倒是不再對容楚逼她練他的字體抵觸了.

一下午的時光,容楚也不批閱奏折,兩人就在書桌旁寫字話.

到了晚間,用過晚膳後,容楚去了紫月軒處理公事.

沐凝便窩在*上邊看書邊等他.

只是沐凝卻有些心不在焉,她眼睛雖然盯在書上,但其實心思早已飛遠.

因為她知道,分離那麼久,中間容楚回來,又因為她月事來了,他們已經有二十多天沒有同,房過了.

昨晚容楚回來是累了,她才逃過去,但今夜,她恐怕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然而沐凝擔心的,卻不是要與容楚睡覺這一點,她是在猶豫,究竟還要不要再避孕.

雖然她是很想有容楚的孩子,但那一天步清城的話卻好像當頭一盆冰水,將她的熱完全澆熄.

她一直不敢要孩子,就是因為她擔心萬一有一天不得不離開,一旦回到鳳神族,她腹中胎兒有可能會被當做混亂鳳神血脈的魔胎……

她承受不了那種後果.

所以如今,她甯願自私地不要孩子.

可是,她又感覺自己對容楚生了不一樣的愫,她想要他們的孩子!

所以她才會如此糾結.

戌時不到,容楚就回來了,他見沐凝在等他,流光般的漂亮鳳眸里就蘊了笑意.

接下來的事自然不必再提.

甘柴獵火,久旱逢甘霖都不足以形容容楚此刻的心……

待到容楚盡興,已是快到丑時.

沐凝早就累得不行,但她卻強撐著不願睡去.

因為她還在糾結,到底要不要服藥.

可是容楚雖然睡著了,但他一雙臂膀卻是緊緊箍著沐凝,讓她動也動不了.

由于害怕被容楚聞到藥味,沐凝也沒敢將藥丸藏在枕頭旁.

她本來是想去淨房的,但容楚先前折騰得太狠,她腿腳酸軟,一點力氣都沒有.

別走去淨房,就是起來都是問題.

沐凝想來想去,也就不想了,不管怎樣,她今晚肯定是沒機會服藥的了.

還是等明天容楚上朝後再吧.

當沐凝終于閉上眼睛,在容楚懷里沉睡,容楚卻是緩緩睜開了眼睛.

只見他眼底毫無睡意,長指伸出,輕撫沐凝的臉頰,他低聲歎道,"笨鳥,你究竟還有多少事是瞞著我的?"

……

第二日早晨,沐凝心里有事,她早早就醒了,她扭頭一看,身邊空了.

她知道容楚肯定是上朝去了.

沐凝不由松了口氣,她還真怕容楚今天在王府里不出去,那她就真的沒有機會服藥了.

她算過,昨天是排卵期,如果不采取措施,她中獎的可能性會非常大!

沐凝想到這,連忙穿上衣服,下了*,她走到妝台前,從腰帶里取出一個瓷瓶.

她倒出一粒黑色的藥丸在手上,剛准備吞下,可是就在此刻,她又猶豫了.

沐凝幾乎是下意識伸手,捂在腹的位置,她眼神也有些怔怔的.

或許,如今她腹中已經有生命進駐,一旦她吞下藥丸,那麼那生命的生機就會被徹底葬送……

真的不要孩子嗎?

沐凝正猶豫間,她忽然聽見門"吱呀"一聲響起.

她原以為是青雪進來了,于是扭頭看去,可是這一看,卻驚得沐凝臉色一下子就白了.

因為她看到,來人竟然是本該去上朝的容楚.

"笨鳥,你看到我慌什麼?"容楚也是聽見屋里有響聲,這才進來看看是不是沐凝醒了.

但他一進來,就發現沐凝先是呆呆捂著腹部,一只手也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而且她明顯反應慢半拍,直到他走到她身邊,她才反應過來.

只是她一看到他,卻是顯得驚慌失措.

"手里拿得是什麼?"容楚鼻翼一動,他聞到一絲淡淡的藥味,鳳眸立即就看定了沐凝.

上篇:284 心之彷徨     下篇:286 自作自受